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專欄】獨家:中共絕望待斃(上)(圖)

——節選自《中共滅亡在即》

2018-12-29 10:45 作者: 王尚一

手機版 简体 2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8年12月29日訊】中美貿易戰引發中國經濟全面崩潰,中共體制經濟隨之崩潰。中共突然發現大難臨頭,從垂死掙扎到發現所有政策失效而無力掙扎,中共陷入心理上的驚恐絕望,行為上的束手待斃。

2018下半年,中共從(自認為)掌控絕對權力轉為陷入生存危機。美中貿易戰開打後,美國快速刺破中國經濟泡沫,引發體制外經濟、房地產和汽車業以及體制內經濟的全面崩盤。滅亡近在眼前,中共才驚慌失措緊急轉向。中共試圖穩定股市,向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示好。12月1日的川習會上,中共完全投降,承諾按照美國的要求中國經濟結構將全面改革。

中共無奈之下被迫釋放信號並且發布政策,明確放棄房地產業。房地產業是中共體制的支柱,當龐大的房地產業土崩瓦解,意味著地方政府失去土地財政收入,國企隨之破產,地方政府和國企都要自謀生路。

中共將在三個直接力量的打擊下快速滅亡。中共轉向過晚,失去實際意義。目前各種條件都已經成熟,國際和國內力量逐漸形成合力,將共同打垮中共。三個力量包括美國肢解中共、中共樹倒彌猻散、牆倒眾人推。中共失去權力,難以組織有效資源,完全無力抵抗,只能在絕望中束手待斃。

本文分兩大部分,中共從絕對自信到絕望待斃;推動中共滅亡的力量。

一、從絕對自信到絕望待斃

中國依靠美國,以血汗工廠模式實現經濟增長後,暴發戶嘴臉全面暴露,從日益自信到絕對自信,以致於準備取代美國登頂世界。

川普(特朗普)刺破中國經濟泡沫,中共在國內民心盡失,在世界成孤家寡人。中共幾個月後才發現自身陷入絕境,換一副嘴臉向各國求合作,對美國投降求饒。 

中共陷入絕望。中國經濟全面崩潰,而且崩潰速度極快。中共嚴重後知後覺,崩到體制關鍵部門才察覺,緊急改變立場也於事無補。中共只能多宣傳多喊口號,同時刪貼封嘴,儘可能阻止民眾瞭解崩盤的真相,期待奇蹟出現。

中共從自信到絕望待斃的過程主要分三個階段,中共的暴發戶模式、向美國投降求饒、被迫改變對內政策。

1、暴發戶模式

世界上有很多人,在最初發展時,態度積極、主動接近強者、積極與強者合作、對強者顯得誠摯熱情,隨時恭維讚賞強者。

當他們依靠強者得到權力、地位和金錢後馬上變臉,不可一世、殘酷壓榨其他弱者、打擊各種反對自己的人,有的甚至想取代強者掌控絕對權力。

當他們突然失去權力、金錢和地位,又立即切換到發跡之前的模式,幻想躲過危機東山再起。但是由於他們的真面目已經被識破,沒人再相信他們。其他人將對他們欠下的血債進行清算,能僥倖逃脫的是極少數。

當暴發戶自覺如日中天時,無論其他人如何以歷史警示或者以現實告誡,都毫無效果,他們堅信人定勝天。他們認為自己與前人如此不同,只要用更進取的態度更高明的手段,就可以顛覆歷史規律。隨後暴發戶突然覆滅,成為歷史的灰渣。一段時間後,新的暴發戶興起,開啟下一個輪迴。

在中國歷史上,自秦以大一統的中央集權替代封建貴族邦國後,所有人都窺探皇權。圍繞皇權,各類政治、經濟和文化的暴發戶層出不窮。在被清算時,其悲慘程度不同。無論紅頂商人破產、貪官被追剿、天下大亂、文人集團覆滅,還是朝代更迭和人口大減損,概莫如是。 

