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訴多倫多(圖)

2020-07-12 19:41 作者: 清華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多倫多
多倫多(圖片來源:Pixabay/公有領域)

【看中國2020年7月12日訊】一個新移民,在異國他鄉叢林生態的邊緣生活、創業,實屬不易。為維護自身正當權益,靠得不光是堅強的內心世界,百屈不撓的頑強意志,更需要有充分的法律常識和學會運用法律的武器。訴訟能夠「打一場,勝一場。」也為我留下了「勝訴多倫多」不可多得的五光十色,繽紛多彩的人生體驗!

一.交涉索賠

我報考了加拿大前十名的名牌大學,自費留學。因為不巧,簽證時,遇上了「六.四」學潮。加拿大領館人員全都撤回了國。要等半年以後簽證處才能恢復正常工作。我因為入學通知書、體檢過期等諸多原因,錯過了原定入學時間。真是好事多磨。幾經周折,待我到達該校報到時,註冊處連我的名字都找不到了,已被註銷了。後來校方找回了文件案,要求重新交付註冊費和學費。對於一個寒門子弟來說,這可是一筆不小的負擔!我心情難以平復。

於是,我就以「不是本人主覌原因,有不可預測因素」為由,寫了一封陳述信給校方。那位西人主管很和藹地看完信,大度地接受我的申訴,並立即退返了扣款。使我在舉目無親的異國他鄉,第一次感受到文明社會的契約精神,誠信信譽和専業操守。

二.庭外和解

這實際是一場業主和租客的租憑糾紛案。那時候,每個新移民都有租房子的過渡時期。一般三年到五年才買房。當時,我住的這幢大樓,大多數是新移民租客,絕大多數是東歐社會主義陣營解體前後來的移民,也有部分是難民身份。他們還專門搞了個「租客委員會」。

大廈業主在外牆做了改覌工程後,第二年,一下提升了租客的租金。而且上漲幅度11%以上,大大超過了每年通貨膨脹率和政府允許的租金上調3-4%幅度。這既不合理,也不合法。整幢大廈的租客誰也受不了,大家組織起來抗爭了,還把業主告上了法庭。那個「租客委員會」的主席,號召大家不付房租。

我記得我們大陸來的租客共12個。加上一家菲律賓的華裔,共13戶租客。這絕對是個對業主不吉利的數字。大家一起開會,討論商量對策。聽完各人表述意見後,我的態度明朗:就算業主無良不仁,我們也不能不義不齒。如果我們不付房租,就會把我們原本的「有理」,變成了「無理」。「我們中國人做事,要有理、有節、有情、有義」!

我的觀點得到大夥認同。之後大家開始分工收集「證據」。把內牆破落,走廊地毯骯髒,電梯失修,游泳池內灑滿了樹葉,不能開放正常使用;池邊路面殘缺,高低不平,極不安全等情況,我們拍了照片、錄影,作為呈堂證據。訟狀中強調與我們生活接觸相關的部位,沒有得到改善,也沒有改變或提高服務貭素。所以結論是:不宜加租金!

與此同時,我們也把資訊提供給了電視臺、報社等媒體。相關報導,讓2600號大樓一下出了名。甚囂塵上的輿論,也讓業主備受壓力。

業主是個猶太人,職業還是一名律師,也是一個厲害狠角色。到了月尾,他換了管理員,叫來警察。在全副武裝警察的監督下,他把所有東歐那些不付房租的租客,全部趕出了大廈。看來,原居地的僵化思維是不適合加拿大法制社會的。

事後,業主卻通知了我們這13戶華人租客開會,說「只有你們這些租客,我也不漲租金了,你們願意住多久就住多久。」並且要求大家對此結果不要聲張。這樣,他和我們達成了「庭外和解」!

初來乍到的新移民還不太懂這裡的法律。我仗著技術移民寫論文的思路,靠著中國人的智慧和為人處世,誤打誤撞,所作所為竟然符合了加拿大的法律。初出茅廬,集體維權勝訴,留下了中國人勝西人一疇的自豪。

三.告「官二代」

我剛考出G牌駕照,買了二手汽車,就辭退了一份穩定的工作,自己註冊公司闖蕩江湖了。

在創業時,我分析了「衣、食、住、行、樂」等各行業。:選擇了投資小、自己擅長、可持續發展的、有潛在市場的行業:承接室內裝潢、庭園景覌、廣告招牌三個大類的各種業務。

秋冬季以室內裝潢為主。行家都知道,Finished Basement(完成地下室)是不賺錢的活。通常不是熟人介紹,或有經驗的施工公司,是不接的。但當時我己經開了門面,也有了倉庫。為養住工人,我就接了一個朋友介紹的地庫做。誰知道,竟然帶來一場噩夢!

