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出手 乞丐變成降龍第一羅漢的神奇故事(圖)


五代人畫伏虎羅漢
五代人畫伏虎羅漢(圖片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院)   

這裡要講一個從乞丐到降龍第一羅漢的神奇故事。話說在佛陀時代的印度境內,有一位大名鼎鼎的給孤獨長者的姻親,浮圖長者的兒子;他的姊姊,就是給孤獨長者的兒媳婦。給孤獨長者的財富,幾乎富甲憍薩羅國的全國,浮圖長者能有這樣一門親家,他的財富之多,當然也就可想而知了。

富貴人家之子 身懷乞兒命運

浮圖長者,自從生了一個女兒,一直盼望能有個兒子的時候,兒子真的來了;他的太太,為他生下了一個儀容可愛的男孩子,給他們全家乃至所有親戚朋友,帶來了歡欣和希望。因為這個孩子的誕生,來得恰到好處,所以給他命名為善來。

可是,善來的出生,雖在富貴的人家,他的命運,卻是一個標準的乞兒。由於他在往昔生中的不修善業,不肯佈施,所以他是注定了要做乞兒的命。

於是,當他漸漸長成人的時候,他家的財富,竟像水銀瀉地一樣的消失掉了。等他的父母一死,連他家僅有的房子也換成了新來的主人。終於,他是到了「上無片瓦覆頂,下無立錐之地」的境地了!

等著他去走的,只有一條路了,那就是向外流浪。

人間是現實的,過去恭維他的人,那些曾經叫他善來的人,這時已經對他另眼相看,大家以為他是浮圖長者的「敗家精」,由於他的到來,便抹去了浮圖長者的盛名與財富。因此,大家把他看作瘟神,視同疫癘!大家拒絕他、唾棄他,再也不歡迎他,並且給他取了一個意義相反的名字,管他叫做「惡來」。

然而,人間不是沒有同情的,也不是沒有溫暖的。他在偶然之間,遇到了一位浮圖長者生前的好友,給了他一枚金錢,要他買些衣食過活;但他把錢藏進了破衣的衣角,竟然忘記了金錢的用處。

乞討與貧困,使他流離失所,使他到處流浪,使他像一隻喪家之犬,使他像個飄忽的遊魂。有一天,他在漫無目的地流浪生活中,流浪到了室羅伐城,也正是他姊姊家的所在地。

善來沒有想到要向他的姊姊求助,但他卻被他姊姊的婢女在街頭撞見了;這個婢女,從小跟隨他的姊姊,從小就在浮圖長者的家裡長大,當然是認識善來的了。

這件事,就這樣給孤獨長者的兒媳婦知道了;同胞骨肉,手足情深,怎不感到心疼!

怎麼辦呢?接他的弟弟到自己的家裡住罷?不行,他的命太惡,他會連累上她的夫家的。善來的姊姊,顯得非常的躊躇。最後,她是決定了,決定派人送給善來一大筆金錢,要他自己改善自己的生活。

那曉得,善來的福報之薄,比紙還薄;轉手之間,那筆數目可觀的金錢,就被小偷偷走了!他的姊姊聽到這樣的消息之時,也覺得無可奈何了:「像這樣福薄的人,叫我又有什麼辦法繼續幫助他呢?」

因此,他的姊姊再不管他了。

嘗遍苦厄消惡報 步履漸近佛法大門 

善來的惡報壞運,已在漸漸地消失,一步一步地正走向佛法大門。但是,尚有一些苦報,等著他去償清。

有一天,那是給孤獨長者定期供佛齋僧的好日子。佛世的居士,把供佛齋僧當作無上的佛事來做,也當作最大的喜事來辦。供佛齋僧的日子,張燈結綵,灑掃粉刷,香末塗地,那簡直是最最隆重而莊嚴的吉慶典禮。

趕齋場,吃喜筵,乃是乞兒們最感興趣的事了,何況須達長者是一位聞名於印度的大慈善家,所以大家稱譽他為給孤獨長者,所以他也是最受乞兒們敬仰與親近的人了,有這樣的好機會,乞兒們那有不去趕的?供佛齋僧下來,少不得總有許多的剩飯剩菜羹湯要佈施乞丐的。

想不到,由於善來的緣故,給孤獨長者的情緒,竟然變了。

佛陀及佛陀弟子們尚未光臨之前,就有一批乞丐湧入給孤獨長者的宅前,長者看見那些衣衫襤褸、蓬頭垢面且散發一種垢穢惡臭的乞丐們,便覺得對於迎請佛陀應供的儀節來說,實在是不理想的情調,所以就派人把他們驅散了、趕走了。

