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黄秋生寻根50年 三兄弟感动再会(组图)

2018-03-28 11:42 作者: 钟灵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52年来,黄秋生纵横香港影视界、出演超过200部电影、获得无数奖项,但他多年来寻根的愿望并无改变,三兄弟终于久别重逢。
52年来,黄秋生纵横香港影视界,但他多年来寻根的愿望并无改变,日前三兄弟终于久别重逢!(图片来源:黄秋生脸书)

【看中国2018年3月28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综合报导)52年前,4岁的Anthony William Perry与他的华人妈妈,被英国人公务员父亲遗下在香港。他与生母黄尊仪相依为命。母亲为他配上自己的姓氏“黄”,为这个秋天出生的孩子取名“秋生”。52年来,黄秋生纵横香港影视界、出演超过200部电影、获得无数奖项、成为香港首位集影帝、视帝、剧帝于一身的演员,但他多年来寻根的愿望并无改变。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上周传出奇迹般的喜讯!

《中央社》报导,黄秋生去年在网络上上载了一张全家福黑白照,照片中他的生父Frederick William Perry站在母亲黄尊仪身旁,母亲手中抱着年幼的自己,并留言道:“Looking for my father Frederick William Perry”,希望借助网民的力量寻找生父的去向,但并未有太大回音。

上月英国广播公司BBC访问黄秋生时,顺带提及了他多年寻父的故事,引起广泛回响,不久后就有一名网民找到一张写有名称Frederick William Perry的澳洲入境证,上面显示其在1966年已经回到澳洲生活,并显示已婚。

黄秋生去年在网络上上载了一张全家福黑白照,照片中他的生父Frederick William Perry站在母亲黄尊仪身旁,母亲手中抱着年幼的自己,并留言道:“Looking for my father Frederick William Perry”
黄秋生去年在网络上上载了一张全家福黑白照,照片中他的生父Frederick William Perry站在母亲黄尊仪身旁,母亲手中抱着年幼的自己,并留言道:“Looking for my father Frederick William Perry”。(图片来源:黄秋生脸书)

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失散多年的身影,谈何容易,不过戏如人生,BBC访问后不足一个月,突然传来喜讯。原来与黄秋生同父异母的74岁孪生哥哥John Perry及David Perry看到有关消息,立刻认出了黑白照中的男子就是自己的父亲,大吃一惊,才知道原来黄秋生要寻找的是自己的父亲、而黄秋生是自己的弟弟。

John与David表示,当时不知道如何才能联系黄秋生,只好尝试联络黄秋生担任艺术总监的“神戏剧场”,并在电邮中表明是黄秋生的“half-brothers at least(至少能称为半个哥哥)”。直到上周二(20日)2名双胞胎兄弟迫不及待从澳洲乘飞机到香港,与黄秋生重聚。

“Amazing(神奇)、Impossible(不可能)、Miracle(奇迹)!”黄秋生接受访问时惊叹不已,直言自己“一次醉酒在网络上发出寻父留言”、结果找了50年的答案,在这2个星期内得到了解答。他形容,自己知悉后决定致电2名哥哥,但当时心情忐忑、拿起电话又放下、过了快1小时才拨出电话,结果2名哥哥十分友善、亲切、也迫不及待地想与自己见面,令黄秋生感到十分窝心。

黄秋生满面笑容地表示,当日与John与David见面时,对方一见如故,互相倾诉多年来无尽的心声,得知弟弟是著名演员时,惊奇地发现2人还会点广东话。“他们还会说自己是‘木头’,就是有点笨的意思”黄秋生笑着说。

三兄弟喜重逢,互相倾诉多年心声
三兄弟喜重逢,互相倾诉多年心声。(BBC片段截图)

2名哥哥在香港的一周间,黄秋生带他们四处观光游览,一享重聚的欢乐时光。他们带来了全家相簿,与黄秋生分享他已离世的生父的往事。原来父亲Frederick William Perry 1955年时举家来到香港任职公务员,数年后返回英国,曾在英国军队服役,其后随John与David搬往澳洲定居、在1988年离世。他们表示,父亲从未透露自己有另一个家庭,对于父亲隐藏多年的秘密,坦言不会因此恼怒,更很高兴能与秋生相认、并形容三兄弟是“三剑侠”。2名哥哥表示,当他们知道秋生是著名演员时,并没有什么特别感觉,“因为不论他是演员还是一个工人,我们也一定会来跟他相认”。

黄秋生透露,第一次与患脑退化症的妈妈提起相认一事时,母亲震惊得停下进食;其后母亲也有与John和David见面,“她平常像什么都不知道、那天跟她讲话她都会回应”。他透露2名哥哥第一次与自己年迈的母亲见面,笑言:“母亲见到他们,反应很大、很激动,还想起身,不知是否太过激动,翌日血压高入了医院”。幸好2天后就平安出院。

黄秋生回忆道:“我爸爸曾在信里说,如果我是一个good boy(好孩子),他就会帮我处理问题。”他有感而发:“我想他觉得我现在是good boy了吧,所以就派两个哥哥来给我了。”

黄秋生表示,“别人眼中,我会突然发脾气,原来爸爸都是这样,知道自己性格遗传自父亲,便不再介意和介怀”,他又说,原来“爸爸是个好好笑、好孩子气、很勇敢、很正义和爱帮助人的人”,对于父亲当年一走了之、他如今已经释怀,多年来的郁结已经放下。

短短一周的相处后,John和David已经返回澳洲,并邀请黄秋生到澳洲聚会,指非常希望他能融入家庭之中,因为他是自己的家庭成员。黄秋生表示,自己稍后就会起行到澳洲与家族成员团聚,包括已经77岁的胞姊Vera Ann,并笑着说:“这么开心,这么大的家庭,到了澳洲那边一定要烧烤庆祝!”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