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電影《海蒂》隨筆(五)(圖)

2019-01-03 00:30 作者: 園丁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奔跑在雪地上的馬車。(圖片來源:pixabay)
奔跑在雪地上的馬車。(圖片來源:pixabay)

接續:看電影《海蒂》隨筆(四)
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gb/2018/12/30/880357.html

馬車到了火車站,車伕把海蒂抱下馬車,德塔催促道:「海蒂,快點,火車就要開了」。列車員把海蒂抱上火車。海蒂一上火車,就在車廂裡的人行過道中往後面鑽,姨媽跟在後面喊道:「海蒂,別亂跑」。海蒂穿過幾節車廂,到了車尾,她站在車廂門外的帶護欄和鐵鏈的小平台上向後張望,那熟悉的崇山峻嶺,那屹立在雲濤之中的雪山,隨著火車的隆隆聲,逐漸離她遠去。這時姨媽過來一把把她拉進了車廂。

在法蘭克福下了火車後,姨媽手牽著光著腳的海蒂,在人來人往的站臺裡疾走,近鏡頭下大人的皮鞋和女孩的光腳丫形成鮮明對比。出了火車站,德塔對停在路邊的一輛馬車邊的車伕講:「請送我們到西澤曼府上」。

鏡頭映出的畫面,是從高處遠眺法蘭克福這座城市:遠處有高聳的帶有尖頂的教堂和高塔,近處是數不清的、階次鄰彼的、人字形建築屋頂,有的還冒著炊煙。

德塔和海蒂坐在馬車車廂內,海蒂好奇的將頭探出車窗看街景,突然對面一輛馬車與他們坐的這輛車擦邊而過,拉車的馬匹發出「咴咴」一聲嘯叫,把海蒂嚇了一跳,忙把頭縮回車廂內,姨媽把海蒂抱緊。

德塔為海蒂整理了一下蓬亂的頭髮,馬車在一座富麗堂皇的大樓前停了下來。她們下了馬車。鏡頭轉向樓內,一個高大的身影走向大門,大門打開了,看到門外站著的德塔和海蒂,他說道:「日安,女士們」。德塔一隻手牽著海蒂,一隻手提著箱子進門來。德塔說:「我們與海滕梅爾女士有約」。迎接她們的是穿著整齊的、彬彬有禮的侍從,他接過德塔的手提箱說:「請跟我來」。他引領她們從前廳側面有典雅扶手的樓梯走上樓來,在一個華麗的、鋪著紫色帶花、絲絨桌布的小圓桌前停下來,侍從放下手提箱,並用手勢於示意,叫他們在此等候,他去通報。海蒂好奇的用手觸摸桌布垂下來的鑲邊花穗,姨媽說:「別碰」。海蒂用新奇的目光打量著一切。這時姨媽對她說:「現在我帶你去見海滕梅爾女士好不好?她是這戶人家的管家。」姨媽還說:「她是個很討厭的女人,克勞拉小姐是她負責照顧,所以你要規矩些」。

侍從回來說:「海滕梅爾女士現在可以見你們了」。德塔說:「好的」。侍從說:「請跟我來」。他們走進廳裡,高高的戶窗掛在雙層窗簾,在深色的厚厚的窗簾拉開的縫隙間是又一層白色半透明的窗簾,室外的光線投射進來,照到窗下的大花盆裡種的是蕨類綠色植物,還有盆栽花。

海滕梅爾是一個髮辮盤在頭頂、表情嚴歷、高鼻梁的、高傲的女人,她穿著一件帶高領的深藍色上衣,下面是深色的連衣裙。坐在桌子一邊的是個金髮垂肩、穿著淡藍色帶花邊的衣服、五官端正的漂亮的女孩。她和海滕梅爾手中各自拿著一個圓形刺繡羅圈,在燈下做刺繡。他們過來,德塔對海滕梅爾說:「抱歉,我沒時間給她換衣服」。海滕梅爾站起來,走到海蒂跟前問:「你叫什麼名字?」海蒂回答:「海蒂」。海滕梅爾女士說:「海蒂?這可不是個基督教名字」。德塔阿姨連忙解釋說:「她的教名是阿戴爾海蒂,跟她媽媽一樣」。說到這裡,德塔用手在胸前畫了一個十字,說:「願她安息」。克勞拉小姐看看海蒂,向她微笑表示友好。海滕梅爾說:「這孩子看起來還很小」。德塔說:「確實,在她這個年齡來說,她長得是有些矮」。海蒂說:「我八歲了」。海滕梅爾:「八歲?」「不,她不行。你過來一下,德塔」。她們離開孩子走到門庭談話,海蒂望著他們。德塔說:「她正是西澤曼先生想找的女孩,一個從瑞士來的,從未被嬌聲慣養的孩子。現在該付給我報酬了吧」。管家給了她錢,她就提上她的箱子悄悄離開走了。

