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貿易戰的一種另類思考(圖)

2018-08-02 08:15 作者: 關風祥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美矛盾的實質,說到底還是普世價值和中國模式的對決。(圖: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8月2日訊】貿易戰尚在口水階段,並未真正開打,已經熱火朝天。網友問我為何不發聲?我說情況不明,無從判斷。只見川普(特朗普)那頭出擊,連連加碼,北京這邊被動應付,遮遮掩掩。除了部委表示「對等出招」之外,高層怎麼想?如何動?誰人主導?都看不透,一片混沌。

我印象中,對事態嚴重性,北京高層起初不大在意。川普發話對500億加征關稅的當口,習主席在山東主持「上和峰會」(被網民調侃「富國開窮會,窮國開富會」);還到劉公島「憑弔歷史」;當美方加碼到數千億的時候,中央召開「外事工作會議」,雖然規格高,但神秘兮兮(不許記錄)。官媒大肆報導,卻不提貿易戰,令人好奇。是刻意迴避?有難言之隱?還是運籌帷幄,蓄勢待發?總之,不知道中方意圖,所以我無話可說。

時刻將臨,貿易戰似難避免

直到最近,習主席終開尊口,對老美放出兩句擲地有聲的狠話:一句面對美企,叫「以牙還牙」;另一句扔給美國防長馬蒂斯:「老祖宗留下的領土一寸也不能丟,別人的東西我們一分一毫也不要」。老馬也沒客氣,以堅定口吻回敬東道主:「如果可能,我們願與中方合作;如果必須,我們將與中國對抗。(意譯:合作固然好,對決亦奉陪)」。既然兩軍對壘態勢已定,雙方無意退讓,估計貿易戰(起碼初級階段)已難避免。

貿易戰得失成敗,網上有太多矛盾預測。毛左說「中國穩操勝算」,無論怎麼打,都是「中勝美敗」。最典型的說法來自「眉山劍客」陳平(留美物理學博士,北大、復旦經濟學教授)等人,說什麼「晚打不如早打,小打不如中打,中打不如大打」,「無論怎麼打,都是中國必勝,老美必敗」,「早打大打的好處,是美國早日衰落,中國早日崛起」「成為世界經濟領頭羊」,「順勢解決臺灣問題,早日完成統一大業」云云。

與「中國必勝論」相反的,是「美國必勝論」,海內外都有。他們唱衰中國,聲援美國,認為美國有優勢,中國則沒多少牌好打。就算兩敗俱傷,也是美方損失少,中方損失多。繼續打下去,可能刺破中國經濟(特別是地產)泡沫,引起多米諾效應,觸發一系列無法預測、更難管控的風險。最可能的前景,是中方表面嘴硬,私下妥協,身段放軟,逐步滿足美方要求,全面深化市場改革,重建法治,回歸普世價值。因此,美國必勝論,也被稱為「倒逼改革論」。

「倒逼論者」當中,更有所謂「習川同盟」說,最為離奇。說什麼習「深感積重難返」,推不動改革,所以退求「曲線救國」,跟川普「私下約定」,用貿易戰施壓中國,逼迫頑固派讓步,按美方要求,深化改革,健全法治,回歸市場。按此邏輯,貿易戰不過是個「局」,或「釣餌」,目標是中國社會轉型「這條大魚」。既然「醉翁之意不在酒」,所謂貿易戰,也不過虛晃一槍,不會真打到頭破血流,滿地找牙的程度,一定「適可而止,見好就收」,結局不會太慘。

上述不同猜測,或許各有道理,老關不想一一評論。只覺多數淺嘗輒止,深度廣度不夠,離現實有差距。我想灑出一種另類觀察,供網友參考。先把結論擺出,然後列舉理由。老關認為,假如不考慮武裝衝突與勝敗,僅僅在商言商,就算關稅、金融、科技等因素統統包括,無論打到何種程度,都無法觸動黨國根基。恰恰相反,就算貿易歸零,中國經濟「硬著陸」,民眾「痛不堪言」,都可能被黨國巧妙利用,轉化為維繫趙家的「正能量」,最終有利於黨國走出危機,對外變得更具威脅性。

