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钟: 又一顶王冠落地


正当全世界的观察家们为巴格达战役的扑朔迷离费解之际,昨天(4月9日星期三)的巴格达传来“萨达姆倒台”的消息,伊拉克驻联合国大使阿杜里对记者说:“游戏已经结束”,他和巴格达已无任何联系,而连日在巴格达应付记者的新闻部长萨哈夫,也顿失踪影。

  美国传媒一边倒地不断播放巴格达市中心天堂广场萨达姆铜像被推倒的画面。我们看到了久违的场景:巴格达市民涌上街头,打出胜利手势,欢迎美军,市民拖着斩下来的萨达姆头像游街,老人和小孩脱下鞋劈打头像泄愤;总统府和政府机构被市民哄抢一空,甚至连一瓶花也要抱回家……

  近日来,从北京到香港的传媒与专家们,都在讨论为甚么巴格达没有激战?共和国卫队到哪里去了?回答几乎是一样的两条:一、美军空中攻击太厉害;二、伊拉克高层对军队指挥失灵。

  但是,准备和严格训练多年的精锐部队怎么会突然失灵呢?首都弃而不保,至少六个师的数万兵力,难道都被炸死或藏匿地下?或神柲地“战略转移”,重演孔明的空城计?从军事技术层面回答这些问题,恐怕尚需几天,但是四月九日巴格达的陷落,提供了另一种极为可能的解读:

  那就是萨达姆.候赛因及其统治集团,不仅不得人心,而且不得军心,指挥失灵不止是通讯系统被摧毁,还有维持在独裁体制上的脆弱的权力系统的被摧毁。军队眼见大势已去,便作鸟兽散,溃不成军,“化整为零”。香港传媒还有调侃式的报导,伊拉克数十名高级领导人一夜之间全部“人间蒸发”。拉姆斯菲尔德把萨达姆和希特勒、斯大林相提并论,实在是太恭维他了。

  以萨达姆政权的不得人心而言,从苏联东欧共产政权崩溃到米洛舍维奇被囚(如果不算中国六四事件的话),似乎还没有见到昨天那样戏剧性的画面,全国大选可以得到百分之百选票的伟大领袖萨达姆,竟然一夜之间成为首都市民的“臭狗屎”。无所不在的画像被撕毁、被践踏。那股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仇恨的旋风,告诉世人:我们说了多次的“独裁统治”,只是一个象征性的意念,惟有那独裁下的亲历者,才知道暴政的真实涵义。也只有在独裁者的倒台不可挽回之时,火山才会喷发出来。

  不论在萨达姆家乡提克里特,是否会有一场预言家们所说的“最后决战”,不用置疑的事实是,伊拉克人民将从萨达姆及其复兴党的专制统治中解放出来,布殊和他的决策团队声称的“解放”伊拉克,已由伊拉克一个个城市人民的欢呼声证实不是一个心理战的宣传辞令。伊拉克民众对美军的友善,显示这场倍受谴责的战争,美国不仅凭借了军事上的优势,也凭借了政治上的优势,白宫对伊拉克民情的把握,相当准确。而这是许多人(包括笔者在内)估计不足的。

又一顶王冠落地,是美国安全战略的胜利,是中东历史新篇章的开始,也是给跨入新世纪的中国人以无限启示的伟大事件。

2003年4月10日

(来源:新世纪)(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