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红色渗透”无处不在!川普政府国策出击(图)

2018-01-11 10:16 作者: 灵素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国家安全委员会机构小组近日指出,中国官方利用信息作为武器,攻击支撑自由社会的价值观及制度,于此同时屏蔽己方的对外消息。川普政府面对北京的“红色渗透”已确定列入美国国安战略应对机制。(16:9)
国家安全委员会机构小组近日指出,中国官方利用信息作为武器,攻击支撑自由社会的价值观及制度,于此同时屏蔽己方的对外消息。川普政府面对北京的“红色渗透”已确定列入美国国安战略应对机制。(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灵素编译)川普政府上个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中,有一小段内容非常引人注目。在那一段文字中预示了未来美国政府将会推动一轮新的行动,打击对美国大学、智库、电影创作及新闻机构逐渐渗透影响的中方操作。

美国官员表示,美国国会和联邦调查局对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调查不会因为对中国问题的关注而受到影响,相对而言,中国的经济目标向来是强调中国能够自由通行的活动,但由于中国畸形的财富及统治集团权力膨胀,中国所谓的经济活动就很有可能造成长期有害的影响。

《华盛顿邮报》报导,一个国家安全委员会机构小组正在对中国“在传统间谍活动之外,隐蔽影响力行动的灰色地带的”的活动进行研究。长达55页的战略文件指出,“美国的竞争对手是利用信息来作为武器,攻击支撑自由社会的价值观及制度,于此同时屏蔽掉己方的对外消息”。

在对中国进行调查研究的某些方面,政府方面在为美国的学者、智囊团专家以及记者抵制压力的同时,也要激起公众对北京方面的活动的焦虑情绪,在这个过程中,大家找到了一个很微妙的界限。美国有官员表示,他们希望能避免像上世纪50年代那个时期歇斯底里地反抗共产党的方式,因为美国研究机构共发现,现在的中国共产党并不像过去前苏联共产党一样,有那种看似很富有、很自信又很诱人的能力与状态了。

美国政府官员周二(1月10)日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的调查目标“不是中国方软实力,不是我们一直期望的在法律层面上的人权与思想方面的交流,我们所指的是,中国强制性的及秘密的活动,那些意在影响选举、官员、政策、公司决策及舆论的暗箱活动。”

前奥巴马政府亚洲政策监督官员、现在经营一家亚洲咨询集团的坎贝尔(Kurt Campbell)对美国政府的此项调查决定表示强力支持,他说:“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导的有关中国影响力运作的调查,如果持续冷静地进行,可能会起很大的作用。我们也要集中关注俄罗斯的潜在影响。但中国在这个过程中造成的影响似乎更加微妙复杂。”

川普政府之所以会着手调查中国,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源于澳大利亚对中国进行的调查,对美国起到了警示作用。澳大利亚安全官员表示,这是“史无前例的”外国干涉活动,极有可能损害澳大利亚主权。总理特伦布尔(Malcolm Turnbull)已经于2017年12月制定了新的管制措施。

政府官员列举了几个美国机构被中国施压的例子:

美国的大学接纳的中国学生人数超过35万人,此比例占全部外籍学生人数的近三分之一。北京方面鼓励中国学生加入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地方分支机构。学生被排挤威胁的事时有发生。这位美国高级官员援引一名来自异见家庭的中国学生的案例,举例表示,这位异见家庭的中国学生被朋友警告不要分享个人信息,因为他的这位“朋友”会向中国情报机构报告。

抵制北京的学生和大学官员可能要付出一些代价。去年,马里兰大学的一名中国毕业生在社交媒体上被激烈地羞辱,他被要求为其赞扬言论自由的举动道歉。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邀请达赖喇嘛到校演讲,招致当地学生会的抗议,校方因此被警告,威胁道,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可能以后都不能接收到中国留学生,因为毕业生的学位回国后不会被认可。

智库方面渴望研究中国现象,但支持研究的资金往往来自与北京有密切关系的企业高管。这可能会招致微妙的亲中偏见。在与智库高管对话过程中,这位高级官员强调,“智库需要在这个领域投下更大的光芒。我们认为日光是最好的消毒剂。”

好莱坞电影公司同样面临着一个特别棘手的问题,因为中国的票房收入一直冲击着他们的底线。中国的电影票房销售额从2010年的15亿美元上升到2017年的86亿美元,仅次于美国。美国工作室不可避免地会担心,电影创作过程中,某些价值观会冲击到中国官方的意识形态。

新闻机构也一样面临压力。中国可以限制其认为过于过激的记者或出版物的签证许可。彭博新闻在2012年发布了关于中国政治领袖家族财富启示后,北京暂时中断了彭博社在中国的金融数据终端销售,这是一种用潜在方式瘫痪自由新闻价值的行为。

中国装点的“金碧辉煌”的现代化门面,常常给外界一种错觉,觉得这个国家就跟西方国家一样。美国前中央情报局的分析师马蒂斯(Peter Mattis)表示,事实并非如此,他眼下正在詹姆斯敦基金会研究中国的潜在影响力。他发现,当美国的思想领袖与中国代表接触,就会察觉,中国并不是一个自由流动的“管道”,而是一条严重受控的管道。

除前苏联之外,美国尚未遇到过像中国这样的“对手”。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引入注目,又狂妄地挑战民主价值。美国自然要拒绝这种“红色恐慌”,对中方的渗透入侵要时时警惕。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