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没有穷人 真的(图)

2022-01-26 10:32 作者: 郭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
北京,一位老人在晒太阳(图片来源: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1月26日讯】总理李克强多次强调:中国现在还有几亿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这应该就是穷人的标准了。但是这几亿人应该是外地人,外省人,我小时候看英国和法国、俄罗斯古典作家的小说,他们描写的是十九世纪的生活,他们就经常使用“外省人”的称谓。那就是巴黎、伦敦、莫斯科和彼得堡城外的乡巴佬。

每个人的知识分为直接知识和间接知识。直接知识都是有限的,就是李克强也不例外,我们报社的老同事说过,团中央第一书记胡耀邦60年代就不会自己买火车票了。李克强已经当了30多年大官儿,一切都有秘书代办,所以他也远离了老百姓的生活,不是真正懂得老百姓的疾苦。海外华人也不懂,因为没有国内生活的经历,看媒体报道,那都是假的,或者是不具体的。真正的记者已经非常少了。不懂得真正的生活。我们报社一个姓陈的女记者,硕士研究生毕业,十几年前说麦子是春天收获。她还是科学部的记者,麦子只能是炎热的夏天成熟和收获。歌曲《小苹果》里面也是唱“秋天黄昏与你徜徉在金色麦田”。海外的华人媒体记者也够呛,因为也很少体验民间的生活,甚至不会使用筷子。

所以我们还是只能依靠自己的直接知识。我作为北京人,可以做一个判断:北京基本上没有“穷人”。

北京的退休工资是3000元,这是工人。干部,事业单位,官员,那就更多,处级干部会达到1万多元。孩子非常少,所以抚养系数很低,据我所知,何春龙副总编辑宁光强副社长和总编辑陈小川都是两个孙子或者外孙子。一般的人特别是处级以下,科级以下的人,就只有一个孩子。包括我女儿。我让她生二胎,她就是不同意,还骗我,耗着我不回答。其实是耗着她自己。这样的话,北京人的平均生活费应该在2000元以上。我3个姐姐的家庭,前妻姐儿三个的家庭,都是平均2000元以上的生活费。基本上有房子,甚至不止一套,还能吃房租,所以不是穷人。相比之下我前妻和我女儿是穷人。前妻3000元退休金,但是没有房子,住的是我分配的房子,女儿离了婚,没上班,1000多元的工资。带着一个男孩子过,2岁多,前女婿给生活费,我不清楚多少,估计是2000元。以前给3000元,他嫌压力大,所以离了婚。他是武汉人,难斗——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娘三个都住在朝阳区武装部的宿舍楼里。我给他们交房租、供暖费、物业费及其一切的费,不然他们更活不好。他们的平均生活费是2000元。今年底,外孙子就满3岁,就要上幼儿园,要花学费,就更穷,就会进一步啃我。毕熙东啃完我,现在是他们啃我,我就是这样倒霉。

历史上,甚至十几年前,北京是有穷人的,比如我。我的收入只有2000多元,但是勒着腰带买了111平方米的大房子。不然,今天全家就可能流窜到河北省小县城!

那时候北京的穷人怎么样生活呢?首先那时候生活费并不太高,因为有自由市场。北京房地产开发中,还没有把所有的土地都盖上房子,有些土地拆了没盖呢,先当自由市场或者叫农贸市场。望京地区就很多,酒仙桥啦,来广营啦,左家庄啦,河边什么的,还有铁道线边上的呢。那里的菜和水果几毛钱一斤,甚至一毛钱一斤。还有肉、鱼、粮食。甚至炊具和布匹,什么都有。但是我只买海鱼比如带鱼和平鱼,绝对不买河鱼。海鱼几元钱一斤。90年代我在西香河园住,一个邻居,不是报社的人,他是租户,他养过鱼。一个鱼塘,喂鱼是使用人粪尿。买条烟,给环卫局清洁队的粪车司机,他从城里的公共厕所粪井里抽的人粪尿,往鱼塘里一倒,这个星期的鱼就不用喂了!一条烟,那时候也就10元钱。所以成本很低。所以那时候河鱼是0.8-1.0元一斤!1986年我作为团中央工作团成员和后来的中央委员、山东省省长姜大明在广东佛山市顺德县勒流镇镇政府住。我们天天吃河鱼。广东人养鱼,就是把厕所建在鱼塘上面,人粪尿直接进鱼塘,人在上面上厕所;下面龙腾鱼跃。争抢。

所以我总是去农贸市场买菜买粮食。买布匹。有一个农贸市场的布匹是纺织厂的次品,按照重量进货,卖给我几元钱一米,我买了几千元的,现在我在美国使用的都是这些布做的被褥和被罩。很结实很漂亮。很舒服。美国人的被子不是棉花的,是晴纶棉,被罩纯棉的也少。最近我发现袜子的棉花含量也少了,很多都不是棉的,是化纤的。为什么?

我让女儿在网上给我买了电动的缝纫机,自己做被罩,甚至给她们娘俩做睡裤。很好看,很舒服。别的衣服就不会做了。做裙子会,但是她们不爱穿裙子。

但是随着房地产事业步步深入,就没有空地了。而且北京奥运会等几次大的国际会议,当局都借机消灭农贸市场,这样这些农贸市场就都没有了。买什么都要进超市,价格就很高。

北京城原来很小,二环外面是工厂,后来三环外面的农村也都消灭了。我的房子在四环和五环之间,就是望京湖光中街2号院。那都是住宅楼。六环之内就没有农田了,农贸市场很少了。我大姐在通州区就是过去的通县住,她附近还有农贸市场。

村子也基本上消灭光了。城中村的时期,低端人口,就是卖苦力的,做买卖的,农贸市场的商户,主要住在城中村。这些村子的租金低。把这些村子城市化,盖满了高楼。低端人口就没地方住了就只能回老家了。党中央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国际化大都市!豪华超过纽约巴黎伦敦和东京!确实豪华,不服不行。但是天安门东面,建国门大街的国贸大厦我一直到离开中国也没有进去过,囊中羞涩啊。倒是经常听陈小川说起来。他是那里的常客!那里的衣服都是上千元一件。几千元一件。就是王府井体育用品商店的体恤衫也卖到二三百元一件。耐克的袜子,最便宜的是100元三双。我是去长安大道街边的小商店买几元钱一双的,一双袜子穿好几年。

所以北京是穷人都给赶跑了,不是没有穷人了,都富裕起来了。没有了低端人口,城市的生活费就上涨了。对了,也不能说绝对没有穷人。比如湖光中街2号院,物业包给了维德源公司。他们公司倒垃圾的工人大个儿是穷人,内蒙古赤峰的。维德源的工人都是双轨制,他算是有合同的,春节能会餐,没合同的清洁工,春节不能会餐。工资肯定也低。大个儿姓王,小时候在少年体校练过篮球。他倒垃圾,也捡能卖的东西,比如纸盒子塑料饮料瓶等等。所以每个月还能卖几千元。一天干十几个小时,一个月能挣好几千元甚至1万元。他40岁有了孩子,此前收养了一个,所以要养活俩儿子,将来娶两个儿媳妇,就要没白天没黑夜地干。我没有儿子,很痛苦;但是也不用每天干十几个小时,比起他也算幸福。这样的穷人,北京还有一些,活跃在各种豪华小区的住宅楼之间。对了,他们住地下室,物业公司提供的,这样就能逃避政府清理低端人口的一次次攻势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