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中過招 堪培拉以小搏大 北京制裁不彰反自殘(圖)


澳大利亞握有鐵礦石這張王牌,對中國態度毫不妥協,反而是接連攀升的鐵礦價格讓中國備感壓力。
澳大利亞握有鐵礦石這張王牌,對中國態度毫不妥協,反而是接連攀升的鐵礦價格讓中國備感壓力。(圖片來源:Aaron Bunch/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5月28日訊】中國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等五家政府機構週日緊急約談大宗商品行業的重點企業控制大宗商品價格的動作已經產生初步效果。在政府一系列嚴厲的警告之下,這些大宗商品的期貨大玩家不得不有所收斂,鐵礦石等商品的期貨價格出現了大幅回落。這是中國政府面對鐵礦石價格急速攀升和中國相關行業叫苦不迭之時採取的非常措施,通過行政手段對市場價格出手干預。但專家們認為,這種做法對解決中國鐵礦石供需嚴重失衡和價格上漲勢頭只能產生短期效果,長期來看,如果中國與鐵礦石出口大國澳大利亞的關係持續惡化,中國尋求替代進口方面作出的各種努力也難有成功的希望。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中國鐵礦石進口價格的急速攀升可能是一年多來澳中關係惡化給中國帶來的一個最大惡果。為了迅速緩解壓力,中國發改委等五個政府監管部門近日緊急約談相關重要企業主管,勒令他們停止對鐵礦石價格進行壟斷操控,協助政府緩解價格上漲壓力,穩定市場。此舉的效果在週一的期貨市場上就顯現了出來。

據金融時報和路透社的報導,中國大連期貨交易市場的鐵礦石期貨合約價格週一下降7%,至每噸1049元人民幣(約160美元),與本月早些時候的高點相比回落了大約20%。9月份交割的鐵礦石價格跌幅高達9.5%,幾乎觸及跌停板所規定的10%,至1016元人民幣,為4月15日以來的最低點。其它大宗商品的價格如鋼、鋁、銅等也都出現了較大的下降。

去年4月澳大利亞呼籲國際社會對新冠病毒的源頭展開獨立調查之後,中國就對澳大利亞採取一系列的貿易報復措施,直接導致兩國關係的直線惡化。前不久,中國發改委宣布,「無限期暫停」澳中戰略經濟對話機制,期望給澳大利亞一記重擊,迫使堪培拉屈服。意外的是,澳大利亞在中國經濟制裁之下,出口保持平穩。煤炭與鐵礦石價格的飆漲反而給中國造成極大的問題,使得全國煤炭和鐵礦石用戶和廣大的下游消費行業面臨困境。

「一帶一路」成痛點,澳手握「王牌」坦然應對

中國很長時間一直是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夥伴。但近年來,中國對澳大利亞的全面滲透,在澳大利亞國內引起強烈反彈。面對來自中國全方位的經濟報復,澳大利亞並未屈服。今年4月,澳大利亞宣布撤銷維多利亞州與中國簽訂的一帶一路協議,此舉惹怒了中國。但澳大利亞仍在本月初宣布可能廢止中國集團在達爾文港的租約。

在中國宣布全面暫停澳中雙邊戰略經濟對話決定之後,堪培拉仍是冷靜應對。這主要是出於雙方對陣的需要。

實際上,中國發改委所說的無非是把已經發生的事情公開再說一遍而已。早在2017年開始這個雙邊對話機制就已經停止,兩國之間早已沒有部長級以上的聯絡,此時的聲明實際意義不大。

分析人士說,這種聲明只不過是中國在政策層面上宣示暫時凍結與澳大利亞早已停擺三年的經濟對話,雙方貿易關係並未終止。中國對澳大利亞鐵礦石的深度依賴讓它不敢出手制裁。鐵礦石的出口額遠超過中國制裁的所有商品。澳大利亞握有鐵礦石這張王牌,對中國態度毫不妥協,反而是接連攀升的鐵礦價格讓中國備感壓力。

制裁不彰反自殘,鐵礦石才是殺手鐧

中國接連對澳大利亞的產品祭出貿易制裁,禁止進口或課徵高關稅。但澳大利亞許多產業陸續成功找到替代市場,一掃去年的低潮,出口量甚至不輸給中國制裁前的水平。澳大利亞農業與資源經濟與科學局表示,隨著產業轉型,預估其他農產品的出口量會從2025年開始上升,意即澳大利亞農產品出口總值的下降幅度,將小於對中貿易所蒙受的損失。

