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提供超四亿美元 吸引民主党选民(图)

2021-10-14 21:09 作者: 成容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大选
佐治亚州某计票中心。(图片来源:Elijah Nouvelage/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10月14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报导)根据一份新的报告,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他的妻子,在严重偏向民主党的县,向协助2020年选举的管理和基础设施的非营利组织,捐赠了近4.2亿美元。

37岁的扎克伯格和他36岁的妻子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向技术与公民生活中心(CTCL)和选举创新与研究中心(CEIR)捐赠了4.195亿美元,这两个非营利组织向各县提供拨款并帮助资助选举的管理。

根据《联邦主义者》(Federalist)杂志发表的一份报告,CTCL和CEIR,向地方政府提供资金,并帮助实施行政管理办法、投票方法、数据共享协议和外展计划。

陈和扎克伯格基金会(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在2020年向CTCL提供了令人瞠目结舌的3.5亿美元,而该非营利组织在2018年的预算仅为140万美元。

但拜登获胜的县比川普(特朗普)获胜的县获得资金的可能性大三倍,据说民主党在摇摆州获得了巨大的推动。

根据德克萨斯州欧文市(Irving)的凯撒-罗德尼选举研究所(Caesar Rodney Election Research Institute)的分析,扎克伯格的资金可能有助于让更多的选民前往亚利桑那州投票,拜登以1万人的优势赢得了亚利桑那州,而他以1.2万人的优势赢得了佐治亚州。

该分析背后的主要研究人员多伊尔(William Doyle)博士写道:“我们有充分的理由预计,我们的工作结果将表明,CTCL和CEIR对2020年选举的参与,导致了一场不公平的选举。它很可能是利用法律漏洞灌输的钱买来的。”

据该报告,CTCL要求推广邮寄投票的做法,这得到了民主党的大力支持,还帮助资助投票站工作人员和临时工作人员,以及迅速增加不受监控的私人邮寄投票箱。

而在威斯康星州,这笔钱资助了“投票导航员”,他们“协助选民,可能是在他们的前门,回答问题......并见证缺席投票的签名”。

扎克伯格对这些团体的捐款,几乎与联邦和州对COVID-19相关选举费用的资助相当,在2020年选举期间,这些资金总额为4.795亿美元。

尽管CTCL和CEIR注册为无党派组织,但该研究所的分析发现,这些团体主要在民主党地区分配资金。

CTCL为亚利桑那州、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北卡罗来纳州、宾夕法尼亚州、德克萨斯州和弗吉尼亚州的25个县提供了100万美元以上的拨款,拨款总额达8,750万美元。拜登在选举中赢得了这些县中的23个县。

川普赢得的威斯康星州的布朗县(Brown),从该非营利组织获得了110万美元的赠款,这总共只占25个县内提供的赠款的1.2%。

但在县内,资金的差距是很明显的。

威斯康星州立法机构给绿湾市(Green Bay)的每个选民大约7美元,用于管理选举,而农村地区每个选民得到4美元。

但在民主党人众多的绿湾市,CTCL将资源提高到每个选民47美元,而农村地区通常保持在4美元的水平。

报告称,在底特律、亚特兰大、费城、匹兹堡(Pittsburgh)、弗林特(Flint)、达拉斯和休斯顿等获得该非营利组织大笔拨款的地区,也发现了类似的差距。

对CTCL支出的初步研究显示,像德克萨斯州这样的州,在民主党的县,如达拉斯、韦伯(Webb)、卡梅伦(Cameron)和哈里斯(Harris),每张选票都收到了大量资金,希拉里-克林顿在2016年的选举中全部获胜。

共和党县被CTCL集团分配的每票资金最多的是海斯县(Hays),不到2美元,而民主党县最高的是韦伯县,获得了10美元。

共和党大本营,如丹顿县(Denton)和科林县(Collin),没有包括在研究所的研究中,因为它们没有得到CTCL的资助。

该研究所还发现,拜登的县从CTCL获得资金的可能性要大3.5倍。此外,川普的县平均获得0.69美元,而拜登的县平均获得2.85美元。

在佐治亚州,川普的县平均收到1.91美元,而拜登的县则收到超过7美元。同样,在费城,是资金最充足的拜登的县,平均收到6.32美元,而在伯克斯(Berks),资金最充足的川普地区,则只有1.12美元。

根据该研究所的报告,对佐治亚州和威斯康星州的类似分析得出了类似的效果。

扎克伯格的资金,总共有6420万美元被CEIR分配到22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

共和党人抨击

《邮报》(The Post)的报告受到了共和党人的抨击,他们指责扎克伯格影响了选举结果。

威斯康星州的参议员约翰逊(Ron Johnson)说:“我继续质疑扎克伯格在2020年选举中的高度党派支出是否合法。”

而肯塔基州的参议员保罗(Rand Paul)在推特上说:“我们是在出售选举吗?扎克伯格是否购买了威斯康星州的总统选举?”

非营利组织为其角色辩护

CEIR的创始人和执行董事贝克尔(David Becker)说:“这些拨款帮助各州向选民宣传选举程序、投票地点的变化,并招聘投票站工作人员,以应对大流行病。”

CTCL发言人拉博特(Ben LaBolt)告诉《邮报》:“虽然马克和普莉希拉向CTCL提供了一笔总体拨款,[以]确保资金到位,但他们没有参与决定哪些司法管辖区获得资金的过程,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CTCL被禁止参与党派活动。”

资助和管理选举通常是政府的职能,而不是私人职能。私人组织,如CTCL和CEIR,不需要遵循与公共机构相同的规定。它们不需要举行公开听证会,不能通过公开档案请求进行监督,也不需要受到政府的制衡。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