中共是新一輪暴發戶的崛起,比過去所有的暴發戶更加凶狠殘暴。新暴發戶聚集起來,無惡不作罄竹難書。改革開放後,中共的內涵擴大,以「三個代表」為導向,成為各種暴發戶的大合集,包括政治權貴和僕從、邪惡文人知識份子、血汗工廠業主、外國買辦、金融和房地產業、其他各種投機者以及大量依靠中共崛起的中產等。韜光養晦、摸著石頭過河、一切向錢看(發展才是硬道理)、悶聲發大財等口號,指導暴發戶實力操作。中共還不斷在世界範圍擴展,將各種邪惡行為傳播到各地。 

中共自覺羽翼豐滿後,準備取代美國做世界新霸主。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中共看到時機成熟,要解決人類共同體的命運問題,指導人類社會的未來出路,還要承擔起全球化經濟的新領導者角色。2018年4月上旬,中共的戰略全面顯露,宣傳機構全力鼓吹大國崛起、厲害國、戰狼,準備衝刺超越和打敗美國。面對美國要求中國減少對美貿易順差、增加從美國進口的要求,中共叫囂貿易戰,準備帶領中國人民打崩川普政府,正式登頂世界。全國人民熱情高漲,為即將實現的強國夢而亢奮不已。

在新霸主的夢想下,中共在國內掀起新一輪高潮,進一步強化中共統治。2018年3月,中共正式修改憲法,取消中國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2018年4月下旬,中共政治局組織學習《共產黨宣言》,發出共產黨「初心」的最強音。在過去幾年,中共反覆強調做大做強國企,並且以越來越強的姿態在私企和外企中推進黨支部的建設。學習《共產黨宣言》,強調初心,給出更明確的信號,中共將消滅私有制,把私企和外企都變成黨完全控制的企業。

2、對美投降

2018年4月至10月在的半年多時間,中共突然發現自己陷入生存危機。最初,中共(自認為)掌控絕對權力時,不可一世。隨後,中共一次次被美國打擊,不斷被迫後撤。當中共發現自己陷入生存危機是,還試圖採取強硬姿態,沒想到引發美國的更強硬。最後,在阿根廷的川習會上,中共突然轉向,向美國投降求饒,完全出乎川普團隊的預料。 

2018年4月上旬到中旬,中共叫囂中美貿易戰,中國人民相信中國必勝,夢想登頂世界,心理上高潮迭起。

4月20日,美國商業部對中興追加懲罰,中共表面仍然高調,中國民眾的心理高潮已嘎然而止。美國對中興實施禁運措施令中興直接休克,迅速在中國國內引發軒然大波,社會心理嚴重受挫,進而引發更悲觀的大討論。習近平給川普打電話,願意接受屈辱條件,希望川普放過中興。隨後中國的「大國崛起」不再、「厲害國」下架、「2025」變低調。但表面上,中共仍然相當高調,中共政治局仍然按照計畫學習《共產黨宣言》,並且通過官媒大肆宣傳。

6月,在中美衝突開始後,中共不再強調打崩美國,而是大幅後退,轉為「以牙還牙」。川普對中國的500億美元產品宣布徵稅後,中國以500億美元反擊,尤其以大豆為主攻目標,尋求快速打垮川普政府。萬萬沒想到,大豆牌打出後美國農民竟然沒反應。川普看到中國的報復後宣布追加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稅。2017年美國對華商品出口才1100多億美元,除去最初的500億,只剩600多億可追加,此時中共一邊說「質量型」報復,一邊強調「以牙還牙」。

9月上旬,中共意識到國內經濟崩盤,再度變調,「理性」看待貿易戰。彼時,中國股市暴跌,P2P全面爆破,主要城市房價大幅下跌。川普大嘴宣傳,中國市場(股市)下跌27%,中國經濟陷入困境。中共被迫改變方向,從與美國對抗轉而關注國內。既然無法挑戰美國,也無力以牙還牙,只能「理性」看待貿易戰。中共只能重新定調:「應對美國挑起貿易戰的行為,關鍵是不受對方干擾,辦好自己的事。我們既要充分認識中美經貿摩擦的複雜性,更要保持戰略定力,按照既定方略推進改革開放,不斷提升我國綜合國力,保持經濟社會平穩健康發展。」

