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中美暗戰,竟會殃及池魚……(組圖)

2017-09-14 09:15 作者: 如松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9月14日訊】一不小心,川普(特朗普)成了美國債務的接盤俠

美國商務部的統計數據,2016年,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為3470億美元,佔美國貿易逆差總額的47%;2017年1月至6月,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為1706.7億美元,增長6.1%,佔美國貿易逆差總額的45.17%。

今年上半年,美國的前四大貿易逆差來源地依次是中國、墨西哥、日本和德國,分別為1706.7億美元、362.9億美元、339.7億美元和305.4億美元(見下圖)。

2017年上半年美國貿易逆差的五個最大來源國
2017年上半年美國貿易逆差的五個最大來源國(網路圖片)

愛爾蘭對美國的貿易順差總額雖然同比增速比較高,但佔美國貿易逆差總額的比重偏小,目前並未招致美方的過度關注。而中國和墨西哥不同,是目前最主要的兩個美國貿易逆差來源國,2017年上半年又出現了明顯的同比增長,所以川普耿耿於懷,在美墨邊境牆事件中,川普非常強硬,而對中國則直接授予貿易代表啟動「301」調查。

我們可能或許有些奇怪,為何歐巴馬時期,歐巴馬對美中的貿易逆差並不十分關注,態度也相對溫和,而到了川普時代,在貿易逆差這個問題上異常強硬?其實,這與誰擔任美國總統沒關係,而是由客觀現狀所決定的,其核心是美國聯邦政府的債務率(下圖)。

美國聯邦政府債務佔比GDP比率的變化圖
美國聯邦政府債務佔GDP比率的變化圖,2016年以後的曲線是預測值
(暗紅色的不連貫曲線代表川普總統治下可能出現的預測值,網路圖片)

對於克林頓和小布希,不同的人評價並不相同,可以說有褒有貶,但是,他們毫無疑問是美國的「管家」。在他們當政的時期,美國聯邦政府的債務率是比較平穩的,即便小布希發動了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但對於債務的控制依舊卓有成效,債務率遠低於經濟學家所認可的警戒線80%。到了歐巴馬執政時期,美國聯邦政府的債務率飆升,到他離任時已經超過了104%,雖然有次貸危機爆發的因素所帶來的影響,但從債務管理的角度來說,歐巴馬可以稱為敗家子。

歐巴馬時期美國聯邦政府債務率的飛速上升自然是緣於龐大的財政赤字,在2009年—2012年的4年間,美國聯邦政府每年的財政赤字均超過驚人的1萬億美元。但是,歐巴馬對這一情形似乎並不用太操心,因為當債務率處於比較低的水平時,他可以依靠借貸過日子,而且日子過得挺滋潤。

然而,到了川普上任的時候,他的命可有點兒不太好。美國聯邦政府的債務率已經超過104%這一危險水平,相當於繼續借貸彌補財政赤字的道路已經被歐巴馬徹底堵死了,川普對此自然不會有好臉色。無論對歐巴馬留下來的人馬還是政策,川普都想連窩端,讓歐巴馬徹底喪失「遺產」。從債務管理的角度來說,川普的做法也是有道理的,絕不能讓美國聯邦政府的債務率繼續慣性上升下去,相應地,就必須終止歐巴馬時期的主要執政政策,對人員也需要進行大幅調整。

對於川普來說,繼續借貸幾乎無門了,可財政赤字要找出路,無非是兩種辦法:第一是壓縮財政赤字;第二自然是財政增收。但是,當貿易逆差不斷擴大的時候,相當於外國商品在本國的市場份額擴大,自身的納稅基數也就難以擴大,所以,川普在貿易問題上異常強硬,目的自然是限制進口商品的市場佔有率,擴大納稅基數給財政增收。所以,他與歐巴馬時期截然不同,緣於他的「命」不好,誰讓他老人家是給歐巴馬當「師弟」呢(雖然年齡更大)。

美國政策變化對全球的巨大影響

基於美國政府債務率的要求,注定川普政府需要做出劇烈的政策調整,否則就會爆發債務危機。而今,無論從經濟規模還是從軍事實力上,美國都處於世界第一的位置,其政策調整所帶來的影響必然會外溢,甚至與其它國家直接相關。這既會影響中國的貨幣政策,進而影響資產價格領域,也會影響東亞的地緣政治局勢。