房屋業主是一個山東姓陳的「縣太爺」的兒子。在執行合同,施工過程中,我們做的很規範,他也很滿意,毫無爭議。可是,當我要收第三次款項前,他提出要我免費幫他做修饍工程——因他自己在二樓沒關龍頭,溢滿漏水,造成了一樓篷頂破損;還提出了要我免費加一個酒吧臺送給他。光訂製吧臺、專業酒吧用的水槽和龍頭主件,成本就約2000元(加幣,下同)。小本生意的我們,沒可能再倒貼安裝人工和輔料。

這一下,他在中國山東那種白吃、白拿、魚肉百姓,商場裡黑吃黑的貪婪的本性就暴露無疑了。

他先找藉口收了給我的大門鑰匙,接著又引我們到屋外,指著造房建築商沒處理好剝露的「工字鋼樑」端頭(整幢房屋的承重鋼樑),無知地栽贓說,這是因我們施工造成的。他牽強無理地扣下了我們的工具和材料,像國內耍賴、不發工資的不良東主一樣,用驅趕「農民工」的手法,把我們趕出了工地。

我在加拿大經營這行近20年了。是一個有可以建造房屋License、受人尊敬的專業人士。從沒有遇到過這等非難。碰上這種「小混球」,為了維護自身合法權益,我只能選擇起訴他。

在整個訟訴過程中,我又「領教」了喝「狼奶」長大的一代人使出的各種骯髒伎倆!

我還在為同胞裡有這等無知、無良、無恥之輩感到羞恥困惑時,被告陳卻還把頭埋在沙裡,翹起鴕鳥的屁股,編故事說謊;他還找了6個不在場的人作偽證;用小恩、小惠分化、瓦解我的工人;還偽造了大量假賬……

這段日子,讓我經歷了許多煩惱、漫長的不眠之夜。我沒有去更多的考慮如何打敗被告,而是在思索、研究:當今21世紀文明社會,一塊什麼樣的土壤會滋生出如此下作、流氓成性的特色物種?

我的一個工人姓Zhou。他自詡是一個標準的「布爾什維克」,曾當過地委級的共青團書記。自吹玩過300個女人;因亂花錢,他被親哥哥逐出公司。這次為了喝一口被告陳喝剩的「名酒」,和我說謊他在外省,躲著不敢見我。當我找到他家門口,他見了我時,嚇得一哆嗦:「師傅,您是一個正人君子,不用怕,而他是一個卑鄙小人,他家有權有勢,在國內,只要有錢,什麼壞事都能幹!」「我的女兒,老婆還在國內,我得罪不起他啊……」

另一個姓Hu的工人說:「小陳說過了,他找了6個人作證,你肯定會輸掉的!」我說:「除了我們幾個當事人以外,整個施工過程中,沒有一個外人來過!」「不在現場的人作證?全都是偽證!你知道作偽證在加拿大是什麼罪嗎?」

只有一個工人堅持說:「只要是事實,在任何場合我都可以作證!」這也讓我這顆被蹂躪的玻璃心,得到了一絲安慰。

唯真不破!針對被告的各種誣陷,我做了以下幾件事,還找一位老客人提供了間接佐證:

1.證明:我們電工技術,做的更比有牌的電工還仔細,還要規範。

2.證明:我有近20年商業做法的經驗。懂得正規申請政府Building permit,完全符合安省Building Code,Fire Code。由Inspectors檢查通過再繼續施工的程式。

3.證明:我的人品、信譽、道德高尚,工作態度認真、仔細、嚴謹。

順便在這裡介紹一下。這是一對白人夫婦,是堅持等了我四個多月,一定要我公司去做的老客戶。施工時期,業主遇上了岳母過世的變故。他要去處理後事,請我們停工數日。臨走時他付了我3800元(業主自己沒有記錄)。到工程結朿時,他又要付這筆費用。這對夫婦堅持說:他們沒記帳,一定是沒付的,還說是我記錯了。我堅持說:我每筆交易都會備案。你們己經付過了錢,我一定不能再重複收!

雙方來回推諉多時,最後女主人說:「你為人誠實,我給你500元Bonus(獎金)!」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我仍然不接受她的獎勵,說在工程款項中,已包括了我們的人工。這是我們該得的。我不能收額外的錢,這不是我應該拿的!

