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中國最毒女人是她(組圖)

2018-07-29 06:36 作者: 陳錦緣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江鬼
長春長生官網公布的高俊芳和江澤民的合影,事發後被刪除(圖片來源:長春長生官網)

【看中國2018年7月29日訊】(看中國記者陳錦緣綜合報導)中國假疫苗醜聞目前正在全國延燒,數以十萬支假疫苗(包括長春長生)流通市面,造成無數嬰童失明、死亡事件,引發大陸民眾焦慮不安和恐懼情緒。大陸生物醫藥業唯一的女CEO,在2017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上坐擁67億元家族財富的高俊芳,突然急速從雲端跌落。高俊芳被中國網民稱為「中國最毒女人」,登上疫苗女王「王座」僅用了十五年,而落馬僅用了七天。事發後大陸民眾陷入恐慌,對北京當局的公信力、監管體制提出質疑,北京當局再次「居危思安」,中宣部緊急下達「停止炒作疫苗」通知。該疫苗醜聞再次引發公眾和國際媒體再次聚焦中共體制的醫療體制弊病,以及北京當局的公信和執政危機。

7月中,大陸一個微博公眾號發表一篇文章「疫苗之王」披露長春長生公司等公司疫苗造假事實。該文在網路刷屏後,引發大陸民眾恐慌,在輿論壓力下國家藥監局發通告指,將對全國疫苗生產企業進行全面檢查。7月15日,國家食藥監局發布通告指出,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凍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產存在記錄造假等行為。7月25日,長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生生物,股票代碼:002680.SZ)發布公告稱,董事長高俊芳等15名涉案人員因涉嫌刑事犯罪,被長春高新區公安分局依法採取刑事拘留強制措施。但對事件另一主角「武漢生物」先前被揭生產40萬隻假疫苗,官方刻意「忽略」,至今僅遭行政處罰。

假疫苗事件迅速發酵,陸媒報導多名兒童在打疫苗後失明甚至死亡醫療事故。從長生生物狂犬病疫苗造假到該公司生產的25萬餘支問題「百白破」疫苗(百日咳、白喉、破傷風混合疫苗)銷售到山東,假疫苗事件已然形成一股強烈的輿論風暴。7月27日晚,證監會通過官網發布了就上市公司退市的《關於修改的決定》。高俊芳的兒子、長生生物副董事長張洺豪在接受新京報採訪時曾回應稱:「(對公司的嚴重後果是)沒了,那還有啥?該退市退市。」長生生物面臨退市風險。

假疫苗
用殺嬰和人命換來高利潤假疫苗產業(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有關係」就「沒關係」

在福布斯中國400富豪榜總榜單中,高俊芳家族以67億元排名第371位。高家的暴富,源於長生生物的私有化。從2001年的年薪6萬,到2006年7000多萬控股長生生物,再到幾十億的身家,高俊芳一家,只用了十來年。7月23日,中國紅十字會醫療救助部前部長任瑞紅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根據慣例,中共疫苗業的掌舵人,都只是官員的白手套,背後都是國字號的那種幹部。

令人無法理解的是過去這十多年來,長生生物被法院認定的涉行賄案就有近20件,但高俊芳依然平安無事,沒人能動得了她,那麼高俊芳的後臺是誰?這個被稱為「中國最毒女人」,背後的國家級層面的權力保護傘又是誰?

假疫苗事發後,李克強7月19日作出批示:「此次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線,必須給全國人民一個明明白白的交代,習近平更跨海下令嚴查疫苗之亂:「假疫苗事件惡劣令人觸目驚心,必須猛藥去屙,刮骨療毒。」一名中國紅十字會前官員透露,大陸疫苗產業早已被高層家族壟斷,後臺都是「國字型」高官。

任瑞紅說,能做這種生意的,一定是在中共衛計委、藥監局,包括CDC(疾控中心)這些部門有非常非常強的背景。當年CDC的一個處長曾對任瑞紅透露,生物製藥啊、疫苗啊,一般人根本進不去,都是好幾十億資金的規模,都是他們自己壟斷的。

在中共腐敗體制內,「有關係」就「沒關係」,假疫苗事件長春長生的後臺到底是誰?長春長生官網上曾有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到該公司廠房參觀的照片,但長生生物出事後,相關內容已被刪除。官網顯示,1995年江澤民曾到長生生物視察,並題詞「發展高科技產業增強綜合國力」。而當時長生生物仍是國企,時任總經理就是後來將該企業私有化的高俊芳。

另有網際網路有傳言高俊芳與中共有名「左棍」,前吉林省委書記,《人民日報》社長高狄為父女關係,該傳言很快被《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出面「闢謠」。高狄與曾經高調為長生生物站臺的江澤民有某種程度的交集。高狄被視為鎮壓六四學生打手之一,也是其1989年6月調任《人民日報》社長原因。