室羅伐城的乞丐們,遭受了這樣意外的驅逐之後,內心非常惱怒,再看看,原來在他們之中多了一個新來的乞丐善來。

「噢!準是由於他的原故,害了我們大家。」

「是的,他叫惡來,有了惡來,我們還會好嗎?」

「把他扔在糞裡,給大家出一口氣!」

乞丐們七嘴八舌地揮動著拳頭,氣勢洶洶地包圍著善來。終於,他們把善來扔進了路旁的大糞堆裡!使他躺在糞堆裡面,動彈不得,只能哀痛地哭泣。

時間漸漸地快近日中了,佛陀以及數以千計的比丘,緩緩地、莊嚴地走向給孤獨長者的宅第。

不用說,這是善來的救星到了,他被拉出了糞堆。佛陀看看善來,就向大眾比丘們開示:「你們應當厭離生死流轉的無邊苦海,並且要厭離繫縛生死的資深之具,如不厭離貪著而及時施捨,那就要像這位居士一樣;你們知道嗎?他已是生死苦海之中最後一生的人,但他竟然落得如此的地步,受苦而不能自供生活的所需。」

佛陀接著又對站在身邊的阿難尊者說:「你今天要為這位善來居士留下一半飯食。」

「是的,世尊。」阿難尊者恭順地答應了。 

無奈,由於善來的無福,縱然是多聞而記憶第一的阿難尊者,也把為他留下一半飯食的事給忘了。等到齋罷,阿難尊者才又想起,但已來不及了,這是他初次違背了佛陀的教命,同時也擾惱了一個有情,使他萬分的懊悔。

佛陀是不會不知道的,也是不會忘記的,所以自己留下了一半飯食。這時,佛陀己經懂得阿難的內心正在懊悔,便安慰他說:「阿難,你是多聞第一,但是,假如南瞻部洲乃至四周的大海,其中充滿了諸佛,如此諸佛,各說甚深妙法,你都能夠受持不忘;但由於善來的福薄,你也不能記憶為他留下飯食的。」佛陀又說:「好了,阿難,你現在去把善來請過來吧!」

「善來!善來!善來!善來!」阿難尊者走到善來的面前,一連喊了好幾聲,善來卻是呆若木雞似地充耳不聞。最後他被阿難尊者喊得緊了,竟然六神無主地向他自己的左右及背後搜尋,他以為他的附近,一定另有個叫做善來的人,因為他自從離家以後,早已成了惡來,他也幾乎忘記了自己曾經有過這麼一個善來的名字。

「佛陀要我請你去裡面吃飯。」阿難尊者提高了嗓子,把如疑如聾的善來從茫茫然的狀態中喊醒:「我喊的是浮圖長者的兒子善來,你不就是他嗎?還找什麼人呢?」

這麼一來,善來是完全清醒了,但他覺得「善來」這個名字,再也不配讓他來用的了,像他那樣沒有福報的人,叫做惡來是相稱的,怎麼可以再叫善來呢?他想,大概是自己的苦報快要結束了,佛陀是大覺智的人,所以仍然叫他善來;或者是由於慈悲的佛陀,以平等的善心愛語待他,所以仍舊叫他善來。但他還是想不通,佛陀究竟是為了什麼,要叫他原來的名字?

善來走近佛陀,恭敬地行了一個接足禮,便從阿難尊者的手裡接過了佛陀留下的半缽飲食;他是餓透了的人,縱然給他留下一缽的全部,也不夠他吃一個半飽,何況僅有半缽的飲食呢?他是既欣喜,也覺得失望。

佛陀知道他在想什麼,所以用慈祥的態度及柔和的語調安慰他說:「你覺得太少了一些,是嗎?你不用擔心,你吃吧,即使你的肚子寬廣如大海,你的一口能吞須彌山,隨你怎麼吃法,任你吃到幾時,你也不會吃完我給你的半缽飲食。」

佛陀是真實語者,佛陀的神力,能以腳趾輕按大地,而使大地立時變成清淨莊嚴的佛國淨土,如今要讓善來飽餐一頓,當然是輕而易為的事了。

身在佛法大門外 佛陀出手助緣成

現在的善來,已經走到了佛法寶藏的大門之外,現在的佛陀,也要給他一把鎖鑰來開啟這一座寶藏的大門了。

「善來,你能買些香花來供養我們嗎?」

「但是我沒有買花的錢呀!大德世尊。」

「那麼你那衣角裡面裹的是什麼呢?」

「唔!我倒完全忘記了,那是我父親的一位朋友送給我的一枚金錢。」

「就用那一枚金錢去買青色的蓮花,你說好嗎?」

「當然好的,世尊。」

善來,高高興興地走進了一家花圃,嚷著要買上等的青蓮花。

「去去去!給我快點滾出去!」花圃的老闆看他那副窮酸的落魄相,打心窩裡起,就是一肚子不歡迎:「你也買得起上等的青蓮花?別囉嗦,快給我滾!不要由於你的緣故,給我的花圃帶來了晦氣。」