9月下旬,中共已經無力反擊,只能改變宣傳口徑,玩文字遊戲。中國不再使用「貿易戰」,改用「貿易摩擦」。根據新華社時評:「 9月24日,國務院新聞辦發表了《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向國際社會澄清了中美經貿關係的事實,闡明瞭中方的相關立場。就在這一天,美國對華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舉措最終落地,中方反制措施隨後同步實施。面對貿易摩擦升級,無論是中方的應對舉措還是白皮書的發布,無不體現出堅定、沉著與理性。」

中共在政治軍事領域對美國的挑釁,遭到美國副總統彭斯的強烈回應。中國在貿易方面節節敗退,但是中共內部的強硬派在政治軍事上對美國發起挑釁,引發美國戰略系統啟動和升級。在南海,中國軍艦主動與美軍衝撞,迫使美軍艦改變航向。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隨後強調,美軍艦艇得到授權,再遇到這樣的情況可以不必報告直接開火。彭斯正式發布報告,實際宣布中美開始冷戰。在11月的國際會議上,習近平發言後,彭斯再度抨擊中國,導致雙方矛盾激化。

12月1日,中共在川習會上主動投降,完全出乎川普團隊的預料。白宮認為,經過彭斯與習近平的衝突,雙方的衝突更加激烈,立場更無法調和。為了展示強硬立場,川普帶領彭佩奧、博爾頓、萊特希澤、納瓦羅等鷹派人物出席,美國總統亞洲事務副助理博明(Matthew Pottinger)列席。美國人沒想到的是,習近平反客為主首先發言,態度誠懇地全面投降。川普多給中國兩個月寬限期,不對中國增加稅收,答應中美全面實現經貿問題的合約談判和簽署。雙方由談判變為聚會,歡聲笑語外帶合影留念。

川普與習近平12月1日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共進晚餐
2018年12月1日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G20峰會期間的川習會場面。
(圖片來源: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孟晚舟事件曝光後,中共對美國的投降態度更加明確。川習會幾天後,華為CFO、華為接班人孟晚舟在加拿大溫哥華海關被抓捕的消息曝光,引發舉國轟動。加拿大抓捕孟晚舟是應美國的請求,按照雙方的引渡協定操作。中共反應極其激烈,不僅在國內煽動民眾情緒,還發出最嚴重警告。不過消息傳出,習近平在川習會前已經知道孟晚舟被捕,但他在會議上並沒有說。之後川普說,習近平沒有跟他說過孟晚舟的事情,如果習近平給他打電話,他可以考慮干預司法。而中共不僅沒有就此事件致電川普,也不敢再針對美國,而是盯準加拿大。中國把小特魯多領導的加拿大當作軟柿子予以報復,在國內連續抓捕3名加拿大人。美國多次因加拿大人被抓的問題對中國強硬表態,而中國沒有任何反應。

3、被迫改變對內政策

中共政治局在學習《共產黨宣言》時相信自己掌控絕對權力。隨著中美貿易戰引發中國經濟全面崩潰,中共突然發現,自己想像中的絕對權力只是建立在中國夢的泡沫上。當泡沫破裂,中共不僅無法行使絕對權力,而且危在旦夕。

中共發現自己失去權力,快速轉變態度。為了自保,中共隨著貿易戰進程改換臉譜,向能支持自己的相關群體發出熱情合作的信號,同時對拖累中共的經濟環節,尤其是房地產、地方政府和國企全面改組。

中共緊急加強國際聯繫,企圖建立反美同盟。中共似乎已忘記,過去兩年中共的粗魯舉止以及歐洲國家領導人訪華時中共的冷淡以待。中共領導人緊急訪問歐盟和德國,承諾貿易優惠措施,試圖與歐洲共抗美國。中共似乎還忘記了,過去幾年對日韓領導人的個人侮辱以及發動的反日韓運動。中共領導人表示與日韓建立自貿區,建立「新東亞共榮圈」,共同狙擊美國。安倍晉三再次訪華時,密集的日本國旗迎風飄揚在寬闊的長安街,以示對日本的誠意。

