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和尚創造神蹟 以佛法教化暴君(圖)

2017-11-27 06:00 作者: 太平 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西域人佛圖澄,少年出家,晉懷帝永嘉四年時他來到洛陽,弘揚佛法。佛圖澄憫念蒼生,想以佛道感化石勒。(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佛圖澄是西域人。本姓帛氏。少年出家。自幼好學,能誦經書數百萬言。晉懷帝永嘉四年時他來到洛陽,弘揚佛法。他善念神咒,能役使鬼神。他把麻油和菸灰混雜一起塗在手掌上,千里之外的事物,都清楚的顯現在他手中,如同面對面一般,他也能讓潔齋者看見。根據佛塔上的鈴聲他能預言吉凶福禍,沒有不應驗的。他本想在洛陽建立寺院,但是正值劉曜攻陷洛陽,京都擾亂,建立寺院的志願未能實現,他於是潛居草野,觀察世事的變化。

佛圖澄至軍門 欲以佛法感化石勒

當時石勒屯兵於葛陂,以殺害無辜來建立威信,許多佛門弟子因此遇害。佛圖澄憫念蒼生,想以佛道感化石勒,於是杖策來到軍門。石勒的大將郭黑略是信奉佛教的,佛圖澄便住在他家。郭黑略跟他受了五戒,拜他為師。

後來郭隨石勒征戰時,都能預卜勝負,令石勒驚疑,於是問郭:「我並不覺得你有出眾的智謀,而每次出兵你卻都能預知吉凶,這是怎麼回事?」郭說:「您天挺神武,為神靈所助。有一個沙門、術智非同尋常,說您略有君臨諸夏的機緣。我已拜他為師,我所言吉凶,都是他告訴我的。」石勒高興地說:「真是天賜我也!」

於是他召見佛圖澄,問道:「佛道有什麼靈驗?」佛圖澄知道石勒不懂深奧的道理,正可以通過道術來教化他,所以說:「真正的佛道雖然很深遠,但也可以以身邊的事為證。」他當場取來一個容器盛上水,然後燒香念咒。須臾之間,容器內生出一枝青蓮花,光色曜日。石勒由此表示信服。

佛圖澄接著勸諫說:「為王者以德化遍施宇內,則有四靈出現,以表示祥瑞;政治弊端叢生,王者無道,則異象叢生,伴隨而來的是人間的凶禍,這是古往今來的常理,天與人的明鑑。」石勒聽了心悅誠服。此後,凡屬應被殺害的人,十有八九因佛圖澄的勸諫而免於被害,於是中州的胡人都願意信佛。

佛圖澄護世人 召龍得水

當時,凡有痼疾而世人不知如何治療的,佛圖澄為他們醫療就能應時而愈。他默默的施恩於人,受益的不可勝記。

襄國護城河的水源,在城西北五裡處,水源突然枯竭了,石勒問澄怎麼樣才能弄到水,澄說:「應當讓龍去取水。」石勒的字是「世龍」,他以為澄在嘲笑自己,便說:「正因為我這條龍不能取水,所以才問你呀。」澄說:「我說的是真話,不是戲言。水泉之源,必有神龍居之,去用咒語告訴它,水一定能得到。」他與弟子法首等數人來到了水源處,那裡早已乾裂,開著像車轍般的口子,同去的人都心存疑惑。佛圖澄坐在繩床上,點燃安息香,口誦咒語數百言。這樣連續了三天,開始出現了潺潺細流,還有一條長約五六寸小龍也隨著水出來了。和尚們競相去看,澄說:「龍有毒,不要靠近它。」過了一會兒,水流變得特別大,壕溝與護城河全都灌滿了。

獲得帝王信任 顯神蹟救子

晉成帝咸和五年(公元330年),石勒自立為帝,號稱趙天王,改年號為建平,石勒登位之後,更加器重佛圖澄,有事必先徵求他的意見,然後再行動,尊稱他為「大和尚」。

石虎有個兒子叫石斌,後來石勒把他當作自己的兒子,非常喜愛他。石斌突然暴病身亡,已經兩天了,石勒說:「我聽說虢國太子死後,扁鵲能讓他復生。大和尚是我們國家的神人,趕快去告訴他,他定能救活他。」澄拿來楊樹枝條,口誦神咒,石斌頓時坐了起來,過了一段時間便恢復健康了。從此,石勒的兒子多在佛寺裡寄養著。

每年四月八日,石勒親自到佛寺,對著佛像禱告許願。建平四年四月的一天,天靜無風,佛塔上的一隻銅鈴卻獨自響了起來,佛圖澄對大家說:「鈴音告訴我們:國有大喪,不出今年。」這年七月,石勒去世。

太子石弘繼承皇位,不久,石虎廢除石弘,自立為帝,遷都於鄴,改元建武,石虎敬奉佛圖澄比石勒還重。

和尚有神威 令人敬重

佛圖澄當時住在鄴城內的中寺,他派弟子法常北至襄國,而弟子法佐正從襄國回鄴城,兩人途中相遇,一起在梁塞城下住宿。兩人夜談,談話中說到佛圖澄,天亮後各自上路。

法佐回到鄴城後首先入見佛圖澄,澄衝著他笑道:「昨夜你與法常談你師父了吧!先人曾說過:『不曰敬乎?幽而不改;不曰慎乎?獨而不怠。』幽獨者為敬慎之本。難道你們不懂得這個道理嗎?」法佐聽了十分驚訝,同時感到慚愧和悔恨。從此,國人每每互相告訴對方說:「莫起噁心,和尚會知道你的。」在佛圖澄所在的地方,沒有人敢朝那個方向吐唾沫、甩鼻涕和大小便的。

