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錦松:伏明霞燒飯給我吃 新年一過就當爸爸


局揚子晚報報導,香港特區政府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在逛完南京夜景回到金陵飯店後已是深夜零點了,他給遠在香港的愛妻伏明霞通完電話後,欣然接受了江蘇經濟臺記者王一茗和本報記者的聯合採訪,首次披露了他和伏明霞婚姻生活背後的故事。

  上帝安排我和伏明霞相識

  記者直奔主題,問起「松霞之戀」,梁錦松很樂意地說:「我和阿霞(這是梁司長對伏明霞的愛稱)之戀國內外媒體已有了很多版本,有的文章我看過,有的文章我還沒有看過,但從我看過的文章來說,有相當一部分報導的內容是不真實的。在此,借《揚子晚報》和《江蘇經濟臺》做個澄清。早在多年前,我就知道伏明霞這個人,因為我一直比較喜歡看跳水比賽,而伏明霞是國際上最有名的跳水健將,凡是她的比賽,只要有空,我都會看,不過講真話,當時我從來沒想過會娶她做太太。和伏明霞的相識是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有一次,伏明霞在香港參加了一個活動,當時恰好我也在場,誰知,就是這一次見面,讓我們成了『百年之好』。我至今還清楚地記得,我和伏明霞一照面,就有一種觸電的感覺,雙方留下了電話。後來竟產生了感情,用中國的一句古話來說,我和伏明霞的結合就是一見鍾情。我之所以能夠娶阿霞為妻,其實還有一個理由,那就是我一直比較喜歡富有個性、勤奮上進的女性。通過接觸,我深入地瞭解了阿霞的情況,她之所以能成為跳水皇后,是因為她的身上有著超出常人的毅力。」

  年齡不是差距,愛情是最美好的

  當記者問起他和伏明霞的年齡差距是否會影響到愛情生活時,梁錦松謹慎地說:「有關我和阿霞的年齡差距,一段時間內已成為人們議論的焦點。我也曾擔心過,和阿霞也聊過這個事,但阿霞卻說年齡不是差距,愛情才是最美好的。我也很清楚地知道什麼樣的女性適合給自己做太太。阿霞以前沒有進過高等學府,但退役後她又讀了大學,是一個刻苦上進的好女孩,我需要娶這樣的太太。我的經歷告訴我,一個人在社會上有官職,有地位固然重要,但那些都不是永久的,只有生活才是真正屬於你自己的。事實證明,我和阿霞在年齡上的差距並沒有影響我們婚後的幸福生活。我和阿霞結婚這麼長時間了,她惟一的缺點是有時候比較任性,情緒不好時還會發發脾氣,但過一會兒就好了。不過這些我都能理解,畢竟她年齡還小。在日常的生活中,我和阿霞都能夠相互理解,相互支持,互敬互愛,彼此信任。我一直認為,自己目前的愛情生活是幸福的,至於別人如何評價我們的婚姻,我和阿霞並不在意。我畢竟是五十歲的人了,眼看孩子就要出世了,我十分珍惜現在的婚姻。」

  阿霞燒飯給我吃

  對愛妻伏明霞,梁錦松一直讚不絕口:「阿霞十一二歲就離開家進入跳水隊了,家務活從來沒幹過,衣食住行全是教練操辦的,她看別人做過飯,自己卻從未動手做過。我們結婚後,阿霞一直想做個賢妻良母,給我燒飯吃。其實,你們想想看,我是香港財政司司長,家裡是有保姆的,太太是不用做家務的,可阿霞說,不會燒飯的妻子是一個不完美的妻子,於是她就經常學著做飯,第一次做飯時手忙腳亂,卻沒做出個像樣的菜來。後來,阿霞不服氣地對我說,學做飯總不會比學跳水還難吧!現在,她做得最好的是煲湯,雖然味道還不是那麼正宗,但已經像模像樣了,對於我來說已經很滿足了。阿霞飯菜是學會做了,但新問題又出來了,她是湖北人,特別喜歡吃辣椒,可我一吃辣椒就流眼淚,流鼻涕,很不習慣。後來我們一商量,菜分兩種做法,一種是辣菜,另一種是不辣的菜,端到桌上也是辣菜和不辣的菜各佔一邊。就連阿霞的家人來香港,我們家的餐桌也經常是南北菜大薈萃。受阿霞的影響,我現在感覺到北方菜的味道也蠻好的。」

  阿霞明年做媽媽

  說到高興處,梁司長向記者透露了一個小秘密,「新年一過,阿霞就要生孩子,我就要做爸爸了。」此刻的梁錦松高興得像個孩子。他對記者說:「在香港,大家是很重視家庭的,我一直很喜歡小孩,但一直未能如願。當我知道阿霞懷孕時,高興得不知說什麼了,那一夜,我激動得都沒睡著覺。」記者問梁司長,你是喜歡女孩還是男孩?你們有沒有走後門找醫生檢查孩子的性別?」梁錦松微微一笑,很靦腆地說:「這個嗎,不用做鑒別啦,生男生女都一樣,我都喜歡。」接著他話鋒一轉說:「女人生孩子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我現在就在為阿霞擔心,怕她生孩子受罪。」說到伏明霞在香港的生活,梁司長告訴記者:「我可以負責地對你們說,阿霞在香港的生活是幸福的,現在她每天自由自在地在家裡做自己想做的事。因為阿霞是個名人,在香港一露面就有很多記者盯著她,加上現在懷孕數月,她已經不大方便出門了,她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做好一個準媽媽。」

  清晨電話打給阿霞

  昨天早晨七點多鐘,記者在梁司長離開南京前,在金陵飯店和他見了最後一面。記者一進到他住的2812房間,就聽到他正在給愛妻伏明霞打電話,含情脈脈地詢問阿霞在家過得好嗎,身體有沒有什麼不適,他還告訴阿霞自己將乘當日上午8:40的飛機回香港,下飛機後將先去政府合署上班,下班後就回家,還調侃地說讓她在家裡等著,有好東西給她吃,自己帶回去幾隻南京的板鴨和鹽水鴨。梁司長臨離開金陵飯店時,還開玩笑地對記者說:「我這次來南京,感受最深的是有這麼多媒體來關注我,你們知道原因是什麼嗎?我是沾了阿霞的光。」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視頻
更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