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重點金融機構監管官員講出一個真相(圖)

2017-08-27 04:22 作者: 李正鑫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日前,中國銀監會國有重點金融機構監事會主席於學軍公開演講表示,中國金融風險面臨前所未有的複雜局面。無獨有偶,中國央行副行長殷勇也坦承,金融風險成為緊迫問題。
中國金融風險面臨前所未有的複雜局面。(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7年8月27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正鑫綜合報導)日前,中國銀監會國有重點金融機構監事會主席於學軍公開演講表示,中國金融風險面臨前所未有的複雜局面。無獨有偶,中國央行副行長殷勇也坦承,金融風險成為緊迫問題。

由新浪財經主辦的「2017中國銀行業發展論壇」於8月24日在北京舉行,主題為「未來銀行之路」,中國銀監會國有重點金融機構監事會主席於學軍出席並演講。

於學軍表示,中國金融風險面臨前所未有的複雜局面,截止2016年末,中國廣義貨幣M2達到155萬多億元(人民幣,下同),是2007年國際金融危機發生前的3.8倍;狹義貨幣M1則達到48.7萬億元,是2007年的近3.2倍。

從中國銀行業金融機構的資產總規模來看,2007年末約為53萬億元,2016年末則達到232萬億元。這意味著9年時間翻了4.4倍,膨脹速度驚人。

於學軍表示,因為中國貨幣信貸數據均大幅超過同期的經濟增長率,致使中國的經濟貨幣化水平大幅度提高(即M2與GDP之比),由2007年末的1.51倍快速上升為2016年末的2.08倍,即M2的年末餘額是當年GDP總額的二倍多,這在全球大的經濟體中早已「遙遙領先」。

近年來,中國金融系統內的風險越來越高,中共當局多次發聲「要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防控金融風險被中共當局提高到前所未有的國家安全的高度,金融監管部門也在不斷下發文件,試圖避免系統性金融風險的爆發。

8月19日,中國央行副行長殷勇披露了金融亂象以及風險點,坦承金融風險成為緊迫問題。殷勇在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上稱,金融體系存在明顯的幾個問題致諸多風險積聚。首先是監管套利方面存在的制度問題,造成整個金融體系風險嚴重失控,例如大量的投資銀行、金融機構將次級貸款進行證券化引發的次貸風險。

同時,因金融體系關聯複雜令現在機構之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風險牽一髮而動全身,這樣複雜的關聯涉及股權結構、債務結構、資產結構和交易平臺4個方面。

殷勇從上述4個方面分別做瞭解析:在股權結構方面,主要體現在交叉持股,以及利用特殊實體、殼等規避金融監管,形成了金融機構之間的混業經營以及實體與金融之間的經營。

在債務結構方面,批發性融資的模式把融資的線條拉得很長,不僅是三角債,甚至四角債、五角債等等,通過債務把金融機構串聯在一起。

在資產結構方面,投資已轉向間接信貸投資,同時通過大量的擔保、抵押、代持、證券化等方式,使得信息層層失真,一旦有問題就發生系統性的問題。

而不斷湧現新的交易平臺,這些平臺日益交互連接,一個場所出問題也容易引起其它場所的共振。

財經分析人士唐新元認為,過去的十年,中國金融業的快速過度擴張,造成GDP數據名義上的「繁榮」,也對實體經濟造成了擠出效應,更導致房地產及大宗商品市場泡沫顯現,埋下高槓桿所帶來的風險隱患。也使得整體經濟脫實向虛,同時這也反過來作用於金融系統,中國金融系統的風險越來越大。中共十九大前,習近平當局在著手防範「經濟政變」。

據不完全統計,2017年以來,習近平、王岐山加大力整頓金融業,除一批資本大鱷落馬,中國金融系統至少有53名官員涉貪腐被查,其中一行三會(央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涉案人員共有10人,其中證監會系統有5人。

近日,中共黨報和職能部門對金融亂象齊放狠話,要求「斬草除根」及查處「金融大鱷內鬼」。8月22日大陸媒體報導,最高檢察院下發通知,要求各級檢察機關嚴格履職,查處那些興風作浪的「金融大鱷」、搞權錢交易和利益輸送的「內鬼」。

8月21日,中共黨報《人民日報》刊文稱,當局新一輪的整治對象是當前金融亂象的病根——高槓桿,聲稱「治金融亂象斬草還須除根」。

此前,最高法院印發金融審判的文件,羅列出關於金融領域各項違法行為審判要求,並提出將專設金融審判庭。這被認為是在審判層面為金融反腐收網做好準備。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