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和毛泽东都想看故宫博物院藏的这部书(图)

2019-02-02 12:12 作者: 半醉汉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蒋介石、毛泽东都想看乾隆武英殿版本的《二十四史》。
蒋介石、毛泽东都想看乾隆武英殿版本的《二十四史》。(网络图片)

按:《二十四史》历来为治政家、军事家、思想家鉴往知为、治国安邦,士族文人修身齐家、为人处世的镜鉴,蒋介石毛泽东也不例外。

二零一一年二月,四库全书版《二十四史》出版方案论证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国家图书馆、中华书局等全国古籍整理出版领域的二十余位专家学者出席了会议。

《二十四史》是中华五千年灿烂文明最直接的记录,也是国学经典中最核心部分之一。自从最早的《史记》问世以来,版本问题就时刻关系着《二十四史》的阅读、整理、研究。合刊《二十四史》自清代乾隆以后才出现,至今流行的版本主要有三种:

一、清乾隆时官刻的“武英殿本”;

二、民国由张元济主持商务印书馆影印的“百衲本”;

三、1949后由中华书局印行的“点校本”。

除此之外,与“武英殿本”几乎并行而出的四库全书版《二十四史》往往被学界忽略,未得到充分的重视。

以上《二十四史》诸版本,以清乾隆时官刻的“武英殿本”最为珍贵。

因为这个版本是由乾隆皇帝钦定的二十四部史书的结集,几乎集中了全国著名史学家参与其事。全书由《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晋书》、《宋书》、《南齐书》、《梁书》、《陈书》、《魏书》、《北齐书》、《周书》、《隋书南史》、《北史》、《唐书(旧唐书)》《新唐书》、《五代史(旧五代史)》、《新五代史》、《宋史》、《辽史》、《金史》、《元史》、《明史》二十四部史书组成。计约三千二百五十余卷,八百多册,四千七百二十万字。《二十四史》系统记述了从中华始祖皇帝(公元前二十六世纪)起始至清兵入关、明朝灭亡(1644年),上下四千多年的中国历史。从公元前104年司马迁撰着《太史公书》(即《史记》),到1784年《二十四史》集典完成,历一千八百八十八年,其着期之长、涵盖之广、跨度之大、衔接之密、行笔之精、工程之巨,可谓空前绝后。

《二十四史》以帝王纪传为纲,贯穿历史事件,辅以“表”来连接时空、人物,用“志”来补以典章制度与天文历法等内容。全方位、立体化地展示了中国历史的全貌。其中记载的人物,举凡帝王、贵族、官吏、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说客、策士、游侠、隐士、商贾、医者、卜者、俳优等,无所不有。记载的社会生活,则政治、军事、经济、法律、科技、外交、文学、艺术、农商、财税、天文、地理、历法、乃至道德、宗教、民族、民俗等,无所不包。

《二十四史》历来为治政家、军事家、思想家鉴往知为、治国安邦,士族文人修身齐家,为人处世的镜鉴。

蒋介石、毛泽东二先生也不例外。

抗战时期,国民政府迁都重庆,蒋介石想看乾隆武英殿版本的《二十四史》,他亲笔写给马衡一张借条,命秘书陈布雷去找马衡借书。

马衡生于一八八一年,一九五五年逝世,浙江鄞县人,是西泠印社第二任社长,金石考古学家、书法篆刻家。精于汉魏石经,抗战期间,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主持故宫博物院西迁工作。

当时,马衡看看蒋介石的借条,要陈布雷在条子上面签上“在一个月内归还”的保证,当即把陈布雷气走了。

陈布雷回去在蒋介石面前发牢骚说:“这《二十四史》是一个月内能看完的书吗?这不是存心刁难我们吗?”

蒋介石苦笑着说:“哪里是刁难啊,就是明摆着不借给我嘛。”

三天后,马衡送了一部由张元济主持商务印书馆影印的“百衲本”民国新版《二十四史》给陈布雷,说:“蒋先生要的书我给您送来了。”

陈布雷只气得眼直翻,他讥讽地问:“马先生,蒋公要的是这个吗?”

马衡当时不客气地说:“蒋先生要是看书,就是这个。蒋先生要是别有图谋,就是那个乾隆武英殿版本的《二十四史》。”

马衡把陈布雷这位笔下生花,文坛老手抢白得张嘴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后来有小人在蒋介石面前搬弄是非,说马衡坏话。欲落井下石,取而代之。

蒋介石决然说:“故宫文物,只可讬马衡。国宝由他保管,国人放心。”

无独有偶,一九四九年毛泽东进北京城后,指示秘书田家英,也要他置一部《二十四史》。

毛泽东要看《二十四史》,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于是,田家英费劲心力,终于在琉璃厂一家书画古玩店里,看到了一部一九二三年上海中华书局出版的线装影印版完整的《二十四史》。他如获至宝,二话没说就买下来,兴高采烈地把书运到毛泽东的书房。

谁知毛泽东一看,大皱眉头。说:“你给我把它都搬出去,我不想看这种东西。我情愿看乾隆印的书,也不要看国民党印的书!”

田家英这才明白,毛泽东想要的,是乾隆武英殿版本的《二十四史》。自己费尽心力买下的民国版本的《二十四史》,是出力不讨好了。

于是,田家英第二天就来到故宫博物馆,找到馆长马衡。田家英向马衡说明来意,想为毛泽东要一部乾隆武英殿版本的《二十四史》。

不料马衡一听,数声冷笑后说:“真是异想天开,我这里每样东西都是国宝,任何私人都不能动。别说要,借都不行。此例一开,我这故宫博物馆,岂不成了私人宝库?”

马衡的一席话,当即把田家英说的面红耳赤,甚至有点无地自容。心里对马先生的敬业精神和骨气,钦佩不已。

可钦佩归钦佩,但这事是毛主席亲自交办的,还得交差啊。

田家英无奈,几次跟马老先生商量,委婉说出了自己的难处,也暗示了毛泽东非他人可比。

可马衡就是不买账,傲视君王的派头,一点不比毛泽东差。

就在田家英快要死心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马衡却被调到北京文物整理委员会,担任主任委员,离开了故宫博物馆。

马衡走后,田家英再去借这套乾隆武英殿版本的《二十四史》,自然是一路顺风。

毛泽东如愿以偿,这部乾隆武英殿版本的《二十四史》,整整伴随他终生。据说,毛先生在上面即兴挥毫,抒发了很多感慨。可以推断,他认为天下宝贝物都是自己囊中私物。

不知道在毛泽东死后,故宫博物院敢不敢、能不能将这一国宝收为国有?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