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僅餘民意代表 區議員痛斥港府打壓(組圖)


隨著去年立法會民主派議員宣布總辭後,區議會正式成為當地唯一有民意授權的機關。然而自從國安法落實之後,外界一直估計港府終會向區議會下手。圖為林鄭月娥資料照。
隨著去年立法會民主派議員宣布總辭後,區議會正式成為當地唯一有民意授權的機關。然而自從國安法落實之後,外界一直估計港府終會向區議會下手。圖為林鄭月娥資料照。(圖片來源: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2月14日訊】前年香港區議會選舉,在反送中運動情緒之下,整體投票率高達71.2%、泛民主派破天荒奪超過八成議席。隨著去年立法會民主派議員宣布總辭後,區議會正式成為當地唯一有民意授權的機關。然而自從國安法落實之後,外界一直估計港府終會向區議會下手,而且民主派主導的區議員上任超過一年,慨嘆所面對的政治壓力越見沉重,跟政府關係亦明顯愈見緊張。

區議員痛斥港府打壓

香港民主黨的鄭麗瓊從1994年開始擔任議員,在今屆成為中西區區議會主席。已服務區議會26年的她對《美國之音》表示,港府的行政打壓手段前所未見。

她還說:「我們在2020年1月1日上任,以我觀察,政府似乎不能接受民主派大勝的選舉結果,由上任到現在超過一年,政府的紅線越推越前。」

民政處行政手段打壓 會議離場拒提供秘書支援

依據香港的《區議會條例》,每屆任期4年的區議會是地區諮詢機構,共分成18個區域,負責向政府部門提供意見,無實際行政權力。現時審批議案的程序是經由區議員收集民意寫成議案,交由區議會的主席審批納入會議議程,每次開會是由隸屬港府民政處的秘書負責提供行政跟文書支援。

鄭麗瓊說:「我經歷五屆區議會,完全沒有遇過秘書處中途離場。」她說,從這屆區議會開始,民政處經常以「議案不符合區議會職能」、「不屬地區事務」為由,拒絕讓議員在會議上討論所謂「涉及政治」的議案,也會在議員討論政治議題時中途離場並拒提供秘書支援。

鄭麗瓊說:「當天我第一次看到民政事務署同事出走,我沒想過這件事會成為常態。」她指出,遇上官方認為政治敏感的議題,被民政事務局控制的區議會秘書處有所謂的「五個不」:不能接收議員呈上的文件,不會放到議程當中討論、不能在會議傳閱文件、不會把文件交給政府部門跟進、不會幫會議整理會議記錄及錄音。鄭說,香港當局指稱這些議程越權跟不符合區議會職能。

港府指區議員越權 區議會主席:雙重標準

鄭麗瓊說:「在2019年以前,每年我們也在區議會討論六四事件,民主派議員提交議案亦從未遇上民政署阻攔。但今年情況突變,我向民政署詢問,他們沒有解釋,只說』我沒補充』。」

鄭麗瓊認為,被審查的議案都是該區相關議題。如2020年9月的一場衝突,一名巴士司機於衝突現場被控涉嫌危險駕駛以及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被捕,以致該輛她選區的巴士當天嚴重脫班。包括她在內的一眾區議員希望在會議上討論司機的職業安全及乘客安全問題,民政處竟認為文件內容並非該區層面的事宜,拒絕討論。

「我們的居民每天乘坐該巴士,現在出現脫班情況,你怎能說這不是地區事務?」鄭麗瓊指上述例子只是冰山一角。此屆區議會上任至今,有逾160項討論議程竟被民政事務專員指越權並離場,當中議題包括不少民生事項,比如最低工資檢討、警方執法情況。

鄭麗瓊說:「這前所未見的情況絕對是雙重標準。」她反問:「為何支持政府政策可以討論,但民選議員卻沒有討論權利?準則是什麼?我們不知道。」

區議員被港警針對 多次政治檢控

然而,港府對區議員採取的行動不只在議會內;多位區議員在過往一年多在不同場合被捕。在2020年3月鄭麗瓊因為在臉書轉發包含警察個人資料的貼文,被控違反由法庭頒下「禁止披露警員個人資料」的臨時禁制令,最終被判監禁28日與緩刑1年。

