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选择川普 似为中国量身定做 中国将何去何从?(图)

原标题:历史大格局——中国改变自己远比改变美国更有益

2018-05-06 08:30 作者: 张国庆

手机版 正体 1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美谁才是世界经济大棋局中的天目呢?(图片来源:Getty Image)

【看中国2018年5月5日讯】围棋讲位势,象棋讲攻防,中美谁才是世界经济大棋局中的天目呢?这是一个必须诚实面对的问题,既然国际关系和世界大格局并没嬗变,从历史来看,中国改变自己远比改变美国更为有益。

冷战破局与中国全球化际遇

1957年盛夏,在莫斯科举办的“美国国家博览会”着实让苏联人大吃一惊,美国式的资本主义生活的确很炫,当场引发赫鲁晓夫和尼克松之间的“厨房辩论”,那时,冷战日益扩大,美国全球化战略从生活点滴中浪漫演绎,细微而又温馨,令苏联乃至整个东欧社会主义公民怦然心动,热切向往。但两国政治高层都豪言自己代表人类的未来,也必将以自身优越性战胜并取代对方。

“厨房辩论”后仅仅30余年,老迈的苏联帝国就已力不从心,独木难支,一夜间分崩离析。冷战结束,美国全球化战略大获全胜,尼克松回忆说,他当时就知道赫鲁晓夫错了,但不晓得自己是不是对的?

但观察家们似乎从逻辑与事实上忽略了这场世纪大戏中的另一个主角——中国。虽然美国主导的全球化战略对分化瓦解苏联起到了致命的作用,但一个隐而未显的事实是,中国阴差阳错成为冷战结束的第二推手,而且中国的作为,远远大于美国的盟友——西欧。

我们从基辛格所着《白宫岁月》一书可以窥见当时的国际风云:美苏“厨房辩论”后不到十年,中美和解已见成效,中国淡化革命思想,逐渐和美国拉近战略距离,成为事实上跨意识形态的影子盟友,中国甚至将古巴比作“东方的越南”,并与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一起,抵制了莫斯科奥运会,美国也与中国交好并从台湾撤军。

1979年2月中越战争是个标志性事件,这是继珍宝岛和新疆铁列克提事件后,共产主义阵营巨大的无可挽回的撕裂,并全面将苏联拉入到中越长达十年的消耗战中,苏联每天为越南输血200-250万美元,卢布落英缤纷,如同填进无底坑那样悄无声息。

这年3月下旬,也即是中国军队刚撤回国内,苏联在中东的代理国和准盟友埃及就与以色列签定了《戴维营协议》,这是苏联在中东遭受的重挫。但苏联为谋求世界霸权,实施前出波斯湾的南下战略,随后将控制目标锁定阿富汗,在频繁制造阿富汗政变仍不能得手后,于1979年12月27日悍然兵出阿富汗,几十万大军攻守十年仍不得其手,陷入阿富汗巨大泥沼不能自拔。

这显然不同于以往对共产主义阵营中捷克和匈牙利起义的镇压来得顺当,我的朋友高冰在《怎么解读中越战争历史价值》一文中说,中越战争和苏联入侵阿富汗,一拖十年,犹如一道十字架沉重压在这个臃肿的超级大国身上,并最终耗尽其国力,活活将苏联拖跨。

正因为苏联忙于战争分身无术,从1980年春天开始,瓦文萨领导的波兰团结工会茁壮成长,成为东欧意识形态领域与苏联分道扬镳的开始,随后东德、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如同多米诺骨牌相继倒下,苏联也于1991年宣布解体。

这是中国百年难得的机遇,事实上,冷战落幕,外部强敌消失殆尽,这才有了中国所谓的“战略机遇期”,中国在与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协作中,第一次认识到“发展才是硬道理”,其后社资论退潮,农村土地承包解放的劳动力,迅速成为市场的“人口红利”,价廉物美的中国产品,开始在全球展示其价格竞争优势。

与之配套的是行政体制改革,经济特区从南到北横跨整个中国海岸线,成为带动中国进入工业化时代的引擎;民营企业迅速成长,私有化更是带来了市场空前活力;而加入WTO如虎添翼,中国得以平等会员国身份首次拿到进入世界市场的通行证,从而加快了产品的流出和资本的流入,在要素成本低廉,体制成本又大大下降的条件下,中国在新一轮世界经济大循环中,抢得了全球化的头筹。

谁动了美国社会的奶酪?

