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子救活棺材人!洋和尚變法整人?(圖)

2017-09-26 06:00 作者: 安吉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正見知音:瘋道士和洋和尚的故事

今天要和大家介紹兩個故事,一個是瘋道士的故事,一個是洋和尚的故事。

故事一、瘋道士濟世救人 癡世人拜師不得

在山東陽谷縣的張秋鎮,任瘋子是婦孺皆知的仙道一類人物,流傳著很多關於他類似濟公式的故事。且說這任瘋子走街串巷,治好了無數黎民百姓的疾病。他治病分文不取,並且不請自到,哪裡有病人,他用手摸摸、用嘴吹吹,病人就痊癒了,真是「手到病除,妙手回春」。


在山東陽谷縣的張秋鎮,任瘋子是婦孺皆知的仙道一類人物,流傳著很多關於他類似濟公式的故事。圖為濟公。(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任瘋子救活棺材人 難產婦人復活生兒

一天,任瘋子見到一支出殯隊伍正在抬著一口白棺材往前走,很多人哭得死去活來。任瘋子看見棺材裡滴出鮮紅的血,便緊追幾步,向前喊道:「你們停停,棺材裡的人還沒有死呢!」眾人一聽,打開棺材一看,任瘋子見一產婦衣衫不整地躺在裡面,原來是因難產而死的。只見任瘋子手執銀針對準穴位紮了下去,須臾,孕婦喉嚨裡發出一聲低低的呻吟。任瘋子笑著說:「好了,快給她脫下褲子吧。」

幾個婦女面面相覷,但想到人命關天,便當眾把孕婦的褲子扒了下來,只見孕婦一翻身,一位男嬰降世了。大家七手八腳地包好孩子,領頭的又安排人把棺材往回抬,卻沒有人注意到救命恩人已經不見了。

任瘋子讓人起死回生的消息像長了翅膀一樣傳遍了十里八鄉,每天找他看病的人不計其數。但任瘋子四處雲遊,行蹤不定,見到他的人極少。要拜他為師、懇求他收為徒弟的也有不少人,但他拒而不收。剩下十幾個,下決心要跟他學醫,怎麼也不肯回去。

任瘋子對他們說:「學醫要不怕苦,要聽話!」眾徒叩頭稱是。

眾徒弟未能吃苦聽師言 終究失去了仙緣

任瘋子在地上畫了一個大圓圈:「你們跟在我後邊,不要嫌累!」畫圓圈是怕他們迷失了方向。一開始,任瘋子在前面走得慢,後邊的人大搖大擺地還跟得上。漸漸的,任瘋子越走越快,後邊的人只好一溜小跑地往前趕。開始是平坦的地,慢慢走到坑坑窪窪的地方,稍不小心就會摔跟頭,有不少人磕破了腿、摔傷了腳。

後來,任瘋子簡直像飛了起來,大家只看見一個影子在前面晃動,卻怎麼也跟不上了。剩下的幾個人連氣也喘不上來,一直不停地往前趕。任瘋子是仙體,不累也不餓;徒弟可是個個肉眼凡胎,焦頭爛額,又累又餓。

時間過去了兩天兩夜,徒弟們實在走不動、也爬不動了,任瘋子便停了下來。徒弟們又累又餓,但只剩下眼睜睜地看著任瘋子的力氣。只見任瘋子走到一塊石頭跟前,「叭」的一聲,不知怎的,石頭上出現一灘稀糊糊的東西。

任瘋子說:「飯在石頭上,你們吃了就不餓也不累了。」徒弟們走近一看,像一灘稀糞,誰也不去吃,也不說話,只是在石頭旁徘徊。約過了一個時辰,任瘋子說:「你們不吃,我可要吃了。」說著,不緊不慢地把那灘稀糊糊的東西吃了個精光。

最後,徒弟中有一個叫王三奇的,用一個手指頭在石頭上蘸了蘸,往嘴裡一放:「好香啊,好甜啊!」他還想再吃,可是已經沒有了。

任瘋子說:「你們吃不了苦,也不聽話,各奔前程吧!」徒弟們什麼也沒學會,也只好一個個散去了。其實,任瘋子讓他們吃的是仙藥,但他們都沒有仙緣。只有王三奇那個蘸了仙藥的手指頭能給人治病,不管人身上哪裡有病,用一個手指頭摸一下便能好。

附錄:任瘋子墓

任瘋子,大名諱山,小字喜悲,號清靈道士,祖籍范縣。是明代成化、弘治年間的一個道士,後在張秋運河東岸戊已山顯惠廟屍解,傳為飛升為仙,因善稱「蛻仙」,民間稱他為「任大仙」。