習近平的「以牙還牙」說貿易,「寸土必爭」說軍事,恰好說明,高層已經意識到,貿易戰的實質是政治軍事較量。因此,山東之行,應是醉翁之意,估計已對貿易戰的前景有所估計,正往備戰台海和南海的方向思考。

順便點評消息靈通人士草庵居士(梅風傑)的說法。他認為「(中國)現在所做的一切行為都非常愚蠢。它明知道(貿易戰)這個事情不行,但是還硬要去做。又非常倉促,沒有任何的預案在進行。」對此說法,老關不敢苟同,高層未必那麼蠢。真實情況可能相反,不但知道美國要啥,而且有自認為正確的應對方案,甚至做好了「最壞準備(王岐山語)」。如果沒預案,拿什麼「還牙」?

轉移民眾視線,仍是救命法寳

起碼習王二人,不會不知道經濟真相:早在貿易戰醞釀之前,已經病入膏肓,形如累卵。就算沒有川普,沒有貿易戰,中外經貿糾紛就已長期存在。黨國內部的難題,遠比中美糾紛更為嚴峻,股市債市和樓市的病態膨脹,數以百萬億計的經濟泡沫,早到了破滅的臨界點。遲遲未破,歸功於黨國「不惜代價」增壓維穩。最後一刻的突爆,只在早晚之間。知情官商及其家人,早在鋪墊後路,逐步逃離之中。

如今的貿易戰,很可能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那根稻草。美方稱中方「經濟侵略」,中國稱美國「貿易恐怖主義」。過招之後,就算中國重傷,經濟真到「崩潰」,也無非促使北京提前實施預案。早數月還是數年,沒有本質區別。如何定義「經濟崩潰」,頗費筆墨,這裡免俗。據老關揣摩,只要維持溫飽,有房住有學上能看病,多數吃瓜群眾,忍耐力還是驚人的,「和為貴,忍為高」是老祖宗的遺傳。

有人說,現在信息發達,民智已開,不可能忍受大飢荒那種痛苦。我想說,第一,大飢荒的可能性不大,就算全球都封鎖中國,也不會禁運食品藥品等民生物資。第二,只要允許農民有地種,混飽肚皮不難。大飢荒都是自己折騰出來的,沒有外人封鎖出來的。第三,當年老毛把飢荒責任推給蘇聯和天災,大家都認。今天把困難責任推給老美,吃瓜群眾還會繼續信。即使心裏不信,嘴上也信。這也是老祖宗遺傳。

如果貿易戰導致金融恐慌和大批失業(都可能),當局正好找個替罪羊,把屎盆子扣在老美頭上,證明「亡我之心不死」,相信這一套的大有人在。別說無知青年,就算親歷共產災難的我們這批老不死,也有人這麼說。當然,挖苦黨國的言論也不少。但是,你若去問問跳廣場舞的大叔大媽,或者畢業謀職的大學生,就發現還是罵鬼子的多,罵黨國的少(大約七三開?)。假如中美矛盾繼續惡化,甚至爆發武裝衝突,幾可斷定,各種反美言行(包括醉翁之意)都會迅速冒出,起碼可見的「民意走向」,會繼續朝黨國傾斜。「救亡壓倒啟蒙」的歷史滑稽劇,在中國屢試不爽。又是另一種遺傳。

當然,當前社會氛圍詭異,讓黨國臨深履薄,沒膽量放任民眾組織反美示威。他們摸不準:大喊反美口號的學生軍民,會不會突然「掉轉槍口」,矛頭向內,喊出反共口號,就像羅馬尼亞曾經發生過的那樣?最近鎮江維權老兵,不就是喊著喊著「擁護黨中央習主席」,又突然喊出「與反動政權共存亡」嗎?維穩官員提心吊膽,很好理解。

不過,「國難當頭」是另一會事。貿易戰的本質是政治戰,深延下去就是軍事衝突。要想把內部矛盾扭轉成「一致對外」,黨國大佬還真得玩點技巧。否則,缺乏臨戰動員能力,也就沒有動武的資格跟底氣。如何才可能讓黨國去除後顧之憂?或者換句話說,什麼樣的政治準備,才能煽動起國人的反美亢奮?這事還真不好說。

