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率不保,東方明珠會淪為二線城市?(圖)

2018-05-17 09:05 作者: 財迷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8年5月17日訊】歷史背景:香港在2005年5月把港元與美元的官方匯率改成區間調控,區間設定在7.75-7.85。具體來說:A、設定7.75為強方兌換保證,當港元漲破7.75,香港金管局會賣出港元,買入美元;B、設定7.85為弱方兌換保證,當港元跌破7.85,香港當局會買入港元,賣出美元。

最近,財經熱點發生在了香港。

自2005年之後,雖然經過金融海嘯和歐債危機等考驗,港元匯率此前從未逼近7.85。但從2017年開始,尤其是今年以來,美元對港元匯率不斷上漲,直到突破7.85,讓香港金管局13年來首次買入港元。但一次遠遠不夠,從4月12日開始,港元匯率依然不斷突破「紅線」。不得已,香港金管局13年來首次頻頻出手拯救港元。

稍微總結一下,國內目前對香港局勢的輿論:

a)內地已經不再依托香港的金融地位(潛台詞就是:神州經濟不再需要香江的金融市場支持);

b)內地和魔都深圳會很快代替香港的金融地位(潛台詞就是香港當初有用,現在已經不存在利用價值,應該被踢到一邊涼快去);

c)港紙會被消滅,神州不會再為港紙托底,並謀劃在港紙被教訓後用人仔入場取代(潛台詞就是其自治地位應該被完全消滅)。

這裡面最後一條c)雖然不知道是哪裡傳出的小道消息,但鑒於從好幾個渠道都看到了這類消息,這似乎並非空穴來風,是很多製造兩地矛盾的人的共同心態。這些話裡面還有一個隱含的前提:那就是港紙會遭到國際投機客做空,被血洗,因為只有這樣,中央才可以坐視不管,然後派人民幣入場。

圖為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
圖為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實際上,如果在網上搜索,還能看到有國內媒體曾大肆報導香江這個東方明珠「正在淪為二線城市」:估計如果港幣真被「血洗」,匯率不保的話,香港會真的淪為二線城市的吧。

讓我們分析一下這些信息:

第一,香港有沒有能力阻擋港紙被血洗?

首先,我們來談談以上的那些判斷的前提:如果國際投機客真的跑來做空(血洗)港紙,香港金管局有沒有能力阻擋?

國際投機客裡面,最厲害的莫過於索羅斯。畢竟人家狙擊過老牌帝國主義的主權貨幣英鎊,據說還曾經引發了98經濟危機。其實,筆者並不認為98年經濟危機是索羅斯引起的,而更傾向於認為是東南亞那些把經濟搞得泡沫太大的政客們在泡沫被刺破之後的推諉甩鍋行為。畢竟這些國家危機前泡沫太大是不爭的事實,而索羅斯不過是幫他們提前刺破泡沫,出清風險,趁機賺點錢罷了(這個以後有空專文寫寫)。但是這裡,我們姑且認為索羅斯就是東南亞政客們描述的青面獠牙的大魔王,找到機會就回來血洗某國/地區的貨幣。

那麼如今,如果索羅斯再來,放手一搏要搞港幣,他有機會麼?

查了一下索羅斯的財產,230億美元,全球排名第29:這是很大一筆錢了,假設他和當初狙擊英鎊一樣,全副身家壓進去(其實狙擊英鎊他也只壓進去一半身家大概50億左右),然後再加一倍槓桿,借到270億,一共500億美元來狙擊港幣,是不是港幣就真的會被血洗?

估計很多人是會同意這一點的,因為自從金融業出現之後,還沒有哪個人用這麼大一筆資產來狙擊某種貨幣。

那麼我們來看看香港金管局的外匯儲備:4403億美元。

這是什麼概念呢?這在全世界的國家和地區裡面排名第六,比俄羅斯、印度或者巴西還要高幾百甚至上千億美刀。所以,即使是最厲害的大鱷索羅斯全力一搏(500億),面對接近9倍於他狙擊資本的香江外儲,恐怕也只能望洋興嘆吧?如果我是索羅斯,我寧願去狙擊俄羅斯或者印度或者巴西,也不會來狙擊香港。

所以,開頭的那些人的論斷的前提就不存在:香港經濟的基本盤非常穩固,即使沒有大陸出手,也不會有問題。

第二,如果香港崩了,內地是否可以坐視不理?

