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中国最毒女人是她(组图)

2018-07-29 06:36 作者: 陈锦缘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江鬼
长春长生官网公布的高俊芳和江泽民的合影,事发后被删除(图片来源:长春长生官网)

【看中国2018年7月29日讯】(看中国记者陈锦缘综合报导)中国假疫苗丑闻目前正在全国延烧,数以十万支假疫苗(包括长春长生)流通市面,造成无数婴童失明、死亡事件,引发大陆民众焦虑不安和恐惧情绪。大陆生物医药业唯一的女CEO,在201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坐拥67亿元家族财富的高俊芳,突然急速从云端跌落。高俊芳被中国网民称为“中国最毒女人”,登上疫苗女王“王座”仅用了十五年,而落马仅用了七天。事发后大陆民众陷入恐慌,对北京当局的公信力、监管体制提出质疑,北京当局再次“居危思安”,中宣部紧急下达“停止炒作疫苗”通知。该疫苗丑闻再次引发公众和国际媒体再次聚焦中共体制的医疗体制弊病,以及北京当局的公信和执政危机。

7月中,大陆一个微博公众号发表一篇文章“疫苗之王”披露长春长生公司等公司疫苗造假事实。该文在网络刷屏后,引发大陆民众恐慌,在舆论压力下国家药监局发通告指,将对全国疫苗生产企业进行全面检查。7月15日,国家食药监局发布通告指出,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行为。7月25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生生物,股票代码:002680.SZ)发布公告称,董事长高俊芳等15名涉案人员因涉嫌刑事犯罪,被长春高新区公安分局依法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但对事件另一主角“武汉生物”先前被揭生产40万只假疫苗,官方刻意“忽略”,至今仅遭行政处罚。

假疫苗事件迅速发酵,陆媒报道多名儿童在打疫苗后失明甚至死亡医疗事故。从长生生物狂犬病疫苗造假到该公司生产的25万余支问题“百白破”疫苗(百日咳、白喉、破伤风混合疫苗)销售到山东,假疫苗事件已然形成一股强烈的舆论风暴。7月27日晚,证监会通过官网发布了就上市公司退市的《关于修改的决定》。高俊芳的儿子、长生生物副董事长张洺豪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曾回应称:“(对公司的严重后果是)没了,那还有啥?该退市退市。”长生生物面临退市风险。

假疫苗
用杀婴和人命换来高利润假疫苗产业(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有关系”就“没关系”

在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总榜单中,高俊芳家族以67亿元排名第371位。高家的暴富,源于长生生物的私有化。从2001年的年薪6万,到2006年7000多万控股长生生物,再到几十亿的身家,高俊芳一家,只用了十来年。7月23日,中国红十字会医疗救助部前部长任瑞红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根据惯例,中共疫苗业的掌舵人,都只是官员的白手套,背后都是国字号的那种干部。

令人无法理解的是过去这十多年来,长生生物被法院认定的涉行贿案就有近20件,但高俊芳依然平安无事,没人能动得了她,那么高俊芳的后台是谁?这个被称为“中国最毒女人”,背后的国家级层面的权力保护伞又是谁?

假疫苗事发后,李克强7月19日作出批示:“此次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线,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习近平更跨海下令严查疫苗之乱:“假疫苗事件恶劣令人触目惊心,必须猛药去屙,刮骨疗毒。”一名中国红十字会前官员透露,大陆疫苗产业早已被高层家族垄断,后台都是“国字型”高官。

任瑞红说,能做这种生意的,一定是在中共卫计委、药监局,包括CDC(疾控中心)这些部门有非常非常强的背景。当年CDC的一个处长曾对任瑞红透露,生物制药啊、疫苗啊,一般人根本进不去,都是好几十亿资金的规模,都是他们自己垄断的。

在中共腐败体制内,“有关系”就“没关系”,假疫苗事件长春长生的后台到底是谁?长春长生官网上曾有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到该公司厂房参观的照片,但长生生物出事后,相关内容已被删除。官网显示,1995年江泽民曾到长生生物视察,并题词“发展高科技产业增强综合国力”。而当时长生生物仍是国企,时任总经理就是后来将该企业私有化的高俊芳。

另有互联网有传言高俊芳与中共有名“左棍”,前吉林省委书记,《人民日报》社长高狄为父女关系,该传言很快被《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出面“辟谣”。高狄与曾经高调为长生生物站台的江泽民有某种程度的交集。高狄被视为镇压六四学生打手之一,也是其1989年6月调任《人民日报》社长原因。

