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太战略”隐然成型 台湾也有角色(图)

2019-03-17 08:30 作者: 韦行之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川普与印度总理莫迪(图: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3月17日讯】2018年亚太政、经、安全情势的不确定性,延续到2019年春天。2月底在越南河内举行的“川金二会”在惊讶声中破局,外界担心北韩重启核武与飞弹挑衅;美中贸易战且战且走,原本预订要在本月进行的“川习会”达成协议,也因华府与北京谈判陷入僵局决定延后。

在台海议题方面,就在美中贸易谈判紧锣密鼓之际,美国飞弹驱逐舰与弹药补给舰再度通过台海,这是过去8个月来的第5次;至于习近平则是在元月2日的“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谈话里,语气强硬地重申“九二共识”就是“一个中国原则”,还宣布要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

上述事件的发展当然构成媒体聚焦的题材,因为它多涉及外交政治秀和耸动性的言论。但外界忽略的是,川普政府主导的“印度太平洋战略”已经如鸭子划水,低调地在台面下成型,这才是构筑亚太和平与稳定的基本架构,也是包括台湾在内的各国政府必须严肃进行的战略布局。

川普于2017年11月首次访问亚洲时,正式揭橥其“印太战略”,当时外界仍多所质疑其具体内涵。经过后来“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安全报告等文件的政策定调,以及美国国务卿庞培欧、副总统彭斯分别于7月与10月在公开场合的进一步论述与宣示,终于让此一战略的轮廓逐步浮现。彭斯借由去年11月访问亚洲,出席东协与东亚峰会、“亚太经合会”等国际场合,开始展开外交上“拉帮结派”的动作,项庄舞剑、意在中国。

“印太战略”正拉拢新成员

包括日本、印度、澳洲等“印太战略”的另外三根支柱,表面上刻意淡化与美方的合作,避免引发中国的不满。例如日本首相安倍去年正筹划访问北京之行,以改革日中关系。印度总理莫迪今年5月也将举行政权保卫战的国会大选。澳洲新总理莫理森也面临国内执政困境,但前任的藤博政府任内通过“反对外国势力干预”相关法案,也驳回中国通讯巨擘“华为”建造通往所罗门群岛海底电缆的计划。日、印、澳这三个国家在私底下早已与美国建立“印太战略”的合作。

去年11月中旬,美、日、印、澳四国就在新加坡进行四边会议(QUAD),重申在印太地区维持与强化“以规范为基础”(rules-based order)的秩序,以确保所有成员的主权、强壮与繁荣。

更重要的是,华府建构“印太战略”的同时,也积极招兵买马,拉拢其他新成员。例如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就在去年年底的东协峰会公开表示,东协尽管奉行“外交中立主义”,但面临美中角力加剧,恐怕很难不选边。东协成员国与中国的依赖关系有程度差别,但也无法断绝与美国的关连,在国家利益考量下,只能在个别议题上采取平衡战略。

值得注意的是,连远在欧洲的英国和法国,都表态要参与“印太战略”,当然它们也都有提出各自的政策说法。例如英国政府宣示将于今年增加派驻南海与太平洋的海军兵力,考虑与东南亚某国家合作,建立航空母舰停泊港。法国政府去年也公布“2030亚太与大洋洲战略”(2030 French Strategy in Asia-Oceania),宣示与要此区域内国家深化伙伴关系,在诸如安全、经济、人口、领土主权能源科技等层面进行合作。英、法两国过去在亚洲与大洋洲、大平洋地区皆拥有殖民属地,随着北京势力的蚕食鲸吞,也必须适当介入,确保其战略利益。

日本也动起来

日本政府最近的态度也颇令人玩味。安倍一方面试图缓和对中关系,还邀请习近平今年访日,但另一方面,日本政府的国防战略却加重对东南亚与太平洋岛国的重视。日本防卫省所属的国防研究所最近出版“2019中国安全战略报告”,开宗明义就指控习近平推动“一带一路”、发展“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等举动,引发以美国为首的周边国家警惕。这份报告还强调,发展中国家对“一带一路”的质疑不断扩大,认为其缺乏透明度与经济合理性。而北京追求其核心利益的行动正加剧与周边各国的摩擦。

报告更详列日本必须强化与东南亚、印度以及太平洋岛国的战略合作,以抗衡中国“一带一路”的扩张。日本与部份南太平洋岛国也有其历史渊源,也深切感受到中国势力的渗透与扩大,因而在国防战略中明确提出制衡中国的主张。

如果美国主导的“印太战略”在台面下已逐步成型,台湾能够扮演何种角色?又如何能够借由美国搭建的战略平台,与上述其他国家强化伙伴关系?

包括副总统彭斯、国务卿庞培欧、“美国在台协会”(AIT)台北处长郦英杰等川普政府高层官员,都先后多次在公开场合赞扬台湾,也支持台湾加入“印太战略”。庞培欧曾指出“印太战略”中三项核心领域:数位经济、基础建设与能源合作。郦英杰多次提出台湾在半导体科技领域的潜力。蔡英文政府也投入资源、成立相关的控股公司与美方互动。最近在台北举行的亚洲宗教自由会议也是“印太战略”在亚洲串连的重要成果之一。台湾能够雀屏中选,也印证华府对台北的看重。

台湾还具有其他优势可以扩大在“印太战略”中与其他国家的互动。例如,台湾可以运用在南太平洋六个邦交国,与相关志同道合国家,在海洋保护、永续发展、人道援助、急难救助、医疗卫生、数位教育等范畴寻求合作机会。此一作法亦可避免与中国陷入无意义的“金钱外交”争夺战。

此外,台湾与美国行之有年的“全球合作训练架构”(Global cooperation training framework,简称GCTF)过去已触及传染病防范、人权保障、对抗“假讯息”作战等重要议题。未来台湾可经由美国的牵线,邀请在此区域内志同道合的国家参与。如此一来,纵使受到北京压力,台湾无法参与重要国际组织,但仍可透过GCTF达到实质合作的功能。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