就這樣,我給客戶畄下了很深刻的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形象。臨別時他們說,她們在「五大湖畔」有「度假屋」,任何時候都願意提供給我享用,歡迎我們去玩。他們事後還為我介紹了許多其他西人客戶。從此,我們也成為了好朋友。

施工期間還遇到過地庫牆滲水現象。業主沒賴我們「因施工造成」,而是說「去年做Deck,外牆有損壞,我修好後你們再來完工。」這就是西人實事求是的素質。

夫婦倆,一聽到我要和人打官司,立即給我寫了「證明信」。他們還堅持要上庭為我陳述。

4.我在被告提供的材料發票裡,仔細找出了近十項Basement工程合同以外用途、混淆視聽的「假髮票」。

5.我還向法庭提供了我積極融入主流社會,與聯邦政府議員、部長、總理以及我居住城市市長家裡聚會的照片資料。

事後驗證了,我所做的這些都是「有用功」!

在法庭規定截止提供證據的前二天,我的手機、我公司辦公室電話都多次接到過「死亡威脅的恐嚇電話」!報警後才知道,恐嚇電話用的多倫多地區號,實際卻是從大陸打過來的。還有以利益誘騙,引導你犯罪的電話。手段無奇不有,流氓成性,地痞本質,下流下作,實在令人髮指!

在法庭程式「和解」日的清晨,我有幸見到了醜陋無比的「陳太太」。她見到中間介紹人He先生,就當著我的面,寡廉鮮恥地劈頭蓋臉說了一通:「咱們才是一夥的。我要請你喝酒,我們有的是錢,官司打下去好了,看誰耗得起……」趾高氣揚的法盲,竟不知小額法庭是一審終結的!她還有恃無恐地叫囂威脅,推波助瀾,真是「妻惡夫禍多」!一付「高衙內」欺男霸女嘴臉,令人鄙視作嘔。

終於等到了開庭的日子。在庭上,我正氣凜然,唇槍舌劍,在我律師以事實的逼問下,被告席上的陳某和他的律師汗流滿面,抓耳撓腮,喪魂落魄,狼狽不堪。法官都忍不住調侃了一句:「要不要開點空調」?

被告陳儘管有隨編胡扯的「熟練技巧」,也有說謊時眼睛都不眨的「功底」,但他魚目混珠的謊言,也隱匿不了作假的敗露!

在大庭廣眾面前,他竟然把答辯書裡編造的「又用了材料費2000元」在作供時升值到了3000元,被精明的女法官當場抓住。她氣忿地當著我的面,指著被告陳說了一句:「你說的話,前言不搭後語,我一句也不信!」書記員也時不時地歪著頭,斜著眼,鄙視地看著被告……

在法官看來,同是黑頭髮、黃皮膚,我是一個技術全面,品質過硬,口碑極佳,積極融入加拿大主流社會,品德高尚正派中國人!而被告陳則是人品低下,編假、說謊成性,蠻橫無理,醜陋的「小混混」。

在庭上,被告陳所謂的六個「證人」,在我事先的震懾下,一個都不敢出庭。而我方的西人夫婦、同行專業許先生、介紹我認識陳的He先生,我的工人的各個「間接旁證」,都給我增色加分不少。

He先生講述了陳在他家住四個月的所作所為:偷用房東的手紙、歺巾紙及油、鹽、醬、醋、糖;自私、貪婪,半夜裡大聲說話,沒禮貌、沒教養;He先生還揭發陳曾經向他透露過:打算扣下我們的血汗錢,用於再叫其他人去完成一樓、二樓的其他工程項目的費用的想法。在法官眼裡,這就是被告陳的「犯罪動機」!

官司的結局是不言而喻的。我贏了官司,他賠了夫人又折兵。在法官宣判後,我由衷地喊了一句「加拿大萬歲」!我感受到了法制社會的優越性,也感悟到了公平、公正、公允對社區安寧穩定的重要性!

散場後,被告西人律師還特意走過來,露出無可奈何的神態,他聳聳肩膀對我講:「I Knew this would happen.You did aGood work!」(我就知道會這樣,你做的很好!)

