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忍待遇?体操队“逃离”东京奥运村(图)


东京奥运
图为2021年6月30日,游人在日本横滨的Akarenga公园奥运五环拍照。(图片来源:Takashi Aoyama/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7月22日讯】在美国女子体操队一名队员确诊的前一天(7月18日),美媒NBC新闻报道称,美国体操超级巨星拜尔斯(Biles Simone)和乔丹・奇莱斯(Jordan Chiles)的教练塞西尔・兰迪(Cecile Landi)证实,美国女子体操队队员不入住东京奥运,而是改住附近的一家酒店。

塞西尔当天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写道,“这是我们大家共同做出的决定。我们知道在疫情期间这不理想。我们觉得在酒店环境中,可以更好地控制运动员和我们的安全”。

美国体操协会20日也表示,体操队打算一直住在酒店,而不是在东京划出的一块109英亩的奥运村。美媒NBC为此联系了东京奥组委,其回应称他们不对个别团队的做法予以置评。

与美国体操队“逃离”不同,以“俄罗斯奥林匹克委员会”名义参赛的俄罗斯队,19日已入住东京奥运村

但在看到奥运村的居住环境后,俄击剑联合会副主席、国家队队长伊里加尔・马梅多夫忍不住吐槽说,“我们的选手真的很可怜。”

马梅多夫已连续参加过9届奥运会,他称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差的奥运村,“被这里的状况震惊到了。这里简直不是21世纪的日本,而是中世纪。”

身高198cm的俄罗斯男子排球运动员Yaroslav Podlesnykh,展示了浴室里的空间。当他进入浴室时,勉强可以直立,稍微一动就会蹭到天花板。

而身高达到212cm的队友Artem Volvich,进入浴室时甚至要弯着脖子。

对于运动员来说,2米左右的身高并不罕见。男子网球运动员Karen Khachanov,身高198cm。在他晒出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同样是头部快碰到浴室天花板。

俄罗斯击剑队教练Ilgar Mammadov,从1988年汉城奥运会开始,如今已经是连续第9次参加奥运会。

面对记者采访,他直言,从其个人角度来说,就没见过如此糟糕的奥运村服务。

“我甚至都不知道我的房间有没有窗户。”“浴室小得就像飞机上的一样大,大概就1.5平方米左右。而且这个浴室是为整个团队准备的,洗澡还要排队。你能想象身材高大的运动员怎么使用吗?这可并不正常。”

主持人Dmitry Guberniev,跟着俄罗斯代表团一起来到日本进行采访。

他来到日本的浴室内亲测,结果发现连他自己都无法好好洗澡,无法以花洒挂着的状态冲洗身子,只能选择手持花洒,或是蹲坐着洗澡。

有时洗到一半还会突然没有热水。4-5人生活的套房里,只有一个卫生间、浴室,也没有电视机和冰箱。据俄罗斯女子网球选手Elena Vesnina透露,浴室里连肥皂都没有。

当然,这也不是单单俄罗斯队碰到麻烦。

加拿大女子网球双打明星选手Gabriela Dabrowski发现,奥运村里空调遥控器上写的全是日文。大热天里,为了搞清楚该如何使用空调,她不得不在社交平台上求助网友。

奥运村里的“纸板床”,同样是运动员密集吐槽的对象。

先不说“纸板床”的承重问题了,其宽度只有90cm,甚至比一般的单人床还窄小。澳大利亚女子网球选手Ellen Perez透露,感觉自己睡着睡着,就会从床上掉下来而受伤。

现代人的生活,已经离不开上网冲浪,更不用说运动员来到异国他乡,少不了会思念家人。不过俄罗斯击剑队教练Ilgar Mammadov指出,房间里的网络状况也很糟糕:

“怎么才能连上网呢,这是个谜。”“插座集中在一边,只能通过延长线去够,而且到处都没有简明易懂的标识。”

最后,这位经历过9届奥运会的教练总结道:

“我们对奥运村的条件倍感惊讶,一般来说这里的一切应该是为了让运动员感到舒适。”

“然而这种环境简直无法让人想象是21世纪的日本,完全就是中世纪。我作为教练是无所谓的,就是运动员太可怜了。”

面对俄罗斯队的密集吐槽,东京奥组委秘书长武藤敏郎回应称: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抱怨。我们已经做了许多充分的准备。但人多总是会有不同意见,今后也会好好进行处理。”

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表示:“为了提供舒适的环境,我们一直在做准备。”

“我们会尽快处理电视机和冰箱的事情,先要和俄罗斯队确认情况,尽力予以处理。”不过据东京奥组委透露,俄罗斯方面并没有提出申请配备需要收费的电视机和电冰箱。

东京奥运会将于本周五(23日)开幕,届时将有来自全世界超1.1万名运动员参赛。尽管主办方试图竭力阻止新冠病毒进入奥运村,但还是时不时有运动员确诊的消息传来。

7月19日,千叶县印西市宣布,在市内进行集训的美国女子体操代表队的一名选手被确认感染了新冠病毒

21日,奥运会跆拳道项目的一位智利女选手因感染COVID-19病毒而弃权。同一天,荷兰女子滑板运动员肯迪・雅各布斯(Candy Jacobs)、捷克乒乓球选手帕维尔・希鲁塞克均因确诊而退赛。

报道指出,目前已有数十名与奥运会相关的人士确诊。7月20日,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表示,他们理解公众对目前已报告的阳性病例的担忧,包括在奥运村出现的病例,他们将继续根据我们在医学专家的指导下建立的方案,适当处理这些病例。

“自7月1日以来,已经有近3万人从海外抵日,其中31人新冠检测呈阳性,这意味着感染率大约为0.1%”桥本圣子说到。

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则表示,由于疫情病例数不断增加,这给组织者带来了越来越大的挑战,所以不排除最后一刻因疫情取消奥运会的可能性。

责任编辑:江雪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