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换头术”年内动刀 专家批中国的耻辱(图)

2017-05-02 04:37 作者: 陈秋颖

手机版 正体 1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人类首次头部移植手术将在大陆进行
人类首次头部移植手术将在大陆进行(图片来源:Pixabay)

【看中国2017年5月2日讯】(看中国记者陈秋颖综合报导)意大利神经外科医师塞尔吉奥.卡纳维罗(Sergio Canavero)近日透露,将于今年内在中国大陆进行人类首次头部移植手术,协助其手术的是中国医生任晓平。消息传出后,“换头术”所牵扯的伦理道德问题,再度引发外界关注。

据《中时电子报》报道,卡纳维罗日前接受德国OOOM杂志采访时宣称,今年内将在中国大陆进行人类首次头部移植手术。头颅移植者、俄罗斯男子瓦列里·斯皮里多诺夫(Valery Spiridonov)的头将被移植到一个中国籍脑死身体捐赠者身上,使他的头部与捐赠者身体合二为一。不少大陆媒体报道了相关消息。

事实上,这不是“换头术”第一次被舆论关注。早在2015年,关于“换头术”的报道就传得沸沸扬扬。去年5月,卡纳维罗亦曾透露,计划在2017年圣诞节左右在中国进行全球首宗人类头部移植手术。

《苹果日报》引述印度《经济时报》报道称,卡纳维罗的这个手术需要把脑部死亡捐赠者的尸体和接受移植病人的头颅,保存在12℃的温度下,细胞不致因缺氧而死亡。医生会先把接受移植者头部的血液排光、小心地把头颅切出,再与捐赠者的身躯接驳,利用聚乙二醇(polyethylene glycol)把头和身的脊髓神经连接起来。

不过,不少医学专家对这项“科学怪人”式的手术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尽管如此复杂的手术真的可行,病人也可能因脊髓神经胡乱接驳而变成瘫痪,成为活死人。卡纳维罗也承认,相关手术缺乏道德审核和资金。

即将与卡纳维罗合作的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骨科副主任任晓平,在去年也曾提出,为中国的另一个患者做头部移植。

据《纽约时报》报道,任晓平已经在老鼠身上做了换头手术实验,但是移植后的老鼠们仅仅活了一天。他说他也开始在人类尸体上练习换头,但拒绝透露细节。

任晓平的想法,同样遇到业界的质疑。世界各地的专家担忧中国在挑战科学伦理和实践的极限方面要走多远。

“不管从哪一方面讲,中国的体制都是不透明的”,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医学伦理学者亚瑟·L·卡普兰(Arthur L.Caplan)表示,“我不信任中国的生命伦理审核或政策。考虑到政治因素、民族自豪感和开拓精神的助推,很难弄清楚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北京大学医学伦理专家丛亚丽也指出,“不希望中国的学界、器官移植界、科学家,在国际上更加加深别人对我们的印象——中国人做事情没有底线。什么都能做。”

北京大学医学伦理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王岳在接受陆媒采访时则直言,“换头术”并不看好,他认为此项手术风险性过高,需要经过伦理委员会进行审核,“一旦实施,就是中国临床界的耻辱”。

《纽约时报》指出,伦理问题长期以来困扰着器官移植领域的中国研究人员。由于使用死囚的器官,中共曾遭到国际社会上的唾弃。尽管中共宣称不再使用死囚器官,但是中国移植医生向国际会议递交的研究论文有时候仍然使用囚犯器官。根据全球伦理规范,这类研究是不被允许的。去年,国际心肺移植学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eart and Lung Transplantation)因为这类原因拒绝接收一个中国团队的研究论文。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日前发布的报告,引述2016年6月“停止中国掠夺器官国际联盟”发布的报告指出,中国每年实际进行6万到1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而中共官方公布的数字仅1万例,两者相去甚远。而器官来源主要是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也包括其他良心犯。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