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畢業生低價打造蝸居成北京一景(組圖)


大學畢業生低價打造蝸居成北京一景
湖南青年戴海飛在北京海淀區的一個大院兒裡用竹子建起了一座「蛋形」小屋。

來自湖南的24 歲北漂青年戴海飛在北京海淀區的一個大院兒裡,用竹子建起了一座「蛋形」小屋,作為自己的蝸居之所。據介紹,這個小屋的成本僅為 6400元,戴海飛已經在裡面住了近兩個月,雖然一度也曾遭到物業的驅趕,但因為沒有了房租的負擔,現在很享受這種蝸居在「蛋殼」裡的生活。據《新京報》的報導,戴海飛大學畢業後,在北京的一家建築設計公司工作,但北京高昂的房租卻讓他難以承受。

戴海飛說,今年年初,公司展示了一個名為「城市下的蛋」的設計項目,是那種可以移動的蛋形小屋,令他頓生靈感:「我也希望有一間自己造的房子,這個設計正好符合我的要求」。於是,戴海飛便向親戚借來錢,買了輪子、鋼筋、手鑽,以及水箱和竹子等原材料,在幾名學弟學妹的幫助下,用了一個多月,打造出了這座蛋形小屋。10月份,他把小屋搬到公司樓下的大院中,他每天在公司呆到晚上12點,下樓後鑽進小屋睡一覺,早晨8點起床後,上樓就開始工作,連交通費都省了。

對此,有評論寫道,談到北京,讓人們印象深刻的有 「一蛋一巢」,「蛋」就是國家大劇院,「巢」則是北京奧運主體育場鳥巢。《華西都市報》上作者時言平的文章寫道,如果說,故宮長城見證的是歷史的繁盛的話,「一蛋一巢」則共同體現了現代城市光鮮亮麗的文明。不過,透過北漂青年戴海飛的這座 「蛋形蝸居」,卻讓我們看到了北京城繁華外表背後的蒼涼民生。

大學畢業生低價打造蝸居成北京一景
蛋形蝸屋內景。

與此同時,《南方都市報》上資深財經評論員葉檀的文章說,首先,我們應該向蛋形蝸居的創意者與建設者致敬。這座蛋形小屋充滿環保色彩,它用竹子、保溫膜、防雨膜、麻袋製成,從麻袋縫隙長出的小草點綴著城市,可以移動,通過蓄電蓄水,解決日常基本生活。據稱這個蛋形蝸居的造價僅為6427元,正如二戰後美國出現的萊維特小鎮解決了該國生育高峰期的住房難題,北京的蛋形蝸居則是那些無力購房者自行解決生存困境、主動替社會分憂的體現。不過,蛋形蝸居也折射出北京的高房價之痛,它的存在提醒我們創業年輕人與大部分普通人生計之艱難。當然,其室內與室外溫度相差無幾的居住條件同時也是政府之恥,

針對外界對蛋形蝸居能夠堅持多久的擔憂,戴海飛本人曾達觀地表示,「因為這塊地不屬於我們公司,也不屬於我,既然地是別人的,別人趕你走,你當然要走。這是一個流動的房子,原本就是為了應對這種情況的,哪個地方可以停就停在哪兒吧,這就相當於流浪」。果然,有關部門出來說話了,物業負責人表示,如果是過夜的話,就是臨時建築的性質了。臨時建築必須經過市政部門審批。北京海淀城管大隊的相關人員也表示,在路邊搭建居住的屋子,只要沒有相關部門審批都屬於「私搭亂建」,應予拆除。

文章最後建議,有關部門今後在建設保障房的同時,不妨也考慮改造一下蛋形蝸居,讓其既節能又保溫,並開闢專門場地以最低收費把它們集中起來,讓此類蛋形蝸居成為城市的一道美妙景觀。蛋形蝸居漂移在城市夜空,有人視之為城市的狗皮膏藥,但這總比那種將潰爛之創口粉飾為艷若桃李要好得多。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