冷战胜利,苏联崩溃,美国这时才成为真正意义的世界领袖。

川普(特朗普)在一档名为“莱特曼深夜秀”的电视脱口秀节目中,对中国操纵汇率,致使中国制造在美国泛滥提出了尖锐批评,他说美国建国以来赖以信靠的价值观摇摇欲坠,甚至预言中国将领导世界经济。

彼时,川普正忙于参选,大嘴呼拉拉,他激进的言论被当作美国“脱口秀”般的笑话,属于无人严肃对待、丑角般的外围参选者。

事实上,美国虽然走过了里根与克林顿的黄金时代,重新沦为债务国家,但国民人均GDP却从1978年的5000美金,提升到现在的50000美金,增长了10倍,由于市场稳定成熟,国家基数又过于庞大,这种增长虽然与中国“经济大跃进”没法比,但仍称得上是成绩斐然。

但美国确实面临诸多严峻挑战,以只争朝夕的川普看来,更是如此。

冷战结束后,中国呆板封闭的体制被急剧变化的外部环境倒逼改革,那个时代的领导者看到中国与世界如此巨大的差距,忧患意识与紧迫感很强,东欧剧变也让斯大林式的体制弊端暴露无遗,修补型改良向体制纵深改革推进,改革 + 开放,社会经济得到自由化式的松绑,以密集劳动力为主体的世界制造业,开始向中国大挪移。

而这一时期,美国人口与蓝领用工成本(为中国近20倍)自然成为美国制造业的瓶颈,资本向利润更高方向流动,导致美国制造业被快速“挖空”。川普说中国抢了美国人的饭碗,实在是看得又真又准。且不说别的,靠着门类齐全且强大无比的制造业,中美双方每年5000多亿美元的双边贸易中,中方贸易顺差竟高达3600多亿美元,完全呈一边倒之势。

那些抵制吃肯德基和麦当劳的大叔大妈,可能丝毫没意识到,他们肤浅幼稚的爱国主义,其实是在帮国家的倒忙。

但这并非表明美国衰落了,这只是世界产业透过资本、资源要素的重新组合,在市场驱动下的腾笼换鸟,相反,美元的金融强势和电子科研与互联网的兴起,带动美国产业升级和科技日新月异地发展,过去的20多年,虽然有2008年的金融危机,但仍不失为硅谷和华尔街的黄金岁月,坐以待币,度日如年,小日子过得十分舒坦,美国在全球的主导地位并没有任何动摇。

但美国制造业的式微确实导致美国社会两极分化加重,底层民众虽然能享用中国价廉物美的商品,但基尼系数重新抬高,美国为之骄傲的“橄榄型社会”出现结构性失衡,中下层美国人都在问:谁动了我的奶酪?这正是日后“占领华尔街运动”蓬勃兴起的诱因。

川普主义能够应运而生,实在是因为生逢其时。

当然不只是川普,也不只是美国,英国脱欧的“黑天鹅事件”和欧洲各国这些年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在大选中的得势,都与奶酪有关。而早前在西雅图和热那亚世界贸易组织部长级会议期间的暴力抗议、法国巴黎的黑夜站立者运动……都显明反全球化运动不再是单兵游勇,而是走上了建制之路,民众强力表达诉求愈演愈烈,必然有政党及其领袖出来代表他们行使公民权利。

