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我們還要繼續嗎?(組圖)

2019-11-16 07:13 作者: 吳廣明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1月15日,香港理工大學(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1月16日訊】我們還要繼續嗎?

似乎這幾天的形勢是有所變化,我相信是比之前激化了。從黑警強攻中大的時候,大家就會想到,這個政府還想怎樣呢?是繼續還是到此為止,相信特區政府願意,她背後的「阿爺」都不會屈服,這個也是共產黨的思維,因為,很多大陸人,或者香港親共人士都講,我国14億人我都管得掂,你那邊都只不過是七百萬人,更是只得一半是反對政府的,怎會讓你們得逞。

從昨天一位舊友的幾百字的發帖,明白到香港有很多人真的怕激嬲佢地「阿爺」,因為共產黨是什麼都做得出,這點我確實是同意,但將問題推到別人身上,錯的都是你們,更將台灣的反共意識連在香港一拼談,似乎和現實偏離太遠,而事實上,香港今天所發生的事情的層次,只是香港內部事務,是香港人要求中共政權遵守承諾,更不恥香港警察的暴行,並不是什麼要去到所謂屈服的狀況。

林鄭話,不會讓暴徒得逞,這話就證明了她已經沒有了她的身份和地位,她只能聽從北京政府的指示,更會聽從身邊和張小明看花賞月的湯渣的獻計行事,似乎還未得到教訓,或者是真的錯判了形勢,總是拿著一本舊的劇本來推行政策,從逃犯條例的修改,到未來出現的「特務警察」,都是這個人用他的法律腦袋想出來,林鄭其本上是一個所謂前政務官,就只能跟著玩,因為湯渣是可以到天庭的人。

談了對方的事,也一定要講講我方的形勢,是否無得輸,可能我講慣左口,我的無得輸是一個讚嘆的形容詞,有點自欺欺人的感覺,但我又想不到更好的詞句。當然,我們失去了很多手足,被拉,被打,被殘暴不計其數,更有手足犧牲性命,那不是輸了嗎?但我覺得,因為對方已經失去了章節,也可以講,為求贏失去了理智,因此,我方都只能盡力應付,因為我們有一個共同目標,就是五六七八訴求,缺一不可。

每次,我走到前線和班後生仔齊上落,大家都不認識,但很有默契,大家都知道怎樣去應付,主要香港警察只能用卑鄙的手法令大家害怕,但當我看到班後生仔連真槍也不怕的時候,還要怕什麼呢?難道你找些臥底,找些喬裝警,班後生仔就怕了嗎?相信有到過場都知道,若果是以上兩種人在人群中出現,隨時連命都無,那就真的誰害怕誰。而事實上,香港警察被我看到是去到極點,疲態盡露,因此,就公開找其他紀律部隊幫手,更有可能加入「大陸兵」的人數,才能應付。

很多朋友,無論是海外或者在本港的,都提出很多對策,更有人以為我是可以出一兩句聲,這個大家就大錯特錯,當我走到前線,根本無人認識我,我更不會主動指手劃腳,因為我看到很多前輩都主動教班後生如何如何,長江黃河,這些前輩真的以為他們會聽,講真,論常識和應變,相信我這把年紀的人都要寫個服字,因此,很多人都會認為目前應如何應對,我可以大膽講,你可以話他們有勇無謀,但我從看不見班手足有放棄和減慢的態度,就只會越戰越勇,這個也是一般後生仔心態,並不是這班才特別,當你試想想,你現在的年紀和他們一樣,你會怎樣呢?

說真,真的要解決問題是當權者,我們是被動的,他不放棄向我們施壓,難道我們就此罷休?我們這班中老年人因為要保護這班後生仔,一定也會全力以赴,不會丟底他們,他們也不會丟底我們,大家是有著生命共同體,大家都希望有一日在煲底見。就算去到最壞打算,也都戰到底,我們沒有退路,學生哥都講左比大家聽,沒有未來,何必上課呢?講書又有什麼用,這句話真的令我感動。更令我覺得,還是繼續下去和這個爛政府打下去。

香港人加油,香港人反抗,香港人報仇!

(文章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