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原因造成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图)


河南某局长呵斥记者:“你是替党说话?还是替群众说话?”
河南某局长呵斥记者:“你是替党说话?还是替群众说话?”(FREDERIC J.BROWN/AFP/Getty Images)

只要是中国人,都对“站稳立场”这个词不陌生。

什么是“立场”?

毛泽东的一则“最高指示”就是“立场”的高度概括:“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河南某局长呵斥记者:“你是替党说话?还是替群众说话?”则显示“站稳立场”仍是中国官场的政治主旋律。

“立场”的本质就是“认清形式站好队”,认势不认人,永远站在势力较大的一边。

“立场”包括以下几层意思。

一是两个团队发生利害争执,你得认清形势“站好队”,如果判断错误“站错队”就要付出很大代价,就算你是诸葛亮也不例外。

二是你得无条件服从本团体领队的指令,就算明知领队在胡说八道也不能说半个不字。

三是你得无条件维护本团队的急功近利,哪怕明知本团队在无法无天甚至灭绝人性,也得跟着团队随波逐流。

四是你得无条件为本团体成员“护短”,哪怕明知此人是祸害团队整体利益的老鼠屎也不可对外认错,就算要处理只能用“内部纪律”。

五是只要属本团队“认为”的竞争对手,无论是真实的还是“假想敌”,你就得遵从“坏人推论”。对方干的事纵好也坏,对方团队也“没一个好人”。哪怕对方在“义务献血”,也得炒作成“别有用心”。就算对方团队出了英雄伟人,也一样要被诬为“敌对势力”。

“立场”的思想行为逻辑属典型的“帮派思维”。

什么是“是非”?

和“立场”相比,“是非”的内涵就要简单得多。

只看你的所言所行是有道还是无道?是“务实”还是“做假”?是维护还是伤害了社会公德和公众利益?是否伤及无辜?是推进还是阻碍了国家民族的文明进步?

一切都是就事论事,不管你来自何门何派,也不管你先前做了多少好事或坏事,只有一个答案,不存在双重标准。

强奸抢劫可恨!美国人日本人在中国强奸抢劫可恨,中国人跑美国、日本强奸抢劫一样可恨!无恶不作的流氓混混强奸抢劫罪不容诛,为国家人民立下大功的英雄伟人强奸抢劫一样不能将功抵过!

和尚不能吃肉喝酒玩女人,大学不能卖文凭,专家教授不能站在权威岗位上说昏话,教师不能发职业财……这是必须遵从的“职业道德”,而不是你的“公民自由”,更不能从“改革开放”上找借口。

传统中国曾经是一个讲“是非”的民族。

我爷爷曾经讲过本地家族曾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活埋了四个人,原因是我族和仇家发生械斗,那四个后生依仗本族在当地的大族地位,居然冲上去对仇家的大姑娘动手,脱下了对方的上衣。这等伤天害理之举不用仇家上告,本族人就义愤填膺把四人活埋了。这或许是本族能成为当地望族且长盛不衰的主要原因。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的民族放逐了“是非”转而向“立场”投诚了?

中共的历史教科书不惜用大量的篇幅来抨击丑化“新生活运动”
中共的历史教科书不惜用大量的篇幅来抨击丑化“新生活运动”。(网络图片)

记得上初中时中共在历史教科书把蒋介石写得简直“不是人”,凡是和蒋沾边的事都不是好事。连蒋介石在位时努力推行的“新生活运动”,有益于推进中华民族文明进步的善政,可在中共的历史教科书不惜用大量的篇幅来抨击丑化“新生活运动”,把它当成蒋的一大罪行。

大半个世纪以来,中国人一直被来自中共官场的“权力语言”唆使或强制要“站稳立场”和“立场鲜明”,而没有被要求“分清是非”。

在文革的疯狂岁月,年轻后生别说能动仇家的大姑娘,就算当众脱下与之无仇无冤只是印上“阶级敌人”标签的大姑娘的裤子,也一样能美化成“革命英雄主义”。“阶级敌人”就算跳下急流舍身救人,也一样是别有用心企图磨灭人民群众的革命斗志。

久而久之,在中共的强制洗脑下,我们堕落成了一个没有“是非观”的民族。

人们关心的只是“别站错队”和“站稳立场”。只要站队站好了,坏事也能变成好事,恶行劣迹也能宣传为“好人好事”。

直到网际网络手机普及信息现代化的今天,中共的官员依旧在“你是为党说话还是为群众说话?”和“外国记者若信得过,母猪也能上树”的“帮派思维”里转圈。

一个只有“立场”没有“是非”的民族必然泯灭“公道”、“正义”和“良知”!

一个没有“公道”和“良知”的民族是绝对没有希望的!

中华民族向何处去?

天灭中共,天佑中华!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