10月19日,中共突然再度發聲,表態支持股市,安穩損失慘重的股民。本來,中國A股暴跌,股民一片哀嚎,但是中共打貿易戰同時不斷在股市上IPO,似乎沒有看見A股暴跌。川普在集會演講中,多次提到中國市場(股市)暴跌,說明中國經濟遭受重創,美國在貿易戰很容易獲勝。川普的演講內容被廣泛傳播,傳到國內後給中共極大的壓力。中共在資金捉襟見肘的情況下禁止銀行保險基金等拋售質押股,並與仍然有一定實力的地方政府聯手,號稱各自以數百億救市,支持股市回暖,防止股市崩盤。 

11月1日,中共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習近平親切地說:「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是我們自己人。」 而僅僅半年前,中共還在學習《共產黨宣言》。眾所周知,《共產黨宣言》的核心內容就是消滅私有制,而消滅的方式中共已經多次使用,包括公私合營、徵繳充公、嚴查偷稅漏稅、打黑反貪、國資入股、建立黨支部等。中共突然轉向聲稱民營企業是「自己人」,等於完全逆轉過往的政策。緊接著中共密集出臺各種政策支持民營企業運營,保護民營企業家的人身和財產安全,對民營企業減緩加稅等。

中共當然不是良心發現,而是民營企業規模倒閉威脅到體制經濟。2018年,中國房價暴漲、房租暴漲、稅費暴漲、消費斷崖、中美貿易戰,引發民營企業全面減薪、裁員和倒閉。民營企業倒閉潮進一步影響到房地產和汽車業的銷量暴跌,國企收入急劇下降,各級政府稅收急劇下降。負債沈重的地方政府和國企直面生存危機,中共大為恐慌。一篇《民營企業離場論》適時出現火遍全國,中共緊急刪貼,並緊急召集民營企業座談會,以「自己人」安撫民營企業,老鄉別跑。

11月5日,中共的進口博覽會以最高規格召開,宣揚中國未來超大的進口規模。中共向世界各國發出邀請,號稱共享中國進口大蛋糕。中共不知道這種模式完全違背基本的商業原則,而且以為外國政商界不知道自己的真實意圖。結果進博會的場面在中共的意料之外,也在正常情理之中,給中共捧場的有效政商接近於零。進博會組織的上海大媽進場活躍會場氣氛演變成搶吃鬧劇,進一步影響中共的心理狀態。有理由相信,進博會的慘淡局面,對中共認清自己的形象有所幫助,對中共在川習會上主動投降也有所影響。

12月川習會後,中共強調將積極依照法律保護外資,並且保護外商知識產權。這時候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不再說「不要以法律為擋箭牌」,或者「美國對智慧財產權太自私」 。中共對外資的友好表態,不僅由於川普政府的強有力施壓,也是為了留住外資。

中共同時全面甩包袱。對於拖累中共生存的環節,一方面政策大改革,原本已經無力支持,順勢不再投入大量資源支持,這方面的主要動作是放棄房地產,也順勢放棄地方政府和國企;另一方面放開管制,讓地方政府和國企自負盈虧自謀生路。

中共終結香港地產模式,放棄房地產、地方政府和國企。12月,中共兩次政治局會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都未提房地產。12月24日,中共再出臺政策,允許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等於終結土地財政的房地產模式,或者說終結江朱時期樹立的香港房地產模式。從中共發表消息的方式推測,這個政策屬於投石問路。目前中國各界彷彿都腦癱,對如此重大的消息幾乎無動於衷。中共看在眼裡,必然快速密集出臺相關政策,放棄當前房地產模式,對房地產、地方政府和國企快速甩包袱。