此外,高狄因为质疑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特别是没有积极配合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的宣传,因此被免去社长职务。而江泽民则是踏着六四屠杀的鲜血登上了中共党魁之位。邓小平南巡的原因,也正是因为江泽民附庸陈云等人的“左派”路线,抵抗“改革开放”,江泽民因此一度差点被邓小平废黜。

早在邓小平时期,中共就形成了一个不成文规定,即高干子女中只有一个能从政。在邓小平“腐败治国”和江泽民“闷声发大财”的政策指引下,其他高干子女则纷纷投身商界,利用父辈权力垄断最赚钱的行业,整个国家的经济命脉逐步落入中共高层家族掌握之中。

人命换来“摇钱树”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疫苗行业虽然是暴利行业,但同样也是高风险行业。最不确定的风险因素就是疫苗安全出问题,这种关乎人体健康和下一代成长的行业,超高的安全敏感度,会让一家企业顿时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但正因为疫苗行业的暴利,造就了很多高俊芳此类铤而走险、狠毒的“杀婴”人物。这颗用人命换来的“摇钱树”利润到底又有多高?

陆媒报道,被曝光的长春长生不仅狂犬疫苗造假事件并非个例,疫苗造假由来已久,该事件同时牵出了2005的“长生生物”狂犬疫苗,造成山东男童注射失明事故;2007年华卫时代疫苗长时间头里冷链系统,造成山西多起儿童致残致死事故;2013年康泰生物乙肝疫苗,造成数例婴儿死亡事故;2016山东兆信25种二类疫苗,造成18省共6年无效疫苗事件;2017武汉长生生物’65万支百白破假疫苗等严重医疗事故。

台湾医疗专家日前接受台媒采访时表示:“其实疫苗有它非常高的风险性,疫苗它的用药和风险在于它打的人太多。他的出事率万分之一你就受不了,打一亿人万分之一就是一万个人,所以疫苗的医学出错率必须低于万分之一。另外疫苗需要有保存剂,美国以及世界各国都常常发生一个问题,疫苗的保存剂币疫苗毒很多,里面可能用到硫柳汞,还有含铝的保存剂等,这个打下去通常都超过婴儿可以负荷,所以会伤到婴儿的脑袋,不见得是疫苗本身,而是来自于疫苗的保存剂。”

“最后疫苗本身制作本身的要求是很高的,因为它用来刺激人体的免疫反应,中间只要有一点点其他的蛋白质杂质,那么刺激你的不只是对抗狂犬病的细胞,甚至会攻击人体体内的细胞,攻击人体的神经细胞,所以会产生疫苗的并发症,因为引发了复杂的免疫反应,如果疫苗的制做不良,就无法保证疫苗针对性的对准这个病原,因此会造成失明和死亡事故。”

长春长生的财务报表显示,毛利率高达91.59%,一支针100块的话,可以赚91快5毛钱。这个毛利率币贵州茅台的毛利率91.31%还要更高,是大陆毛利率最高点的上市公司之一。在如此惊人的毛利率下,长春长生并没有将所获利润,按合理比例投入到研发和管制上,相反这些真真实实赚到口袋的高额利润是用人命换来的。

疫苗
假狂犬疫苗(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家破人亡的巨大悲剧

这位被中国网民称为“中国最毒女人”高俊芳,是如何毒法呢?假疫苗被再次曝光后,一篇名为《疫苗之殇》的旧文被大家争相转发。《疫苗之殇》是记者郭现中花了3年时间,走遍了全国各地,采访了无数因问题疫苗导致家破人亡的案例之后完成的一篇深度报道。记者走访了60多家,足迹遍及全国后发现,每一个案例都是一个家破人亡的巨大悲剧,每一个都让人触目惊心。

陆媒记者记者郭现中在采访称:“每一个案例都是一个家破人亡的巨大悲剧。我还是不时地提醒自己避免被这种悲伤的情绪左右,从而成为疫苗受害者的代言人。我不想做任何一方的代言人,我要的是一个真相。查看病历,求教专家,对家长的述说小心求证,找相关病例相互印证,在案例不断的重叠后,答案慢慢浮现了出来。”

“原来疫苗问题不仅仅是涉及某一种疫苗,也不仅仅是某一个地方,它远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这是一个结构性的,体制性的问题,从生产、监管、冷链运输到伤残鉴定,再到赔偿,漏洞百出,积弊深重且持续多年,可以说是天灾加人祸。所谓天灾,就是主管部门政策层面的拍脑袋,不做调查研究就一刀切运动式地强制免疫;生产厂家垄断经营,不思进取,在一个被呵护的温柔乡里用三五十年前的技术安然生产今天的疫苗,导致我国的疫苗质量和安全性远远低于国际水平;而人祸,就是运输保存环节冷链系统的巨大漏洞和管理缺失,以及医务人员在操作时不能根据每个孩子的具体情况不加甄别的注射。”

