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國梁、張繼科們的產權到底是誰的?

2017-06-27 10:00 作者: 葉檀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6月27日訊】站在劉國梁背後的,是一群熱血男兒?還是一群千萬富豪?或者,既是熱血男兒又是千萬富豪?

有成績、有商業價值的運動員,並不好找,乒乓球隊、籃球、游泳、田徑隊裡有幾個這樣的運動員,成績、商業兩不誤。

這既要有商業土壤,運動員個人也得有商業特點。就像女子網球運動員優異者不少,但才貌雙全的莎拉波娃一直佔據商業、娛樂鰲頭。《福布斯》估計她2015年收入高達2950萬美元(約2億元人民幣)。

一些文章確定了乒乓球「胖之隊」核心成員的商業價值。

張繼科代言了美津濃體育品牌、華潤怡寳礦泉水、Butterfly運動包系列、可口可樂、李寧超輕9跑鞋、蒙牛純牛奶、平安車險、燕京啤酒、東風悅達起亞等。在此次奧運會前,東風悅達起亞就發布了張繼科的代言廣告。裡約奧運會之後,張繼科還在一直播上進行了直播。

張繼科還上過數十檔綜藝,去年收入6,000萬人民幣,在《體壇週刊》發布的體壇財富榜中排名第二,僅次於孫揚。

張繼科的團隊已經進行了商業運作,2016年裡約奧運會回國後張繼科獻身的直播平臺為北京森景文化有限公司,其母親徐錫英為股東之一,而森景文化還開發了一個APP「聚賽」,是個專注於乒乓球垂直方向的賽事聚合與社交平臺。即使不做運動員,張繼科可以經商。

馬龍代言的品牌相當一線,把奧迪、李寧、伊利、科顏氏等品牌收入囊中。

按照《樓市資本論》,劉國梁、孔令輝、張繼科、馬琳都有豪宅,馬琳有五處房產,這只是節目中披露的部分,並不全面。

這是他們訓練與運作的結果,其他人不應該眼紅。但我們為這些運動員鼓掌的同時,不得不面對最難的問題,由於我國現在主要是舉國體制,這些運動員在成名、成家的過程中,得到了納稅人的幫助,財富到底應該如何分配?

中國體育總局說了,分。

一,根據中國體育總局2010年3月發布的《中國隊運動員有獎比賽獎金管理暫行辦法》第三條規定,奧運個人項目獲獎,40%留作捐贈給單位基金,剩下的60%運動員、教練等共享。

二,在役運動員的無形資產屬於中國。1996年中國體委《運動員從事廣告經營活動管理的通知》中第一點就作出了規定,在役運動員進行商業活動要經過組織批准。

廣告收入,單位拿20%、教練員和有功人員拿15%,15%作發展基金,運動員自己拿50%。

產權是清晰的,納稅人和運動員自己,這只是理論上的產權清晰。運動員的收入不可能一個個回報給納稅人,單位就代表納稅人笑納了。

舉國體制下,你找不到受益人,管理層就成為受益人。這就像國企,名義上是全民的,很多情況下虧損是全民的,收益是屬於管理層的。沒有分配收益給全民的有效方法,代理人越位現象不可能改變。

運動員自己能拿到50%左右的收入,這就相當於,運動員跟單位形成了一家各佔50%股權的公司,按比例分賬。

運動員跟協會拉破臉的事情常有,據媒體報導,姚明到NBA打球時,中國籃協每年有可能從姚明那裡拿到210萬至350萬人民幣。姚明在自傳裡提到,通過艱苦的談判,一小部分收入給了籃協。

運動員希望跟這家企業合作,單位希望跟那家企業合作,而且把所有的球隊、運動員打包合作,參見寧澤濤、田亮的案例。田亮幸虧進入了娛樂行業,否則不知道怎麼養家。

計畫經濟時代,體育領域解決產權非常簡單,全國選苗子,政府出錢培訓,運動員退役了進企事業單位拿工資,壓根兒沒有個人利益這一說。

但轉型時期,一些運動員就慘了。鄒春蘭在浴池搓澡就是典型,鄒春蘭是全國舉重冠軍,1987年進入吉林省第一體工隊,從1987年到1993年退役,共獲得9塊金牌,還曾拿過全國舉重冠軍。退役後在一家浴池搓澡為生,每月收入不足500元人民幣。

轉型時代,把複雜的事情簡單化,要學學「單飛」的運動員。

2008年奧運之後,李娜與中國其他三位頂尖女網選手鄭潔、彭帥和晏紫正式脫離中國隊,開始走上自負盈虧的職業化道路。

李娜自主選擇個人教練,上交8%至12%的賽事獎金給政府,而不再是中國隊時的65%,這筆錢可以算做管理費,也可以說是「贖身費」。

其實李娜們的做法是產權最明晰的做法,跟發達中國一樣。美國、歐洲基本沒有舉國體制,運動員自己訓練、自己比賽,自己找教練、商業團隊,不用跟單位分錢。除了個人比賽之外,也有俱樂部制,足球明星跟俱樂部之間有明確的協議,利益怎麼分配、肖像權怎麼樣、球員與俱樂部代言產生衝突怎麼辦,規定得清清楚楚。

劉國梁帶領的是乒乓夢之隊,商業運作頗為成型,從老鮮肉到小鮮肉一應俱全,還趕上了網際網路的步伐。

一場地震,既定的格局被動搖,利益要重新分配,誰參加比賽,跟哪個地方隊關係好,代言怎麼分配,允不允許球員商業化,這場地震,絕對是乒乓商業領域的一場地震。

既然已經商業化了,得有點智慧推動改革,釐清劉國梁團隊與管理者的邊界之後,單位按照比例分配紅利,不就得了嗎,何必鬧得雞飛狗跳?

更何況,如果權力從劉胖手裡上收,就風平浪靜了嗎?根本不會,產權的問題還是沒有清晰,以往中國體育總局體育彩票管理中心原法定代表人、主持工作的副主任張偉華等人的貪腐案件還歷歷在目,權力與商業集於一身,再發生尋租怎麼辦?

中國應該鼓勵體育商業化,鼓勵職業精神,讓個人與團隊發揮出最大的能量,那才是真的愛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