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忠:大陆公安局无法无天(1)



(一)非刑逼供,诬良为娼

黑龙江省呼兰县派出所所长想找外快,随意传唤一位女教师到派出所,叫她交待:一共和多少男人上过床。女教师莫明其妙!

不说!大刑伺候,电棍等毒刑都用上了。教师受不了酷刑,胡说了一个。还不够,非刑又上,她屈打成招,把所认识的男士名字都编派“招供”,而后即放。

新疆呼兰图壁县公安刑警大队长需要钱用,指示属下四中队队长姚军“搞创收”。姚军想用大陆公安通行办法,传召了四位个体户,即经营生意的丁、闫、见、王四位少女,一见面就宣布刑事拘留,说她们四人卖淫,戴上手铐,背铐在暖气管上,叫她们交待共与多少男人上过床?

四位姑娘是个体户,收入颇丰,不懂卖淫无法交待,又被转铐在地下室,长达一百三十一个小时,四人几乎昏死。漆黑一片,无食无水,长时间折磨,四位少女设想长此下去非死不可,互相商量,先求活命,不如胡说招供,放出去再说。四位个体户少女,一供凑出七十四名。

(二)守法良民,屈打成招

公安平白毁人名誉,竟收血泪昧心钱,名为“嫖娼罚款”。

黑龙江呼兰县派出所对那位女教师严刑逼供出的名单中的男士,一一传讯,施以酷刑,依照收入之贫富,每人罚款五百元至四千元不等。受了非刑背了黑锅,毁了名誉,还要倾家所有上交冤枉罚金,人人冲天忿懑却无处倾诉。

新疆也是一样,呼兰图县被四位个体户姑娘非刑出招的七十四位男人,都是无辜守法公民。其中一位李先生是肝硬化病人,已卧床数月,尤其不可能嫖娼,也勒令用门板抬到呼兰图壁县刑警中队,中队长姚军说:“这是装病!”

大刑逼供,七十四人受刑不过,一一被迫在笔录薄签上嫖女人若干“属实”二字并画押,每人逼交五千元,门板上抬来的肝硬化患者李先生久病,实在没钱,家属四方求亲恳友,凑足五千元才换回李先生一条性命。
  
江泽民为压制不同声音,放纵公安到如此地步,这以国家名义讹诈来的三十七万元竟能忍心入腰包,去花天洒地,公安干警枉披了一张人皮。
  
中国青年报》于2003年敢于披露,公安局非法“创收”已是公开秘密,已经肆无忌惮。(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