其中的一个案例:“2012年4月23日,龚建的妻子抱着孩子去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接种疫苗,疫苗接种后孩子身体出现异常,在血常规检查的时候发现血小板竟然只剩下11个(人体正常值是100~300),孩子连夜住进了ICU。医院连下了几次病危通知书,并很快在5月8日做了第一次骨髓穿刺。在一次次的骨髓穿刺中,这个一岁半的孩子受尽了折磨,妈妈精神也接近崩溃。可最终还是没能停住死神的脚步,2013年4月22日凌晨,龚子崇因血小板过低导致的颅内出血去世。”

该文记者还调查了甲流疫苗的整个上市过程:“从卫生部的网站上,我看到了这样一段话:(2009年)6月初,我国各家甲型H1N1流感疫苗生产企业从WHO获得可直接用于疫苗生产用毒种,按照季节性流感疫苗的生产工艺经过研制、生产出临床试验用疫苗,7月22日开始临床试验,经过现场检查、注册检验、审评审批等各个过程,从9月初开始陆续有8家企业通过了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生产注册申请。”

“仅仅不到90天,一支用于上亿人注射的疫苗就高效率地走完了从立项、临床试验到上市的全过程,对比西方几大疫苗巨头即便坐拥雄厚的研发实力和领先多年的生产工艺,要推出一种疫苗也需要短则半年、长则几年的时间,这种做法形同儿戏。也正因为如此,甲流疫苗从上市就一直伴随着非议,而且仅仅几个月之后就在市场上销声匿迹,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除了留下一些或死或残的孩子。”

孩子既是社会的希望,更是家庭的希望,尽管现在中国已经允许二胎,但是大部分家庭都只有一个小孩,所以孩子更是举国之本。假疫苗事发后大陆网络炸锅,上很多爸爸妈妈,章子怡等星妈星爸也出来批评假疫苗是人神共愤的事情。

一位署名“房小象”的网友认为疫苗事件,已经让中国人对北京当局彻底失望了,他这样描绘2018年上半年:头等舱的早已收拾金银细软跑到对面船了。二等舱的问“好像感觉有触礁感?”三等舱的依然在吃喝玩乐,谈养生或玩艳遇。下等舱的还在算着每月分批要还的船舱费。在底层大舱里一帮傻子还在瞎逼自豪:厉害了,我的船!疫苗丑闻,底层大舱恐怕再也喊不出声了。

毒奶粉翻版 中共丧失公信

连日来,中国20多万个孩子的家长对他们的孩子接种了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百白破疫苗而感到忧心忡忡。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在新浪微博或者微信朋友圈中发泄对涉事企业和政府监管部门的不满。而假疫苗事件更被爆出和之前的毒奶粉有很大的关联关系,毒奶粉的主要责任人被枪决外,当时负责毒奶粉事件的中共主管官员,孙咸泽事发后非但没事还高升了。长春长生生物高额利润长期用于行贿监管系统官员、医疗系统营销回扣等行贿黑幕层出不穷。

长生生物事件曝光后,很多家长质疑假疫苗是毒奶粉翻版,而孙咸泽被爆恰恰是负责假疫苗的药监局的副局长,兼药品安全总监,而他在毒奶粉事件也正是主要的官方负责人之一。民众质疑,在中共体制下的食药监局的检验流于纸面,过去每一次此类社会公共事件的发生,疫苗公司以高额费用打点医院和防疫机关。

有评论人员表示,每次这种民生事件都是不了了之,北京当局表面都是“一查到底”,却从不曾牵连更高官员,只限于企业和较低级别官员。所有相关负责人都假装尽职,实则无人关心各种不正常的案例报告背后的公共卫生问题,也无人关心如何监管用于国家强制免疫的药品供应机制,更无人关心为广大民众每日诟病的公共医疗体制如何改善。

大陆的食品、药物市场危机四伏,目前大陆网络充斥家长们的除了恐惧、焦虑、担忧、绝望,民众普遍中共医疗监管系统提出质疑,同时引发了海内外媒体对中共诚信、公信和执政合法性的再度聚焦和质疑。海外独立时事评论员“小民之心”称:“李克强关于道德底线的提法,意味着疫苗问题不是技术事故,也不是责任事故,而是在(中共高层)故意犯罪。”主管媒体的中宣部,日前下达“停止炒作疫苗”的通知,大陆网上大部分疫苗报导被迫撤下。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