此外,高狄因為質疑鄧小平的「改革開放」,特別是沒有積極配合19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的宣傳,因此被免去社長職務。而江澤民則是踏著六四屠殺的鮮血登上了中共黨魁之位。鄧小平南巡的原因,也正是因為江澤民附庸陳雲等人的「左派」路線,抵抗「改革開放」,江澤民因此一度差點被鄧小平廢黜。

早在鄧小平時期,中共就形成了一個不成文規定,即高幹子女中只有一個能從政。在鄧小平「腐敗治國」和江澤民「悶聲發大財」的政策指引下,其他高幹子女則紛紛投身商界,利用父輩權力壟斷最賺錢的行業,整個國家的經濟命脈逐步落入中共高層家族掌握之中。

人命換來「搖錢樹」

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疫苗行業雖然是暴利行業,但同樣也是高風險行業。最不確定的風險因素就是疫苗安全出問題,這種關乎人體健康和下一代成長的行業,超高的安全敏感度,會讓一家企業頓時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但正因為疫苗行業的暴利,造就了很多高俊芳此類鋌而走險、狠毒的「殺嬰」人物。這顆用人命換來的「搖錢樹」利潤到底又有多高?

陸媒報導,被曝光的長春長生不僅狂犬疫苗造假事件並非個例,疫苗造假由來已久,該事件同時牽出了2005的「長生生物」狂犬疫苗,造成山東男童注射失明事故;2007年華衛時代疫苗長時間頭裡冷鏈系統,造成山西多起兒童致殘致死事故;2013年康泰生物乙肝疫苗,造成數例嬰兒死亡事故;2016山東兆信25種二類疫苗,造成18省共6年無效疫苗事件;2017武漢長生生物’65萬支百白破假疫苗等嚴重醫療事故。

臺灣醫療專家日前接受臺媒採訪時表示:「其實疫苗有它非常高的風險性,疫苗它的用藥和風險在於它打的人太多。他的出事率萬分之一你就受不了,打一億人萬分之一就是一萬個人,所以疫苗的醫學出錯率必須低於萬分之一。另外疫苗需要有保存劑,美國以及世界各國都常常發生一個問題,疫苗的保存劑幣疫苗毒很多,裡面可能用到硫柳汞,還有含鋁的保存劑等,這個打下去通常都超過嬰兒可以負荷,所以會傷到嬰兒的腦袋,不見得是疫苗本身,而是來自於疫苗的保存劑。」

「最後疫苗本身製作本身的要求是很高的,因為它用來刺激人體的免疫反應,中間只要有一點點其他的蛋白質雜質,那麼刺激你的不只是對抗狂犬病的細胞,甚至會攻擊人體體內的細胞,攻擊人體的神經細胞,所以會產生疫苗的併發症,因為引發了複雜的免疫反應,如果疫苗的制做不良,就無法保證疫苗針對性的對準這個病原,因此會造成失明和死亡事故。」

長春長生的財務報表顯示,毛利率高達91.59%,一支針100塊的話,可以賺91快5毛錢。這個毛利率幣貴州茅台的毛利率91.31%還要更高,是大陸毛利率最高點的上市公司之一。在如此驚人的毛利率下,長春長生並沒有將所獲利潤,按合理比例投入到研發和管制上,相反這些真真實實賺到口袋的高額利潤是用人命換來的。

疫苗
假狂犬疫苗(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家破人亡的巨大悲劇

這位被中國網民稱為「中國最毒女人」高俊芳,是如何毒法呢?假疫苗被再次曝光後,一篇名為《疫苗之殤》的舊文被大家爭相轉發。《疫苗之殤》是記者郭現中花了3年時間,走遍了全國各地,採訪了無數因問題疫苗導致家破人亡的案例之後完成的一篇深度報導。記者走訪了60多家,足跡遍及全國後發現,每一個案例都是一個家破人亡的巨大悲劇,每一個都讓人觸目驚心。

陸媒記者記者郭現中在採訪稱:「每一個案例都是一個家破人亡的巨大悲劇。我還是不時地提醒自己避免被這種悲傷的情緒左右,從而成為疫苗受害者的代言人。我不想做任何一方的代言人,我要的是一個真相。查看病歷,求教專家,對家長的述說小心求證,找相關病例相互印證,在案例不斷的重疊後,答案慢慢浮現了出來。」

「原來疫苗問題不僅僅是涉及某一種疫苗,也不僅僅是某一個地方,它遠不是我想像的那麼簡單,這是一個結構性的,體制性的問題,從生產、監管、冷鏈運輸到傷殘鑑定,再到賠償,漏洞百出,積弊深重且持續多年,可以說是天災加人禍。所謂天災,就是主管部門政策層面的拍腦袋,不做調查研究就一刀切運動式地強制免疫;生產廠家壟斷經營,不思進取,在一個被呵護的溫柔鄉里用三五十年前的技術安然生產今天的疫苗,導致我國的疫苗質量和安全性遠遠低於國際水平;而人禍,就是運輸保存環節冷鏈系統的巨大漏洞和管理缺失,以及醫務人員在操作時不能根據每個孩子的具體情況不加甄別的注射。」