第一是中國的原油供給。

原油是任何一個國家國民經濟的基礎,關係到國家的經濟安全。中國對進口原油的依存度一直在上升,2016年的進口依存度約65%。中國以往的原油購買一直是使用美元結算,一旦美國對中國使用「301條款」,中國的美元來源受限,就會威脅到原油的供給,進而威脅到國家的經濟安全。所以,中國希望繞開美元,在上海建立以人民幣結算的石油期貨,但基於人民幣還不是自由兌換的貨幣,又用黃金給人民幣背書。換句話說,中東的原油土豪,在上海拋售了原油之後,得到的是人民幣,如果你不相信人民幣,大可以隨時兌換成黃金背回家。

估計這世界上不相信黃金的人,還沒有生出來,中東的原油土豪放心了。

這與金本位無關,因為現在國際上所有可以自由兌換的貨幣都可以隨時購買黃金,而這些貨幣也都不是什麼金本位。

然而,雖然准許中東土豪們可以帶黃金回家,但是黃金是有限的。2016年,中國進口原油3.81億噸,進口金額1164.69億美元。到今年6月底,央行的黃金儲備是5924萬盎司,按每盎司1350美元計算,約合800億美元,只能滿足8個多月的需求。2016年,中國的黃金產量是454噸,折合1460盎司,即便央行用人民幣將這些黃金都收購成自己儲備(所以,每個國家都可以用自己的本幣「兌換」出黃金這一國際通貨,用黃金又可以進一步在國際市場上兌換成任何一種貨幣,最終,相當於各國央行可以印出任何一種世界上自由兌換的貨幣),也無法滿足原油的進口需求,所以,讓中東的土豪將黃金背回家並非本意。另外,如果中國希望直接用黃金購買原油,直接用黃金進行原油期貨交易也就算了,不必使用人民幣。如此來看,這樣設計原油期貨的交易機制是希望國際原油賣家直接接受人民幣,並不希望土豪們揣走黃金。

這就帶來一個問題,在美元貶值的時候,黃金的人民幣價格需要盡量穩定,如果出現明顯的上漲,土豪們就會傾向於背走黃金,這可能是最近人民幣升值的原因之一,希望抑制人民幣金價的上漲;一旦美元升值的時候,人民幣必須緊跟美元(盯住美元),因為一旦無法盯住的話,石油土豪們就會直接提走黃金,或者提走人民幣之後直接到人民幣海外交易中心兌換成美元。最終的結局都是中國使用美元或黃金購買原油,這與以前的做法並沒有差別,沒有擺脫對美元的依賴。

由此可見,要達到讓原油土豪們揣走人民幣的目的,就意味著人民幣自由浮動的空間被壓縮了,必須緊盯美元和黃金之中的強者,這會給國內的資產價格領域帶來明顯的壓力。

8月份,央行公開市場總計淨回籠5200億元,到9月份,這種態勢依舊沒有改變,這很可能是為推出原油期貨做準備。未來,為了保持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穩定和人民幣黃金價格(這也是一種匯率,也即人民幣兌黃金的匯率)的穩定,這很可能是一種新常態。目的是為了國家的經濟安全,穩定石油供給量。當人民幣以匯率穩定為貨幣政策核心內容的時候,從政策解讀來說,房地產就成了被放棄的角色。

當然,這種管理人民幣的方式,困難是非常大的,會與內部經濟的債務問題、資產價格泡沫問題產生劇烈的衝突。

如果要迴避這種衝突,未來很可能就需要創造出一種專門用於石油交易的人民幣,這是一個引申的、更複雜的話題,在此無法細說。

第二是東亞的軍事局勢。

今天,美國的債務率決定了川普政府在財政上要採取收縮的態勢,財政收縮必然帶來軍事收縮,以經濟手段代替軍事手段處理地區爭端。這也是班農的觀點,在美國的對外政策上,他主張不能輕易使用軍事手段,代之以經濟和貿易手段為主。如果美國採取這樣的對外政策,東亞特別是朝鮮半島就很難維持地區軍事均衡,因為日韓現在暫時還僅僅是土財主,在政治與軍事上不足以對抗中俄的影響力。當地區的地緣政治軍事不能保持均勢的時候,一些小國的危機感就會加強,訛詐的野心也難以實現。所以,今年以來,朝鮮進行火箭發射的頻率更頻繁,本月還進行了更大規模的核試驗,其目的不言自明。

可是,川普也是只「老狐狸」,朝鮮的想法他自然知道。但只要不出現極端情形,他不會主動開戰,這是美國的債務率決定的。除了韓美軍演之外,他還有進一步武裝日韓作為應對手段,薩德或只是第一步,未來會不會用核武武裝日韓?這不能排除。當日韓的軍力不斷提升之後,地區對抗就會加劇,最終,東亞、東南亞甚至南亞,都很可能捲入軍備競賽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