韓國瑜敗選會否引發國民黨亡黨?(圖)

2020-01-18 17:12 作者: 李晴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韓國瑜敗選會否引發國民黨亡黨?香港著名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對此次大選結果進行分析。
韓國瑜敗選會否引發國民黨亡黨?香港著名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對此次大選結果進行分析。(圖片來源 : 李晴/看中國攝影圖)

【看中國2020年1月18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晴採訪報道)2020台灣總統大選,在香港反送中的戰火中順利完成。民進黨總統蔡英文由民望平平變成高票當選下一任台灣總統,拋離競爭對手國民黨高雄市長韓國瑜265萬票,創台灣歷史投票率最高及最高票當選的台灣總統。2020年1月11日的台灣,亦成為全世界鎂光燈聚焦的最燦爛的一日。

香港作為台灣的鄰近城市和命運共同體,不少民間團體組織超過30個觀選團,以及個人共逾700人到台灣觀看選情。香港著名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夫子)亦是其中之一,他曾連續多屆到台灣觀選,並對台灣的選舉歷史瞭如指掌。

劉銳紹先生從台灣回港翌日,在電台節目空檔時間,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針對大選前有人擔心會否又突發事件,選舉能否順利進行等問題,夫子笑言,「不用擔心。如果有去台灣觀選的朋友,可以留意一下,台灣現在的選舉文化或是選民是有質變的。」

今昔對比 台灣選舉制度日臻完善

夫子舉例說明,「以前我們去台灣觀選,需要防暴隊來保護我們。現在大家可以看到是比較安全。其次,台灣當時有很多『流水宴』,就是(參選人)開了很多枱,然後大家(選民)坐滿了就開席。你可以看到這些是公開的「蛇齋餅糭』。甚至乎有些人是吃完這家,就去吃對家的。這些文化現在可以看到是沒有了。」

「還有,可以看到台灣人的守法意念。以前真的是不守法的,例如停止選舉拉票的時間,就是投票截止前的晚上十點鐘。以前是沒有人遵守的,通宵敲鑼打鼓一直到累了才散開,然後去投票。但是自從有一個人,他叫王建煊的國民黨成員,以獨立身份去競選後,結果由他建立了一個規矩。當時我也在現場,見到他在十點鐘請大家回家。而那時,如果有人不守規矩,就會成為大家指責的對象。」

他又例舉其它方面,如政治黑金收買、抹黑及假新聞等。提到黑金,他表示,現在不是沒有,而是轉變了方式。黑金公開浮面資助,已成為國際使用方式。至於之前台灣選舉曾經發生過的槍擊暴力事件,他就表示,現在基本沒有。

然而,抹黑成慣犯。以前的抹黑是暗地裏做,包括製造假事件。「我記得當時選舉出現過的錄音帶,後來證實是假的。但是選擇結果已定,怎樣修改呢?但這些事件到現在基本上是沒有的。」

假新聞公開抹黑 困擾台灣

此外,他認為,現在假新聞則困擾著台灣,而這些假新聞是以公開的方式出現的,包括網絡上出現的很多假新聞。「你都不知道是誰製造的,而且出現的頻率也很高。所以抹黑事件,在台灣也是未能解決的,但關鍵是你有否用心去解決?」

他說,此次去台灣也看到,民間組織去監察立法院的表現,有一個公共的監察聯盟社團,由很多學者和專業人士組成,亦有普羅大眾。但他們就是以「團體」為單位的,而不是以「個人」身分加入的。

他說,目前大約有40多個團體,每一個團體都有其專業能力,同時,監督是公開的。也有讓被監督者(即立法院委員)有反駁或辯論的機會。因此,監督團體漸漸已建立了其公信力。

這些公共監督聯盟成員也常常成為台灣選舉評論節目的受訪嘉賓,因為相對來講,他們沒有利益和政黨背景。目前雖然香港也有,但香港多數是以個人名義,且監察的幅度層次和覆蓋面未及台灣的情況。所以可以看到台灣的選舉制度等的日臻完善和成熟。

台灣選舉不公正嗎?