上週末,我跟鄰居老張討論過「換位思考」,設想自己處在習近平的位置,要想說到做到「以牙還牙」「寸土必爭」,他必須幹幾件什麼具體事情才行?我的意見是趁早投降,化干戈為玉帛,逐步滿足老美要求,推動中國走上經濟市場化和政治民主化的人間正道。所以,老張說我也屬於「倒逼改革」派。

但老張認為,看目前跡象,那不是習近平的選項。他的系列言行已經表明,他的夢想是當中流砥柱的「真男兒」,要把馬列毛那套東西推行到底,不撞南牆不回頭。所以,還得順著「以牙還牙」和「寸土必爭」的邏輯走,這才是「換位思考」的本意。為此,老張提出如下若干想法,我借花獻佛,晒出來供大家點評。

軍事共產主義,百姓或許認同

老張說,當年文革高潮,軍方介入地方派系,對立雙方都有武器彈藥,都宣稱保衛毛主席。雖然死傷無數,但基本沒有把矛頭指向老毛和中央的情況,就算最嚴重的「武漢東湖事件」,也是中央文革給陳再道無限上綱。毛周親自出面,立馬擺平。擱在今天,習近平能穩住陣腳?我看難度很大。今昔區別何在?權威和能力差太多。那麼,習有可能在中美對抗中不自亂陣腳嗎?也並非完全不可能,關鍵還看他用什麼招數?

老張分析,最重要的一條,是迅速搬出「軍事共產主義」老套,用它收買並穩定人心。如果成功,也許還有資本,能跟美國招架幾下。如果不能,只好認慫投降。今天的中國,佈滿乾柴烈火,只要中美開打,武器發到個人,說不準出什麼驚天意外。「軍事共產主義」的後果當然弊大於利,是飲鴆止渴,恐怕不少私企老闆和異議人士要倒楣,但真要「準備打仗」的話,恐怕別無選擇。再說,別看中共搞市場經濟一塌糊塗,要搞軍事共產,可是輕車熟路,巴不得藉機發戰爭財。另外,下層民眾的仇富情緒十足,估計「軍事共產」能迎合不少胃口,如今不是要神化「梁家河」嗎?如果轉行「戰時共產」,受惠民眾感恩戴德,說不定會真把習推上神壇,喜迎「救星」再世,高呼「萬歲」的可能都有。如果說習有「紅色基因(血統論)」的話,咱百姓從來不缺「拜神基因」。具體路數如何?估計少不了如下幾條:

第一,宣布緊急狀態,繃緊國人神經(實為全民備戰)。根據形勢發展,部分(乃至全國)軍管(類似林彪的「一號令」),一切經濟社會活動,都服從救亡圖存需要(學習朝鮮「先軍政治」)。如果必要,以凍結物價和公私債務,實行必需品定量供應。同時大幅提高奢侈消費品定價格,從富人手中回收貨幣。如有違抗,送交軍事法庭(文革中的公檢法軍管會)迅速處置。待戰爭結束,再逐步恢復正常秩序(當然,假定前提是黨國打勝,如果戰敗,鬼才知道後果如何)。

第二,徵用私人財物,延緩金融雪崩(實為共產平調)。軍政機關有權根據國防需要,有償或無償徵用公私企業設備,及個人財物(包括銀行存款)。除保障基本生活必需,其餘存款未經特批,不得提取,待戰後重建階段,再還本付息。至於薪水報酬,也可分為基本生活和戰爭公債兩部分。生活費現金髮放,公債用票證發放,兌現期不等,均到戰後落實。同時,向全國(特別是富人)派發戰爭公債,也強制和鼓勵不法官商,把隱匿財富捐給國家,數量特別龐大的(幾億,幾十億上百億),可酌情將功折罪,適當減免刑事處罰。

第三,徵用空置樓宇,化解地產泡沫(實為私房「歸公」)。沒收(或暫借)空置房產,全部以低廉租金,分配給無房的工薪族居住,原業主不得挑釁干涉。如此以來,實現「房子為住」的宏偉諾言,雖然不能一勞永逸地捅破房產泡沫,但起碼暫時封存,短期內不至於災難性爆破。儘管房老虎們心中罵娘,但能贏得無殼蝸牛的熱烈擁護。

