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地方政府財政緊張 但應給農民留條生路(圖)


武漢肺炎 經濟 財政 農民
合村並居運動應適可而止給農民留條生路。(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6月25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正鑫綜合報導)中國經濟受到武漢肺炎疫情衝擊,無論是中央還是地方政府,財政收入大幅下滑。學者指近來地方政府強拆出建設用地給開發商,合村並居運動應適可而止給農民留條生路。

中國財政部日前披露了2020年中央財政預算,根據2020年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預算表,2020年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預算數為82,770億元(人民幣,下同),比上年執行數下降7.3%。

中央財政收入主要來源於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中央財政收入預計下滑極為罕見。

中國財政部表示,這主要是根據武漢肺炎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價格水平變動等因素計算出來的。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往年稅收收入增長乏力,非稅收入大幅增長以彌補減收,今年非稅收入大幅下滑。2020年中央財政非稅收入預計3,000億元,同比下滑63.8%。

由於稅收下滑,非稅收入大幅下滑,為了彌補收入減少,今年中央財政大幅提高調入資金。2020年中央財政從預算穩定基金、政府性基金和國有資本經營預算共調入8,880億元資金,同比增長高達178%。

相對於中央財政,地方財政情況更不樂觀。官媒報導稱,一些地方財政收入大跌一半或以上,結余不夠給公務員發工資。

新華社旗下的《瞭望》新聞週刊此前報導,受疫情影響,中部省份今年首季度財政收入大跌一半或以上,財政儲備跌至低於安全水平。有地方官員透露,庫房中可用的錢不足3成,不足以支付未來一個月的工資開支。

並且,官媒認為這並非個別例子,地方財政運行風險更嚴重。

《瞭望》記者向該省財政廳查詢,其負責人表示,實時監控並未顯示庫房餘額低於安全線。但是調查發現,財政部門為了避免被省領導約談,會把一些政府基金暫時轉移到庫房,不過這些錢其實「能看不能用」。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經濟評論員金山估計,疫情最嚴峻的時候,政府的財政收入很可能接近零,西部和東北地區情況更嚴峻。「西部是中國傳統經濟落後地區。東北地區完全可以說是慘不忍睹。政策問題、法律環境問題,人才的外流造成東北地區這幾年經濟非常非常不景氣。可以說,東北地區完全是空心化,除了一些傳統的大型國有企業沒法移動之外,一些新興企業人才都已經外流了。」

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周天勇教授撰文表示,近來一些地方政府,一是疫情導致財政緊張,行政運轉經費嚴重不足,債務沈重,還本付息壓力較大,急迫尋找財源;

二是看有關土地要素、土地體制和房地產稅等一系列改革文件出臺,農村農民土地同地同權同價,建立城鄉統一的土地市場,搶在改革之前利用舊體制,從農民手中更多地拿到低補償低成本可以高價賣出的土地。

地方政府大規模開展並村、拆宅、進園、進城、上樓的運動,以強拆出建設用地,讓房地產商蓋高層或者多層住房樓。

周天勇認為,財政較困難的一些地方政府,低補償從農村手中將宅基地和其它建設用地強征過來,再將房地產商開發的商品房高價賣給農民,創造了GDP還有稅收。但這形成以下問題:

一是搶在前面轉移了農民宅地耕地改革後能夠得到的收入。

二是目前疫情已經使城市、城鎮和農村的中小企業關停很多,回到農村的無業勞動力可能在3,000到5,000萬。

三是原來農民在村子自己的宅院中,不用交各種物業費,低成本生活,現在進園進城上樓了,就業機會沒有,收入沒增加,硬生生出來一大筆物業費,吃菜吃蛋等還要花錢購買。

四是一些村子合併以後,農民在就近和城鎮中沒有就業機會,還要種地,而地又離住宅區很遠,有的走路去,路途成本提高,時間很長,很辛苦。

五是城市裡沒有就業機會,還得種地,養禽、種菜,有一系列的農具和其它資料要儲藏。現在一住上樓房,根本就沒有存放的地方了。

六是一些地方,為了逼迫農民進城賣房上樓,農村中的中小學撤並,農村也不給建排水等。甚至停電、停水、經常修路斷路,搞得許多農民無路可走,只好接受被逼城市化的現實。

周天勇呼籲給農民留條生路,否則,可能形成大面積無就業、種地成本高、物業費多、無收入和低收入人群、高層和多層貧民窟樓社區,出現和積累無法挽回的社會危險區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