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專欄】獨家系列:川普風暴(廿五)(圖)

——歐巴馬「竊聽門」

2017-03-18 09:00 作者: 王尚一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3月18日訊】(接前文)

2017年3月4日,川普(特朗普)總統接連發推,指控前總統歐巴馬對自己非法監聽。推文掀起軒然大波,美國民意沸騰。歐巴馬竊聽門是雙方鬥爭的轉折點,川普在關鍵時刻搶到至關重要的主動權。

鬥爭雙方在大選前已嚴重對立。《川普風暴》系列的開頭部分詳細分析過,美國面臨經濟、社會、思想、外交的全面崩潰,川普是挽救美國的最後機會。美國大政府利益集團通過對美國民眾吸血而滾雪球式發展,川普在這樣的背景下參選,不斷強調MAGA,支持美國的勞動階層,逐漸得到越來越多民眾的認同。維基解密後,希拉里的各種醜聞曝光,更多民眾意識到美國社會問題的嚴重性,選擇全力支持川普。

川普競選中,忽略大政府利益集團的力量。在競選中,川普對美國的衰落破敗很震撼,提出越來越多MAGA的政治主張,但隨著競選的深入,川普並沒有真正全面理解局勢。希拉里不是孤立的個人行為,而是代表超級強大的全球化利益集團,掌控社會的方方面面。川普缺乏政治思維和經驗,只看到具體問題,忽略背後的利益集團操控。競選結束,希拉里敗選,但全球化利益集團並沒有被打垮。

川普當選總統後,又忽略一系列危險信號。《川普風暴》中多次強調美國民主黨就是中國共產黨,會對川普不擇手段,所以我在大選前後都明確,「真正的戰爭從大選結束後開始」,「腐敗利益集團不會坐以待斃」。彼時,歐巴馬和民主黨正調動各種資源,竭力想把川普阻擋在白宮門外,而川普則心懷坦蕩,希望做所有美國人的總統,團結所有人。內心充滿美好的希望,川普即刻開始工作,但川普忽略了,民主黨壓根不準備與他合作,更不認他是總統,而是想把他置於死地。

川普上任首月陷入泥潭。川普雖然工作積極信守承諾成績卓著,但仍然幻想團結所有人,導致他還沒排乾華盛頓的沼澤,自己先陷入沼澤。川普首次在國會發表總統演講,獲得各界如潮好評。演講中,川普希望兩黨精誠合作,共同為美國而努力,把上帝都搬了出來。然而講完第二天,媒體和民主黨就對總檢察長塞申斯發起攻擊,要求塞申斯辭職。民主黨把川普的「希望」當做笑話拋到腦後,一心阻止和削弱川普的內閣執政。

川普總統根本無法正常施政。由於參議院民主黨的阻撓,尤其是參議院共和黨的懶政,川普總統上任近50天,仍有數位內閣成員的確認被卡在參議院。而各部委的執行副部長做為具體事務執行人,其確認還要往後拖,估計排到6-7月份。按照這個進度,其他400多位政府高級官員的確認,要在川普第一個4年任期接近結束時才能全部完成。正常情況下,確認高級官員後,才能對4000-6000名中低級官員進行任命,進而對聯邦政府的數百萬公務員實施裁員和換血。川普要全方位改革,人手嚴重不夠之餘,身邊歐巴馬安插的餘黨還明刀暗箭防不勝防,施政困難重重。

困境中,川普回到戰鬥狀態。本次直指歐巴馬竊聽,意味著川普正式與華盛頓大政府決意對決,並且出手及時,一箭數雕。

首先,情報機構立即出面解釋,川普競選團隊沒有與俄國串通。大選前,歐巴馬信誓旦旦說,沒有境內和境外勢力影響美國大選,俄國也沒有影響。川普當選後,民主黨馬上改口說,俄國操控美國大選。情報機構則一直在做川普的黑材料,試圖把川普團隊與俄國建立聯繫。川普就職後,情報機構繼續與主流媒體勾結,曝光對川普團隊的監控信息,造謠川普團隊成員與俄國人串通,導致弗林將軍辭職,塞申斯受到攻擊,彭斯擁有私人郵箱(並且將彭斯私人郵箱曝光)。情報機構通過俄國話題不斷打擊川普團隊,為施政設置障礙。