台灣總統大選,在大陸官方媒體的報導中,明顯可見對韓國瑜和蔡英文褒貶不一的態度。早在12月選前,蔡英文在各項民調都領先的情況下,CCTV節目仍報導「韓國瑜人氣碾壓民進黨」。

而在蔡英文當選後,新華社發佈快訊指:「中國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於晚間承認敗選,這意味著得票第一的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當選連任。」並提出台灣選舉不公正之說。

為此,夫子回應指,「我立刻可以問,台灣由1996年開始直選總統最高領導人,大陸呢?大陸現在是縣及以下才有所謂的『直選』,但是大家都知道是被控制的。」

他表示,雖然台灣民主探索當中還有很多毛病。例如在競選過程中討論的質素,或者是文宣等。「現在文宣沒有以前的悲情,但是有些人還是覺得他們的文宣有些煽情,即對一種情緒來宣傳。但無論怎樣,他們總體是向前發展的。希望大陸方面,自己不奮起直追的話,兩岸關係只會越來越決裂。」

他續表示,「如果北京還是拖著香港壓迫香港,不讓香港在民主步伐探索的話,大家也可以看到,香港人也不會就範。所以這些也是要北京自己醒覺的。」

中港聯手 助推蔡英文當選

蔡英文以817萬票連任台灣總統,打破上屆總統馬英九票數,民進黨自己內部亦估計會贏對手300萬票。夫子分析,有幾個因素。

首先,2019年習近平「告台灣同胞書」,透露武統台灣策略。「從80年代北京政府的第一封『吿台灣同胞書』,到去年的第五封,內容說了很多關於對台政策,給台灣人唯一對感覺是,習近平沒有放棄使用武力去解決台灣問題。」

他認為,大陸給台商的優惠政策,台灣人民不會理會。「大陸頑固地不理客觀效果,一味用自己的方法用在台灣的時候,台灣人往往最關心自己的事情,結果蔡英文有了這個機會,抓準後不斷發展。」

其二,是香港反送中。其三,「大家被國民黨韓國瑜的『霎時光輝』給騙了,韓國瑜有自己的魅力,但是我覺得他的魅力不會持久。」夫子直言,韓的魅力是靠當時的選舉機器,或是選擇文化塑造出來的。

韓國瑜憑藉高雄人對民進黨在高雄管治失效的情緒,利用文宣等打出一股「韓流」效應。「當時我已覺得這個是不穩固的,只是利用了選舉裏的其中一個規律,這規律是:不是你很棒,而是人家如何錯,人家錯很多對你就有利。韓國瑜就是這樣上來的。」

韓國瑜敗選 會否引發國民黨亡黨

提到韓國瑜敗選的原因之一。夫子說,他做高雄市長不到一年,就宣布轉跑道。而從他宣布轉跑道那一刻開始就註定他人氣會爆破,「高雄人怎樣看你?你是始亂終棄嗎?全台湾人怎樣看你呢?你是機會主義者。原來哪裡有好機會,你就會去,然後留有後路。」

他認為,即便韓國瑜現在返回高雄,也在高雄人心中成為一個有問題的人。「高雄人被你欺騙了還會不會再信你呢?按規定,他要上任夠一年才可以把他罷免。現在還未夠一年,你可否在剩餘的時間裡奪取高雄人的民心呢?」他認為,除非再有奇蹟出現,而這就是國民黨的死症。

此外,他認為,現在民進黨全面執政,其中的一個因素就是國民黨嚴重老化造成的。「老化成怎樣?我嘗試問過國民黨,你有多少30歲以下的黨員?答案是:不知道。他們舉不出例子,沒有數據。我再問40歲的呢?也不知道,那怎麽搞?」

因此,夫子認為,國民黨沒有生力軍可以挑戰民進黨,也是蔡英文大勝的其中的一個原因。而從長遠看,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台灣選民的質量已經變了。「共產黨還以為只要緊拿著泛藍陣營就可以贏,我可以講,你又作錯判斷了。台灣今年的首投族是118萬人,其中20至30歲的有300多萬人,30到40歲的那裡有300多萬人,而50歲以下的全加起來,大概有1千3佰多萬人。已經超過了台灣總選民1900萬的半數。」

他分析指,在這情況下,這羣年青人對大陸沒有感情,再加上大陸的打壓,他本身就已經有大陸形容的天然獨,實際上是很自然的。他們的祖輩跟大陸越來越脱離,最大的問題是大陸對他們只會文攻武嚇,對香港又只硬不軟 。因此,台灣多數老百姓都將票投在蔡英文這邊。

