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專欄】中共滅亡之中美關係真相(二)(圖)

2020-06-09 10:05 作者: 王尚一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20年6月9日訊】(接前文

二、美國是唯一終極大客戶和主要股東

美國是中國資金的絕對來源,主要來自於兩方面,貿易和金融。在貿易方面,美國是中國唯一的終極大客戶。從金融角度,美國是中國的主要股東。過去文章中我反覆強調,美國是全球化經濟的中心,中國是全球化經濟的主要樞紐,貿易和金融能充分體現出來。 

1、唯一終極大客戶

2019年,根據中國統計口徑,中國外貿總順差為4200億美元。根據美國商務部,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3500億美元。根據歐盟數據,歐盟對中國貿易逆差1640億歐元,考慮歐元對美元匯率,大約1800億美元。2018年,墨西哥對中國逆差超760億美元,2019年估計會躍升,接近1000億美元。加拿大對中國貿易逆差約為美國的十分之一,300多億美元。以上數字加總,中國對美國、歐盟、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貿易順差超過6400億美元。如果失去貿易順差,中國的貿易逆差達2200億美元。另外,中國對越南和印度等國也是貿易順差。

美國是中國經濟的唯一終極大客戶
美國是中國經濟的唯一終極大客戶(圖片來源:Engdao/Adobe Stock)

中國對多數國家的貿易順差,都源於對美貿易順差。同時,2019年美國不僅對中國貿易逆差為3500億美元,而且對歐洲貿易逆差1779億美元,對墨西哥貿易逆差超1000億美元,對加拿大為數百億美元逆差。幾項加總,美國對幾國的貿易逆差,基本等於中國對幾國的貿易順差。

根據全球化經濟機制,不管歐洲還是墨西哥,在對中國逆差時,都要通過對美順差得到平衡,否則將面臨貨幣貶值和經濟蕭條。川普(特朗普)清楚此經濟邏輯,因此在談判美墨加貿易協議時,嚴厲限制從中國的進口。當然,中共也清楚,因此在美國對中國產品增加關稅時,中共通過加強對加墨、越南印度、歐洲以及其他一些中東國家的轉口,繞過關稅,保持對美國出口。

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決定中國經濟的增長或者崩潰。如果川普採取強有力手段,直接縮減對中國和歐盟逆差,並且限制墨西哥加拿大從中國進口,中國出口將大幅減少。如果美國實現與各國的貿易平衡,中國必然出現大規模貿易逆差。

美國的逆差程度決定中國的國際經濟地位。如果沒有對美國的終極貿易順差,中國的外匯將快速失血,沒錢從其它國家購買產品和服務,與世界的貿易關係也將急劇萎縮。外貿驟降後,中國失去外貿盈餘,引發外儲急劇減少和枯竭,中國國內經濟也面臨全面崩潰。

全球化經濟結構決定,美國是中國的唯一終極大客戶。美國是全球化經濟系統的主導者,這個地位意味著美國需要以全面貿易逆差支持世界的經濟和金融運轉。如果失去美國的貿易資金支持,全球化經濟隨時垮臺。同時,中國是全球化經濟的樞紐,多個國家/地區對中國是貿易逆差。通過對美順差和對華逆差的機制,中國從世界吸收對美國的直接和間接貿易順差。中共得到外貿盈餘後,按照全球化集團的指示,購買各種中國需要的產品,到不同國家投資,實施全球化經濟的再分配。

中國並不想把外貿雞蛋都放在美國籃子裡。在中國早期的血汗工廠出口階段,主要出口市場是美國。隨著中國出口不斷擴大,積極尋求不同的出口關係,對歐盟、日本和其他亞非拉國家的出口規模不斷增長。

中共雖然身處全球化經濟中,但是現有中共上層都是紅衛兵/紅小兵出身,不理解全球化經濟的最簡單機理。我在《中共滅亡在即》一書中反覆強調,中共經濟政策層都是金融半文盲,不瞭解金融運行機制。所以,中共看不到美國通過大規模貿易逆差從基礎上支持世界金融系統,進而支持全球化經濟運作。

中共基於錯誤的判斷,對川普做出錯誤的決策。中共是極其唯利是圖的組織,對金錢極其吝嗇,時刻準備獨吞所有利益。習上臺後,中共權貴階層的貪婪和掠奪達到新高度。中共以為出口多元化後,可以減少對美國的依賴。同時,中共受到全球化集團的支持,對川普極其蔑視。因此,當川普要求中共吐一些利潤出來回饋美國,中共堅決抵制,對川普充滿仇恨。中共最初對川普採取拖延和炫耀的態度,當川普強硬要求中共讓利,中共高喊「打垮川普政府」。

隨著中美貿易戰深入,中共突然發現,貿易戰的影響遠超預期。美國頂級投行幫助中共做出預測,即使中美所有貿易中斷,中國GDP增長也只受到1%的影響,同時美國也要受到1%影響。中共看到預測,更有信心打貿易戰,堅決與川普對抗到底。萬萬沒想到,川普剛對一半中國商品加稅到25%,中國出口就大面積崩盤,大量人口失業,進而危及到國內經濟。