鏡頭回到孩子這邊。克勞拉問:「我該怎麼稱呼你?」海蒂說:「叫我海蒂」。海蒂轉過身來,女孩伸出手說:「我叫克勞拉」。她問道:「你在法蘭克福過的開心嗎?」海蒂睜大眼睛、聳聳肩,然後說:「是爺爺和德塔阿姨讓我來的,如果我不喜歡這裡,我還是可以回家的」。克勞拉說:「我還從來沒見過你這麼奇怪的女孩。你身上穿的是男孩的衣服嗎?」海蒂說:「在阿爾卑斯山那一帶,穿這個很方便,尤其是在爬山的時候」。克勞拉驚奇的嚮往地說:「啊,爬山」。海蒂問:「你能不能走路啊?」克勞拉回答:「不能,很遺憾」。海蒂圍著她的輪椅邊走邊看,然後她說:「所以你只能一直坐在這裡面」。克勞拉說:「是的」。克勞拉回過頭來說:「你可以推我」。海蒂放下手中拿著的草帽,用雙手推著輪椅在屋裡走。克勞拉問:「我們家的房子怎樣?」海蒂說:「好大」。

海蒂推輪椅過猛,沒看到前面。一不小心,輪椅碰到了桌子,上面有一個非常精緻漂亮的高腳水果盤,被震倒,掉到地上摔壞了,海蒂說:「對不起」。她連忙走過去,蹲下,從地上撿起帶彫花的圓形果盤看看,然後把它放到桌子上。海滕梅爾女士送走德塔回來,正看到這情景,她嚴肅地看著她們問道:「怎麼了?」克勞拉善意的攬責任說:「我撞到了桌子,我沒太注意,對不起」。海滕梅爾吞了一口氣,她看看海蒂,然後只好說:「好吧。晚餐時間到了,你也一塊兒去餐廳」。

在餐廳。穿燕尾服、襯衣領口帶著蝴蝶結的侍從,他手上還帶著白色手套,他用一隻手托著盛食物的盤盞,典雅地一隻手背在身後走進餐廳,把它放在牆邊的桌上。吊燈燈光下面是一個鋪著天藍色桌布的長方形大餐桌,上面放著一個有高柱座的多頭蠟燭臺,燭光明亮。克勞拉的輪椅在餐桌的一頭,海滕梅爾坐在對面。海蒂緊靠著克勞拉,坐在餐桌邊有高椅背的坐椅上。穿著帶有白色衣領的、灰藍色上衣、外面戴著有白色花邊圍裙的女佣,規規矩矩的站著旁邊。

侍從給她們上菜。當侍從倒飲料時,海蒂抬起頭來望著他說:「你長的有點像放羊的皮特」。克勞拉善意的笑了。侍從問:「你說什麼?」海滕梅爾制止說:「阿戴爾海蒂,在吃飯的時候不要和侍者講話。」侍從拿著大湯杓向海蒂面前的湯盤裡倒了一杓湯,海蒂端起湯盤就喝。海滕梅爾驚奇地張開嘴看著她,說:「在這個家裡,我們是用餐具吃飯」。她又自言自語的說:「她連基本的規矩都不懂」。海蒂看到克勞拉拿起湯匙教她使用餐杓,於是海蒂把湯盤放回餐桌,但是用力過猛,把湯灑在餐桌上了。海蒂說:「不好意思,我去拿塊抹布」。說完扭頭離開餐桌就走,海滕梅爾以命令的口氣說:「回來坐下!」站著一旁的女佣失聲笑了,海滕梅爾又回過頭訓斥說:「蒂尼塔,安靜」。

在上麵包時,海蒂用手摸摸放在盤子裡的小圓麵包,它很軟,然後抬起頭看著侍從問:「我能拿兩塊嗎?」「塞巴斯蒂安可否遞給我兩份麵包?」海滕梅爾點頭表示允許,侍從又給一塊。海蒂說:「謝謝!」她拿起一個往裙子裡放。海滕梅爾說:「這個家有這個家的規矩,阿戴爾海蒂,你要稱乎侍者為他或者她,吃飯的時候,不要和他們講話」。海蒂打了一個哈欠。吃完飯,海滕梅爾站起身來,一邊度步,一邊說道:「早餐是在七點半,上課是在書房,八點十五分開始。十二點半我們用午餐,之後休息兩小時,七點鐘上床睡覺。在這裡不允許跑、蹦、跳,只能徐步而行,不能大聲講話。」海滕梅爾低頭一看,海蒂已經坐在椅子上睡著了。

夜間,海蒂夢見山上爺爺的小屋、山裡的天空展翅高翔的雄鷹,夢見山上湖泊和高山上翻騰的白雲。她醒來,跑到廳裡,拉開窗簾時,已經是清晨,她想打開窗戶,跑上窗臺用力拉把手,但開不開。女佣蒂尼塔問:「你在幹什麼?你不能在這裡亂跑」。海蒂問:「我嗎?」蒂尼塔說:「對」。

兩個女佣給海蒂洗頭洗澡時,問她:「山裡的人都不洗澡嗎?」海蒂答:「不,我們洗澡」。給她洗完澡,海蒂站在凳子上,女佣給她穿上嶄新漂亮的衣服衣服。女佣問道:「我可是聽說啊,山裡有地精這種怪物,你看見沒?」海蒂猛搖頭,女佣說:「別動!」又對她說:「把鞋穿上,穿好就下來」。海蒂看到,給她準備的是一雙嶄新的淺褐色長筒皮靴。

海蒂到廚房,那裡正在準備早餐,她拿起一個麵包藏在衣裙裡,在吃飯時,她又用手拿麵包,克勞拉教她用夾子夾。在教她使用餐刀、奶油刀時,看到海蒂用奶油刀剷起一大塊奶油,克勞拉笑了。海滕梅爾在一旁看報紙。(待續)

責任編輯:李雲飛 来源:看中國專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