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基本權利是為人的根本意義(圖)

2017-10-31 15:45 作者: 二大爺別院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人的基本權利是為人的根本意義。(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2017年10月31日訊】一,過於超前或者說深刻的思想,不僅不容易被人接受,往往還會在現實中被懟得很慘。這裡我說的是電影。1982年誕生的《銀翼殺手》正因為如此,在口碑和票房上都特別的不堪。克隆人這個概念在現在都還算新鮮,在上個八十年代依托這個概念去思考人性本身,一般人看不懂也是可以原諒的。好在吃瓜群眾也在不斷的進步,它慢熱的軌跡和《大話西遊》一樣,最終走上各種科幻片榜單上當仁不讓的神作top10。片尾那段克隆人關於人性的控訴,就跟周星馳的一萬年獨白一樣,深深的震撼著一代又一代的影迷。

但人性之複雜,足以說明這個題材還有大把挖掘的空間。新的《銀翼殺手2049》在某種程度上,擴展了這種思考。

人這種動物,除了腦容量,其他的生理指標上可以肯定的說,在動物界前一百都擠不進去。但為什麼我們統治了地球?為什麼可以大言不慚的而說自己是萬物靈長?

簡而言之,因為我們有動物界獨一無二的人性——包括但不限於豐富的情感、複雜的倫理、對自由和尊嚴的追求等等。即便是DNA和人類最接近程度高達99%左右的倭黑猩猩,也僅僅是在性行為和社會結構上有點人類的影子,除此之外,毫無可比。

我們罵人會說,你還算人嗎。我們勉勵自己會說,要活出個人樣……那什麼是人樣,他又有什麼可貴之處?

《銀翼殺手2049》就是在拷問這個根本問題。

電影中,依靠DNA編輯技術製造出來的第九代克隆人,可謂達到了盡善盡美。和人類完全相同的生理結構和壽命,但又有人類不具備的耐性和絕對服從。作為人類製造的奴隸,任勞任怨。但是克隆人導致的社會倫理複雜化,使得他們的製造者人為的設定了克隆人的死穴——也可以說是先天性的和真人的生理差別,那就是不能生育。

只要牢牢的控制了這一點,克隆人就永遠是工業流水線上的一種產品,自身不具備延續性,更不可能衍生出人類的血緣倫理和社會屬性。

但百密一疏,問題出在了上一代的殘餘產品,也就是第八代的克隆人中。

過往的克隆人技術由於不盡完美,屢屢出現本應該在人類的殖民星球服勞役的克隆人,逃回地球,想要真正的人的權利的情況。這些所謂的缺陷產品,除了設定的壽命不如人類,其他方面,都遠勝於自然人。

那麼矛盾就來了,既然我也是真實的肉體,還有遠勝於人類的素質,為什麼我不能擁有一個正常人的最基本的權利——哪怕這個權利僅僅是要求和人一樣的普通生活?

但地球人回應這種訴求的方式,就是再製造更高級的克隆人殺手——也就是銀翼殺手,去解決掉這些麻煩。不解決人提出來的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這種套路,我們是很熟悉的。

既然克隆人不能擺脫先天身份的桎梏,那麼如果他們真的能夠生育,自然生產下的二代克隆人,按照真正的人類的定義,是不是應該理所當然的擁有人的權利?

奇蹟正是誕生於此。

克隆人能夠自然生產下一代。這個聽起來一點都不振奮的消息之所以稱之為奇蹟,是因為不僅是那些忍辱偷生的老克隆人、茫然為奴的新克隆人,還是製造的公司和作為奴隸主的人類,所有不合理的社會秩序,都是建立在克隆人是一種工業產品,而非自然產生的人類這個基本的倫理之上。

現在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說明克隆人可以自然生產,也就是可以擁有真正的人類權利,那還得了?整個舊秩序都要洗牌重來。人類那些賴以頤氣指使的優越感,都面臨崩塌的危險。

男主K就是受命要幹掉這個危及全世界的嬰兒。

應該說K原本是一個合乎產品標準的克隆人。冷酷、殘忍、不打折扣的執行命令。即便自己有一些殘存的兒時記憶,也認為不過人為的植入,自己就是個機器而已。他以一個二等公民的心態,活在人類的世界。從來沒有奢望過追求真正的人的感受。

這樣活著不好嗎。其實我們身邊的所謂的人類現在不也是這樣?

但在調查那個嬰兒的過程中,當K慢慢發現這個秘密可能和自己有關的時候,兒時的記憶可能是真實的時候,心態就慢慢發生了變化。他有了人類的感情,希望和自己的虛擬愛人真實接觸;有了人類的憤怒,對於現實開始不可接受,砸桌子摔板凳;有了人類悲天憫人的使命感,希望能幫助那些被追殺的克隆人……

一句話,他開始真的想當一個人了。

在陪同K一起追尋生命意義的過程中,還有很多的細節足以讓人深思。比如他的虛擬愛人。這個僅僅是存在於投影儀中的數據姑娘,為了能跟K像真正的人類一樣有肌膚之愛,居然會邀請真實的肉體來代替自己;為了能和K同甘共苦,冒著永遠消失的危險把自己寄居於一根投影筆,在被踩碎魂飛魄散的那一剎那,說出了一句「我愛你」……

這些,是虛擬的嗎?不,這種表現,就是真正的人類之愛。哪怕它不是誕生於人類之間。

面對這樣的愛,你還會糾結於什麼是虛幻,什麼是真實。可以肯定的說,它比這世上大多數的愛情更可貴,更真實。

當然,現實讓K最終失望了。他明白自己不是那個嬰兒。他還是一個如假包換的克隆人。

但即便是他為了這趟發現之旅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他還是感受到了人存在的意義。在他最後伸出手去感受雪花的溫度的那個瞬間,那個真正的奇蹟嬰兒卻還在無菌隔離室中感受虛擬的雪花。

那麼多的克隆人,不惜前仆後繼,去守護這個奇蹟,根本原因並不是要顛覆人類的社會,取而代之。而恰恰相反。他們要以此證明,他們也是人類,他們理所當然的應該擁有人類自然的權利,哪怕這樣的權利,只是短促的壽命,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平等的對話,不被控制的生育權,不用天生為奴的自由……

這樣的基本權利,不正是我們人類世世代代為之爭取,為之付出的根本所在嗎?

在二戰後誕生的,聯合國成員皆簽署的《世界人權宣言》中對人的自然權利這樣定義: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他們賦有理性和良心,並應以兄弟關係的精神相對待。人人有資格享有權利和自由,不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區別。

從這個定義上說,克隆人們追求的,和正常的人類有何區別?

但很遺憾。更殘酷的事實是,在電影中容不下克隆人的人類,在現實中恐怕也容不下自己的同類。而最悲傷的景象,是大多數人類還不如克隆人……克隆人尚知道追求做人的基本權利。真正的人類反而會忘卻。

其實我們在好萊塢的科幻片中,經常可以找到這種類似的關心人類根本問題的深刻作品。

這類的宏旨,也許不如指導你怎樣做一個不油膩的中年男人或者婦女更實在,但是永遠不要忘記,關心人類,其實就是關心自己。

因為在這個孤獨的星球上,唯有不滅的人性,是可以與神性齊肩的永恆命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