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蛋糕引发官司 令人震惊的是什么?(组图)

2018-06-06 13:14 作者: 大猎甫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婚礼蛋糕引发官司,令人震惊的是什么?
婚礼蛋糕引发官司,令人震惊的是什么?(图片来源:Adobe Stocks)

一个婚礼蛋糕引发了一场长达数年的官司。2018年6月4日,这场告到美国最高院的官司终于有了结果。对于近些年的持续取得胜利的人来说,“这项判决结果令人震惊”,然而,真正令人震惊的是什么呢?

一个婚礼蛋糕引发的官司

先来叙述一下事件的经过。2012年的7月,科罗拉多州同性恋情侣查理和大卫计划结婚。当时同性恋婚姻还没有合法,于是他们决定到马萨诸塞州领证,然后回到家乡科罗拉多举办婚礼。

他们找到了当地知名的蛋糕店Masterpiece Cake,想要订制一个婚礼蛋糕。店主菲利普斯是当地知名的蛋糕师,也是一位基督徒。基于对信仰的尊重,菲利普斯认为同性婚姻违背了神对人的要求,也违背了婚礼的神圣。于是,菲利普斯告诉查理和大卫,可以出售蛋糕店内的其他商品,但他个人不能为他们制作婚礼蛋糕。

查理和大卫离开了蛋糕店。他们如期举行婚礼,找了另一位蛋糕师制作了婚礼蛋糕。但事后,查理和大卫向州民权委员会投诉,又将菲利普斯告上法院。委员会和法院以菲利普斯违反该州反歧视法为由,认为蛋糕师不能因为客人是同性恋者便不提供服务,裁决菲利普斯败诉。

根据判决结果,蛋糕店被责令为同性婚礼提供服务,而且需要给所有员工提供“职业道德”培训。

不仅如此,菲利普斯的蛋糕店还损失了40%的收入。更让他承担重负的是,自此,他的蛋糕店经常遭受反对者的抵制骚扰。于是菲利普斯提起了上诉。

今年6月4日,最高院的9名大法官以7:2裁决菲利普斯胜诉。最高院的裁决说,科罗拉多民权委员会裁定菲利普斯违反该州反歧视法时,侵犯了菲利普斯受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言论自由权。

得知裁决结果后,他的支持者们感到高兴,菲利普斯如释重负,他发声明说:“很难相信政府会因为我基于对婚姻的信仰来工作,因此而惩罚我,这并不是自由与宽容。”

但对近些来年在法律与社会节节取得胜利的左翼自由派人士来说,这个结果令他们意外。以西雅图女同性恋市长珍・德肯(Jenny Durkan)为代表,她表示:“这项判决结果令人震惊。”

得知裁决结果后,他的支持者们感到高兴,菲力普斯如释重负。
得知裁决结果后,他的支持者们感到高兴,菲利普斯如释重负。(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为何判决结果令人震惊

为什么这项判决结果引人关注,并且让自由派感到震惊呢?这与自由派这些年来占据越来越大的话语权和主导权有关。

这不由让人想起3年前那个让传统保守人士难过,让自由派欢呼的时刻。2015年6月26日,美联邦最高法院以5:4的结果,通过历史性的判决,确认同性婚姻在美国正式全面合法。

面对最高法院的裁定,以保守闻名的阿拉巴马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伊・摩尔(Roy Moore)公开谴责联邦最高法院的决定:“欢迎来到新世界!对你们这些基督徒来说,一切都变了——根据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特殊见解,你们都要(因信仰而)被法律起诉了!”

而在2000年时,摩尔也曾因保护传统信仰而丢官。当时,时任州立首席大法官的摩尔,抗拒联邦法院的命令,拒绝把一座2.5吨重的“《十诫》纪念碑”从阿拉巴马州司法大厦正厅移除。当时的联邦判决认为,法院的《十诫》碑有违“政教分离”原则,但摩尔坚持传统,表示“《十诫》是所有法律的根本基础。”

让自由派感到另外震惊的原因是本案大法官7:2的裁定结果。在川普当选后,任命保守派大法官戈萨奇进入最高院,维持4(保守):4(自由):1(中立)的平衡。这个结果表明,其中两名自由派大法官支持保护菲普斯的信仰自由。

