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美中之間的匯率博弈才剛剛開始……(圖)

2021-02-19 08:30 作者: 憑欄欲言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21年2月19日訊】石油是通脹的媽,已經快要追平疫情之前。銅是通脹的爹,創自2012年5月之後的新高。銅和石油價格走高驅動通脹預期攀高,通脹預期攀高驅動銅和石油價格繼續爬升。

而貨幣超發,則是通脹的爺……

1 美債收益率走高

通脹預期上升,投資者預期持有長期美債的收益將追不上通脹的速度,就會拋售長期美債,十年期美債收益率就會走高。半年時間,美債收益率已經自0.51%攀升至1.27%。

從邏輯上理解,商品(油銅等)和美債收益率走勢會同向,參考歷史石油和美債收益率走勢,事實也是如此。1970-1980、2003-2007、2016-2018,美債收益率攀高與原油上漲同向,美債收益率作為資產定價之錨,其走高又會施壓其他資產。

邏輯上,美債收益率走高的時候,商品收益幾可肯定會超越其他資產(股債樓等)。美債收益率走高還會迫使其他國債收益率跟隨走高,將影響全球化擴散。

2 人民幣匯率新高

詭異的是,隨著美債收益率走高,2月15日晚間,人民幣短時突破6.4,創出新高。人民幣走勢似乎跟廣場協議後日元走勢有所相似?

原因或並不完全一致,廣場協議(Plaza Accord)後日元走勢有明顯的干預因素,而現在人民幣匯率走勢或源於美國資產荒。

1)美債收益率攀高的速度追不上通脹預期,美國投資級債券真實收益率已經低至-35BP(利率-0.35%),資產荒的一比。

2)美股已經漲到了天上。巴菲特指數(美股總市值和GDP的比值)安全比值為60%以下,比值超過120%屬於高風險級別。目前的數值超過190%,不但高於2000年網際網路泡沫時期的159.2%,也高於2008年經濟危機時候的166.7%。持有美股的風險在加大,資金急於尋找其他資產。

美元資產荒迫使美元對外尋求投資標的,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美息差自去年年中以來持續擴大,這都給資金流入提供了動力,但這也將刺激美債買家的減少,導致美債收益率升高。

隨著美債收益率快速走高,中美息差明顯壓縮(從去年高點250基點壓縮至200基點),人民幣升值動力已經放緩。如若中美息差繼續壓縮,人民幣走勢可能會由升轉貶。

3 廣場協議的續篇

1984年秋,美國經濟活躍度下降,美元降息。美元和日德貨幣之間的息差縮小,但美元仍在慣性升值。

反轉即將到來,而廣場協議則戳破了美元貶值的窗戶紙(廣場協議並非美元貶值的主要動力)。1985年美國已經由二戰後最大的債權國變成了淨債務國,出於對貿易逆差不可持續的擔憂,廣場協議試圖推動日元德國馬克升值美元貶值,來縮小貿易逆差,並試圖讓日德加大刺激經濟,拉動美國經濟增長。日本彼時的首相中曾根康弘的一攬子刺激計畫曾高達6萬億日元。

廣場協議的重點就是美元貶值。而現在,從美聯儲拒絕考慮負利率,以及耶倫上任稱不尋求美元貶值來看,很顯然美國目前明顯不想複製1985年廣場協議的美元貶值(川普(特朗普)總統在任期間是想複製的),美國目前似乎更想複製1987年的盧浮宮協議——穩定美元。

當前,美國巨大的財政赤字缺口格外需要美元回流(尋找潛在國債買家),一個穩定(或強)美元才能有利於吸引美元回流,比如1981-1985年。這正是為何1987年盧浮宮協議在經歷了兩年美元弱勢之後,突然試圖穩定美元匯率。

4 複製盧浮宮協議?

1986年,廣場協議後,美元真實利率自1985年的10%降至1986年底的3.5%。日元真實利率自5%略有上升,德國與日本類似,日德升值,美元貶值。按理說美元貶值似乎應該有助於美國逆差改善,但奇怪的是,美國貿易逆差和經常項目赤字仍然在攀升。美元匯率貶值趨勢疊加美德日息差倒掛,美國金融項也在承壓,資金持續流出美國,美元指數自廣場協議前的164.2跌至1987年的96點。

川普政府或許在追求一個廣場協議,川普力圖壓降美國貿易逆差以及試圖壓低美元指數的努力似乎與1985年廣場協議如出一轍,而中美息差擴大也與1986年的日德(與美國之間的息差走勢)相似,同樣相似的還有2020年美國貿易逆差也如同1986年一般在擴大。

1987年,美國財政赤字急需吸引國外美債買家(1987-1989,美國對海外資金依賴程度一度超過居民儲蓄),貶值則很難吸引海外資金,貶值的侷限性越來越強。1987年2月,盧浮宮協議召開,協調各國維持(美元)匯率穩定。但實際上七個經濟大國協調宏觀經濟政策的行動沒能產生實際效果,美元並沒能像預期一樣遏制住貶值,美元繼續下跌,利率平價關係(資金外流導致國內資金緊張產生加息效果)驅動美債收益率繼續上行。美元貶值又推高了通脹,驅動美債收益率上行。

2021年,財政赤字缺口需要吸引海外美元回流,耶倫上任後,釋放了穩定美元匯率的信號,而美債收益率上行趨勢也基本一致。美國新一任政府顯然在試圖穩定美元。

1987年,日美德試圖尋找一個穩定的匯率關係。

2020年,人民幣走勢較強而外儲沒有相應增長來看,顯示中國央行並沒有買入美元(否則應會體現在外儲增長上)賣出人民幣來壓制人民幣升值趨勢,這可能是在釋放一些緩和信號,從而有利於中美之間達成一種默契。2021年,對美元來說,升值會壓製出口(從而壓制經濟),貶值卻會刺激通脹並壓制美元回流(導致美債發行難度加大),穩定似乎已經是最好的選項。對人民幣來說,似乎同樣如此。自進入2021年之後,中美兩個大國匯率走勢都比較平穩。美元指數基本穩定於90點附近,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在6.4-6.5區間。


美國和中國之間的匯率博弈才剛剛開始……(圖片來源:Freer/Adobe Stock)

雙方或許都希望匯率可以穩定,2021年的中美匯率走勢似乎有了那麼一絲盧浮宮協議的默契。然而,這種均衡似乎難以長期保持。

盧浮宮協議1987年2月達成,其後美債收益率開始上行,十年美債收益率從7.2%上行至9.6%。1987年10月19日星期一,道瓊斯指數暴跌23%,這又被稱為「黑色星期一」。富人資產劇烈縮水,1987年9月15日《福布斯》雜誌上公布的美國400名最富的人中,有38人的名字從榜上抹去了。而那些將自己一生積蓄投入股市的普通民眾則更加悲慘,他們本來期望藉著股市的牛氣,賺一些養老的錢,結果幾天功夫,一生積蓄消失殆盡。

日本此後被迫加息,引爆了房地產泡沫,從此陷入了「失去的20年」。而現在,美債收益率自2020年8月的0.51%上行至2021年2月的1.27%。

可對手卻換成了:美國和中國……

責任編輯:宇真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