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的负罪感(图)

2017-09-19 10:13 作者: 天狼孤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负罪感”是个好东西,它只产生于有良知的人心中。(图片来源:Pixabay)

【看中国2017年9月19日讯】去年有段时间,我突然发现在讲课时、吃饭时、与人说话时一不小心就咬了舌头,频率越来越高,我照了照镜子,发现是舌头下面长了个小肉瘤,不痒又不疼,也懒得去医院检查,何必自找麻烦?何必花冤枉钱?一直挨到八月底,8月26号,可能因为当天喝点酒的缘故,那个小肉瘤发炎了,非常疼痛,一晚上也没有睡好。我才决定去医院看看,县医院的医生判断必须切除,告诉我,花一千多块钱就行。看那人毛毛糙糙的,我有点不放心,次日去了市中心医院,找个专家只花二十分钟就做好了,只收了七百元。随后的几天里,每天服大量的消炎药,还有中药制剂,非常苦!

——这份痛苦,让我实在没有心情去电脑上码字,二十天没有写文章了,这是我最近几年撂笔时间最长的一次,好几个读者关切地询问,想到自己的懒惰,荒废了那么多的时光,辜负了这么多人的希望,我的心里涌出了一种负罪感,仿佛我偷了别人家东西似的!

9月1日,我在微信群里看到一则视频:上海松江公安局交警支队民警找查违停过程中,将一女子与其幼儿一起摔倒。因执法而不顾一切,因执法而伤及无辜的孩子。我不知道,这时的警察面对自己的行为,会不会产生愧疚?会不会心里有负罪感?警察天生的使命就是保护百姓,而他的行为却走上了使命的对立面,要是没有产生这种罪恶感,他就枉披了那身警服?

看来,“负罪感”是个好东西,它只产生于有良知的人心中,对于泯灭天良穷凶极恶之人来说,他们是不屑当然也不会有这个心理的!

而我的成长过程中,这份沉甸甸的负罪感常常伴随着我:

我读初二那年暑假的一个午后,雨后初晴,两只小麻雀在我家院子里不停地鸣叫,透过木栅栏似的窗棂,我看到一只嘴边还带着黄色的瘦瘦小雀儿,旁边是一只成年老雀,在槐树枝头呢喃。我悄悄地走到门口处,觑个真切,用刚吃过饭用的竹筷用力一掷,搁以往,这些灵巧的鸟儿闻声而飞,断断是不会砸中的,可这次阴差阳错,眼睁睁地看着,那只小小人黄嘴雀儿一个跟头,从树枝上跌落下来!

那个小身躯在泥土地上动了几下,头一歪,便再也不动了!

我的头猛地一懵:这下可铸成大错了!

我刚回屋,便听到老雀不停地发出哀鸣声,与刚才的窃窃私语相比,那么凄凉,那些幽怨,透过木窗棂,我看到那只老雀不知几时从枝头跃了下来,在小雀儿旁边快速地跳动,鸟喙上下快速地碰撞,发出阵阵惨叫声,时不时地用小爪子拨拉一下,再拨拉一下,当它最终发现一切均是徒劳时,那个声音便叫得更加响亮、凄厉!

我的眼泪无声地滑落下来,为我的无心之失而给这个小鸟家庭带来的生离死别而深深自责,在它们心中,我是个不折不扣的罪犯,不仅仅要受到良心的谴责,还应该接受上苍降下的惩罚!

我不忍听那一声悲似一声的鸟鸣,更被这种负罪感压抑得透不过气,怀着赎罪心理,从屋内抓出一大把谷粒撒到院子里,然后带上门到田野里散步。

在师范学校临近毕业那年春夏之交,因为在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情,我们的实习结束后不再返校上课,直接等待接派遣证上班,漫长的日子里,心里格外焦急。其间有一天的上午,我独自在田间散步,天空中白花花的太阳直射着大地,几只鹧鸪在不停鸣叫,丝丝凉风不时掠过脸颊……突然,我的心头涌起一股重重的负罪之感:这大好的时光,我竟然没有在教室里学习,白白荒废宝贵光阴,我这是犯了多大的过错啊!

环顾四周,我顿时明白过来,不觉为自己的这个念头感到可笑:读了十多年书,早已把学习当成生命的第一要务,这种感觉早已成为条件反射!而现在的自己,马上就要登上讲台做一名教师了,时光随[它浪费去吧!

——但即便如此,这种深深的负罪感却依旧在心头久久徘徊不去。

两年后的某一个秋日下午,天气仍很燥热,母亲要我陪她去地里摘绿豆,见我有点瞌睡,就让我先休息会儿,醒来后再一块儿去地里。一觉醒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向窗外看看,天色逐渐阴暗。我霎时想起母亲的嘱咐,蓦然间只觉心头重重的,如压上千斤石头:年过花甲的母亲独自摘绿豆,不知道干了多长时间?而我,竟然能忍心睡大觉?

我怀着无限的忏悔,飞也似地跑向地里,帮母亲一起,把她摘下的满满的一化肥袋的绿豆荚背回家,看着满头银发的她一刻不停地忙碌,这种负罪感便愈加沉重。

可能见惯了生活中太多的是是非非,目睹了社会上太多的尔虞我诈,这之后的许多年,粗略想来,我惊愕地发现,有多长时间,那份来自心灵的负罪感再没有出现了呢?

那一天傍晚,我和邻居外出散步,在县城东大街的地下商场入口,有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脚上踢着一双露着脚趾的旧球鞋,那么冷的天,连个袜子也没有穿。看到有人经过,他便拿着个脏兮兮的饭缸子,伸到来人面前,低声地哀求道:“二位给个馍钱吧,我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几乎所有的路人都掩鼻而过,更没有一个人向那个缸子里投钱。

我的心一动,恻隐之心油然而生,从口袋里摸出两枚硬币,待欲上前,邻居拉住我:“现在骗子多得很,你这样做是助长他们不劳而获的习惯!”无奈,我只得与他一同远去!

的确,那些趴在地上伪装肢体不全者,美貌女孩谎称无钱上大学者,衣着时髦的青年男女因被盗而没钱乘车者……无数的骗局,在好人充当冤大头的前例启示下,让你不得不对社会上这些甚至是富翁的乞丐们产生警惕,这份怀疑很有可能让真正需要救助者雪上加霜。想到这里,我打了个激凌,那个羞耻感、罪恶感一下子又来了,我再次恍然觉得自己犯了某种不可饶恕的罪过!因为我想起一个细节:那个乞丐与众不同,他的肩膀上斜背着一个干粮袋,现如今,哪有人讨饭还带着干粮?

回来时,再路过那里,已经觅不到那个讨饭者的身影,我的心里,这份愧疚感更重了!

我多么希望,松江的那个警察,太原恶警王文军,还有枪杀徐纯合的李乐斌……面对被伤害的弱者,你们心里也有这种罪恶感!推而广之,那些为人师表道貌岸然的专家教授,那些在台上高唱为人民服务的公仆,那些……在你们作出每一个愚蠢的举动之后,心里也会有这种可贵的负罪感!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