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贪官学历造假四大怪象 韩正也成了笑料(图)


现任政治局常委韩正的“高学历”也被人取笑。
现任政治局常委韩正的“高学历”也被人取笑。(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月27日讯】为了升官或延长在任时间,不少中共官员在学历上造假。1月26日,陆媒梳理十八大以来142名省部级以上落马高官的履历,发现这些落马官员不是博士就是教授,而且他们获取高学历背后,均呈现速成多、跨界多、名校多、疑点多四大怪象。事实上,不止落马者,假学历、伪学历已是官场常态。此前,现任政治局常委韩正等人的高学历也被取笑。

统计发现,这些落马高官学历多存在跨界现象:48名博士高官中,有26人跨界,占54%;66名硕士高官中,有33人跨界,占50%。除了跨界,不少落马官员还拥有院长、教授、高级工程师、博士生导师等头衔。

如,曾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局长武长顺工作40余年间,从未离开过公安岗位,却获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工学博士和高级工程师的头衔,其博士所学专业还是专业性极强的机械设计及理论。

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中文专业出身,经过某党校函授学院在职研究生班经济管理专业学习后,于2007年跨界取得了北京某名校自然地理学专业的理学博士。在他获得博士学位仅5个月后,还被聘为该校资源学院兼职教授。 

此外,不少落马官员基础学历较差,甚至没有基础学历,但这些落马高官基本上都能在短时间内取得相关学历,硕士学历一般两年获得,博士学历一般3年获得,从公开报导看,没有哪位高官因为论文、答辩等环节“卡壳”而拿不到文凭。

如,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不仅是管理学、法学双博士,而且仅用一年就获得了国内某知名大学的法学博士学位。

对此,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很多官员手中掌握了资源分配权,有些高校甘愿拿教育资源与之交换,乐意招官员读硕士、博士,并在考试、毕业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中共纪检监察学院原副院长李永忠说,一些高校这么做的原因,一是需求大,部分官员为了更快提拔,对文凭需求量很高;此外,有些官员来读书,企业家也会因此来读,企业家主要是通过这个平台,可以认识官员,这对高校创收无疑是有帮助的。

熊丙奇指出,在诸多官员的学历腐败过程中,有关大学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不仅没有执行严格的标准,反而降低录取标准,为官员“深造”大开绿灯。

这些年,当官花公款买文凭,高校凭借卖文凭赚公款。形成“权学同谋”的利益链。

贪官量身订做假学历

自由亚洲电台2016年曾刊发题为〈中共官场从政策源头鼓励伪学历、假学历〉一文称,越没有真才实学,越没有底气的干部,越是要弄上个“在职硕士”、“在职博士”头衔为自己充门面。

比如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官方简历中说他是“在职研究生学历,经济学硕士学位,高级经济师”,实际上他从上海徐汇起重安装队仓库管理员做起,在没有任何学历的前提下,即被提拔为上海市化工局团委书记。

文章说,在担任此职务的过程中,用括号注明(其间:1983至1985年复旦大学大专班学习),由此可见,他的这第一个学历就是所谓“在职进修”。

接下来,韩正在担任上海市化工专科学校党委副书记的过程,又用括号注明(1985至1987年华东师范大学夜大学政教系政教专业学习)。有了夜校的2年经历之后,韩正便成了大学毕业生了,并凭此“学历”当上了共青团上海市委书记。

文章称,到了担任上海团市委书记和改任上海市卢湾区党政负责人期间,已经具备了“大学学历”的韩正继续“学而不厌”,其简历中再次用括号注明(1991至1994年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国际关系与世界经济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获经济学硕士学位)。

由此可见,纯粹工人出身的韩正,没有经历过一天正式的大学校园生活,但却是具备“研究生学历”和“正教授级高级职”的“党内知识分子”。

文章还说,假如韩正有朝一日当上中央官员的话,其“学历”一定会成为世人取笑的对象。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