中共現在才放棄房地產是不可思議的後知後覺。我在之前的眾多分析文章中多次強調,中國當前超級巨大的房地產需要超級天量的資金,而中共可調動的資金日益緊張早已支撐不住。中共千方百計激勵民眾調動民間資金支持,不過民間資金有限,必然引發房地產塌方式大崩盤。如果中共看到這個結果,應當及早收手,讓房地產自由落體。中共決策層的遲鈍超乎尋常,死死抱著房地產不放。隨著中美貿易戰、民間金融全面爆破、銀行資金鏈斷裂、實體經濟末日、消費斷崖、中央稅收驟減,社會資金耗盡,房地產塌方式大崩盤全面展開,各種操作到極致中共才放棄房地產,最少遲了兩年,放不放棄已經沒有差別。 

12月,中共政治局會議明確,「反腐敗鬥爭獲得壓倒性勝利」,為中共的政策轉向鋪路。這個定調出來後不少人直接下結論,這是反腐停止的信號。不過人們很少考慮的是,為什麼這個時候停止反腐。聯繫當前的形勢分析,停止反腐的真正意圖是,體制經濟已經全面崩潰,體制利益不僅沒有肉,連習近平說過的「難啃的骨頭」都沒有,甚至連骨頭渣都不剩。所以中共的主要任務變成到外面找肉找骨頭,不再是內部通過反腐搶肉搶骨頭。這裡要指出反腐的本質,「所謂反腐,就是把別人趕出去,把地盤據為己有。(2015-1-6)」,當然,奴隸可以把反腐意淫為聖君改良。

反貪鬥爭的壓倒性勝利與貿易戰的最恥辱戰敗對比,就是典型的內戰內行、外戰外行。中共體制本身是腐敗集團,以利益為紐帶,純粹是中國社會的寄生蟲,特點是錢聚人聚錢散人散。在中共系統裡,能人有能力幫助體制獲得利益,同時大肆貪污受賄。在過去幾年,中共的重點是反貪腐,支持領導人鞏固權力並且佔有主要資源。但同時反貪的直接負面後果是,官員都不再主動工作,混日子等下班。而且官員為了避嫌,順手可做的簡單事情也推三阻四不作為。當所有官員都只對內不對外,就變成完全無用的廢物系統。中美貿易戰前和戰中,中共體制上下都事不關己,聽之任之。貿易戰敗後,個別人出來叫嚷幾聲,少數人等著看笑話,絕大多數人則漠不關心。

停止反腐等於回到「白貓黑貓論」。在房地產、地方政府和國企崩盤後,中共希望有能人出現帶領各單位自謀出路。當整個體制的經濟利益都失去時,再追究個人是否從中獲利已經沒有意義。在中共面對危機時,只要有人能拯救體制給大家找到出路,即使個人多撈一些甚至大撈特撈,都好商量。

在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的大會上,習近平的發言重新明確,文革的十年內亂導致中國經濟瀕臨崩潰的邊緣,強調鄧小平領導改革開放,並且強調江XX的作用。2018年初中共教科書改版,將文革的內亂改為「艱難探索與建設成就」,而且在中國的改革開放中盡量淡化鄧小平,甚至很多地方讓鄧小平消失。習近平在本次大會上的發言,等於將近期的改變又改回去。

套用文革、「瀕臨經濟崩潰的邊緣」、撥亂反正和改革開放,對比中共近幾年的運動、2018年中國經濟全面崩潰、中共最近的緊急轉向和按照美國要求的結構性改革,可以清晰看出兩者極為相似,一個模式的輪迴。大會上的發言沒有對未來的展望,中共已經完全迷茫,唯有再度改革開放。

不過,刻舟求劍是眾所周知的笑話。在川普風暴席捲世界之際,國際政經格局已經發生巨變,中共即使真想再度改革,也已經沒有機會生存。在未來,中共只能對快速演變的崩潰局面束手無策,眼睜睜看著體制瓦解和滅亡。(未完待續)

(中國經濟文化研究所獨家供稿。 2018年12月24日)

 

公告:《中國實體經濟走向末日》、《川(特朗)普風暴》、《中國經濟分析合集》推出電子版,有意購買者,請聯繫此郵箱:[email protected]。《中共滅亡在即》也將於近期推出電子版,請關注後續通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