為了進一步講清楚這個問題,我們又姑且假設那些人的論斷的前提是存在的:港紙被血洗,然後是不是這樣魔都深圳就能超過香港了呢?或者大陸就不再依托香江的金融地位了(也就是不再需要香江的金融市場)?

那麼我們就來做個推演:由於香港是自由港,自由港核心是資本的自由流動。根據蒙代爾三角,一個國家不可能同時實現:a)資本流動自由;b)貨幣政策的獨立性;和c)匯率的穩定性。

如果貨幣被血洗(外儲用盡導致匯率大跌),那麼b)貨幣政策獨立性的彈藥就沒了,而a)又觸動香江核心價值(其實也沒法做到關門上鎖),那麼c)匯率穩定就會受到影響,結果就是匯率大跌資本出逃。

匯率大跌資本出逃,災難片上映之後的後果是啥?

後果有很多,最主要的是下面兩種:

第一,投資者賣掉港股轉到美金(或別的貨幣),導致港股雪崩。

第二,投資者賣掉香港地產轉到美金(或別的貨幣)。

首先,你猜猜誰會是港股大跌的受害者?

如果港股雪崩,那就代表內地經營得最好的那些公司——包括了工行、建行、中行這樣的銀行,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招商局這樣的大國企,以及騰訊、吉利汽車、蒙牛集團這樣的行業巨人——的資產灰飛煙滅,這些企業可能會沒辦法再擴大再生產,甚至沒錢發工資,這些企業的職工可能失業,沒法還房貸。

如果真的讓港股崩了,那情景不敢想像。

其次,香港樓市大跌,固然會有很多人又白白給李嘉誠打工十年甚至二十年。但你以為這不會影響到內地?

先請各位猜猜,有多少牛人在香港買了房子?

馬雲和馬化騰在香江都有豪宅就不說了,連王者農藥團隊的leader也在拿到分紅後跑到尖沙咀來買房。另外,順豐快遞的王衛也在香港買了房產。

這其實是冰山一角,根據有限的瞭解,還有更多的政經大佬在香港有房產……(此處有刪節)。

所以,筆者不是很理解為啥很多人會覺得香江不行了。這些行業精英,政經大佬都不傻吧?如果香港真的不行了,他們點解要來當接盤俠?

同樣,如果香港真要崩了,這些低調的大佬們會坐視不管?

2)如果港人沒法還在港房貸,那就多半要變賣內地資產的——各位沒看錯,在2013年,香港的統計局就調查得出,港人在內地買房開廠,重新造了一個香港。

各位可以去調查下,深圳廣州東莞有多少房子是香港人在90年代和2000年左右買下的。要知道80年代神州人是沒啥錢的,那個時候來深圳賣樓(往往是如今的黃金地段)的人都是港人。因為便宜。

如果他們丟車保帥,拋盤保本港居住權,內地,尤其是號稱神州經濟發展得最好的南粵,受到的影響有多大,各位猜猜?

說實話,就那幾個在網上回答此類問題的人的言論來看,說他們是蠢材都是對蠢材的侮辱。因為蠢材們因為智商有限,最多和毛少將一樣講一些車軲轆話,沒法在邏輯上自成一體。但這些人的話明顯自成一體,不但有著不知哪來的「撅起」後的傲慢,還讓人明顯感到這是要把內地和香港對立起來,撕裂族群。只能說這種人是既蠢、且傲、還壞了。

第三,香港地位會降還是升?

對於香港最近的事情,筆者有如下一些總結:

第一,香港是一個白手套興盛的地方(不懂的想想霍船王),隨著中興這樣的企業被封鎖和中美貿易戰的開打,香港的地位恐怕會不降反升。原因嘛,想想韓戰開始的情況就理解了。貿易戰也是戰,對不?