題外花絮:積惡之家,必有餘殃。事隔數年,He先生特意打電話告訴我:「小陳和他太太又吵架,二人辦了離婚手續,他被趕出了家門。現在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他的口碑太差了!幾個相熟的朋友誰也不敢借房子給他住……他真的太不懂事了。

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還應了那句古訓:「從善如登,從惡如崩」。

四.告「既得利益者」

人太過善良,心太軟,不識人頭,常常會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在一個熟客的再三吹捧、央求般的介紹下,也是因為淡季要多接點活、養住工人的壓力,我又接了一個Finished Basement做了。

通常主流社會的老移民客戶懂規矩,不會有任何問題。這次又發生狀況,還是由於這些「既得利益者」嗜血、貪婪,吃人不吐骨頭的本性!

這屋主,是一對有高學歷的所謂「成功人士」。女的做國內融資、投資,男的搞保險從業員培訓。屬於「精英」階層,還是信教的信徒。可是,讀再多書,沒學到中華文化最基本的道德、禮貌;自稱是忠實的基督信徒,在利益面前,也敢說謊,造偽證,編假,褻瀆上帝、主神?!做慣金融大生意的,也喜歡吃人家的血汗辛苦錢?豺狼的本性,讓人性墮落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或許他們是累犯,很有「經驗」。主談,是由女的出面,並多次要求,一定要提高了付款尾數的比例;合同簽約,則是由從來沒參與洽談男的來簽。這已經留下了一個「坑!」我的合同,在同行中是屬於很詳細,很規笵的,還有正規的施工圖紙,是無瑕可擊的。

在他們狼狽為奸,爐火純青的演繹下,我也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就是在女的每天、每個無休止的改動時,我只忙碌於工作,無瑕留下書面證據!(有時準備好了書面文字,被她一打岔,又忘了叫她簽名確認。)很小的工程,業內也很少有人能做到太正規。一般都是採用平時西人慣用的商業習慣與模式:「口頭的承諾,也是契約的一部分」。我用君子之約,忘了防小人了,結果,被人面獸心的人,鑽了空子。

他們的做法也是與上例業主如同一轍,讓你盡量完工,在99%竣工時,扣住工程最大比例的尾數錢,毫無理由地發難、驅趕「農民工」。渣女的理由是:「我要出門辦事,你們現在就收工吧!」後又以「剩下的Touch up工作,她先生自己可以做」為由,她不給尾數結帳,也不叫我們去收工。一直找各種理由,推諉與拖延。我找中間介紹人,也未果。後來,我又找教會協調,她也是一付「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式。

從牧師那裡,我才知道:欠你這萬把塊錢,那不叫事。她還有拆散人家家庭;拖欠巨額債款等更大的問題了。我幫理,不幫親!

聽到這席話,一盤涼水從頭澆到腳。我怎麼也不會想到,會遇到了一個高智商、低德商的無賴渣女?我聽從牧師的話:「還是走法律程式吧!」

無奈,花費走程式吧!沒想到,被告找了一個更奸詐的無良律師,通過延期,等待機會,她拍攝了一組在其他工地、其他人施工的偽造照片,栽贓說成是在我的工程裡拍攝的。製造常人無法想像的「標準偽證!」這律師還辦到了更換原定法官。換成了一個昏庸、好色,與被告相熟悉的法官!

這法官是由律師出身,考了一個牌,沒事做時,到法院上Part time,當臨時法官。開庭第一天,他就和女被告主動打招呼,熱忱程度不是一般的熟悉。在走入法庭門時,還和女書記員拍肩搭背,極不嚴肅。在聽我方律師陳述時,該臨時法官又變成了英語老師,他有意找茬,多次打斷我律師發言,糾正發音不準,給下馬威。明顯偏袒被告,很不專業!之後又見他在聽被告狡辯時,心不在焉,渾渾噩噩,神情恍惚,很不敬業……

在我方律師窮追猛打盤問被告劉,劉已張口結舌,招架不住的關鍵時刻,這卑鄙法官竟然說:「今天,我人不舒服,可能感冒了,我要回家休息了,今天就到這裡吧!」(這時才四奌多,還不到下班時間。)直接幫助了被告劉,給他解了圍。

走完了本人陳述,雙方律師互相盤問雙方的程式後,原告還有一次最後闡述的權力。我用邏輯思維方法,指證了被告提供的假照片,真偽證的事實!我提出要求:「法庭派員,去被告家偵查現場。」有的法官是會親自去查看的。但這昏庸的法官居然說:「我不是專業人員,我去看了,也看不懂!」

