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洞朗對峙的地緣政治因素(組圖)

2017-07-27 10:43 作者: 林楓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印邊界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7年7月27日訊】已經持續了一個多月的中印在兩國與不丹交界的對峙絲毫沒有緩和之勢。中國官方的新華社7月26日再發措辭強硬的評論文章,要求印度將越界軍事人員全部撤回。印度回應稱,願意與中國就解決對峙進行對話,但決不撤軍,反指中國違法進入不丹境內修建公路。

有分析人士認為,此次中印邊界對峙的背景是中國加速推動「一帶一路」,對印度在南亞的「後院國家」產生巨大離心作用,讓印度感到極度不安,特別是「中巴經濟走廊」經過巴基斯坦控制的克什米爾地區,被印度認為是侵犯了其主權,此番在洞朗地區修路已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誰先撤軍

新華社7月26日的文章說,印度軍事人員非法越界,在洞朗地區(印度稱都克蘭Doklam)與中國邊防部隊對峙一個多月,這是在雙方敏感的邊界問題上「玩火」,若繼續執迷不悟,拒絕撤回越界軍人,「到頭來灰頭土臉的只會是印度自己。」

不過,《印度經濟時報》的報導稱,印度在中印邊境對峙問題上的基本立場仍然是願意對話,但決不撤軍。

與此同時,印度國家安全顧問阿吉特·多瓦爾即將於7月27日至28日前往北京,參加金磚峰會前的五國國家安全顧問會議。外界對多瓦爾此行寄予一定期待,認為中印兩國有可能會借多瓦爾在北京的機會就邊境對峙進行協商。

但北京已在這一問題上劃下「紅線」,即印度首先撤軍是解決問題的前提條件。《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7月24日發表的社評,稱「印度軍隊無條件撤出中國領土之前,中方不會與印度開展所謂‘談判’。」

嚴重對峙

中國和印度過去時常在兩國有爭議的邊境地區發生軍人對峙,但此次對峙已經持續一個多月,且仍有進一步升級的態勢,是30多年來最嚴重的一次。

此次對峙的直接起因是中國在洞朗地區修路。洞朗地區是中國、印度和不丹三方有爭議的一片狹長高原,東西約10公里,南北約15公里。該地區原本被不丹實際控制,但2007年以來中國加強了在該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目前已全面控制了這一地區。

目前中國在該地區修建的公路直通不丹的一個哨所,引發了印度的高度緊張。印度認為,道路修通後,中國將對被稱為「雞脖子」(chicken’s neck)的西裡古裡走廊(Siligurui Corridor)構成戰略威脅。西裡古裡走廊是連接印度東北部,包括阿魯納恰爾邦(也就是中國所說的藏南地區)在內的各邦與印度在南亞次大陸主要領土的一條狹長地帶,最窄處僅22公里。洞朗最南端據西裡古裡走廊僅80多公里,再加上洞朗地處高處,中方可在這裡全面掌握印度的一舉一動。

中國認為,中國和印度在洞朗地區並不存在主權爭議,在這一地區筑路是完全在自己領土上的主權行為,印度無權干涉。印度則認為,中國在地緣戰略要地修建公路改變了地區現狀。印度還指責中國推土機摧毀了兩個印軍碉堡。

邊界軍力

印度一直對中國在與其交界的邊疆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心存憂慮。華盛頓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國際安全與美國外交政策高級研究員阿什利·特利斯(Ashley Tellis)認為,印度從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中學到的教訓就是在邊界及其向內延伸100英里地區集結大規模兵力和火力,對中國始終保持絕對優勢。

然而,隨著中國經濟在過去20多年的高速發展,中國在邊疆偏遠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能力大大提高。他說:「中國西藏地區的基礎設施在過去十年得到了大規模提升,這改變了(中印之間)的實力對比,不僅僅是軍力數量的對比,而且意味中國能夠在短時間內將把區域外的軍隊調集到邊境地區。」

特利斯表示,傳統上中國的邊防在和平時期通常由武警負責,這主要是考慮到中國在邊疆少數民族地區的安全和維穩,而真正具備戰爭能力的解放軍是在遠離邊境的軍區,例如負責中印西線邊境的是蘭州軍區,負責東線的是成都軍區。

「印度現在不僅僅要考慮在數量上的對比,也就是印度與中國在軍隊數量上的對比,而且也要看動態的力量對比(dynamic balances),即中國動員蘭州、成都兩個軍區軍隊的能力,因為這一因素很可能改變中印的力量對比。」他說。

此次中印邊境對峙的背景是中國今年開始加速推進「一帶一路」倡議。今年5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主持「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有28個國家元首、130多個國家代表和60多個國際組織出席。印度是唯一缺席的主要大國。

印度國內的主流觀點是,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幾乎完全是出於地緣戰略考量,因為基礎設施項目在和平時期是民用,但在戰爭時期就是重要的戰略資源。前印度高級外交官普拉巴特·舒克拉說:「一帶一路是高度的地緣戰略項目,被(中國人)包裝成了經濟項目,但其實不是。」

對於一帶一路經過印巴有爭議的克什米爾地區,印度一直耿耿於懷。前印度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退役中將納拉辛漢說:「(缺席一帶一路)是印度出於對主權和領土完整的考慮,因為中巴經濟走廊(CPEC)經過巴控克什米爾。這是必須要解決的問題。其次是中國聲稱一帶一路是包容的、合作的項目,但實際上卻是中國的一言堂。實際上,一帶一路的很多方面都不為人所知。印方多次把這些擔憂轉達給中方,但沒有得到中方回應,特別是領土主權問題。」

除克什米爾因素之外,印度認為「一帶一路」是帶有極強的地緣政治目的,其沿線都是對印度具有戰略意義的國家如伊朗、阿富汗,和傳統上印度的「後院國家」如尼泊爾、孟加拉國和斯里蘭卡,還有印度的宿敵巴基斯坦。中國在「一帶一路」沿線基礎設施的投資不僅能夠拉攏沿線國家,也能實現自身的地緣戰略目的。而此次中國在洞朗地區修建公路,已經讓印度在國內外承受巨大壓力,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


中印邊境地圖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