門事件重演?川普曝猛料怒轟歐巴馬竊聽其電話(網路圖片)

情報機構的迅速解釋,反映其深深的恐懼。按照美國憲法和法律,情報機構只能對敵國監聽,不得不經法官授權對美國人監聽。在對敵國人員監聽時,必須隱去本國公民的名字,以免憲法賦予的個人權利被侵犯。而竊聽門裡,情報機構未經法官授權,就私下以川普團隊與俄國串通的名義,對川普團隊監聽,等於觸犯憲法和法律。而且監聽在大選投票前,川普是希拉里的政治競爭對手,時任總統歐巴馬全力阻止的人,這種監聽說明,歐巴馬利用國家權力打擊政治對手,如同尼克松的水門事件。水門事件中,除尼克松總統辭職外,眾多相關知情人員被判刑。本次對川普團隊的監聽範圍之廣,遠遠超過水門事件。更重要的是,對當選總統和過渡團隊監聽和泄密,屬於叛國罪,甚至叛亂罪。川普當選總統後,是美國領導人,享受最高的信息安全級別。川普團隊做為政權過渡團隊,使用政府經費組閣,也是政府的主要組成部分之一。對當選總統和過渡團隊非法監聽,本身就是叛國行為。如果非法監聽的內容用於打擊當選總統任職,削弱過渡團隊的組閣和行政,則可以劃入顛覆政權的叛亂罪範圍。

情報機構頭目的澄清是試圖洗清自己。情報部門一直在通過主流媒體泄密,各種監聽記錄顯示川普團隊與俄國人串通。而澄清的意思是,情報部門並不認為川普團隊與俄國有瓜葛,所以情報部門並沒有監聽,那麼川普指責歐巴馬監聽是毫無根據的。不僅NSA原來的頭子出來反駁川普,FBI局長也透過媒體說自己沒有監聽,並要求司法部否認川普的指控。這些表態看似在否認川普的指控,實際上是把自己與此事件撇清,一旦監聽被調查屬實,他們承擔不起後果。

其次,CNN和紐時等主流媒體亂作一團,無法自圓其說。川普發推之後,CNN等主流媒體立即指出川普沒有事實根據,是虛假指控。隨後主流媒體發表文章,指責川普無端生事,同時否定自己的歷史報導。

主流媒體指責川普虛假指控,說明已慌神。川普作為美國總統,有權查閱所有機密文件。在此之前,川普雖然一直批評歐巴馬的政策,但並不針對歐巴馬個人,也說過不少歐巴馬本人的好話。川普週末連續發推,以現任總統的權力和地位,與前任總統徹底撕破臉,肯定是看到相應的確鑿證據。本來川普看到證據後只需指控,不必向外界公布證據。不公布證據,不等於沒有證據,這是基本常識。主流媒體驚慌失措指責川普沒有證據亂髮推,是完全忽略基本常識。

隨後,主流媒體炮製文章自打臉,證明自己是假新聞。為了否認川普的推文,主流媒體彷彿自己是掌控一切的法官,炮製出相應的文章,說川普的監聽指控是沒有證據的胡說。但是此前知名電臺節目主持人Mark Levin列舉多篇主流媒體的文章,都證明監聽確實存在。主流媒體為了否認監聽的存在,乾脆否定自己的歷史文章。川普一直抨擊主流媒體是假新聞,媒體用否認行為,切實證明川普說他們假新聞是沒錯的。

問題是,即使主流媒體承認自己是假新聞,仍無法反駁監聽。主流媒體雖然自打臉,否認自己一直報導的監聽事件存在,但無法否認已經發生的真實事件。弗林將軍的電話被監聽,媒體曝光後引發弗林將軍辭職。塞申斯在國會聽證,說自己沒有(就川普競選的問題)與俄國交流,媒體立即狂轟濫炸,說塞申斯與俄國大使兩次見面接觸,並且通過電話。除了民主黨特意安排其中一次公眾見面之外,如果塞申斯沒有被監聽,另外一次見面和通電話,媒體從何得知的呢? 所以,媒體的監聽爆料是真新聞,就支持川普的監聽指控,媒體否認監聽自認假新聞,說明媒體為掩蓋監聽問題隨意說謊。