2021年1月6日,初選參與者遭到港警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大規模搜捕。同為中西區區議員的梁晃維也因參與初選被捕,但早在2020年10月1日遊行,梁在現場視察情況期間,已曾被拘捕,並形容民主派區議員已成為警方的敵人。

梁晃維
梁晃維資料照。(圖片來源:宇星/看中國)

他對《美國之音》說:「10月1號當日,我跟另一位區議員到示威現場打算向市民提供協助,卻遇上警察封鎖線。警察在查問後釋放封鎖線內部分市民,但一看見我的區議員證,想也不想便拘捕我們。今天,區議員本打算用我們(區議員)的身份,幫助居民調停警民衝突,但當選後卻發現很難做到,因為警察對我們的敵意實在太大。」

港府阻止區議會發揮影響力 「素人」區議員指難以實踐抱負

2019年區議會選舉,市民為不讓建制派當選,一眾無從政經驗、無政黨背景的「政治素人」紛紛出選,民主派當選人有超過80人是這些「政治素人」,而本為大學生的23歲梁晃維就是其中之一。

梁晃維說:「當時認為區議會可能是一個值得爭取的戰場,所以決定參選。希望幫助大家在這個平臺得到更多發言權,也希望爭取資源去支援對運動有幫助的地區活動。」

但梁晃維當選後,才發現期望和現實落差很大。他說:「但成為區議員一年之後,我們看到政府在民主派上場後不尊重區議會的意見,也不讓區議員討論他們不希望討論的議題。」

「從前建制派區議員會用區議會資源,製作橫額就社會議題表達立場,例如《逃犯條例》修訂之前,支持修例的橫額鋪天蓋地;但我們上任後,我們希望就國安法表達立場,政府卻拒絕讓我們報銷傳傳單張的支出。這是很明顯的差別待遇。」

梁晃維又說,就連撥款幫居民購買抗疫物資這種無政治含意的活動,也被民政署叫停。他說:「有人認為區議會應只注重民生,不應該談論政治,但你看到政府的全面不合作,政府才是把民生議題政治化的一方。政府就是要營造一個感覺,民主派當道的區議會什麼事情也做不到。」

2020年11月,港府取消4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資格,引發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總辭,區議會頓時成為全港最具代表性的民意機關。

梁晃維對此認為,這令政府打壓區議會變得勢在必行:「過往政府推行新政策時,官員往往會尋求建制派掌權的區議會支持,而假裝該政策有廣泛性支持。現在區議會變天,政府便用其他方法阻止區議會發揮影響力,無所不用其極架空區議員,以行政手段阻撓議員執行職務,令市民認為民主派議員一事無成。「

議員資格隨時被取消 梁晃維:無包袱更果斷

自從國安法出爐之後,一直有消息傳出區議員需要按國安法宣誓,直到特首林鄭月娥2020年11月12日表示「區議員優先被視為公職人員,需要按國安法宣誓」。此舉一直被視為港府「DQ區議員」(取消議員資格)的前奏。

梁晃維對此指,假若宣誓落實,他也會參與。他說:「只有我的選民才有資格決定我能否繼續成為區議員,所以我也會宣誓而留任。他們投票時,希望我們能至少成為四年的區議員,假若最後我真的被取消資格,也只能夠說沒有辦法。」

他說:「我們這些素人區議員,沒有政黨,沒有包袱。部分有經驗的區議員會不停思考自己應如何爭取表現而達到連任;但很多素人區議員其實沒想過連任,我們很清楚知道四年內我們一定會被取消資格,沒有機會再參選,所以我們會更加放膽,願意去承受風險去推動我們的目標。」

梁晃維說,現階段只能看一步走一步:「在香港,近這20多年的民主運動很多時候跟選他表示舉掛鉤,我們從沒經歷過沒有民意代表的年代。當區議會有一天消失,香港最後的民意代表也消失的時候,香港人是時候思考如何延續民主運動。我認為,這是未知的結果,情況可以變得更壞,也可以變得更好。」

責任編輯:許天樂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