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放機密 美國與俄羅斯信息戰的新陣線(圖)

2022-04-06 19:37 作者: 成容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國家安全局
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總部鳥瞰圖。(圖片來源:Trevor Paglen/公有領域)

【看中國2022年4月6日訊】(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綜合)為了阻止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拜登授權主動解密並與公眾和盟友分享情報。現在被證明,真實情報能擊破俄羅斯的虛假信息運動,明白真相讓盟國空前團結,這或許是西方在與俄羅斯的信息戰上,首次處於上方。

《華爾街日報》透露了美國政府如何解密情報的過程,因為有種觀點認為,美國政府在操縱或炒作情報。

為阻止入侵 美國採取前所未有的情報分享行動

12月初,當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邊境集結時,白宮官員仔細研究了一份高度機密的地圖的多個版本,該地圖詳細說明瞭莫斯科不斷擴大的軍事存在。

政府向《華盛頓郵報》提供了該地圖的一個版本和附文,該郵報於12月3日在網上公布了該地圖,而此時拜登總統和俄羅斯領導人普京之間的電話通話正處於緊張狀態。該地圖的發布,開啟了拜登政府利用美國情報來描述歐洲幾十年來最血腥衝突的戰場的幾乎前所未有的努力。這些地圖情報,融合了美國間諜機構收集的秘密和商業上可獲得的衛星圖像的信息。

這種公開分享情報的新方法涉及解密一連串通常留給最高決策者的秘密:關於俄羅斯軍隊動向的最新情況;關於莫斯科將為其入侵製造藉口的詳細指控;甚至在上週,關於普京和他的將軍們之間關係日益緊張的報告。白宮官員稱這一戰略為「降級和分享」情報--其中「降級」指的是降低美國文件或數據的保密級別。

美國官員說,雖然該策略沒有最終阻止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但他們有證據表明,公開部署情報在其它方面是有效的。他們說,這確實阻止了普京使用「假旗」行動的計畫,該行動基本上是莫斯科指責烏克蘭發動了一場假襲擊,作為入侵戰爭的藉口,並且可能推遲了入侵本身,讓基輔有更多時間準備。

解密和共享情報:未來衝突的參照

以這些成功為例,一些人認為「降級和分享」預示著未來在國際危機中使用情報。

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前總法律顧問格斯特爾(Glenn Gerstell)說:「我真的認為這是一個預兆,未來的衝突將被事先發布的信息所塑造、煽動和阻止。」

解密和共享情報的計畫可以追溯到去年秋天,當時拜登簽署了該計畫。美國官員說,他的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是該計畫的主要設計者,並監督該計畫的執行,並得到了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中央情報局局長伯恩斯(William Burns)和國家情報總監海因斯(Avril Haines)的支持。

一位高級官員說,拜登在11月批准的這項倡議,是美國與歐洲盟國擴大情報共享的產物。美國官員說,這種跨大西洋的努力旨在確保華盛頓及其合作夥伴,對俄羅斯在烏克蘭周圍聚集的軍事力量有一個共同的瞭解,並增強採取行動的決心。

然而,在說服盟國相信這一威脅方面,情報共享產生了不同的結果。美國官員說,除英國外,歐洲盟友對美國的入侵預測持懷疑態度。入侵開始時,德國聯邦情報局(BND)的外國情報機構的負責人在基輔被抓,不得不從陸路撤離。

一位歐洲高級官員說,法國認為俄羅斯在使用威脅,但不會入侵。法國的軍事情報負責人,因未能提供準確情報,上週辭職了。

走鋼絲與拔牙

拜登政府也不得不在警告俄羅斯的計畫,和被描繪成過於危言聳聽之間走鋼絲。

例如,12月初公開的一個版本的地圖上有鮮紅的箭頭,從俄羅斯軍營指向烏克蘭,顯示軍隊將在哪裡突破邊界。一些官員看到這一描述後意識到,它可能錯誤地暗示俄羅斯的入侵迫在眉睫。參與這一過程的一名美國高級官員說:「不,我們不打算使用這幅圖。」