相反中國依靠煤炭煉鋼的需求量大,國內焦煤價格飆漲至4年來的最高點,並需用更高的價格向其他國家購買煤炭。更嚴重的是,鐵礦石的價格一路暴漲,屢屢刷歷史新高,讓中國鋼鐵業苦不堪言。

號稱經濟成長快速的中國,鋼鐵需求量持續上升,而澳大利亞是全球鐵礦石生產的第一大國,因此儘管兩國關係一路下滑,鐵礦石出口很有可能會繼續倖免。目前,從澳大利亞進口的鐵礦石佔中國整體比率高達 60%,質量又極為優良,許多分析人士表示,缺乏替代品是至今澳大利亞鐵礦石倖免於中澳經濟制裁的關鍵原因。

在2020年中國對於對澳大利亞出口的許多產品都進行了限制,卻未包括鐵礦石。其實鐵礦石的出口在澳大利亞的經濟中佔了很大的比重,中國沒有在鐵礦石上出手,因為在這方面是中國的弱點。

澳大利亞蒙納許大學博士,臺灣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經濟研究所所長劉孟俊告訴美國之音:「中國對澳大利亞實施各種制裁包括葡萄酒、龍蝦、煤炭、木材,這些最早在2020年11月,還有羊毛、大麥、糖、銅礦等,但這裡不包括鐵礦石,顯然就是因為中國找不到優質鐵礦石的來源。中國本來是想要從巴西或非洲進口鐵礦石,但是一方面運費比較貴,另一方面質量也不如澳大利亞。尤其最近疫情緩和,原物料大漲,澳大利亞的鐵礦石的價格更有競爭力了。」

疫後建設需求告急,高爐運轉難停歇

劉孟俊提到,中國最近號稱,疫情過後經濟已經開始快速復甦,國外的訂單或國內的生產對於原材料的需求都是大幅上升,澳大利亞的鐵礦石需求升高也很正常。尤其是第七次人口普查的結果可見,中國的城鎮中心化也會促使鐵礦石的需求更加提高。

劉孟俊說:「另一個面向是需要考慮到人口城鄉的分布,目前看來約60%的人住在都市,對中國而言,還有未來城市化轉型的潛力。這個意涵是說如果邁向正常國家,大約會有80%住在都市裡面,先進國家大都如此,那麼都市化在推動時所需要的相關建設,例如鐵道、營建業、或者捷運,甚至對於無線網路的新需求等等,對優質的鋼鐵需求還是有相當大的空間。」

鐵礦石必須一直維持供給量,還有一個原因是高爐的運轉特性。劉孟俊解釋說:「鋼鐵本身有一個生產的特性就是批量生產。一旦開始生產,高爐就不能停,一定要繼續生產。高爐不像一般機器設備一樣電源一關就可以休息,高爐就是要不斷地燒,因為一旦停了,高爐裡面就會結塊,整個機器設備都可能壞掉。所以,一般的高爐是全年無休的。」

這樣,鐵礦石也必須要符合優質與低成本的條件,對鋼鐵公司才會有利。

政治凌駕經濟,建設乃形象問題

鋼鐵生產是中國工業經濟的核心,需要鐵礦和煤炭。然而不少中國政治與經濟關係的專家認為,中國的鋼鐵其實生產過量。如果要解決鐵礦石需求問題,最簡單的選擇就是減少鋼鐵生產,但是在中國,鋼鐵生產是政治問題,不是經濟問題。政治永遠高於經濟。

經濟社會學專家,悉尼大學教授薩爾瓦托·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說:「事實上,中國對於鐵礦石的實際使用並不如目前需要的那麼高,中國對鐵礦的需求是為了維持政權穩定。他需要塑造經濟繼續高度成長、就業率持續提高、城市化與現代化不斷更新、興建軍事設備的形象,其實不只鐵礦石,還有其他原物料也是供給超過實際需求。」

巴博斯表示,受中共建黨100週年的壓力,習近平明年將面臨第三個任期的考驗,這一切都要求代表生產力水平的鋼鐵需求只能升不能降。他以螞蟻金服為例說明,中共對政治控制的需求完全凌駕於經濟發展的正常狀態。巴博斯說,中共採取的一個解決鋼鐵產能過剩的辦法就是通過一帶一路把多餘的鋼鐵輸出到國外。中國每年有約20%過量的鋼鐵,運到國外進行大型建設,是最好的消耗手段。