這是只要不是瞎子,誰都能看明白的,所拍的照片和現埸是不是一樣的簡單鑑定,並不需要什麼專業知識的小事。他又一次公開幫了被告。最後,這白痴法官還說,他要用二週時間,仔細看文件和聽當場的錄音,才能作出判決。而不像其他正常法官一樣,當庭宣判!他留下了和被告勾兌的時間。在對方律師施壓法官「就是判她輸了,她們也不會付錢」的無賴耍流氓的情況之下,這不正公的庸才法官,最後,雖然判我贏了訴訟,但在賠償金額上,仍大大偏袒了被告。

我不滿意法官的「扶貧」舉措,也不滿意法官的不公正。但我卻無能力再打一場「告法官」的遊戲!我只能用「爭氣,不爭財」來安慰自已了。

如果這個案例放在現在,以安省2019年10月1日開始實行的新建築法(Construction Act)判,必將不會是一個黑暗、混沌的結果!讓糊塗法官判明白案,司法的公正性大打折扣!

加拿大的建築行業有140萬從業人員,如果算上家庭人員,是一個龐大的群體。在從事既有繁重的體力勞作,又有腦力勞動付出的同時,不應該讓他們再遭受到無良業主的盤剝,更不應該讓家人也遭受到漫長訴訟期間精神上的煎熬。

新法規定:裁決官全部都是屬於安省政府指定的專業裁決機構,亇人都是行業內有10年以上經驗的真正專家。從而也杜絕了新移民中魚龍混雜,良秀難分,半吊子技術的不專業施工方的不良行為。

從上述經歷,我得出的加拿大經驗: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在貌似光鮮的法制、民主背後,也會有不盡人意;

人心的貪婪是萬惡之源。利益的誘惑,會使人喪失道德底線,賊膽包天,漠視法律;

在商言商,商場就是戰場!嚴格遵守商業規範,才是防止野狗入侵的最好蘺芭。

流氓比誰大的土匪、地痞狼性文化,在文明社會也會所向披靡,法律也要退避三舍。

對付流氓、地痞,有時還真不能太書生氣!我在創業初期,人單勢薄,還真遇到過印象深刻的幾件事。

1.考車牌

安省要改革考車牌制度。為擠進老制度的末班車,教車師傅在截止日期前,安排我去考G牌(可以駕駛1.1萬公斤以內車輛的駕照)。在考場停車場旁,有二個燙紅頭髮的西人,上來說我在Parking時,我的車碰到了他的車,要我賠600.00元,否則報警!教車師傳叫我趕快賠錢走人,否則,警察來了更麻煩。我下車看了對方車的劃痕高低,和我們車保險槓的高度明顯高低不同。而我駕車師傅的前面車保險槓,又完好無損。我是初學者,在停車時很小心翼翼,也沒感覺到碰了車。

我就和教車師傅說:「你看,你的車沒被碰壞,保險槓的高低和刮痕高低不相附合。您是我的師傅,怎麼可以幫人家說話?」我的話還沒講完,教車師傅似乎明白了,用流利的英語,上前一頓大罵。那二個紅頭髮,灰頭土臉地溜走了。

2.一對二十幾

我剛開始創業,經過一個華人裝潢公司蔡老闆介紹,他將他負責做的中餐酒樓的室內裝潢分包給我,做假山瀑布噴水池部分。小工程,總價標的大約7000元左右,半工半防水材料,石頭,電器,人工所剩無幾。這老闆當著店主的面,介紹完了,還加了一些不要Commission的「表白」,叫我直接報價給店主。還說給個好價格云云。我剛入行,也不知這行的行規和貓膩,我就直來直去。本來直接報價給業主,就應該直接和業主結算。可這老闆說和他結算。他只付了3000元定金,給我買材料。

我幹完了活,業主很滿意,和這老闆結帳時,怎麼也想不到他說:「已經全部給你啦,剩下的4000元是你給我的佣金!」他還用潮州話和在場的他的工人講了一通,他的二十多工人一下圍了上來,一付要打我的架式。那時我也氣盛,我一邊告訴他們實情,一邊點著一個個臉說道:「要打架?你來啊!」「老闆不給你人工,你肯幹嗎?」

我一圈轉下來,沒一個敢打架的,都懶散地退了下去!等我再找那老闆理論時,他已不見了蹤影……我真犯愁怎麼辦時,有個工人,悄悄地塞了一張小紙條給我,上面有一個位址,他說:「你只能到他家裡找他了。」