在監聽問題上,主流媒體是叛國和叛亂的共謀。在川普指控歐巴馬前,主流媒體不遺餘力利用監控的泄密信息,以誇張煽動的方式,攻擊川普的主要內閣成員。在此階段,主流媒體還可以說自己是在監督政府。但是,川普指控歐巴馬後,主流媒體明明手中握有實質的監聽證據,卻攻擊川普無中生有,這種行為已經不是新聞和言論自由,而是做為歐巴馬和民主黨的共謀。

第三,歐巴馬原執政班子出動,迴避實質問題,說明歐巴馬不清白。歐巴馬的筆桿子發布聲明,說白宮從沒有對監控美國公民發布指令。其實這些監控行為大都由司法部等部門實施,根本不需要歐巴馬的白宮下令,關鍵是歐巴馬是否知道監聽。如果歐巴馬知道監聽而不制止,即為歐巴馬授權監聽。聲明避過這點核心,並沒有否認歐巴馬知道監聽事件。另外,歐巴馬的前白宮發言人接受主流媒體的友好電視採訪時,當主持人詢問情報機構是否監聽川普團隊,該發言人不是直接回答歐巴馬和情報機構有沒有監聽,而是說情報機構都是愛國者,說情報機構監聽是侮辱這些愛國者。這種顧左右而言他的回答從反面說明,情報機構確實監聽,歐巴馬也知道監聽,川普的指控屬實。

第四,川普要求國會調查監聽是一個重要步驟。主流媒體反對川普對歐巴馬的指控並要求川普拿出證據,甚至有媒體說,川普作為總統,可以將一些機密信息降級變成非機密信息,讓大家看到實際證據。但川普不揭密,要求國會調查,說明川普嚴格遵循憲法和法律。總統在對任何機密降級的過程中,都需要較為複雜的程序,重要信息不當泄露會導致不可預測的負面後果,所以總統即使在揭密方面有很大權力,也須謹慎使用。川普要求國會調查,說明對於信息保密的敏感,把調查程序交給國會是非常正確的做法。國會大多數議員是法律人士出身,加上司法、情報和安全等委員會長期在信息保密方面工作,在調查過程中能很好的保護機密信息。

國會啟動正式調查,對情報機構造成極大威脅。川普是插入華盛頓系統的鍥子,華盛頓拚命抵制,竭力想推翻川普政權。在顛覆行動中,最重要的武器就是情報機構,目前被稱為「深政府(Deep State)」。這一次鬥爭中,川普不僅自己戰鬥,也把國會拉了進來,國會中不少議員也曾被情報機構多次非法監控,感受到深刻的威脅。國會在川普支持下進行調查,等於川普擴大戰線,讓國會的橡皮圖章重新變得有力,並且支持國會議員自我保護。國會作為國家最高權力機構,一旦進入實質調查程序,可引發司法部跟進訴訟,沒有法官敢阻擋國會啟動的調查和訴訟。國會甚至可以解散任何反憲法、反公民個人權利的情報機構,導致這些深藏於政府中的人失去工作,甚至無路可走。

情報機構的犯罪行為一定程度上將被遏制。陽光是最好的消毒劑,清除華盛頓腐敗圈、犯罪圈甚至叛國叛亂圈,更需要晒在陽光下。隨著國會調查的展開和深入,雖然很多信息保密,但仍會大量曝光必要的相關信息,民眾將清楚看到情報機構的各種犯罪行為,情報機構也因此不敢再肆無忌憚實施大規模犯罪行為。而且,信息曝光越多,情報機構內部人員為證清白,會與國會合作,分化情報機構的力量,從內部阻止更多的大規模監聽和泄密行為。

川普高調指控歐巴馬竊聽,既引發美國政治和社會的地震,也打亂歐巴馬民主黨華盛頓權力圈的計畫。川普開啟主動戰鬥姿態,雙方鬥爭更加白熱化。(待續,2017年3月8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