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大势已去 华裔时评人精辟分析美大选(视频)

2020-10-29 23:00 作者: 真瑜

手机版 正体 2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国总统川普(左)和前副总统拜登(右)在最终回2020美国大选总统辩论中。(图片来源:BRENDAN SMIALOWSKI,JIM WATSON/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0月29日讯】(看中国记者真瑜采访报道)美国总统大选即将开始投票,而美国两党不断发生新状况,近日的拜登家族“硬盘门”丑闻更是令外界哗然。日前,《看中国》连线美国华裔时评人徐思远。徐思远谈及民主党大势已去,他亦精辟分析了为何美国的主流媒体播报出的美国大选选情,始终是拜登占有优势等等问题。

以下为采访内容:

记者: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美国大选马上就要开始投票了,现在其实也出现了很多新的情况,比如说10月惊奇,拜登家的这种腐败的丑闻,我们就想问一下您关于现在美国大选的一个基本的情况。

徐思远我觉得现在的情况如果按照我看法,当然是民主党大势已去,情况对他是非常不妙。昨天就是战场州佛罗里达基本上现在的调查的结果是共和党胜出了,也就是说连那些长期民调机构说不行的,现在都得改口了,我觉得这可能是对他们的情况非常不利。

另外你刚才讲的这些骚乱的问题,我觉得这只会加剧美国人的恐惧,只会是导致本来选情不怎么样,会更加的恶劣。

记者:我们其实可以看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为什么美国的主流媒体播报出来的这种民主党跟共和党的选情,始终是拜登占有优势?这也可能是这次大选比较好看的一个地方,因为确实中间的变数比较大,我不知道你怎么认为? 

徐思远:我觉得就是说民调机构实际上和美国的精英阶层应该也是区别不大,我最近这半年时间一直在深挖,美国今天为什么整个社会左倾化的问题,还有刚才我又温习了一遍川普(特朗普)大儿子那段在共和党大会上的讲话,那段讲话讲得非常好。

他说过去民主党和共和党我们都有相同的理念,我们都有共同的目标,只不过就如何达到那个目标,我们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也是共和党民主党的想法。但是今天的那些美国的立国基础,包括宗教宽容,言论自由等等这些东西都在被挑战,被崩溃。所以持有这种价值观念的,我说我半年一直在做很多期的这类的节目,就是讲从30年代共产主义怎么在美国逐渐的就是越来势力越来越广,再加上后来的那种福利社会主义,包括俄罗斯等等这些对美国的影响,他们基本上现在就控制了美国的媒体、大学和民调机构。

从耶克的一个观点来讲的话,就是说他们很多人认为知识仅限于拥有知识的人,往往他们这种傲慢,只认为他们受到过的大学训练或者那种知识训练才叫知识。比方说在街角的某个什么地方开个餐馆或者开个咖啡馆的,这种就不叫有知识,实际上这些东西综合在一起才叫知识,人类的知识是靠这类东西的综合的结果合在一起的一个结果。

举个例子来讲的话,如果你是看天气预报,绝对不可能在某个时候的夜晚,海上出现冰川,但是它在尼克号的水手们心里面可能清楚可能会有冰川,只要是出现一次意外,这一次意外都是一种颠覆性的后果。实际上我觉得这种民调也罢,或者是主流媒体对川普的抹黑也罢,实际上都是这种知识的傲慢,他们只认为天气预报,认为不可能出现冰川,这个是知识,而那种水手们认为航行当中可能有冰川的不叫知识,所以他们总是一次又一次的翻船,我相信这次也不会例外,一定会重蹈2016年的覆辙。

而且我刚才讲的佛罗里达的民调开始反转,这个反转其中就有一个因素就是说很多人就开始要考虑了大选之后还要不要吃饭了,要吃饭的话,现在就开始要往自己给自己的公信力上找补,所以他们的民调就会显得越来越相对正常一些,但是离真正的正常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2016年预测川普获胜的是拉斯姆森,相对来说是比较公正一些。然后拉斯姆森这一次的民调也基本上是正常,昨天公布的全美的民调是这样,52%的美国人肯定川普的工作表现,其中52%的人当中,有25%实际上是来自民主党的人,有49%是来自于独立的选民,然后44%是来自于黑人,44%这个数字是非常可怕的,25%的民主党人就意味着这些人是投诚了是吧?

