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韓滉《五牛圖》鑑賞(組圖)

2020-02-15 09:20 作者: 戴東尼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唐 韓滉《五牛圖卷》

韓滉(723-787)字太沖,長安(今陝西西安)人,歷經唐玄宗至唐德宗四朝。曾為江淮轉運使,後官至唐德宗宰相,封晉國公,贈太傅,謚忠肅。他政治上要求國家統一,曾參與平定藩鎮叛亂的鬥爭。史書評他:「性持節儉,志在奉公,衣裘茵衽,十年一易,居處陋薄,才蔽風雨。」(《舊唐書.列傳第七十九》)韓滉在政事之餘,雅愛丹青,常常在家中彈琴,工書法,畫遠師南朝宋陸探微,詞高格逸,擅繪人物及農村風俗景物,摹寫牛、羊、驢子等動物尤佳,具有一種渾厚樸實風格。《唐朝名畫錄》說他「能畫田家風俗、人物、水牛,曲盡其妙」。由此可見,韓滉的藝術造詣絕非等閒之輩。

韓滉的傳世作品《五牛圖》(故宮博物院藏)紙本設色,縱20.8厘米,橫136.8厘米,元代大畫家趙孟頫讚為「神氣磊落,希世名筆」。此畫經過歷朝戰亂後流落民間,清乾隆十六年(公元1751年),乾隆皇帝首次南巡至揚州,當時揚州的大鹽商汪學山將此圖進獻給乾隆皇帝,乾隆得此圖後特別珍愛,親自題了一首絕句於圖中:「一牛絡首四牛閑,弘景高情想像間,舐齕詎惟誇曲肖,要因問喘識民艱。」


唐 韓滉《五牛圖卷》(局部)

縱觀整幅畫卷,畫面最右側有一棵小樹,而它也是全幅畫面唯一的背景。雖然五牛圖中有五隻牛,但是它們卻都可以獨立存在。如果不是對牛進行了細緻的觀察,對牛的造型描繪有十足把握的話,是萬不敢涉此繪畫風險的。細觀韓滉的《五牛圖》,用筆極為疏鬆,敷色清雅,牛的透視結構準確、可信。宋代著名美術史論家郭若虛在《圖畫見聞志》卷一中說過:「畫畜獸者,全要停分向背,筋力精神,肉分肥圓,毛骨隱起,仍分諸物所稟動之性。」《五牛圖》中勾勒牛的線條雖然簡潔,但是畫出的筋骨轉折十分到位,牛口鼻處的絨毛細緻入微,目光炯炯的眼神體現了牛溫順而又倔強的性格。在鼓勵農耕的時代,以牛入畫有著非常的含義。五頭健碩的老黃牛,在這位當朝宰相筆下被「人格化」了,傳達出注重實際、任勞任怨的「牛品」。更為難得的是,韓滉把耕牛的五種生存狀態描繪得俏皮、可愛,這在中國藝術史上恐怕再難尋覓。


唐 韓滉《五牛圖卷》(局部)(以上圖片來源皆為:公有領域/故宮博物院)

據說有一天韓滉到郊外看到耕牛食草,逍遙自在。遠處一耕牛翹首而奔,另有幾頭耕牛有的縱趾鳴叫,有的回頭舐舌,有的俯首尋草。一個月後,狀貌各異的五頭牛躍然紙上。畫中5只肥壯的黃牛分別作昂首、獨立、嘶鳴、回首、擦痒之狀。整個畫面,用筆粗放中帶有凝重,神氣生動,顯示出農村古樸的風俗,令人回味無窮。

有一次韓滉與友人談論繪畫之事,友人問道:「最近畫家們的都說,那些最常見的驢馬牛是最難畫得,不知韓兄有何高見啊?」韓滉稍加思索後回答說:「此話有一定道理,因牛馬都是人們熟悉的家畜,畫家稍有不慎,或者偶有誤筆,人們就能發現,所以一般畫家都不涉及此類題材。不過,我以為自古迄今,農事為天下之本,而耕牛則為農家之寶。只要畫家能夠細心觀察,還是可以畫出特色的。」友人聽了非常佩服他的獨到見解。

韓滉以畫牛影喻自己用樸實敦厚、任勞任怨的牛的品性來報效國家。作為一個政治家,韓滉從地方官一直做到節度使、宰相,可謂位極人臣。在中唐不斷出現藩鎮割據的情況,韓滉公然反對分裂,支持中國統一。而且,在中國古代農耕為主的社會結構中,韓滉公開極力保護耕牛,這也自然是社會發展的選擇。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