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專欄】中國的系統性危機……(下)(圖)

2017-06-03 08:30 作者: 王尚一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6月3日訊】(續昨)

2015年6月股災是中央體制遭遇的第一次重大失血事件,但同時被再次看作體制無所不能的象徵。6月中旬股市突然暴跌,輸紅眼的股民要求國家救市。國家隊迅速暴力行動,總計投入數萬億才勉強維持住股市。而體制資金全面被套難以脫身,救市屬重大失敗。國家隊救市過程中,中小散戶本來有大量逃跑機會,但他們不僅不趁機止損出局,反而把體制的失敗看作成功,更篤信政府萬能。

股市反映中國社會的集體癲狂。2015年股市暴跌前幾天,我說股市已見頂,後面隨時暴跌,遭到瘋狂股民的嘲笑。股災後,我只能說,「至今仍在股市裡折騰人生的,已經不是智商問題,而是精神出了問題」。表面上,曾經見人即談股的股民,在嚴重虧損後都不好意思說自己炒股了,而私下裡,卻仍然持有股票不肯出局繼續做黃粱夢,妄想股市再上萬點,自己回本進而獲利。整個群體都處於精神分裂狀態。

第三,重啟樓市。股市慘敗後,體制不得不重回樓市。2015年底,中央體制規劃部署房地產去庫存,深圳作為中國地產標兵率先啟動上漲。2016年,房地產去庫存政策正式啟動,以戰略布局的方式創造出中國特色的漲價去庫存模式。2015年的A股暴漲暴跌加速實體經濟衰敗,大量實體資金脫實向虛參與各種投機炒作。在體制策劃下,各類資金彙集,實施重點布局、以點帶面、逐步推進、輪番炒作式的房地產去庫存。輪炒以深圳房價為開端,支持北上廣樓價快速上漲,進而暴漲。在北上廣樓價上漲過程中,資金進入一些二線重點城市炒作,包括杭州、南京、合肥、青島、鄭州、成都等。這些二線重點城市既具有轟動效應,又能輻射相應的資金聚集地區,目的是以點帶面,實現相應輻射地區的住宅樓價暴漲。

學區房成為媒體宣傳房價上漲的重點。除了整體戰略布局外,各地通過學區房炒作,強化房價上漲的預期。各地方政府把學區房與孩子上學嚴密捆綁,家長為了孩子不輸在起跑線上不惜巨資買房,實力支持學區房價格上漲。媒體則炒作學區房的畸形高價,強化房價上漲的趨勢,使炒房者堅信國家對於房價的操控能力,既然國傢俱有絕對的控盤能力,學區房價格能上天,那麼中國房價只可能繼續上漲,不可能下跌。在這樣的理念支持下,一波波跟風資金接盤,支持重點地區的房價不斷上漲。

房地產去庫存實質失敗,體制陷入絕境。表面上,體制大規模投放房貸資金,實現一線城市和二線戰略重點城市房價暴漲,買房炒房者歡呼雀躍房價只漲不跌,但體制真正的意圖並不是推動一二線城市的房價上漲,而是希望資金進入三四線以下城市和縣鎮去庫存,支持當地體制經濟。結果卻是,一二線城市房價暴漲後,早期入市的炒房者趁機拋售,吃掉大量房貸資金,而且並沒有按照體制意圖去三四線繼續炒,而是換美元轉移出境。也就是說,體制不僅沒有實現漲價去庫存的初衷,反而導致大量資金外流,對外儲形成嚴重威脅和衝擊。體制被迫又率先從深圳暗中實施緊縮措施,控制一線城市的房地產交易,減緩資金外流速度。

漲價去庫存是對民眾財富的凶狠挖根。2015年股災後,全民炒股被狠狠割韭菜,民眾大幅削減消費,社會經濟遭受重創,市場顯著蕭條。2016-2017上半年的漲價去庫存,繼續對民眾財富挖根。在人民幣嚴重超發、外匯關門、各種經濟活動萎縮、房價不斷上漲以及對政府萬能的迷信共同作用下,民眾把買房當做唯一的保值和增值手段,不惜砸鍋賣鐵,花光積蓄的同時,背上二三十年債務包袱。民眾的收入在償還房貸車貸後,基本失去消費能力,而有能力者選擇不在國內消費。市場內爆與通脹加劇結合,加上實體末日引發的大規模失業潮,房價跌幅將深不見底,部分房子價值直接歸零,淪為建築垃圾。