第四,高調劫富濟貧,緩解社會矛盾(新時期打土豪分田地?)。停止金錢外交,允許並鼓勵外國銀行,公布(並協助追回)貪官污吏轉移到海外的資產。取消高官的奢侈消費和公務員特殊醫療。把回收的資金,用於改善底層民眾的生活狀況。實行全民免費醫療和國家補貼的養老體系,優先安置退伍老兵、殘障人士和貧困老人;廢除戶口歧視,保障民眾人擇居自由;實行城鄉一體免費義務教育,保證所有學齡兒童和青少年(從幼稚園到高中)都能公平享受公立教育設施。嚴格限制貴族幼兒園和學校的投資標準,對貴族學校的昂貴設備和教職工高薪,徵收高額累進稅,用於補貼公立學校,維持兩種教育體制的差距不會大到離譜。

類似緩和社會矛盾的人道措施,還可以設想更多,但以上四條最為基本。如能有效落實,可收穩定軍心民心之效,能緩和白熱化的官民衝突和群體仇視,把離心離德的新老軍人,再次收編為趙家鷹犬,繼續為黨國效命。相反,如果連這些最基本的社會改良都做不到,還妄言「以牙還牙」,有膽輕啟戰端,那就真應了草庵說的「非常愚蠢」。很可能還沒到對敵開火,自己人已經率先火拚。最近鎮江老兵維權,當局調動新兵打老兵,就是一個不祥信號。

無論冷戰熱戰,未知數還很多

以上是老張表達的「換位思考」。首先聲明,它不代表(或不完全代表)我的思路,因為在我看來,即便「軍事共產」有助於黨國暫時提升軍事動員力,但並不代表黨國就敢對美開戰;就算開戰,也不代表必勝,因為仍存許多變數。擇其要者,說明如下:

第一,軍事對抗的勝敗難說。先不說用兵的正義性在哪邊,雙方戰鬥力也差距明顯。解放軍多年沒打過仗,大型海空對抗更是如此。前任軍委除了主席,其他成員全部倒臺。現任高官缺乏實戰,而且賣官買官成風,腐敗深入骨髓。如果開戰,草包真相必將暴露無遺。如果侷限在常規戰層面,中國完勝的機率很低。如果是另一次全軍覆沒的甲午海戰,大約黨國朝廷也就到了頭。習主席憑弔劉公島,見證鄧世昌、劉步蟾等北洋烈士們的悲慘殉國,不會不做最壞的思想準備。

第二,戰爭的規模和程度。咱神州最缺的是忠貞敢言之士,最多的是吹牛拍馬之徒。遲浩田等好戰狂人,動輒妄言率先對美核打擊(當然也包括激光、聲頻、生物、化武等所謂流氓超限戰)。蘆笛先生有句名言,他說「也許上帝的最大錯誤之一,是讓一個心智不健全的民族掌握了核武」。話雖這麼說,我還是相信常識,黨國高層但凡神經正常者,在決定是否觸動核按鈕的關鍵時刻,就算不在乎「西安以東的數億草民(朱成虎將軍語)」,也不會不考慮自己的身家性命。因此,我們不討論核戰,只考慮東海台海的常規戰爭。

第三,對決的本質何在?貿易戰也好,冷熱戰也好,中美矛盾的實質,說到底還是普世價值和中國模式的對決。雖然貿易戰尚未正式開打,但是非曲直和得失成敗的大致苗頭,已經不言自明。中國網民自發為貿易戰叫好,說明還有不少明白人。這兩天北京頻頻放出示好氣球,若幹部委連夜起草,忙不迭發出什麼「負面清單」「大幅降稅」等信號。究竟是改弦更張的信號,還是緩兵之計的煙幕?能不能誘惑川普回心轉意,推後或放棄開徵關稅的最後期限?目前還看不清楚。中文媒體已經有人預言,貿易戰最終打不起來。

問題在於,如果吃虧上當多次之後,美國還輕信幾根橄欖枝,那只能說明,白宮那些號稱強硬的中國問題專家,對黨國的花招還是霧裡看花,一知半解。一個拒絕反思並痛改前非的邪惡政權,至今封鎖網路、壓制言論、壟斷司法、關押律師、開除教授、不守合同的警察國家,僅憑幾張臨時拼湊的破紙,就能把雷聲隆隆的貿易戰化解於無形?若如此神奇,那中美元首自編自導的這出大戲,是否演得有點過於滑稽?

願上帝保佑中美兩國無辜百姓!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