見帝王謗佛 直言勸諫

一次,晉軍從淮河出擊。隴北瓦城都受到侵逼,三方告急,人心惶惶,石虎生氣地說:「我現在奉佛,反而招致更多的外寇入侵,佛實在沒有神威呀!」第二天早上佛圖澄入朝時,石虎以此事問澄,澄責備石虎說:「你上一生曾經是個大商人,到了臨的寺院,曾給寺院的法會提供經費,那次法會中有六十個羅漢,我那生也參加了,當時有個得道的人告訴我,這個大會的主人壽命已盡了,他要轉生到後晉王地。現在你已做了王,這不是福分嗎?打仗禦寇,這是國家的常事,為什麼要抱怨、毀謗佛法,夜興毒念呢?」石虎省悟了,跪在地上謝罪。

石虎時常問澄:「佛法不殺生,我為天下之主不用刑罰殺人就無法肅清天下,既然違戒殺生,雖然又來信奉佛教,又怎能得到福分呢?」澄說:「帝王奉佛,應當是體恭心順地顯揚佛法,不做暴虐之事,不殺無辜之人。至於凶暴無賴,非教化所能改變,有罪不得不殺,有惡不得不刑,那麼當殺可殺,當刑可刑。如果暴虐恣意,妄殺無罪者,即使再去減刑罰,也不能免除災禍。願陛下省欲興慈,廣及一切。如此,則佛教永隆,福祚方遠。」石虎雖不能全部採納服從,但對他還是很有教益的。

行動感化人民 博帝王信服

石虎的尚書張離、張良,極富有又奉佛,各自建起大佛塔。佛圖澄對他們說:「事佛在於清靜無欲,以慈悲為懷,施主雖然供奉佛法,卻又貪婪無厭,遊獵無度,積聚無窮;如今正受玩世之罪,請問有何福報可求?」張離等人後來都被殺掉了。

有一年,從正月一直到六月久旱不雨。石虎派遣太子到臨漳西釜口祈雨,很久也沒求下雨來。石虎又令佛圖澄自行祈雨,當即有兩條白龍降臨他祈雨的廟祠,那天方圓幾千里普降大雨,解除了旱情,這一年獲得了大豐收。許多民族,原不懂佛法,後聞澄如此神驗,便都遙向禮拜,澄並未對他們宣講佛法而用具體行動感化了他們。

石虎在臨漳維修舊的佛塔,缺承露盤,佛圖澄說:「臨緇城內有座古阿育王塔,地下埋有承露盤和佛像,上面生有茂盛的林木,可以去挖取。」他畫了一張圖給使者,石虎派人依他所言去掘取,果然挖到了佛像和承露盤。

石虎幾次想征伐燕國,澄規勸道:「燕國的氣運未終,很難攻克。」石虎屢攻不克,連吃敗仗,才相信澄的規勸。

非常人與神僧 談論百年事

當時魏縣有一個流浪漢,不知他是什麼氏族,總穿著麻襦布裳,在魏縣市場上乞討,時人稱他為麻襦。他言語非凡,狀如狂病,討得的乾糧也不吃,動不動就撒在大道上,說是餵天馬。趙興太守藉拔將他收留後送給了石虎。在這之前,佛圖澄曾對石虎說過:「國都東面二百裡處在某月某日會送給你一個非常的人,不要殺他。」到這一天果然送來了。

石虎與他談話,他只是反覆說「陛下當死於一柱殿下」。石虎不解此語,讓人把他送到佛圖澄那裡。麻襦對澄說:「從前在元和年間相會,忽而到了今天,有戌受玄命,絕歷經有期。金離銷於壤,邊荒不能尊。驅除靈期跡,莫已已之懿。後代繁盛,綿延不斷,到底何時終了呢?只好歌詠以表感慨!」佛圖澄道:「天回運極,否將不支。九木水為難,無可以術學。玄哲雖存世,莫能基必馥(高僧傳馥作服)久游閻浮利,擾擾多此患。行登凌雲宇,會於虛游間。」澄與麻襦一直講到天黑,別人不知道他們講了些什麼,偷聽的人也只記得上面幾句,推想起來,他們似乎在談論幾百年的事。

非常人與神僧 各現神奇事

石虎派使者把麻襦送還本縣,剛出城門,他就下馬說能步行,並說:「我要去拜訪一個人,不能馬上就走。到合口橋時,你可以在那裡等著我。」使者遵從他的話,自己上馬飛馳而去。沒等使者到合口,麻襦已經站在橋上。算算他走路的速度,就像飛一樣。

石虎曾在白天睡覺時,夢見一群羊馱著魚從東北方向走來。醒後問是怎麼回事,澄說:「這夢不吉祥。鮮卑有人要統治中原嗎?」慕容氏後來果然在中原建都。

佛圖澄有一次與石虎共同坐在正廳中間,澄忽然驚道:「幽州起火了!」他拿起酒來潑灑出去,過了一會兒笑道:「已經得救了!」石虎派人去幽州檢查,回來說:「那天大火從四門燒起來,西南有黑雲來,驟然降雨把大火澆滅了,雨中有一股酒氣。」

(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