最後的落腳點,匯市。匯市就四個字:空中解體。2016年一季度末筆者在微博說,中國經濟確實不會硬著陸,而是隨著外儲枯竭直接空中解體。自從空中解體這個概念提出來,我被人三天兩頭問候一年多,筆者在此重申,維持原判!(詳細分析請參考《中國經濟奇蹟大結局:空中解體》一文)。中國金融的基礎是外儲,隨著外匯日益緊張,中國經濟從體制核心開始解體,體制無法照顧整個系統,只能通過外匯管制保住核心環節,任由其他環節自由落體。2016年一季度換匯還相對寬鬆,大額資金外流也比較容易找到渠道。二季度開始尤其到四季度,體制採取嚴格措施,卡住換匯和資金外流,尤其是停止支付外資意欲撤離的資金。 

關於空中解體筆者還說過,四季度將出現大通脹。四季度大通脹如期而至:各種藥品價格輪番暴漲,不少低價藥和高端進口藥斷貨,帶動醫院各種費用大幅上漲;各種工業原材料和中間產品價格輪番暴漲,其中以紙漿和紙板價格一再上漲為代表;各種進口食品價格大幅上漲並且出現斷貨現象;各種電子元器件和關鍵零部件價格暴漲,打破以往價格不斷下跌或者少數漲而大多數跌的常態;教育相關費用也不斷上漲,尤其學區房價格暴漲;服務業價格大幅上漲,尤其是金融收費等體制收費,巧立名目強取豪奪,進而推動私營服務業價格上漲。在醫療、教育、各種服務、各種生產原材料和中間品的全線大通脹面前,部分人一葉障目只看到基於嚴重產能過剩導致的基礎菜價和雞蛋價格下跌喊通縮,只能說明這些人已被排除在經濟生活之外,智商完全不在線。

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進一步坐實空中解體。2016年8月初筆者開始發布《川普(特朗普)風暴》系列文章,明確美國社會的各種問題,並且預測川普必然當選,而川普當選,意味著美國政治經濟社會全面轉向。川普如期當選總統後,美國政治經濟發生重大變化,其中股市屢創新高,反映出資本回流美國的態度。我還強調過,美聯儲作為實質上的政治機構,也將因川普上臺而改變立場,隨後美聯儲果然全面轉向鷹派,2016年12月和2017年3月先後加息,而且未來準備繼續加息,同時實施更強硬的縮表(如果世界經濟不出現大崩潰)。川普政府則一手軟一手硬,軟硬兼施,川普總統個人對中國的態度較競選時顯著緩和,給中國以政策緩衝時間,但川普內閣經貿班子從未放鬆,密切緊盯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不斷要求中國縮減逆差,以期最終實現貿易平衡。資本回流美國、美聯儲加息縮表以及縮減對中國的貿易逆差,都迫使中國的美元必然向美國回歸。外儲作為中國體制經濟的核心基石已接近全面垮塌,即空中解體。

至此,中國系統性危機已經非常明朗。接下來,形勢急轉直下,眼花繚亂。

中國體制孤注一擲,掀起基建新高潮。2016年底,中央制定更大規模的戰略措施,實施全國性的房地產去庫存。圍繞去庫存,各地政府規劃出前所未有的大規模去庫存基建方案,包括(地)鐵公基、舊城和棚戶區改造、公租房建設、新城建設等。配合這些方案,基建相關系統大肆採購各種建築設備和原材料。2017年開始,在金融系統大規模放貸的支持下,各地房價不斷上漲(深圳除外,深圳二手房價格在2015股災後即持續下跌,新房2016年10月開始實質下跌),建設如火如荼展開。 

2017年3月,體制對經濟完全失控,趕緊急剎車。當各地房價暴漲、成交量大升、各類基建瘋狂建設時,人們忽略經濟的基礎,資金。經濟火爆場面的背後是,僅僅3個月就幾乎耗盡金融機構全年的放貸量。隨著美聯儲持續加息和縮表,體制不敢繼續對一二線城市放貸,防止套現換匯出境。3月底體制緊急發文,對一二線樓市採取行政措施卡死房貸,同時通過輿論炒作和資金配合,把跟風的買房炒房資金趕到三四線樓市,給三四線地方政府施舍點殘羹冷炙。4月,最後的跟風資金捲入恐慌性購房。

5月樓市開始爆破。進入2017年5月,全國購買力枯竭,樓市急轉直下。北京商住房(佔北京房地產成交量超過50%)完全停貸,商住房炒家驚慌不知所措。各地大量住宅樓的拋盤房源湧現出來,7折、6折甚至5折。只可惜,看房者基本消失,只剩賣房者和中介自娛自樂,甘苦自知。