时势造英雄,美国人把国家交给一位叫唐纳德.川普的成功商人,而非交给那些衣冠楚楚成了精的政客,就不奇怪了。

川普的牌局与中国困境

美国选举就像一部玄疑大片,谜面十分充沛有趣,但非到尽头,谁也看不清、猜不透那深邃、隐秘且诡谲无比的谜底。

上帝选择川普,好像是专门针对中国量身定做的。

汪洋把中美比作夫妻关系,从尼克松时代的秋波频传到老布什时期的热恋,当这对半路出家的露水夫妻在全球化曾经的喜悦中走向地老天荒的川普时代时,只能借那首名为《初恋》的舒情诗,才能描绘出“浪漫真相”背后的意境:初恋是雾/你是雾中的花卉/隔着雾看你/你叫我心醉//我们结婚了/雾散了/揭开青纱看你/你是花卉中的玫瑰。

川普虽是成功精明的商人,但却不是政治“学院派”,缺少婉转和技巧的沟通方式,因此,他为政言商的话很尖锐也很扎心,让世界不寒而栗,他确实知道什么叫实惠,什么叫暧昧,价值等换才是他所看重的利益核心,他区分朋友与对手的方式就是这么简单!

筛选川普竞选时泛泛而谈的那些直陈中国的言论,用我们耳熟能详的话来说,就是“不鸣则罢,一鸣惊人”,从四个方面直击中国软肋:一是汇率问题,川普振振有词地认为中国是汇率操纵国,就差说是“江洋大盗”了;二是重振美国制造业,重建美国体面而优雅的“橄榄型社会”;三、对中美不公平贸易进行惩罚,甚至誓言不惜将关税提高至45%;四、盯着美国尖端的技术优势,加大对中国知识产权的追究和责罚。

川普的战略十分清晰,那就“美国优先”,完全是“以商为纲,纲举目张”,川普对此的解释是:我们没必要为别人建设国家!

中国在川普时代,因着不可调和的多元搏奕,无法回避。

从汇率来看,由于中国货币发行机制仍然采取紧跟美国货币的策略(这确实简单有效),且短期内国际化、市场化难以实现,汇率盯紧美元也势成必然。这种战术有点像江湖中“跟着大哥干,不会被挨刀”的混吃,但如此贴近和暧昧,让川普很是受不了,他指责中国操纵汇率,其实是在说中国揩了美国的油。

但若真的要打汇率战,川普未必中意,中国资本外逃最多的国家是美国;红通令上的贪官,大多隐居美国;中国投资移民兴趣最大的国家,还是美国。川普从头到脚都长满脑筋,他会因小失大?

美国制造业的中兴也不是没有可能,随着中国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两国劳动力要素正缩短价值距离,美国的能源优势、物流优势、土地优势、油气优势、税收优惠和强大无比的内需动力,正唤起世界和中国投资者昂扬的兴趣,李嘉诚移师欧洲,曹得旺美国建厂,正是资本驱利避害的必然结果。

与川普效应相反的是,中国改革的固化、体制性腐败、产能过剩、行业泡沫、科技滞后、法制缺失和传统优势的转移,正在侵蚀和削弱“中国制造”的产业基础,也许,只要川普稍稍优化美国的投资政策和投资环境,就会加速中国制造业危机时刻的到来。

而中国贸易被美国抓住把柄,不只是3600多亿美元的顺差,还由中国出口退税的优惠政策形成的事实上的政府贸易补贴,但如果取消这些补贴,中国产能过剩将会更加严重,企业必须以大裁员来应对危机……

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焉?川普的答案是先美国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踢开TTP,贸易闹革命,盟邦尚且不入川普的法眼,中美惨烈的贸易战,必有殊死搏斗,今天来看,对600多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增加关税和对中兴公司严厉的技术课罚,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令川普大为光火的还有知识产权保护问题,这是美国强大的根本和核心,今年三月,川普原本预备对一项因中国知识产权侵权而招致美国每年流失数千亿美元的法案进行签字,且有内阁透风将会出现天价罚款,但迄今为止,中美贸易接触战已经开打,但此项法案仍然锁在川普沉沉的办公桌内。

究其成因,大概囿于两方面原因,一是美方感觉现有调查依据尚有不足,作为一张押后的好牌,稍后打出,形成迭加的组合,效果会更好;二是中方紧急公关略见成效——中美建交近40年,中方化骨绵掌式的公关似乎一直得心应手,但这次疏了,碰到的是川普政府!