中國計畫利用瘟疫轉危為機,沒想到適得其反。瘟疫爆發後,中共提前在世界各國把口罩等傳染病醫護物資搜刮一空,同時故意推動病毒在國際傳播,自以為陰謀得逞。歐美爆發大瘟疫後,中共緊急重啟經濟,瘋狂上馬口罩、試劑等醫療物資,讓歐美各國乞求中國的支援,發一筆橫財。中共沒想到的是,大瘟疫蔓延後,歐美金融和經濟崩潰,大部分商品需求幾乎歸零。中國出口企業剛剛高成本復工,就面臨砍單和停單,然後大規模停工、解雇和破產潮。中共多次提出與川普「合作抗疫」,川普都置之不理,反而順勢啟動國防生產法,集中力量生產呼吸機。與此同時,中共高價出口的偽劣醫療產品被全球主要國家揭露和退貨,中國相關醫護產品經濟迅速崩潰。

歐美對中國需求大幅萎縮後,超大規模的失業潮、工廠倒閉潮、中介公司倒閉潮、商店倒閉潮席捲中國。隨之而來的是,中國同時面臨經濟崩潰、中共政權崩潰和社會崩潰。  

2、主要股東

美國是中國的主要外資來源國,是中國經濟的主要股東。美元支持人民幣的基礎價格,美國投資支持中國經濟運行。

一旦美國全面撤資,人民幣就變得一文不值,中國經濟立即停轉。考慮到中國龐大的人口,以及社會和自然資源被毀滅性破壞,當經濟停轉,人口馬上變為負擔,中國經濟負值的真相暴露,意味著中國經濟破產和人口大減損。

中共改革開放後,一些美資進入中國,由於水土不服而難以發展。美國人自以為是,一是在大城市建廠,給員工過高工資,是當時中國工人平均工資的5-10倍,引發民眾對美國的崇拜,對中共地位造成極大打擊,引發中共極度不滿;二是美國人按照明規則操作,讓中共各級官員無法插足和獲利。中共採取各種政策限制美資發展,甚至難以為繼。

與此同時,港臺外資以及港臺管理者作為外資掮客,實現迅猛擴張。港台商人進入大陸投資,主要是為了滿足美國訂單,獲得美元收入和利潤。港台商人採取符合中共的操作模式,一是血汗工廠,以殘酷的方式壓榨員工,把產品價格降到極低水平;二是與中共官員分利,支持中共官員的富裕和奢侈享受。另外,歐美外資開始雇佣港臺管理者進入中國,也採取血汗工廠操作模式,於是從之前的寸步難行,轉變為獲得巨大成功。

隨著投資不斷增加,中國沿海經濟形成巨大的出口產能、基礎設施、以及後來鼓吹起來的房地產。巨大的產能主要依賴美國市場,後期即使出口分散化,鑒於美歐利潤高信譽好,仍然是主導市場。隨著出口增加,外資不斷進入中國,支持中國的基礎設施,並且從中獲得長期收益。中共地方政府和關係資金看到巨大的收益回報,在得到出口稅收和利潤後,也跟進投資基礎設施。房地產也是同理,最初中共地方政府缺乏資金,積極聯繫外資投資,並且保證外資的投資回報。在以上整個過程中,美資起到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外資不斷擴張,控制中國內部的相當部分經濟。對於中國市場需求,外資一方面投資設立新廠,一方面資金收購中國的國有企業,提升技術和管理能力,增強企業生產和盈利能力。隨著對中國投資不斷增加,華爾街發揮巨大的集資能力,持續對中國大筆投資,包括在香港投資央企,資金進入中國參與內地的A股市場、基建和房地產。觀察華爾街在中國的擴張版圖就可以看到,華爾街控制中國相當部分的活躍經濟。再後來,中國本土權貴資金聚集,仿效華爾街,利用手中權力佔據另外一大部分經濟。

考慮到華爾街的強大力量,我在2015年估計,華爾街代表的國際資本以及外資企業的投資利潤,手持的人民幣現金估計超過10萬億美元(按當時的匯率),還不包括國際資本所控制的超大規模固定資產。

不管華爾街控制的人民幣現金/等價物、各類固定資產,還是為美國企業做代工的資產,都是中國經濟的基礎驅動力。如果華爾街撤資,中國外儲瞬間清空,生產全面停止,中國經濟的基礎消失,依附於華爾街資本的國內經濟部分也隨之消失。

中共出臺《香港國安法》,等於金融自殺。2019年下半年,在川普不斷加稅打擊下,中國金融、經濟和社會進入大崩潰階段。2020年1月爆發大瘟疫,沈重打擊中國的出口創匯和國際融資能力,並引發世界天價索償的巨大聲浪。川普對中共表現極其憤怒,準備全面絞殺中共,中共推出《香港國安法》,宣布香港一國一制,不僅斷絕自身的國際融資能力,還引發資本出逃狂潮。川普政府制裁中共的措施中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打消資本的僥倖心理,從中國大陸和香港盡快逃離才是唯一出路。(未完待續)

(中國經濟文化研究所供稿,2020年6月4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