就在人們爭論體制保樓還是保匯時,股市再次受傷。4月股市開啟新一輪下跌,而即使股市快速下跌,新股依然馬不停蹄上市,顯示出體制在股市中收割的決心。一方面,國家隊通過拉抬成份股,讓A股股指下跌顯得溫和一些;另一方面,大量中小盤股的大股東紛紛出逃,導致個股跌穿2015年股災熔斷時的底,中小散戶損失慘重。

中國股市:投資者的傷心地……
中國股市:投資者的傷心地……(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債市,體制再次嚴控金融機構風險,試圖抵禦面臨的金融危機衝擊。以下內容據央行旗下《金融時報》4月18日文章《銀行業風控大幕拉開》:以疾風驟雨來形容半個月以來銀監會的監管動作,的確不為過。3月28日開始,銀監會陸續對外公布《關於集中開展銀行業市場亂象整治工作的通知》(簡稱5號文)、《關於開展銀行業「不當創新、不當交易、不當激勵、不當收費」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簡稱53號文)等7個文件,同時配以專項整治,將十五字方針「重服務、防風險、強協調、補短板、治亂象」逐步落實到位。2017年是中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化之年,也是金融業風險防控的關鍵之年。期間,銀監會方面多次強調。對於作為中國金融核心的銀行業來說,一場風控大幕正在拉開,去槓桿和防風險將貫穿始終。

5月下旬,股市達到新一輪暴跌的臨界點,進而影響金融機構的貸款安全。從深成指的角度,當指數跌穿9700-9500的區域範圍後,將引發大規模的多殺多行為。因為大量上市公司、基金和大股東為了提前變現把股權質押,從銀行和委託資金渠道獲得貸款。這些委託資金往往也從銀行貸款而來,只是以間接形式規避監管風險。一旦指數跌穿該區域,即股價跌穿質押價,銀行將要求質押人補充資金,但是質押人早就把資金挪作他用,銀行只好拋售股票套現回籠資金,進而向債務人追索損失。當眾多銀行拋售股票時,市場中沒有新的接盤俠,必然導致股市新一輪暴跌,銀行將遭受重大損失。面對這樣的危機,國家隊再次進場拉抬股市。而迫在眉睫的是,新股發行還在繼續,大股東越來越多出逃,而且逃跑方式越來越無恥。隨著抽逃資金加劇,當前股市還能挺多長時間,會不會開始新一輪暴跌,都是問題。 

房價之水落下,外儲之石露出。在中國外儲降到低於3萬億美元後,體制緊急控制資金外流,同時加強從國際資本市場借貸,把外儲總額又支撐到3萬億美元以上。進入5月,中央體制實施一系列公開措施,以最強有力的姿態保外儲,包括外管局召集超大型歐美外資企業開會,要求外資(不要跑)維護中國的金融安全。海關實施更加嚴厲的措施,對個人入關時攜帶的物品收取關稅。央行公布外匯管制措施,從2017年7月開始,對個人匯往國外的資金實施更嚴格的規定。在穆迪對中國的評級降級後,中國官媒忙不迭解釋三天,並用人民幣離岸匯率的持續升值方式以示中國實力無需堪憂。5月26日,商業銀行爆料,央行要求上交外匯,央行隨後咬文嚼字式闢謠。

綜上所述顯而易見,體制所有的支持力量都山窮水盡。實體經濟進入末日難以繼續給體制供血,自身不保;被體制各種阻攔的撤資外企逐漸失去耐心可能與體制翻臉,轉而請求川普向中國討錢,磨刀霍霍;民眾在股市被反覆割韭菜後面對房貸、車貸以及醫療、教育和其他生活品的大通脹,苟延殘喘;股市經歷新一輪下跌後進入大暴跌的臨界點,再臨深淵;巨資參與商業地產、鬼城、爛尾樓的炒房者,江湖不見;一二線城市房價和學區房開始暴跌,買盤急劇消失,近期三四線以下和縣鎮的接盤者,也將面對當地一家幾套房和鋪天蓋地的空房,欲哭無淚;房地產成交凍結,地方政府失去地產經濟收入後將大規模停工基建,瘋狂執著的基建參與者,血本無歸;各大央企在失去各地經濟支撐後也失去收入來源,捉襟見肘。

體制各種支持力量的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的奮鬥過程,也是級差式返貧過程。隨著各群體陸續返貧,支撐體制的力量越來越虛弱終至垮塌,體制也將不可避免的全線垮塌,即中國系統性危機爆發。依附體制的各利益群體,將徹底失去依靠陷入絕境。(全文完)

(中國經濟文化研究所供稿,2017年5月27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