44%的黑人比较可怕,因为上一次大选只有8%的人支持川普,现在我们看是44%,所以说美国社会和人类其他的地方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这个社会它有常识,最终一定是常识战胜所谓的这种精英的傲慢或者叫知识的傲慢。

记者:我们也看到这次大选中有一个突发的事件,就是拜登家族的腐败的传闻。那么我们也看到拜登家族出现这种传闻的时候,拜登在回应上其实做得非常不好。他认为传闻是抹黑,是基于俄罗斯的选举操控。

那么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你怎么看拜登家族的这种丑闻,另外就是拜登家族的丑闻会对其选情有多大的影响?

徐思远:因为我觉得现在影响会比较大了,第一点我觉得关于拜登家的丑闻也不奇怪,因为是人都会败坏的,我们要有这种英美这种政治学常识的话都会理解这一点,就是为什么要有政府,政府不就是为了防范人的变坏吗?但是政府本身变坏了怎么办?所以美国国父们才会设计那么复杂的一个制度架构,但是这个问题又来了,即使如此复杂的政治架构,依然不能防范政治人物的腐败,而且这次的腐败简直是触目惊心,触目惊心到了简直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国父们设计的分权制衡的政治制度,对他们显然已经没有起到太大的效果。

拜登在这种丑闻缠身的状况下,它没有办法去解脱,他就只好把这种脏水往对手抹黑,比方说前天公布的录音就非常的耸人听闻。如果你认为是对手抹黑,你就出来高调的否认说这段录音是伪造的,那段录音讲得很清楚,就是亨特拜登说他的生意伙伴骗了他,把它当成了一个污点证人,而且污点证人这个事可能还牵扯到他的父亲,因为他反复在他电话里面讲到“father”。这里面就有问题了,到底他父亲有没有涉案,这是其一。

然后就是跟一个中国的骗子就是叶简明,叶简明也不纯是骗子,他确实非常有钱。短短的一小段录音就如此的丑陋,这个世界能让我们看出来美国的政治怎么可能一下败坏到这个程度,就是人们要丧失了某种价值信念,纯粹的单纯的为了一种权力斗争的时候,后来带来的后果就是这样的,任何制度都防不住,而且这种权利一旦要可能失去的这种状况下,他们会采取各种各样的卑劣手段,更是凸显了这种人性的没底线,包括煽动各地的这种族群骚乱等等。

记者: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前几天拜登他说到中国跟俄罗斯,他认为俄罗斯是美国的头号敌人,中国只是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我不知道他的说法在美国的整体社会里面是不是有一定的基础。还有他为什么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去刻意的在美国已经将中共定为头号敌人的情况下,又要开历史的倒车?

徐思远:俄罗斯是威权政治的专制,而中国的是集权专制,这个东西完全是没有可比性的,中国是集权专制加上“皇权”专制,所以这两种东西它的差距非常之大。

俄罗斯的普京再怎么坏,他也不敢废掉议会,也不敢中断选举,有些东西它还是要讲。对普京的游行示威,以及报纸上的批评依然是存在的,虽然他暗杀了不少记者,但是这个事情依然没有终止社会对他的尖锐的批评。在中国你不要说尖锐批评,我们不过是写点文章,点点共产党的名字我们就四散飘零,现在你看世界各国有哪个国家没有这种从因为言论问题从中国逃出来的。中共的黑暗简直是无边无际的,他不仅仅是说是对于言论的打压,他对所有的群体都不放过,任何针对他统治权的挑衅,他都是一概是要进行压制的,哪怕是没有挑战到的统治权,他也不放过。在这种情况下,你把脏水泼到俄罗斯头上,这是没有任何道理的。

今天属于美国社会的拨乱反正,回到它的传统价值传统道德当中,对美国的的传统信念,自由观念,都是在重新建构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显然拜登和他的群体还是对社会主义抱有某种浪漫的想象。所以他们偏向于中国否认俄罗斯也有这方面的原因,这是第二个原因。

第三个原因就是纯粹个人算计,拜登精致的算计,他算来算去觉得是由于自身的那么多丑闻,都是和中国有关,甩到俄罗斯头上,对他来说是最安全,这是一种方法执行,但是从现实的角度来说,俄罗斯怎么可能会是美国最大的敌人呢?即使是最大的敌人也不是现在,而是以后的事。我相信如果美国要是排敌人的话,俄罗斯一定要排到五六位或者七八位去,因为前面还有很多邪恶到一点底线都没有的国家,这其中排第一的当然是中国,这是毫无疑问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