「求你不要這樣嘛!」善來哀求地說:「我這裡有錢,那是大德世尊教我來買的呀!」

花圃的老闆,一聽說起大德世尊,便不由自主地肅然起敬:「原來你是佛陀的使者,為什麼不早點說呢?對於偉大的佛陀,天上、人間,誰不爭著去供養呢?你是佛陀的使者,你要什麼花,你要多少花,請你任意地盡量挑選罷,至於錢,你且留著,這就算是我對佛陀聊表一點敬意罷!」

能讓善來買到了青蓮花,他已感到滿足,不要錢,怎麼行!不管花圃的老闆收不收,還是付出了他那唯一的一枚金錢。

善來取了青蓮花,回到佛陀的座前,恭敬地把花獻上,又依次給所有的比丘獻上。這時在他手上的青蓮花,越開越大了,也越分越多了,芬芳馥郁的花香,也瀰漫了整個的空間。正在這個時候,奇異的景像在善來的面前出現了:他見到了他的前身,見到他在前身的無數生中,曾經在許多的佛陀座下,修過青處觀,現在,由青色蓮花的開引,使他恢復了青處觀的禪定。

「善來,你見到了嗎?」佛陀問話了。

「是的,世尊,我見到了。」

就在問話之際,善來已經見道,已經證入了小乘初果的聖位。

他是多麼的高興,他是多麼的感激;現在,他毫不猶豫地跪倒在佛陀的座前,請求佛陀,度他出家。

當時機成熟的時候,一切都是那麼的順利:佛陀僅對他說了一句:「善來比丘,汝修梵行。」即在言下,善來的鬚髮自落,袈裟著身,已經具足圓成了比丘的身份。

不久之後,經過勇猛的修持,在一天的夜裡,突然一念頓斷,斷除了三界的煩惱,便證了阿羅漢果,這是聲聞聖者最高的果位。從此超出三界,不再輪迴生死。

凡夫衡量盡毀謗 佛陀開化促圓滿

現在的善來,已是佛陀座下羅漢比丘,已是善來尊者;凡夫的習性,總喜歡用凡夫的眼光來衡量一切的事物。所以,善來的出家,竟為佛陀的教團,招致了許多的譭謗,善來的證阿羅漢果,也根本不受外界的認可;許多的在家人,都在批評佛教,他們的理由是佛陀不該收受善來那樣的人出家,否則,佛教豈不成了愚疑貧賤的收容所?善來也能出家,佛教還有什麼值得信仰的呢?在階級觀念根深蒂固的印度社會裡,像佛陀這樣的平等普化,怎能不引起守舊者的疑慮與批評?

但是偉大的佛陀,仍然有方法來開化他們。

終於,機會來了,在一處叫做失收摩羅山(此山因毒龍之名而得名「失收摩羅者常欲入海」--《雜含》43.1171)的地方,出現了一條毒龍,風風雨雨地作威作福,危害著當地農作物的收成,也擾亂著附近居民的安寧,所以特別迎請佛陀去應供,希望能借佛陀的神力,鎮壓住那條毒龍的破壞。慈悲的佛陀答應了,但佛陀居然把這一任務,交給了善來尊者。

證了阿羅漢果的人,多數都有神通,善來尊者就是這樣一位理想的人選。

毒龍也有神通,但它那能比得上羅漢的神通?風暴、雷雨、冰雹,一陣一陣地漫天下降,到了半空裡,竟然變成了和風、香水與香末;刀、劍、輪,飛向善來尊者的時候,竟然變成了天上才有的百瓣蓮花;再用毒火攻擊善來尊者,火勢越燒越大,越炎越猛,不燒善來尊者,反而燒了毒龍自己,四方上下都是猛火,把毒龍緊緊地圍住,毒龍想逃,竟然走頭無路,唯有善來尊者的附近,是一片清涼境界。不得已,毒龍只好化成了人形,伏倒在善來尊者腳下。

「你這不知罪惡的有情,前生造了惡業,今身墮在龍中,現在再造惡業,來生必墮地獄!」善來尊者訓斥它了。

「大德慈悲,恕我愚昧,請賜開示,我當奉行。」這是毒龍的請求。

「當皈依佛、法、僧的三寶,盡形壽不違志;願當受持殺、盜、邪淫、妄語、飲酒的五戒,盡形壽不得違犯。」

「是的大德,我已受了三皈,我已秉持了五戒。」

這一場降龍的佛事,到此圓滿結束。

眼見毒龍被降伏了,失收摩羅山的居民都來感謝佛陀。聽到這個消息的人,遠遠近近,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也都趕來膜拜佛陀。這個時候,佛陀說了:「你們不要謝我,你們不要如此來供養我,應該供養浮圖長者的兒子善來比丘,因為,這次降伏毒龍,完全是靠他的神力。」

於是,「偉大的善來尊者」、「善來降龍第一」的呼聲,就這樣流傳開來,也流傳了下來。

從此,再也沒有人批評佛教是個愚疑、貧賤的收容所了。

責任編輯:隅芯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