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重点金融机构监管官员讲出一个真相(图)

2017-08-27 04:22 作者: 李正鑫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日前,中国银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公开演讲表示,中国金融风险面临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无独有偶,中国央行副行长殷勇也坦承,金融风险成为紧迫问题。
中国金融风险面临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8月27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正鑫综合报导)日前,中国银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公开演讲表示,中国金融风险面临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无独有偶,中国央行副行长殷勇也坦承,金融风险成为紧迫问题。

由新浪财经主办的“2017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于8月24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未来银行之路”,中国银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出席并演讲。

于学军表示,中国金融风险面临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截止2016年末,中国广义货币M2达到155万多亿元(人民币,下同),是2007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前的3.8倍;狭义货币M1则达到48.7万亿元,是2007年的近3.2倍。

从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资产总规模来看,2007年末约为53万亿元,2016年末则达到232万亿元。这意味着9年时间翻了4.4倍,膨胀速度惊人。

于学军表示,因为中国货币信贷数据均大幅超过同期的经济增长率,致使中国的经济货币化水平大幅度提高(即M2与GDP之比),由2007年末的1.51倍快速上升为2016年末的2.08倍,即M2的年末余额是当年GDP总额的二倍多,这在全球大的经济体中早已“遥遥领先”。

近年来,中国金融系统内的风险越来越高,中共当局多次发声“要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防控金融风险被中共当局提高到前所未有的国家安全的高度,金融监管部门也在不断下发文件,试图避免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爆发。

8月19日,中国央行副行长殷勇披露了金融乱象以及风险点,坦承金融风险成为紧迫问题。殷勇在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上称,金融体系存在明显的几个问题致诸多风险积聚。首先是监管套利方面存在的制度问题,造成整个金融体系风险严重失控,例如大量的投资银行、金融机构将次级贷款进行证券化引发的次贷风险。

同时,因金融体系关联复杂令现在机构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风险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样复杂的关联涉及股权结构、债务结构、资产结构和交易平台4个方面。

殷勇从上述4个方面分别做了解析:在股权结构方面,主要体现在交叉持股,以及利用特殊实体、壳等规避金融监管,形成了金融机构之间的混业经营以及实体与金融之间的经营。

在债务结构方面,批发性融资的模式把融资的线条拉得很长,不仅是三角债,甚至四角债、五角债等等,通过债务把金融机构串联在一起。

在资产结构方面,投资已转向间接信贷投资,同时通过大量的担保、抵押、代持、证券化等方式,使得信息层层失真,一旦有问题就发生系统性的问题。

而不断涌现新的交易平台,这些平台日益交互连接,一个场所出问题也容易引起其它场所的共振。

财经分析人士唐新元认为,过去的十年,中国金融业的快速过度扩张,造成GDP数据名义上的“繁荣”,也对实体经济造成了挤出效应,更导致房地产及大宗商品市场泡沫显现,埋下高杠杆所带来的风险隐患。也使得整体经济脱实向虚,同时这也反过来作用于金融系统,中国金融系统的风险越来越大。中共十九大前,习近平当局在着手防范“经济政变”。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以来,习近平、王岐山加大力整顿金融业,除一批资本大鳄落马,中国金融系统至少有53名官员涉贪腐被查,其中一行三会(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涉案人员共有10人,其中证监会系统有5人。

近日,中共党报和职能部门对金融乱象齐放狠话,要求“斩草除根”及查处“金融大鳄内鬼”。8月22日大陆媒体报导,最高检察院下发通知,要求各级检察机关严格履职,查处那些兴风作浪的“金融大鳄”、搞权钱交易和利益输送的“内鬼”。

8月21日,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刊文称,当局新一轮的整治对象是当前金融乱象的病根——高杠杆,声称“治金融乱象斩草还须除根”。

此前,最高法院印发金融审判的文件,罗列出关于金融领域各项违法行为审判要求,并提出将专设金融审判庭。这被认为是在审判层面为金融反腐收网做好准备。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