呼籲北京 放手香港跟隨台灣有直選

夫子認為,香港九月的立法會選舉與台灣選舉不可同日而語。因為兩邊選舉制度不同,台灣選舉真的是直選,香港立法會選舉還有地區直選也有功能組別選舉。「台灣選民的心態是我的這一票是可以變天的。而香港選民即便在地區直選裡面全部都給泛民,但還是改變不了現實。因為點票機制仍然是兩邊點票,功能組別一旦不能通過,地區選票那邊全部通過也沒用 。」

因此,客觀上,台灣選舉對香港九月立法會選舉沒有影響。但是,他認為,最多受去年區選餘波影響,從氣氛上和爭取五大訴求的角度,以至辨論等方面一定有好處。

「 因為大陸你說台灣是中國不可分裂分割的一部份,那為什麼台灣可以直選總統,你也沒有去打壓台灣的選舉模式?你只是打壓台獨。那為何台灣可以直選香港不可以?你說的『一國兩制』為什麼香港要向澳門學習?為什麼你說同樣的『一國兩制』去解決台灣問題?台灣已走先了一步,你不讓香港去做同樣的探索?」

他認為,大家可以提高辨識能力,最終始終要推動,以至迫使北京進行政制改革的討論。「我經常說過去的好言相勸只是引力,只有引力是沒用的。一定要引力加壓力。大家在不同的角色裡面去爭取,只要不是發洩性甚至是破壞性的,大家就可以按照自己的角色來做事。」

成也北京 敗也北京

夫子認為,林鄭月娥並不是大家所說的「蔡英文的最大的助選團」。他說,到台灣觀選後發現,台灣人對林鄭,以及香港人提出的「五大訴求」,並沒有感覺。「你說要成立什麼獨立調查委員會,林鄭月娥下台,這跟台灣人有什麼關係? 對他們來說是沒有感覺的。」

他們有感覺的是什麼呢?第一,就是習近平和大陸那種惡形惡相。他說, 習近平的「告台灣同胞書」讓台灣人認為,「大陸會打過來,大家要作好準備。如果我們不抗衡中共就會亡國。現在亡國論在台灣在青年人裡面是非常流行的。這個才是台灣人去投票給民進黨的最大動力。」

第二個大動力就是香港警方。為什麼呢?香港警方的濫捕濫暴,那些全有畫面。那些畫面我們看到的,全被打到血流披面 。這些你不需要解釋,也不需要林鄭月娥多說,大家就會想到,這當然就是北京縱容的。還有光頭神探受到禮遇招待,台灣人這些絕對是會進眼及進腦的,這些才會是最大的推手。

夫子認為,北京崇拜暴力,他以為我一手拿著大棒,你一不聽話就打你。一手拿著紅蘿蔔,引你給你利益,以為這就可以了,這一定是錯的。他規勸北京政府,「現在能否憑著這契機,包括香港區議會带出來的清楚訊息,大家希望北京你政治有所作為。你的作為是按民意的方向來做事。但是你政治一作為,就按你北京那一套,那就只會火星撞地球。」

他表示,香港區議會選舉,民意已經清楚,同時出現一批有為青年作為未來社會建設的資源,如果政府不懂得善用,而令人才流失,到時損失的將是政府。此外,台灣大選,民意已經表明,兩岸現在扯不上任何關係。他規勸北京「你應該去調節你的政策」。

他舉其中一個契機,武漢疫情,全世界都在關注。台灣政府亦提出派人來了解情況。他認為,如果北京政府在去調查的人員上有政治審查,同時政治蓋過一切的時候 ,那又是錯判局勢,錯失兩岸互動攜手的機會了。

「這些機會我經常說,你懂不懂得拿取和你有沒有思維,這些是可以逐步解決的。如果你還是覺得我利害,我有暴力,我有權力。你崇拜暴力鬥爭,思維仍然是這樣的話 ,你還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有些人也會駡我們,你為何還要好言相勸 ?我也會說一句,如果你對中共的開明還抱有幻想的話,好可能大家又會作錯判斷了。這裡是講實力和實際的情況怎樣,如果北京肯改變的話。也就是說『成也北京,敗也北京』」。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