故事二、洋和尚法術神奇 小氣鬼變行善之人

東晉太元十二年,從外國來了一個和尚。這個洋和尚十分了得,他不僅能夠吞刀吐火,還能夠從口中吐出珠寶金銀等寶貝來。

和尚展神蹟入竹籠 挑擔人甚是驚奇

這個洋和尚在往中原的途中,遇到一個挑擔子的人,這個人的擔子上有個量米升子般大小的小竹籠。和尚對挑擔人說:「我一路上行走多時,已經很累了,能不能在你的擔子上歇歇腳?」

挑擔人聽他這話講得很奇怪,估計自己是遇上狂人了,於是同和尚打趣的說:「這當然可以,不過,你想把自己放在擔子上哪個地方呢?」

和尚說:「你如果覺得可以的話,我想在你擔子上的竹籠裡,歇歇腳。」

挑擔人愈發感到奇怪了,心想:我這個竹籠那麼小,這人怎麼能鑽進去呢?莫非今天遇到神仙了?於是他說:「你要是能鑽進竹籠,你就是神人了。」說著,挑擔人將手中的擔子,放到了地上。

和尚二話不說,便鑽進了挑擔人的竹籠裡。

使人感到奇怪的是,他鑽進籠子後,竹籠看上去並不比原先大,而和尚也並不比原先小。挑擔人再挑起擔子時,發現擔子仍和先前一樣重。

挑擔人很是驚異,知道自己真的遇上了神仙,他也不敢再與和尚開玩笑,只是一個勁地繼續趕路。

和尚輕鬆出入竹籠 欲治小氣財主

這樣走了幾十里地,挑擔人覺得有些累了,準備吃些東西再走。他走到一棵大樹旁,停了下來,十分好心地對和尚說:「師父,出來吃點東西再走吧。」

和尚不肯出來,對挑擔人說:「我感到很累,不想出來。我就在這竹籠子裡吃。」

和尚說完,不知從哪裡拿出許多飲食用的杯盤碗盞,這些杯盤碗盞中,盛的都是美味佳餚。和尚把這些東西一一羅列在自己面前,有滋有味地吃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和尚伸了個懶腰,坐了起來。他對挑擔人說:「我吃飽了,也休息好了,我要從這個竹籠裡出來了。」

說罷,和尚將自己面前的碗盞等食器放入口中。然後他從籠中走了出來,向挑擔人道了聲謝,和挑擔人一起往城裡走去。

進城後,和尚問挑擔人說:「你知不知道這座城裡誰最有錢?」

挑擔人說:「當然知道,城北的王財主,家財萬貫。不過這家人吝嗇得很,從來不願施捨粥飯給窮人,大家都稱他為『王扒皮』。」

和尚說:「我在路上,便聽說這個王財主很有錢,但卻十分小氣。我這次來,就是要治治他,你就等著看熱鬧吧。」

挑擔人在路上見過和尚的本事,非常相信他,知道他不會吹牛,但卻不知道他會用什麼辦法,來治這個不講仁義道德的財主。

好馬入罌瓶 和尚讓財主粥濟窮人

和尚來到了城北的王財主家,將王財主叫出來,問他說:「我聽說你有一匹日行千里的好馬,是不是?我很想開開眼界,看看這匹馬。」

王財主家的確有匹好馬,這匹馬就拴在後花園的一根柱子上。王財主見眼前這個氣宇軒昂的洋和尚稱讚他的馬,很是得意,馬上讓人去牽馬。

不料那個被派去牽馬的家人,不久便氣急敗壞地回來,對王財主說:「馬找不到了!」

和尚顯得很是失望,對王財主說:「那我明天再來吧,希望你能找到你的馬。」

當天晚上,王財主在家中的一隻大約五鬥容量的罌瓶中,發現了自己的馬,這種罌瓶,口小肚大,要比馬小許多。沒有人知道這匹馬是怎麼進到罌瓶裡去的,更沒有人知道應該怎樣把馬牽出來。儘管為人吝嗇,但他還是決定為了這匹馬,犧牲罌瓶。於是叫來家人,用斧頭背來砸罌瓶。想不到,這只平時一不小心就會碰碎的罌瓶,竟然怎麼砸都砸不碎。

那個家人一時性起,轉而用斧頭的利口向罌瓶劈去,不料。罌瓶還是紋絲不動,連一條裂縫都沒有。

王財主猜到:這件怪事,可能與那和尚有關,但又想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他心疼自己花重金買來的馬,一夜都沒睡好。