該官員說,它被擱置一旁,轉而使用一張用圓圈表示俄羅斯部隊位置的地圖。

第二位美國高級官員說,高級情報領導人對公開分享如此多信息的支持代表了一個重大轉變。該官員回顧說,2014年,華盛頓無法有效抵制莫斯科圍繞其吞併克里米亞和入侵烏克蘭東部的信息運動。這位官員說:「讓情報界解密任何東西,即使是為了公開信息,也像在拔牙。」

據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民主黨主席華納(Mark Warner)參議員稱,雖然眾議院和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立法者,定期私下聽取關於俄羅斯情報的簡報,但白宮在公開發布之前還沒有給國會提過醒。

華納說,他是這項政策的熱情支持者。他說:「這使一些情報部門的領導層脫離了他們的舒適區,但我認為這在爭取支持和保持對普京的防備方面非常、非常有效。」

一系列的解密行動對一些立法者來說是一種解脫,他們眼睜睜地看著美國被莫斯科精心設計、多管齊下的假情報行動所刺痛。華納說:「我的天哪,也許西方終於贏得了這場信息戰爭。」

懷疑論

2月初,情況似乎並不一定如此,當時美國政府說,俄羅斯正計畫對自己的部隊進行一次假襲擊,並將其歸咎於烏克蘭,同時還製作了一個「非常生動的宣傳視頻」,描述了由演員扮演的屍體和哀悼者。這一指控引起了人們的懷疑,要求提供更多證據,並將其與小布希政府操縱情報為2003年入侵伊拉克辯護的行為相比較。

第二位美國高級官員說:「我們有很多人說,‘在伊拉克之後,在......之後,我們為什麼要相信你們’--說出你們認為的情報失敗。對這種懷疑最好的解藥,是我們已經被證明是正確的。」

解密渠道 杜絕操縱

美國官員拒絕討論「降級和分享」的某些方面,包括情報來源和白宮與美國間諜機構之間互動的細節。

現任和前任情報官員表示,解密的信息主要來自通信截獲、衛星圖像和其它技術手段。現任官員拒絕透露中情局的人工情報來源網路是否參與其中。

前中央情報局和國務院情報官員洛溫塔爾(Mark Lowenthal)說:「我的感覺是,不是這樣的,否則他們就不會這樣做,因為對寶貴的人類間諜有風險。」

一位能夠接觸到此類信息的美國官員說,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美國情報來源,因為披露經過刪除的敏感來源信息的間諜報告而受到影響。

一位美國情報官員說,準備發布的材料要通過標準的解密渠道,而不是為處理這些材料而設立的一些特別工作組。後者可能會引起人們對白宮操縱或將情報流動政治化的擔憂。

國家情報總監發言人德哈伊說(Nicole de Haay),海因斯的辦公室與美國各情報機構的解密專家進行了協調,以做出解密決定。德哈伊說:「情報界增加了人員和資源,以支持保密審查。」

現任和前任官員說,當信息進來而間諜機構反對發布時,有時會進行內部談判。第一位高級官員說,白宮官員會問情報機構的代表,是否有另一種方式來展示信息,而不損害來源和方法。

這位官員說:「有時答案是肯定的,有時答案是否定的。你可以就所關注的問題進行對話。」

這些官員說,由於商業衛星圖像、視頻、飛行跟蹤和社交媒體網站上的其它數據的擴散,這一過程變得更加容易,這些數據記錄了俄羅斯的集結和入侵。美國政府發布的信息往往證實並擴大了公開來源的情報,使其具有權威性。

洛溫塔爾也是一位情報歷史學家,他說,除了伊拉克的例子之外,美國總統通常是在事件發生後,而不是在事件發生前發布情報。1983年,里根總統向他的聯合國大使發送了截獲的談話錄音,其中顯示蘇聯飛行員在沒有鳴槍警告的情況下擊落了一架韓國民航客機。

洛溫塔爾先生說,雖然一些前中央情報局官員對拜登政府的做法頗有微詞,但「我個人對他們這樣做沒有異議,否則,為什麼要有這些情報?」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