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學者稱中共肺炎病毒或源自武漢疾控中心 疑障眼法(圖)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源頭可能性》報告提及,實驗室曾經捕捉蝙蝠研究冠狀病毒,且有研究員遭蝙蝠血與尿沾染到了,而採取自我隔離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源頭可能性》報告提及,實驗室曾經捕捉蝙蝠研究冠狀病毒,且有研究員遭蝙蝠血與尿沾染到了,而採取自我隔離。(圖片來源:《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源頭可能性》報告)

【看中國2020年2月16日訊】中國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所引發的肺炎(COVID-19,俗稱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仍持續延燒。有香港媒體報導稱,有中國學者曾經發表報告直指,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WHCDC)可能為病毒來源,且指稱該疾控中心距華南海鮮市場不足300公尺,實驗室曾經捕捉蝙蝠來研究冠狀病毒,甚至有研究員遭蝙蝠血與尿沾染到了,而後自我隔離14天。媒體記者亦致電給這名學者求證,但對方並沒有接聽電話。有觀點質疑其實是當局一種障眼法。

根據《自由時報》引述香港01報導指出,中國華南理工大學教授肖波濤曾經發表以《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源頭可能性》為題的報告,其內容指武漢疾控中心距被指為爆發疫情源頭的華南海鮮市場不到300公尺,該報告懷疑疾控中心的動物實驗樣本,及遭受污染的垃圾是病原體。

報導說,此份報告中提及武漢有2間實驗室,除了一間距離華南海鮮市場30公里的P4級的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之外,還有一間距離海鮮市場只有280多公尺的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

報告援引官方資料指稱,武漢疾控中心曾經自湖北省及浙江省捕捉蝙蝠,以作為研究之用。另一方面也提到了負責研究的研究員,曾經被蝙蝠攻擊,還自我隔離14天;也曾經發生沾到了蝙蝠尿,而遭隔離。

報導中也簡介了肖波濤,指他曾經在哈佛大學醫學院工作過,且與美國西北大學有合作研究,甚至還多次獲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該篇報告也獲得該基金的支持。但這份報告並不是在權威學術期刊發表的,僅發布於科學論文分享網站,但目前已找不到這篇論文了。

武漢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毒源疑指向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

武漢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以來,其病毒來源問題籠罩疑雲。包括美國聯邦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在內的一些政治人物或科學家,都質疑或暗示此病毒可能與中國武漢P4病毒實驗室有關係。

武漢P4實驗室被指與北京當局的秘密生物武器計畫有關。坊間傳出病毒可能是從該處泄漏。有印度科學家更發現了該病毒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似乎印證了「中共肺炎」病毒是中共生化武器的證據。

網上有些介紹說,該所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員石正麗,2014年發表的《一簇源於蝙蝠的類似SARS冠狀病毒,顯示出了傳給人類的潛能》論文說,蝙蝠冠狀病毒基因的兩個蛋白開關,調一下,就可以適應人體。

2月14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深改委會議時稱,「針對這次疫情暴露出來的短板和不足,抓緊補短板、堵漏洞」;「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要盡快推動出臺生物安全法」等。

這是習近平首次公開提到「生物安全」。而官媒央視報導強調的重點則是「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

旅美經濟學者何清漣在推特上表示,猜想:病毒來源應該已經有(中共)內部調查的初步結論。軍隊生化首席專家陳薇少將全面接管的那家武毒所難逃其咎。

美國川普(特朗普)總統日前下令徹查中共肺炎病毒來源。時評員路德在2月7日的直播上表示,這表示川普已經掌握一定證據了。同時武漢P4實驗室已軍管,意味著中共正在銷毀證據。

針對港媒報導中國華南理工大學教授肖波濤曾經發表以《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源頭可能性》為題的報告,有人認為該教授可能披露了2019-nCoV病毒的另一個源頭,但也有人懷疑這是中共為掩護武漢病毒研究所而拋出的障眼法。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