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二代撰文叹“军队完了” 曝军中贪将仍任要职(图)

2018-09-27 17:38 作者: 晏清流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军媒曾刊文称,军中腐败者还“大有人在”。
中共军媒曾刊文称,军中腐败者还“大有人在”。(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9月27日讯】(看中国记者晏清流综合报导)近日,一名中共红二代之子数年前亲历军队腐败后,感叹“军队完了”“国家完了”的文章在网上热传。该文揭出的两名大肆收钱的红二代兄弟将领:刘晓榕和刘胜,其中弟弟刘胜还在军中任要职。

这篇文章2015年曾出现在大陆网络上,原题是“一位‘红二代’的感叹”,作者据称来自原福州军区副司令员、中共建政时的少将邓克明长子邓鲁延。

邓鲁延文章表示,军队的贪腐现象很严重,在敛财方面,只会比地方政府的贪官们来的更黑、更猛烈、更猖獗。他并举了一个自己亲历的发生在2011年的例子:

2011年8月,原福州军区政委刘培善中将的夫人左英(原上海市人大副主任)病逝,接到治丧办通知后,福州去了二十几个军队子女参加告别仪式,作者是和三妹一起去的。

临行之前,其三妹公司老总拿了一万元做他家的份子钱。

文章说,到了上海,去小灵堂祭拜的那天,“刘培善中将的两个儿子,像两尊门神一样耸立在二楼入口处。”“他哥俩儿都戴着中将军衔,背着手,下巴翘得老高,一脸牛气,过去大哥长大哥短地叫我,现在升官了,变脸了。”

在小灵堂烧香、三叩首时,其三妹把作者叫到一旁,告诉他,他们带的一万元送少了,很丢人。他往放礼品的桌子一看,看到别人送的钱都是一摞一摞的。

作者称:“如果我们一万元的纸包厚度是1,那么一摞子纸包的厚度至少是20,我稍微数了数桌子上的纸包,二十几摞子肯定是有了,也就是说,粗算一下,桌子上的人民币最少有3、4百万。”

而他下楼时,看到“等着送钱的人排了一条长龙,曲里拐弯经过小花园,延伸到大门口。”

当晚的饭局上,他把所见所闻告诉了自己的战友,没想到别人一点不惊讶,有的战友说:“鲁延哪,有啥奇怪的?刘培善的大儿子刘晓榕,是总后勤部副政委,他弟弟刘胜,是总装备部副部长。知道总后和总装在上海有多少下属单位吗?几十个!他们妈妈的葬礼,哪个下属单位敢懈怠?这次如果收入1000万,很正常啊!”

而作者自称,从上海回福州之后,他半年内很少说话,10月28日在其父亲忌日那天,他去墓地对父母亲说:“我们的党完了,军队完了,国家完了,老百姓完了”。

公开资料显示,刘晓榕1950年3月出生,原总后副政治委员,中将军衔。他是中共建政中将刘培善与原上海市人大副主任左英之子,原海军政委魏金山中将之婿。其弟刘胜中将1956年2月生,为现任装备发展部副部长。

中共军队曾长期被江泽民的军中心腹、中共原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等掌控。早前多家外媒曾报导,江泽民主政时期,中共官场“买官卖官、跑官要官”现象极为盛行。

中共军事科学院军建部前副部长杨春长少将曾透露,武警及“解放军”内排级、连级、团级及师级,全部都明码实价。据2015年流出的官位价目表显示,连长20万元,团长100万元,定价当时形容为老规矩。不止级别较低的军阶,中高军阶同样明买明卖,军区级军官、军长以上军阶最少1000万元。

郭伯雄及徐才厚出掌军委副主席十年期间,更公然买卖高级军阶,少将500至1,000万元,中将则1,000万至3,000万,价高者得。曾有传南京军区有少将想升中将,向郭行贿1,000万元,本来郭已首肯,不料另一少将向郭付2,000万,结果郭立即反口,将中将颁给价高者。

2017年10月5日,《新唐人》引述港媒爆料称,中共军官曾踢爆郭伯雄单是接受高官的“进贡”已有数百亿元,加上买卖官位及土地等收入,估算不少于千亿元,有媒体曾比喻,一个郭伯雄的涉贪金额就可以挽救两个希腊。

红二代罗宇也曾公开表示,江泽民时期以“贪腐治军”已经让军队腐烂不堪。他对台媒说:“中共军队已毫无战力,腐败成烂泥,习近平比谁都清楚”。

而尽管习近平已拿下徐才厚、郭伯雄为首的大批贪将,但军方媒体去年还曾警告贪腐者大有人在。

中国军网2017年9月20日报导,受访的战略支持部队航天系统部纪委纪检处副处长汪军喜指出,军队中违反纪律,“不收敛不知止、刀悬头而手不停的还大有人在”。

汪军喜还称,这些人出现在一些老单位、老部属和同乡熟人等小圈子里。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