中国改变自己远比改变美国更有益

去往今来,是中国社会民族自豪感爆棚的一年,继“吓尿体”盛行后,到处都充斥着“经济超级大国”的论调,诸如胡鞍钢的中国第一论、中国世界舞台中心论、战狼式爱国主义、乃至春晚也自豪地楞出个扩臀丰胸、涂脸抹黑的“非洲大妈”来……这说明经济的高速增长并不能自然更新国人的思想观念,提升人们欲穷千目的视野,那怕是互联网时代,也是不能。

我们真正进入盛世了吗?其实这些溢美之词,听听就好。从经济、科技实力和地缘政治上讲,中国领导世界,仍是遥不可及的事,中国除了巴基斯坦,至今找不到一个真正的盟友,一个好汉三个帮,更别说利用全球的、区域的各种平台和机制,达成共识,建章立制,打造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包容普惠的世界经济新秩序。

事实上,中国没有资格贪杯,经历40年所谓的“跨越式发展”后,国内积累的矛盾已达到大爆发的临界点,改革停滞不前,传统优势触底,体制已精疲力竭,透支的繁荣急需偿还,但资本却开始大量外逃,人才也纷纷流失,这不像太平盛世特有的人文景象。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社会发展课题组”把这种现象称之为“转型陷阱”!意指改革和转型过程中造就的既得利益集团,要求把过渡时期的体制定型化,形成能促使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混合型体制”,从而使改革原动力丧失怠尽。

春风虽绿江南岸,只是彼岸换主人,如今,透过厚厚的雾霾和宽阔的太平洋,我们也能够闻到中美贸易战渐渐浓烈的硝烟,这将是一次国运的交锋。

我们是以“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高昂斗志”兵来将挡呢,还是主动深化自身改革?这是完全不同的两条发展路径。前者将元气大伤,后者是蓄势待发。

今天,我们似乎又走到了历史陈旧的十字路口,有什么可颠覆的吗?仍然没有,中国改变自己远比改变美国更为有益。

数算下我们最优的选项,现在除了劳动力价格要素还略有竞争优势外,自然资源、生态环境、体制成本、物流、税费和优惠政策,我们几乎全部弱于美国,而且美国内需对GDP的贡献高达70%以上,我们却不到50%,几乎是纯外向型经济,一俟世界风云变幻,外需萎缩,本土企业都可能遭遇致命创伤。

更为可怕的是中国土地财政依赖症,政府垄断土地资源,自然也是土地市场快速增值的推手,1995-2015不到20年时间,土地涨幅高达80多倍,如今房贵如金,地贵如油,谁还有钱增内需?谁又有心思做实业呢?而美国建厂成本低廉,地价近乎为零。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周其仁教授说:“从内部看我们现在面临的经济形势是成本在变化,并且核心是体制成本的重新上升。”

事实上,中国为经济全球化辩护,鼓吹贸易自由化,向来都不是普世主义的。在国际政治层面,中国仍坚持360多年前《威斯特伐利亚和约》所确立的原则,即坚持国家意识形态价值观不容干涉。

2018年是川普时代“美国优先年”,也当成为中国锐意改革的一年,体制的革新和深化,比触动灵魂还难,当有壮士断腕的决心,五年前李克强就这么说,时不待我,希望兑现有时,究其核心是触及利益集团的特权,并在国有企业混和体制和私有化方面,迈出实质性的一步。

这一次也是倒逼改革,不同的是,以往是内部倒逼,惹急了以维稳为处置,矛盾仍没有解决;而这次又多了外部倒逼,且到了“躲又没处躲,藏又没处藏”的转型关键期,世界之大,唯有持守人类公义的价值观,才能避免中美两国迎头对撞。

机会稍纵即逝,既然我们看到了明天的嬗变,今天就一定要站到位!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