過了一日,和尚來了,問王財主道:「你的馬找到了嗎?」王財主小心翼翼地對和尚說:「看師父的模樣,是從外國來的。我與師父素不相識,不知哪裡得罪了師父,還請師父開示!」

和尚見王財主已經看破了自己的把戲,就問:「你想不想你的馬從罌瓶中出來?」

王財主忙不迭聲地說:「想,想!」和尚說:「那好,你從今天開始,在家門口,擺一個可以供一百個人食用的粥鋪,周濟周圍的窮人。只有這樣,你的馬才會出來。」

王財主想不到和尚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他雖然捨不得這樣做,但想到施粥放米,畢竟花不了多少錢,而這匹馬可要值錢得多了!於是聽從和尚的話,在門口擺了一天粥鋪。一時間,周圍的窮人,在王財主的家門口,排起了長隊。粥鋪裡的粥,很快就被窮人分光了。

和尚再施計治吝嗇人 財主爹媽入夜壺

挑擔人看到王財主居然擺起了粥鋪,就問和尚說:「你用了什麼手段,讓這個平時一粒米都捨不得給窮人的財主,擺起了粥鋪?」

和尚卻有些憂慮地說:「想不到,你們這裡每日吃不上飯的窮人這麼多。一個百人的粥鋪,根本不能解決什麼問題。我明日讓他擺個千人的粥鋪。」

再說王財主家,這日擺完粥鋪,那匹馬果然又好好的拴在後園的柱子上了。

王財主心想,這下沒事了。他捨不得自家的米,第二日便不擺粥鋪了。

不料,到了下午,家人突然報告他說:「老爺您的爹媽,好好的坐在炕上,忽然就不見了!」

王財主派人到處尋找自己的爹媽,卻找不到。

王財主知道:這又是和尚搗的鬼!於是派人去找和尚。不料,和尚也不知到哪裡去了。

晚上,王財主發現他的爹媽,坐在一個夜壺裡。王財主想盡辦法,都沒辦法將爹媽從夜壺中弄出來,就又讓所有的家人,都去找和尚。

終於,有一個家人,在郊外的一家旅舍中,找到了和尚。王財主急忙趕過去。他對和尚說:「師父,我的爹媽鑽進夜壺裡,出不來了,請師父想想辦法。」

和尚顯得很吃驚,問道:「真奇怪,你的爹媽怎麼會鑽進夜壺裡去呢?我先來問你,你的馬出來了嗎?我昨天可是費了好大的勁,才讓你的馬出來的。」

王財主聽和尚這麼說,更著急了,說:「馬是從罌瓶中出來了,可我爹媽又鑽進夜壺裡了,師父可不可以再想想辦法。」

和尚又說:「這真是奇怪,平時我的法術一向是很靈的。」和尚想了一想,又問王財主:「對了,你今天給窮人施過粥嗎?」王財主很不好意思地說:「我,我,我見馬已經出來,就去忙別的事了,今天把施粥的事給忘了。」

和尚歎了口氣說:「原來如此,怪不得你爹媽會鑽進夜壺裡。我不是告訴過你,要把粥鋪天天擺下去嗎?這下可壞了,我也沒有辦法了。」

財主急得團團轉,又是作揖,又是叩首,和尚卻一直是這句話。

財主續辦粥鋪防後患 子孫成為行善之家

挑擔人一直和和尚在一起,他以前從未見到王財主急成這樣。他是個老實人,心腸很軟,心想,這個王財主還算是孝順父母,於是就在旁邊,替王財主求情。

和尚很不高興地對王財主說:「好吧,我看在我這位朋友(指挑擔人)的面子上,再幫你一次忙。不過這一次,你只擺一百人可以吃飽的粥鋪是不行了,你得擺一千人可以吃飽的粥鋪。」

王財主一聽和尚鬆口,很是高興,問道:「那我爹媽什麼時候可以出來?」

和尚說:「和那匹馬一樣,到時候就會出來的。不過我得先警告你,你的粥鋪要一直擺下去,一天都不能停止。明天我就要離開這裡了,要是你家裡再有什麼人或者是你自己,掉在什麼又窄又小的東西裡,我可幫不上你的忙了。」

王財主滿口答應,當天晚上,就回去佈置在家門口施粥的事。他剛佈置完施粥的事,他的父母就已經坐在床上了。

從此,王財主每天都要在家門口,擺粥鋪,周濟窮人。過了一些天,他們也慢慢地習慣於救助窮人了,或許是因為他們擔心自己被放到什麼容器裡,出不來吧。

王財主死後,他的子孫,按照他的要求,仍然每天在家門口擺一個供人食用的粥鋪。後來,當地的人們,再也不提「王扒皮」,卻稱讚他們是「行善之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