鐵價屢創新高,中國無話語權

壟斷性定價體系是鐵礦石價格快速上升的根源,在中國貿易制裁之後,澳大利亞大幅提高鐵礦石價格。除了給中國施壓外,也是利用鐵礦石出口彌補受制裁領域的損失。從2021年初起,鐵礦石價格上漲21%,和去年相比上漲130%。至今鐵礦石價格仍不斷上漲,不只代表澳大利亞的利益攀升,也意味著中國更加頭痛。

臺北海洋科技大學教授吳建忠在接受美國之音的訪問時說:「澳大利亞為什麼可以壟斷鐵礦石呢? 因為採鐵礦石需要具備幾個特徵。第一個是質量,第二個是成本,而最重要的是對於鐵礦石的定價權。我們看到過去中國對於鐵礦石只負責進口,但對於鐵礦石的價格始終沒有發言權。今年即便因為中澳之間衝突,澳大利亞可以透過價格的調升或調降來做為市場調節,但中國並沒辦法對這樣的壟斷資源加以定價。所以雖然中國在經濟或外交方面表現得很強硬,可是論及鐵礦石,中國是沒有話語權的。」

本地開發不划算,廢鐵再生難應急

為了因應鐵礦石價格上漲的困境,中國正計畫提高礦石自給率。中國自身也有鐵礦,但因大多深埋地下,因此開採困難。此外,中國礦山的稅賦在20%-30%之間,成本很高,礦石質量也過差,對於高爐應用負擔大,自行開採還不如進口。中國也設法獎勵廢鐵供給,努力從消耗鐵礦石的鋼鐵生產,轉型為以廢鐵生產鋼鐵,降低對進口的依賴,但是有關專家分析,這個做法似乎不現實。

在北京設有辦事處的CRU顧問公司高級鐵礦分析師安德魯·加德(Andrew Gadd)指出,中國近年增加進口回收廢鐵,但未來幾年內規模最多只能增加10%。目前中國鐵礦石供應量僅可滿足全中國鋼鐵廠所需的20%,到了2030年,估計將下跌至14%。

對於廢鐵煉鋼的想法,吳建忠說:「雖然這樣的說法是有道理的,也符合習近平提出的‘自力更生’的思考,但在環保與開採成本的議題上,尤其是要達到碳中和或氣候變遷所要求的零碳排,如果從中國本身開採或從廢鋼提煉,對中國環境成本會造成很大的負擔。」

進口產能不穩,開採又遇難題

從中國的鐵礦石進口來源比例看來,澳大利亞佔超過60%,巴西佔約20%。但從水壩潰堤造成礦場倒塌與疫情的影響,巴西的鐵礦石開採銳減,至今仍未完全復工。雖然中國遠赴西非投資礦山,包括幾內亞的西芒杜鐵礦(Simandou),該鐵礦總儲量累計逾100億噸。但幾內亞的政治腐敗和經濟貧窮,拖累了西芒杜鐵礦的開發,導致至今仍未有任何產出。全球能源分析機構Wood Mackenzie的分析師認為,從西芒杜出口鐵礦石,至少要到2026年至2028年。

吳建忠說:「我們看到中國當然可以向巴西進口,但在2019年巴西有一個礦場坑倒塌,特別是在疫情期間,要在恢復正常採鐵礦石的產能,就會有很多困難。更不用說從非洲進口,雖然中國是非洲開發中的好朋友,但因為非洲的政治與經濟局勢不穩定,所以鐵礦石的進口依然困難。澳大利亞產業、科學能源與資源部有宣布,今年中國從澳大利亞進口鐵礦石的數字會再創新高。」

專家認為,目前,澳大利亞已成功地為多種出口產業找到替代方案,最終也能為其鐵礦石找到新的買家,反倒是中國要為發展經濟尋找新的鐵礦石來源,難度將會更高。雖然中國祭出廢鐵再生政策,與開拓進口源雙管齊下,欲在5年內尋求替代澳大利亞的鐵礦石,但看來可能會事與願違。根據CRU的分析,即使中國能夠排除澳大利亞,把全世界所有其他地方的鐵礦石都運到中國,中國還是需要額外3億公噸的供應量才能滿足需求。雖然中國對澳大利亞頻頻出重手進行經濟制裁,鐵礦石這個的致命傷不但讓中國因價格上漲而失血不小,還會讓中國一直被澳大利亞掐得喘不過氣。

来源:美國之音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