第二天大清早,我去了那「大老闆」家裡,他開門看到我,嚇了一哆嗦:「去喝咖啡,好說!」他想關門,被我用腳頂住了門。「喝咖啡也不用了,結了帳,我還要去其他地盤開工!」他見狀沒招,只得乖乖將尾數付了。還說了一句:「得閑,飲茶!」我說了一句:「和要害朋友的人,還飲什麼茶?」他的臉像豬肝色,從脖子一下漲紅到額頭。

3.以一擋十

這只是一個小插曲,不光是咱們「同胞」不齒,南亞裔也不乏鼠輩!在這裡不能稱印巴人,算歧視。習慣稱:南亞裔。我為這客戶做完了工程,他也沒什麼不滿意。這族裔年輕人大多不願上班,男男女女一大堆人閑坐在周圍。這屋主也是不想付尾數,用他們的語言,煽動了一通,一下圍上來十個左右的青年大漢。我毫無懼色,也是一邊解釋,一邊用手指點著每一個人問道:「Do you want to fight?Come!Come!」沒一個人敢出頭,都散開了。最後,屋主沒法,只好付了餘款。

4.小三發難

上二次,對象是社會低層次的,這次可是硬碴!二十多年前,多倫多華人的各種社團,同鄉會,宗親會,協會大約有近20來個。大概有七、八個社團的主席、會長家裡、辦公室或店舖是我做的。

活干的漂亮,靠口碑,客人都會互相介紹,我真有點接應不瑕。這一次,做的是XXX華人聯合會主席前秘書家的物業。完工後她也很滿意。輔助材料1/4 Round,我們習慣多準備些的。這秘書看見輔助材料有多餘,就說:「加上去,很好看,我另外一處房子也要加上,全部都給我留下吧!」我說:「一根,幾根可以送你,要這麼多,我們也是花錢買來的。」「我們只收了你這裡用的費用,沒理由送上你其他房屋用的材料。」

她立即沉下了那塗脂塗粉的笑臉,冰冷的說了一句:「明天到我律師樓去拿錢!」

第二天,我和工人一起到了大名鼎鼎的多倫多第一僑領的律師事務所。接待我們的秘書是北京人,她很和藹,聽完了我的來意,她說:「今天,XX她已出差到中國去接收留學生了。回來她也不在這裡上班,在學院那邊。」一句話,把我扔到了雲裡霧裡。我說:「可能律師知道,請幫我問一下。」秘書把我帶到辦公室,我和律師講的第一句話:「XX又來這一手了……」律師和我也有幾面之緣,他立即沉下臉講:「XX的私事,你找她去。我這裡要開會。」我一看,有北京人協會、專業人士協會的幾個會長坐在那裡。他打起了官腔,我氣就不打一處來了:「你們是一家子,她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給了錢,我立馬走人,不會影響你們開會。」

圈內人都知道他倆的關係不一般。我點到了,律師勃然大怒,他像嚇小孩一樣說:「你再在不走,我就Call警察!」我說:「我在會客室等你,不叫警察來,你不是一個男人!」我等了大約半個多小時,警察也沒來!

女秘書過來打圓場,「你先回去,我會和律師說的,是XX不好,我知道的。」她要了我的聯繫電話,Copy了施工合同,說「一有落實,我就會通知你」。我為趕著去新地盤開工,也只好走了。還沒到下班時間,秘書就打來了電話:「明天你過來拿錢吧!很不好意思。」

一件件莫名其妙的怪事,不是我的錯,都會落到我頭上。我遇到的人心醜陋、貪婪;道德的墮落、敗壞,遠遠超過了柏楊先生寫的《醜陋的中國人》一書中所描寫的。

出國難,打工難,創業更難!難於上青天!我能支撐下來,靠的就是一個「理」字;靠著一種性格中的「堅毅」!家族遺傳中那種不認輸的、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潛貭!

人性的墮落,不在於文化程度的高低、性別;不關乎社會地位的貴賤、錢多、錢少;也不分人種、族裔、膚色、宗教信仰!

縱覌當前歐美出現的「左膠」打、砸、搶、燒的西洋版「文化大革命」2.0的再現,無一不是「烏托幫」邪靈,利用人性中最醜陋、不勞而獲的懶惰、貪婪、嗜血;好吃懶做「均平富」的痞子、匪性思潮,因此演繹出一幕幕荒誕、荒蕪、荒唐的小丑鬧劇!

我所經歷的種種不公、磨難,完全是拜這迴盪的共產幽靈所賜!邪靈不除,世界永無寧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