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紀初中國鼠疫 他一個人救了全東北(組圖)

2019-12-15 07:22 作者: 清風明月逍遙客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在鼠疫病人的帶領下,伍連德到居民集居區查訪鼠疫患者。
在鼠疫病人的帶領下,伍連德到居民集居區查訪鼠疫患者。(網絡圖片)

1910年,從中俄邊境小城滿洲里開始,一場大鼠疫持續六個多月,席捲半個中國,吞噬了六萬多條生命。

疫病大肆蔓延時,俄國和日本以清政府無力控制疫情為名,要求獨立主持北滿防疫事宜,圖謀東北主權,以至陳兵相向。

自從1894年發現鼠疫桿菌後,醫學界普遍認為鼠疫桿菌是由跳蚤咬了染病老鼠後,又咬人才得以傳播的。而流行在東北的這種致人死命的惡疾到底是不是鼠疫?

1910年12月2日,劍橋大學醫學博士伍連德臨危受命,冒著生命危險進行了中國第一例人體解剖,這是東北乃至全中國境內第一次屍體解剖,從病人屍體的器官和血液中發現了鼠疫菌,流行在東北的惡疾正是鼠疫。


主管東北防疫的伍連德(網絡圖片)

而且伍連德發現了比以往凶險百倍的新型鼠疫——肺鼠疫。它是可以通過飛沫傳播的肺鼠疫。

伍連德的研究成果也沒有被同行接受,俄、日、法等國專家無一贊同。一知名日本醫生前來調查病因,認為伍連德所謂的肺鼠疫,簡直如痴人說夢。北洋醫學堂首席教授邁斯尼,同樣全面否定了伍連德的判斷。為顧全大局,伍連德提出了辭職。

此時,大鼠疫沿著鐵路交通線,從哈爾濱傅家甸經長春、瀋陽入關,向全國擴散。

面對愈演愈烈的疫情,北京亦呈亂象,各國使節人人自危。當時俄國方面出於自身的利益,規定中國人一旦有鼠疫的嫌疑的立即驅逐出境。

在爭議聲中,伍連德繼續主管著防疫的全局工作。

國際防疫專家邁斯尼私自看望鼠疫病人,感染鼠疫身亡,引起舉世震驚。這件事情打消了人們對伍連德的種種輕視和懷疑,他們對伍連德的態度也來了一個180度大轉彎。對於他的要求,沒有人再敢怠慢。伍連德成了人們抵抗這場大瘟疫的唯一指望,真正成為這場國際防疫行動的主帥。

當時只有兩種辦法可以阻斷鼠疫通過屍體傳播,一個是深埋,另一個便是「焚屍」!中國人歷來有入土為安的習俗,對待父母先人的遺體更加尊重備至。在傳統觀念下,「焚屍」簡直不可想像。即便是生長在海外的伍連德,也不敢貿然挑戰中國人的倫理觀念。他思來想去,唯有上書朝廷,請皇帝下一道聖旨才能平復民間的反對。

攝政王載灃見到奏章後大怒:「什麼!你讓我為焚燒屍體專門下一道聖旨,這不是要貽笑天下嗎?」施肇基道:「臣以為是功在千秋,開一代風氣之先,流芳百世之舉。攝政王於此緊要關頭,若能當機立斷力挽狂瀾,必能成為我大清中興之君。」

伍連德焚屍的請求對清政府震動很大。以至於三天以後,他們才收到外務部發來的電報:准許伍醫生之請,可依計畫進行。

1911年3月1日夜0時。哈爾濱防疫局內所有人屏住呼吸,等待著這一時刻的到來。時針指到午夜0時,傅家甸的死亡人數為零。隨後,長春、奉天、鐵嶺……東北各個大城市紛紛傳來捷報。死於鼠疫者:零。

東三省防疫成功,使防疫總指揮伍連德名揚四海。清王朝賞伍連德醫科進士、陸軍藍翎軍銜,於紫禁城受攝政王召見、獲二等雙龍寳星,奉天總督授金獎。沙皇政府封賜二等勛章,法國政府授予榮譽銜。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