其中的一個案例:「2012年4月23日,龔建的妻子抱著孩子去了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接種疫苗,疫苗接種後孩子身體出現異常,在血常規檢查的時候發現血小板竟然只剩下11個(人體正常值是100~300),孩子連夜住進了ICU。醫院連下了幾次病危通知書,並很快在5月8日做了第一次骨髓穿刺。在一次次的骨髓穿刺中,這個一歲半的孩子受盡了折磨,媽媽精神也接近崩潰。可最終還是沒能停住死神的腳步,2013年4月22日凌晨,龔子崇因血小板過低導致的顱內出血去世。」

該文記者還調查了甲流疫苗的整個上市過程:「從衛生部的網站上,我看到了這樣一段話:(2009年)6月初,我國各家甲型H1N1流感疫苗生產企業從WHO獲得可直接用於疫苗生產用毒種,按照季節性流感疫苗的生產工藝經過研製、生產出臨床試驗用疫苗,7月22日開始臨床試驗,經過現場檢查、註冊檢驗、審評審批等各個過程,從9月初開始陸續有8家企業通過了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生產註冊申請。」

「僅僅不到90天,一支用於上億人注射的疫苗就高效率地走完了從立項、臨床試驗到上市的全過程,對比西方幾大疫苗巨頭即便坐擁雄厚的研發實力和領先多年的生產工藝,要推出一種疫苗也需要短則半年、長則幾年的時間,這種做法形同兒戲。也正因為如此,甲流疫苗從上市就一直伴隨著非議,而且僅僅幾個月之後就在市場上銷聲匿跡,好像從來沒出現過一樣,除了留下一些或死或殘的孩子。」

孩子既是社會的希望,更是家庭的希望,儘管現在中國已經允許二胎,但是大部分家庭都只有一個小孩,所以孩子更是舉國之本。假疫苗事發後大陸網路炸鍋,上很多爸爸媽媽,章子怡等星媽星爸也出來批評假疫苗是人神共憤的事情。

一位署名「房小象」的網友認為疫苗事件,已經讓中國人對北京當局徹底失望了,他這樣描繪2018年上半年:頭等艙的早已收拾金銀細軟跑到對面船了。二等艙的問「好像感覺有觸礁感?」三等艙的依然在吃喝玩樂,談養生或玩艷遇。下等艙的還在算著每月分批要還的船艙費。在底層大艙裡一幫傻子還在瞎逼自豪:厲害了,我的船!疫苗醜聞,底層大艙恐怕再也喊不出聲了。

毒奶粉翻版 中共喪失公信

連日來,中國20多萬個孩子的家長對他們的孩子接種了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生產的百白破疫苗而感到憂心忡忡。他們當中的很多人在新浪微博或者微信朋友圈中發泄對涉事企業和政府監管部門的不滿。而假疫苗事件更被爆出和之前的毒奶粉有很大的關聯關係,毒奶粉的主要責任人被槍決外,當時負責毒奶粉事件的中共主管官員,孫咸澤事發後非但沒事還高升了。長春長生生物高額利潤長期用於行賄監管系統官員、醫療系統營銷回扣等行賄黑幕層出不窮。

長生生物事件曝光後,很多家長質疑假疫苗是毒奶粉翻版,而孫咸澤被爆恰恰是負責假疫苗的藥監局的副局長,兼藥品安全總監,而他在毒奶粉事件也正是主要的官方負責人之一。民眾質疑,在中共體制下的食藥監局的檢驗流於紙面,過去每一次此類社會公共事件的發生,疫苗公司以高額費用打點醫院和防疫機關。

有評論人員表示,每次這種民生事件都是不了了之,北京當局表面都是「一查到底」,卻從不曾牽連更高官員,只限於企業和較低級別官員。所有相關負責人都假裝盡職,實則無人關心各種不正常的案例報告背後的公共衛生問題,也無人關心如何監管用於國家強制免疫的藥品供應機制,更無人關心為廣大民眾每日詬病的公共醫療體制如何改善。

大陸的食品、藥物市場危機四伏,目前大陸網路充斥家長們的除了恐懼、焦慮、擔憂、絕望,民眾普遍中共醫療監管系統提出質疑,同時引發了海內外媒體對中共誠信、公信和執政合法性的再度聚焦和質疑。海外獨立時事評論員「小民之心」稱:「李克強關於道德底線的提法,意味著疫苗問題不是技術事故,也不是責任事故,而是在(中共高層)故意犯罪。」主管媒體的中宣部,日前下達「停止炒作疫苗」的通知,大陸網上大部分疫苗報導被迫撤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