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旧军袜


在我的身边,珍藏着一双旧军袜。当兵几年了,袜子不知道穿破多少双,惟有这双旧军袜一直舍不得丢弃,因为它记录了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

那年夏天,我被军校录取,领导特批我回家报喜,归队时我把一双旧军袜和几件军衣忘在了家里。母亲写信来,急急地问要不要把衣袜寄过去。家人觉得,军人的衣物都是定量配发,我把衣袜忘在家里,岂不是没有了换洗的。我告诉家人,我还有穿的那些衣袜不要了。军校的生活紧张而忙碌,以后的日子里,谁还会惦记着那双旧军袜呢?

放寒假了,我像出笼的小鸟一样欢快地飞回家里。团聚的快乐和幸福让假期如白驹过隙。返校前,细心的母亲又为我收拾行装,她从柜子里拿出个小包裹,“这个带走吧”,她说。我打开一看,里面整齐叠放着我上次忘在家中的衣袜。“衣服我带上,那双袜子旧了,不要了”,我随手将袜子扔在垃圾筐里。母亲看了我一眼,“旧了还能穿,扔掉多可惜!部队的东西质量好,连袜子织得都结实”。我不耐烦的说:“好什么啊,冬天太薄,夏天太厚,只能捂出一双臭脚来。”母亲看了看我,没再说什么。

自从当兵以后,母亲很少再唠叨我。也许是认为我已经长大,也许因为我很少回家。只是每当把回家的喜讯告诉她时,她总是嘱咐我:回家什么都不要买,家里什么也不缺。我也的确囊中羞涩,故每次回家都两手空空。

这次回家和父亲住在一起,无意中发现那双旧军袜穿在父亲的脚上,我一时语塞了。父亲看我盯着他脚上的袜子,就笑着说:“现在下地多,这袜子很结实,挺经穿的。”望着父亲沧桑的脸庞,想想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不易,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无知。父母含辛茹苦把我们兄妹拉扯大,在吃穿和学习上,宁肯自己节衣缩食,也从没有难为过我们,就是指望我们有出息 。当我们刚刚独立,就变得挑剔了、虚荣了。当我们在商场里讨论这个霜那个蜜哪个更护肤的时候,我们的父母却在用几毛钱一只的蛤蜊油抹着因劳作而干裂的口子。都说常回家看看,可每次回家,我们又给父母带去了什么?欢聚的时刻,那几十元一支的牙膏上百元的洗面奶,是不是在无意间深深刺痛了父母心呢?想到这些,我的脸火辣辣的烫。

出门在外,都市的浮华让我变得浮躁了,不知不觉中忘记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的古训,忘记了“锄禾日当午”的家中父母。那天我用一双新袜子换下了父亲脚上的旧军袜,我要让这双袜子伴我军旅、伴我一生!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