第二,這是一個圍場子找錢的地方——香港最核心的地位是這個地方還講規矩,老外承認,同時又是自己主場,神州的官爺們可以在這裡圍場子找錢找技術。

舉個例子:最近安邦挂了,總裁口天被判了18年,只能說「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保險保證基金進場托底。神州保險全行業20多年積累下來的保險。保障基金大概1000多億,一個敗家子安邦出事,就花了600多億。

保險保障基金是保險業最後的防線,如果把這個花光了,萬一在有風吹草動,那全行業就要裸奔了。所以這筆錢不能一直在裡面留著,需要新人來接盤。而接盤者誰?遠洋集團。而這個遠洋集團恰好是港股上市公司——這等於從香江市場融資來支持保險保障基金退出,以拯救安邦。

筆者就想問:如果港股果然大跌,遠洋自身難保,再遇到安邦這樣的問題,廟堂中人又當如何解決?

美股?且不說貿易戰問題,被渾水做空還不夠?

A股?呵呵,2015年的教訓還不夠?

打嘴炮容易,踏實做事難。

如今,某些不知哪裡來的傲嬌嘴炮們天天說什麼「神州不再依托香江的金融地位」,「魔都深圳超越香港」,或者「香江挂定了」,吵架的時候來勁得很,但一旦讓他們去解決安邦這樣的問題那就不說話了,最後還是需要實幹家們找遠洋這樣的港股上市企業來接盤收拾攤子。

哦,對了,忘了說,這些人應該是沒資格處理安邦這類問題的。小將們天天嚷「撅起」,那是因為他們還沒有進入社會面對房貸,需要掏空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的「六個口袋」。關鍵是,這類人和蒼蠅一樣嗡嗡,把網路平臺都污染了,實在讓人煩。建議這些人如果他們還有腦子的話,還是多買點六個核桃補補吧。

所以前中堂李大人(克強)和前戶部尚書周大人(小川)之不容易,可見一斑。

第三,台獨的勢力並不大,不過就是轉移國內矛盾和注意力的靶子罷了。近幾年來,從美帝到東瀛、韓國、菲律賓子、臺灣直到印度,神州小民基本上被引導著把鄰居抵制了個遍,多一個香港也不多。而且這事也要看風向的,你看東瀛鬼子們天天在我們的「電視神劇」裡作為大魔王被集火,但這次李中堂大人去了東瀛,五毛們還不是趕緊轉向宣傳一衣帶水,友好和諧了?

第四,港幣下跌是為了出清風險。首先,香港私人住宅售價指數(所有類別)從2016年3月的271.4點已漲至今年2月的364.1點,連升了23個月並創出了歷史新高。根據Demographia的調查數據,香港房價收入倍數在2017年超過19,同期新加坡的房價收入倍數僅為4.8,倫敦為8.5,洛杉磯為9.4。其次,從2011年以後港股就一直在漲。從2016年初至今,這一輪的港股已經歷近兩年半的持續上漲,並在2018年1月26日站上歷史高位33154.12點。

以上樓市股市都是應該回調的,現在就該來出清泡沫,這才有利於市場健康發展。只但高房價(背後的大陸金主)讓金管局投鼠忌器,才慢慢調整罷了。

其實,如果金管局不管,大家才會放心:這說明港幣政策還是市場規律說話,香港的大船不會在隨意操縱下泡泡越吹越大,以至於最後撞向冰山,無可挽回。

最後總結:香江和內地相互依存,誰也離不開誰。一旦香江挂掉,神州經濟基本面也會遭到重創,更會缺乏資金來解決諸如安邦一類的問題。廟堂對香江最好的策略就是保持現狀。香江只要基本面(比如世界第六的外匯儲備還在),那就是穩坐釣魚臺,不怕風浪起。現在金管局趁匯率過了7.85的機會加息趕走投機型資金出清風險,也是正確的棋路。但作為神州的經濟橋頭堡,在香江很可能發生的加息事件搞不好也會在國內重演,這才是各位需要警惕的。

(原文有刪節)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