一些中立人士态度的转变

川普胜选后,一方面由于他说到做到的作风和取得的非凡成绩,另一方面由于自由派的攻击和讽刺,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支持川普,并开始反思。

日前,《纽约时报》发表一篇题为〈自由派,你们没有自以为的那么聪明〉的文章,作者表示自己是中立人士,并有很多自由派朋友,他说:“自由派人士主导着娱乐业、许多最具影响力的新闻媒体,以及美国的大学。”“这些平台为表达价值观、授予可信度和知名度,以及开启其他人的确无法忽视的全国性对话提供了强有力的渠道。”

“但这让自由派人士觉得,他们有比他们实际拥有的、大得多的力量。或者更准确地说,这种力量是一把双刃剑。自由派人士常常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言论激起多大的争端,或让多少人发怒。他们在行使自己权力的时候,不仅常常在说服和吸引,而且也常常惹恼和排斥听众。实际上,相比说服别人支持他们,自由派可能更擅长引起怨恨。”

真正令人震惊的是什么?

另外,这个案例本身令大多数人震惊的地方在于,这让人越来越清晰的认识到,如果照目前的态势发展下去,今后的世界将不堪设想,人们真正的信仰和自由将会被以“自由”为名的邪恶夺去。

最近看到一个系列文章《魔鬼在统治我们的世界》,印证了传统人士的担忧,也揭示出魔鬼的真实面目。

文章指出同性婚姻是摧毁家庭的一个因素,也点出了左派自由主义的作用。“有左派自由主义、进步主义等打着‘自由’、‘公平’、‘权利’、‘解放’的旗帜变异法律制度、经济政策,以各种显性、隐性的形式推波助澜,诱导人们抛弃和变异传统的婚姻家庭观念。”

这个案件和这个系列文章发出的时间点让我感到惊奇,蛋糕案件多层次的印证了这个文章中说法的真实性。

文章提到:“(在西方国家)强制不同观念‘公开认错’,和共产国家的‘再教育’有异曲同工之处。”对于熟知共产主义“再教育”的中国人来说,从蛋糕案先前的判决结果看到了西方共产主义的翻版。

先前的判决责令蛋糕店必需为同性婚礼提供服务,而且需要给所有员工提供“职业道德”培训。
先前的判决责令蛋糕店必需为同性婚礼提供服务,而且需要给所有员工提供“职业道德”培训。(视频截图)

这个案件中,反对蛋糕师菲利普斯的人群打出了“Free love”的标语,而文章中明确提到魔鬼通过“性爱自由”运动(Free love)为其铺垫,来逐步侵蚀瓦解传统理念的手段。

另人感到惊心的是,一个已经出现的恶果,社会朝着无性别的方向发展,并影响了年轻人尤其是孩子的心理发展。在2015年,世界的精神和实力领袖美国宣布同性婚姻合法后,越来越多的国家丧失了最后的防线。这将导致更多的人群成为同性恋、双性恋,或者跨性人。在一些欧洲国家,越来越多的孩子从学校回来告诉家长:“妈妈,我生在一个(性别)错误的身体中。”

目前世界上的大多数正常家庭将难以设想,今后孩子会不会越来对性别越模糊,孩子将难以分清和玩伴间的关系究竟是友情或者是其他。再往下发展,可能连“爸爸”“妈妈”的名词也将失去,因为你不知道这个名词歧视了谁。

文章揭示出:“美国共产党员、托洛茨基主义者大卫・托斯塔(David Thorstad)创办了北美恋童癖组织NAMBLA;NAMBLA的另一重要公开恋童癖倡导者,同时也是美国同性恋权利运动的先锋爱伦・金斯堡(Allen Ginsberg)是一位共产主义同路人、卡斯特罗的崇拜者;另一个主要恋童癖组织CSC(Childhood Sensuality Circle)则由德国共产主义者、‘性解放’鼻祖赖希的弟子于1971年在美国加州创办。”

北美恋童癖组织NAMBLA倡导者是一位共产主义同路人。
北美恋童癖组织NAMBLA倡导者是一位共产主义同路人。(网络图片)

这让我想起了去年发生在中国的军队老虎团性侵幼儿的“红黄蓝”事件。如果事情再这样发展下去,自由世界中,父母也将无力保护孩子,西方版的“红黄蓝”事件将会以自由派的胜利而告终。如此,你感到震惊吗?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