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现“当众质问成龙”假讯 黄秋生:曼得拉效应(组图)

2018-04-17 12:33 作者: 钟灵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5日晚上在香港文化中心举办的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黄秋生担任“最佳编剧奖”颁奖嘉宾时发言谈及对香港电影的看法,不过网络上却出现了“添油加醋”的发言版本
15日晚上在香港文化中心举办的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黄秋生担任“最佳编剧奖”颁奖嘉宾时发言谈及对香港电影的看法,不过网络上却出现了“添油加醋”的发言版本。(图片来源:直播画面截图)

【看中国2018年4月17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综合报导)15日晚上在香港文化中心举办的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黄秋生担任“最佳编剧奖”颁奖嘉宾时发言谈及对香港电影的看法,不过网络上却出现了“添油加醋”的发言版本,加上了:“早前有个政协,大声在北京说,再没有香港电影,只有中国电影,此人今晚出席香港电影金像奖,不知他代表中国电影,还是香港电影?”这一段。对此黄秋生昨晚在脸书发文批评歪曲事实者。

黄秋生15日颁奖礼上的由电视台直播的发言全文为:“香港的步速很快,如果有一个人在某一个范畴里面,消失了2、3年,那么,很多人就不知道他是谁了,所以容许我趁这个机会介绍自己一下。我中文名字叫黄秋生,意思是,虽然‘黄’了,但在秋天的时候,还有生命迹象的意思。就好像香港电影一样,很有生命力的。我的职业,是一个Waiter。Waiter是电影艺术里面一个专有名词,意思是等待,不是侍应。那我等什么呢?等‘埋位’啦等工作啦等运到啦。但有时候,我是一个Actor,actor又不是行动者的意思,而是演员的意思。但其实我真正的身份,是一个编剧。我上周跟一个朋友聊天,说写剧本最重要的元素是什么呢?第一个是‘出人意表’、另一个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出人意表’是你猜不到的、‘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就是很合理,但你又没预料到。例如呢,明年还有没有香港电影呢?这个就是‘出人意表’,你是猜不到的。但‘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呢?就是,喂,我们年年都有香港电影、很合理啊!是不是?”(见本网另外报导)

虽然黄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及成龙的名字,但港媒普遍认为,黄秋生是暗讽身兼政协的成龙3月在两会上“只有一种电影,叫‘中国电影’,香港电影也是中国电影”的言论。

不过黄的发言在网络上却流传出了另外版本,包括宣称黄“当众质问成龙”、以及说:“早前有个政协,大声在北京说,再没有香港电影,只有中国电影,此人今晚出席香港电影金像奖,不知他代表中国电影,还是香港电影?”等歪曲黄本人发言的传闻。

对此黄秋生昨晚在脸书发文表示,“经传媒广泛误传,强加诸我口中的讲词如下(早前有个政协,大声在北京说,再没有香港电影,只有中国电影,此人今晚出席香港电影金像奖,不知他代表中国电影,还是香港电影?)以上段落从未在我讲词中出现,亦从未出于我口中,讲词已先发给大会准备,大家可以查证,至于现场亦有录像,大家也可翻看。”

他强调:“还有一两段需向大众交待的是,有一两讯息特别过份,其一是某网媒,其二是某网咖,第一个相信是始作俑者,用第一身表述,说得好像在现场亲眼目睹似的。第二个更恶毒,把整段讲词引领到政治层面,拉扯到港独上去,又说我在现场(质问:政协委员,成龙)为什么他不说,演员成龙呢?”

黄秋生谦卑地指出,“我虽不才,亦不会在一个高兴而又严肃的埸合对前辈作出如斯侮辱”。他表示,虽然事件由自己讲稿被窜改开始,牵扯成龙并非自己原意,因此出于礼貌的考虑,“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在这里需向成龙大哥道歉,礼也。”

最后黄秋生表示自己“在此借题发挥一下”,指自己的政治观点多年来已经多番提及,自己“不支持或相信港独”。

黄秋生昨晚在脸书发文批评歪曲事实者。
黄秋生昨晚在脸书发文批评歪曲事实者。(图片来源:黄秋生FB)

* * *

黄秋生脸书全文:

没有最荒谬,只有更荒谬。最近发现有种现象非常有趣,称作曼得拉效应,讲的是事实发生的,跟大众所记忆不一样,好像有人刻意改变了现实似的,很吊诡。想不到昨天竟然发生在我身上,而且效应立竿见影,不需等十年八年。

香港金像奖那个热闹的晚上,我被邀请上台颁发最佳编剧奖项,当然,讲稿是自己写的,花了一星期,虽不可说搜索枯肠,但亦自问尽心尽力,为求达到亦庄亦谐,最后一段修改又修改,最后决定给香港电影打打气,结语是,我们每年都有香港电影。

今年跟往年有所不同,自创的演词都要先交大会过目,因为今年多了手语,需先作准备,大会更没有对我的讲词有任何意见。意想不到的是,播出后市民的反应及各方的报导,竟将原意完全扭曲,这是我始料不及的。当我讲完后现埸一片静默,我相信是我的演说技巧不足,或讲稿架构出现问题,并非现场观众不敢有所反应,及后经传媒广泛误传,强加诸我口中的讲词如下(早前有个政协,大声在北京说,再没有香港电影,只有中国电影,此人今晚出席香港电影金像奖,不知他代表中国电影,还是香港电影?)以上段落从未在我讲词中出现,亦从未出于我口中,讲词已先发给大会准备,大家可以查证,至于现场亦有录像,大家也可翻看。

及至有人说录像已被删改,这是没有的事,现埸几千人亦可作证。可叹的是,不足几小时内,网上传媒竟然以讹传讹,自由解读,甚而加添,互传一段从不存在的片段,演变成一段活生生的曼德拉效应。

我虽不才,亦不会在一个高兴而又严肃的埸合对前辈作出如斯侮辱,每人的观点各有不同,香港电影已死多年来亦并非出自一人之口,我在十多年前也预言过香港电影的没落,虽然如此,亦希望藉金像奖这机会,讲几句鼓励说话,而且讲稿一星期前已定,我根本不知何人出席,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在这里需向成龙大哥道歉,礼也。

还有一两段需向大众交待的是,有一两讯息特别过份,其一是某网媒,其二是某网咖,

第一个相信是始作俑者,用第一身表述,说得好像在现场亲眼目睹似的。第二个更恶毒,把整段讲词引领到政治层面,拉扯到港独上去,又说我在现场(质问:政协委员,成龙)为什么他不说,演员成龙呢?他还未退休,也并非全职政治人物,此网咖其居心恶毒可知。最后,虽然和此次事件无直接关系,但也可在此借题发挥一下,我的政治观点其实多年来已经讲过多次,我并不支持或相信港独,由是推论,从任何角度可知,香港是中国的国土,保卫钓鱼台我也去过,这点是不用置疑的。

多谢各位支持!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